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姜凉蝉欲哭无泪,偷眼去瞅沈放。
      沈放听到荷叶粉蒸乳猪之后,微微一怔,随即嘴角冷了下来。
      虽然身体本能的紧绷抗拒,但是眼神里却都是了然与嘲弄。
      姜凉蝉一直偷偷盯着他,对他神色的变化看得分明,心里哇凉。
      果然,他也是这么想的。
      
      姜云庭吃了父亲一顿挂落,心里正不得劲,非要找个人欺负一顿,才勉强能泄愤。
      他已经摩拳擦掌,就要让人押住沈放,让沈放扮个乳猪给他消遣下。
      姜凉蝉怎么可能真让姜云庭动手?
      她一着急,慌乱的拦住他,却一时无措,想不到要说什么。
      姜云庭被她一阻拦,更生气了:“你可莫要太过分了,你要算账,自去找那画扇算账便是,怎么我处置个下人开心,你也要跟我抢?”
      他以为阿姐又要霸道不讲理,已经让他一个人背黑锅了,还要跟他抢乐子。
      
      姜凉蝉心里咯噔一下。
      姜云庭刚才是不是说了“找画扇算账”这几个字?
      她小心翼翼的偷瞄沈放,不经意间对上了沈放的眼神。
      立刻一个哆嗦。
      果然是未来的九五之尊,虽然身份卑微,但是眼神里的压迫感已经让她身上发凉了。
      姜凉蝉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一排蜡。
      可以,这下连话本三回都活不过了。
      她肯定是生存时间最短的穿书者了。
      
      姜凉蝉试图找补:“那什么大师给我画了那么丑的扇子应付我,我是得找他算账。”
      姜云庭哂笑一声,觉得姜凉蝉这是遮掩自己被说跟青楼女子长相相似。
      阿姐的脾气,越是在意,越是会使劲整治对方,怕是以后再去那去珲春楼,就有好戏看了。
      
      他都这么想,沈放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沈放的眼神,也让她看不懂。
      她试图拦阻姜云庭,却发现她越是想拦阻,越是把事情搞得更糟糕。
      看来这个恶毒女配和骄纵无礼官家大小姐的人设,一时半会还崩不掉。
      姜凉蝉深感心累,一时没了办法,只好强撑着气势,结结巴巴拿手指着沈放,强行蛮横道:“你瞪着我作甚?我看你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然后她自己强行接话:“好,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算了,今天这菜你也别想吃了,春心,记得吩咐东厨,今天不要给他送饭。”
      她不耐烦一般的挥了挥手:“带着你的柴快走,别碍眼。”
      赶走了沈放,又赶走了姜云庭。
      姜凉蝉假装不经意,偷眼看了看沈放离去的身影。
      他的背影一如既往的冷漠。
      甚至更冷漠一些。
      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话本虽然是个虐恋情深的本子,但是作者不知道是不是新手,对感情部分写得不是很详尽,尤其是关于画扇这个部分。
      姜凉蝉记得,她第一次找茬的时候,沈放和画扇已经认识了,但是两个人还没有开始互相表明心迹。
      从认识到互生情意,感情总是有一个过程的,在这个时间段,应该是他们感情逐渐升温的时候。
      但这恰恰是最暧昧最朦胧的那段时间,连话本作者也没有清晰地写出来,他们的感情到底每一刻都是什么进展。
      姜凉蝉也不知道这一会他们之间到底有多少好感,有没有开始暧昧萌芽。
      以及沈放这会子对画扇到底有多少保护欲。
      不知道这仇,到底种上了没有,种了多大,她得怎么才能挽救。
      
      要入夜的时候,姜凉蝉偷偷摸摸的带着一个油纸包,趁着四下无人,溜进了一个偏院。
      本就已经天黑了,这园子荒凉又暗,姜凉蝉一个没注意,被脚下一段树枝绊倒,差点摔个狗啃泥。
      幸好她牢牢护住了手里的油纸包,才没把它甩出去。
      姜凉蝉惊慌的爬起来,很担心被沈放听到动静,好在等了一会,偏院还是安静的很。
      沈放应该不在园子里。
      她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沈放晚上不在园子里,去哪里乱跑了,但是没跟他直接对上就好。
      
      她这次偷偷过来,主要是白天应对不当,害他一整天吃不上饭。
      她觉得沈放虽然不说话,但是心里肯定有一个小本本,上面写完了他们的恶行,就等着有朝一日他长大能翻身了,就一笔笔还给他们。
      姜凉蝉不知道今天又被他记了多少笔。
      今天这顿饭,也不知道被他记进去没有。
      她其实恨不得都在油纸包上写个“姜凉蝉赠”,免得他给自己记这一笔。
      她连笔都拿起来了,最终还是没写。
      太蠢了。
      不但蠢,而且这么刻意,会崩人设的。
      万一崩了人设,惹出更多问题来,就得不偿失了。
      
      姜凉蝉小心翼翼的推开门。
      沈放住的地方很简陋。
      姜凉蝉上一世是个穷得要命的大学生,母亲去世之后父亲再婚,但是父亲长期出任务不在家,后妈容不下她,舅舅收养了她,但是舅妈很不高兴,三天两头指桑骂槐,她就自己搬出去了。
      也不可能搬到什么好地方,姜凉蝉一个穷学生,靠着那点打工的工资,住在潮湿的地下室。
      沈放住的这个地方,跟她住的那个地下室比,只有更糟糕。
      住得尚且如此,估计平时也吃不饱饭吧?
      姜凉蝉莫名的有点愧疚,把手里的油纸包放在房间内简陋的桌子上。
      饥饿的滋味,上一世她尝过,很难捱。
      
      等到她的身影越走越远,彻底消融在夜色中,偏院墙头上一个伏了半天一动不动的影子,才轻轻动了动,利落无声的从墙头跳了下来。
      一看就是有功夫的人。
      这个人推开房门进去,陋室内豆大的光照在他的脸上,少年清秀但是已经初露英挺雏形的五官被映了出来,正是沈放。
      沈放的目光落到桌子上的那个油纸包上。
      他第一反应,是想把那个油纸包扔出去。
      姜家姐弟他再了解不过了,性喜恶作剧,以看人出丑为乐,无论是什么开头,最后通向的结局,总是要让人出糗,或者伤人。
      这油纸包,想必跟今天的荷叶粉蒸乳猪一样,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用剑尖挑开油纸包,发现里面是一只烤得香喷喷的烧鸡。
      仔细翻了翻,没有什么机关、粉末一类的,那大概就是下了巴豆泡过了的。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姜家姐妹拿着这些珍馐佳肴随意祸害,里面放点巴豆,甚至用什么恶臭之物塞进去,用来恶心人,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外面的人饿得连个窝窝头也是好的,在他们,任什么好东西,都是随意扔着玩。
      这姜家,养这么肥,不知道吸了多少民脂民膏。
      姜家姐弟,年纪虽小,罪孽也不少。
      
      沈放想起来刚才他在青楼后院,见到画扇时的场景。
      他今天白天,听到姜云庭的话里,说的明明就是“画扇”二字。
      后来姜凉蝉还遮掩了一下,他心里更是起疑。
      到了晚上,就到那边去看看。
      果然画扇告诉他,今日来了两个少爷,其中一个明显就是女扮男装。
      他们跟另外一个人打起来了,原因是那个少爷说画扇长得像那个女扮男装的官家小姐。
      沈放心里有数,这个官家小姐,肯定就是姜凉蝉。
      怪不得今天姜凉蝉要遮掩,遮掩完了还四处看看,大概是觉得有损她名声。
      
      在这里住了几年,姜凉蝉他是了解的。
      这个亏,她肯定不肯吃。
      画扇未来的处境怕是很危险。
      画扇曾经救过他一次,这恩情,他必须要报答。
      明天开始,他也得好好盯着姜凉蝉。
      
      他敛下眉眼,抓起那油纸包,抬手就扔到了角落里,从怀里掏出来一个馒头,就着一杯凉水灌了下去。
      吃完了,他熄灭了烛芯,想要提剑去园子里练剑。
      这剑招是他今日佯装经过练武场的时候,偷学到的。
      姜云庭想做个大将军,姜平轩便请了有名的武师来教他习武。
      姜云庭学了许久都没学会,偷师的沈放却早就把一招一式都深深地刻在脑子里,晚上无人时,他就跟着记忆练习。
      练了一会,外面一阵脚步声,是有人经过了,沈放收了剑,站在树的阴影里,没让人察觉。
      他偷偷练武和每天偷偷出去这件事,绝不能让姜府的人知道。
      
      练完之后,汗水淋漓。
      他打了一盆水来擦洗身体。
      莫名其妙的,他想起了刚才来偷偷送油纸包的姜凉蝉。
      那会儿他刚刚从外面回来。
      不想被姜府的人知道自己每日都悄悄出府,他都是直接翻墙进来的,以避开旁人。
      结果今日他刚刚翻上墙头,就看见一个她鬼鬼祟祟的进了他的园子。
      他不知道她又打什么主意,当即伏在墙头,一动没动。
      姜凉蝉似乎是怕见到他,探着个脑袋东张西望了老半天,才磨磨蹭蹭的蹭进来。
      沈放常年练武,视力好得很,早就看见在她前面有根树枝,偏偏她明明东张西望,还是睁眼瞎子一样冲着那根树枝去了,果不其然被绊了个狼狈。
      就是……绊倒了,也没忘了抱紧手里的油纸包。
      
      鬼使神差的,他想起了紧紧攥着油纸包的那几根细白的手指。
      那是小姑娘的手指,细白柔软,十指不沾阳春水,他对着月光看了看自己的手,跟他常年练武生满茧子的手指不一样。
      跟画扇白皙但是因为干活而粗糙的手也不一样。
      一双看起来美丽,但是扇过不知道多少人巴掌,指使了不知道多少坏事的手。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还是那个跋扈嚣张惯了的少女,那会的她却让他感觉到了一点异样。
      色厉内荏的,看着嚣张,但好像慌乱得很,甚至在姜云庭拍手说荷叶粉蒸乳猪好的时候,她好像还颤了一下。
      很奇怪。
      兴许是让人比作青楼女子,气狠了?
      若是她心里有这股气,怕是明天开始,行事更恶毒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姜凉蝉:每天都觉得自己要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