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打闹过后,我开始认真思考向岍说的话。实验和理论合作完成一个课题,是现代科研的趋势。我会做一些基础的理论工作,但这远不够洛唯专业,我确实应该和她谈谈合作的可能性的。
      
      只是……某些业界大佬可以在会议上与前任谈笑风生,我实在是越不过这个坎。
      
      毕竟,我连和她吃饭的勇气都没有。
      
      我也不是没和别的课题组合作过,只是效果不够理想罢了——他们要么对我们的课题理解不够透彻,要么把我们的工作一拖再拖。
      
      要不我再找找别人?
      
      我灵机一动,对哦,宋老师还差我个人情呢。虽然她研究领域和我不太相同,但也差不太远。
      
      乐呵呵地跑去找宋老师,我决定把和洛唯合作的事情压一压。
      
      宋老师的办公室在楼下。拿着资料走到楼梯边的拐角处,我不凑巧听见了几个研究生的轻声讨论。
      
      “你觉不觉得师姐今天看上去不太对劲?”
      
      “是啊,没精打采的,对着电脑一坐就是一上午,连实验都懒得去做,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被大魔王虐了啊。你不知道,昨天师姐去参加系里的讨论会,大魔王也去了。听完师姐的学术报告,她直接上去黑板写下几个公式,说师姐犯了理论基础上的错误!”
      
      “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师姐做了好久的课题,说不对就不对,换成我估计想哭……”
      
      我进退两难地站在原地,思考着要不要接着往前走。虽然学生不是在讨论我,但一个老师若是突然出现,他们肯定会很惊慌。
      
      左思右想,我最后换了一个方向,原路返回找另一处楼梯下楼。耳边的讨论声渐渐飘远,却仍然依稀可辨。
      
      “大魔王真是猜不透啊,表情也不多给一个,一开口就是降维打击,你说谁受得了?”
      
      蹑手蹑脚走下楼梯,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嚣张的魔头形象。他歪着脑袋邪魅冷笑,一双刻薄的眼睛仿佛会说话,无时无刻不在表达,你们都是猪。
      
      这么一想,对方的形象瞬间鲜活了起来。我一时有些好笑,甚至想一睹学生口中大魔王的风采。
      
      不过,他到底是谁啊?
      
      在心里嘀咕着,我听见又有人说:“那有什么办法,人家说的是对的啊,要怪就怪自己不够严谨,让人智商碾压了。你说洛老师以后的学生怎么办啊,天天被她虐成渣……”
      
      我动作一滞,下楼梯的步伐立马停了下来。
      
      怎么会呢?洛老师虽然面上冷淡,但她性格温和,还有点可爱啊。
      
      事实证明,每次光是听见这个名字,我就无法保持一个老师该有的理智。这一刻我已然忘记,洛唯早就不是高中那个怂孩子了。
      
      我快步走到学生面前,一脸严肃地说:“洛老师对你们要求严格,也是为了你们好,你们不该给她起这种奇怪的绰号……”
      
      看我突然闯出来,几个学生顿时呆住了,随后像几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匆忙道歉后,他们拿着实验药品一哄而散。
      
      望着他们可怜巴巴的背影,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想起了几天前的微信推送,更重要的是,我觉得洛老师根本就不需要我来帮忙。
      
      ——她要是真的在意别人怎么看她,就不会如此耿直了。
      
      我没了找宋老师的心思,悻悻地回了办公室。很不幸的是,椅子还没坐热,很快就有人过来验证了我的不祥预感。
      
      “秋渝姐姐你知道吗,年级群里炸开锅了。”乔嘉澍靠在办公室角落的沙发上,示意我看她的手机。
      
      “大家都在传,有学长学姐说洛老师的坏话,被你听见了,你上前激动地骂了他们一顿。”
      
      真有那么激动吗,我捂脸不语。我很肯定乔嘉澍这句话只是她后期加工过的含蓄表达——我匆匆扫了一眼她的手机,原话充满了爱情的味道。
      
      我很怨念,第一时间告诉我八卦的不是向岍。这件事情居然连乔嘉澍都知道了。
      
      乔嘉澍是系里的大三学生,除此之外,她妈和我妈是朋友,有了这么一层关系,事情立马变得复杂起来。
      
      我一点也不想让我妈了解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她还在盼着我找男朋友呢,要是突然传出来我有一个女性暧昧对象,她老人家难保不会想歪——毕竟她闺女可是剃过寸头的人。
      
      “这是真的吗?”乔嘉澍小心翼翼地问,“你喜欢洛老师?”
      
      我:“……”这个惊人的言论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你这小脑瓜里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我瞪了她一眼。这小崽子不是声称每天埋头做科研不看手机的吗,怎么突然关心起了八卦?
      
      “那就好。”乔嘉澍扶了扶反戴在头上的粉色鸭舌帽,紧绷的面部表情放松了下来,隐约间好像还有些得意。
      
      瞧见她的反应,我顿感莫名其妙。小小年纪,管得倒挺宽。
      
      见我不太高兴,乔嘉澍立马拿出笔记本,一脸期待地说:“秋渝姐姐,你给我讲讲量子力学吧。”
      
      我狐疑地看着她,她的量子力学书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笔记,边角页也磨损了不少。“你不是都会的吗?”
      
      “啊,我不懂的啊。”她连忙摇头,大眼睛里写满了茫然。
      
      我显然不吃这一套。下午还有实验要做,我没工夫跟这小孩玩。“邱老师说,你天天在课堂上提一些超纲的问题,严重打扰了他的教学进度。”
      
      “噢,好吧。”乔嘉澍倒也大方,只是耸耸肩,坦然接受了我的质疑。“邱老师也真是的,我作为学生问问题是应该的呀,他答不出来还怪到我头上。”
      
      “你下次下课再问他。”我劝说道。
      
      “没事,我已经退课了。”
      
      “退课了?”
      
      “是啊,我选了另一门量子力学,洛老师比他讲得好多了,有问必答。”乔嘉澍晃着腿,脸上写满了崇拜。
      
      这……我怀疑她是洛老师的忠实粉丝。
      
      我仍旧有些不放心,在她戴上耳机离开之前,又一次嘱咐道:“洛老师那件事别跟你妈乱说,她们太传统,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年轻人的潮流。”
      
      “那你收买我啊。”乔嘉澍突然回过头,兴奋地说。
      
      小白眼狼,我腹诽道。小时候给她买过多少冰棍,帮她写过多少暑假作业,如今帮个小忙还得求她。
      
      “要多少?”我嫌弃道。
      
      “不多,你晚上请我吃麦当劳。”
      
      见我低头在抽屉里找钱,她连忙按住了我的手:“我不要你的钱,我要你请我吃。”
      
      居然还敢提要求。我眯起了眼睛:“下不为例,听见没。”
      
      “听见啦。”乔嘉澍开心地说,乐呵呵背上书包离开了办公室。
      
      她刚走没多久,向岍就来了。她贼兮兮地跑到我面前,拖了把椅子坐下:“哟,小乔又来缠着你啦。”
      
      我眼皮都没抬一下:“她来问我量子力学的问题。”
      
      “奇了怪了,”向岍撇撇嘴,“她咋不问我呢,我量子力学可比你学得好多了。”
      
      “你少来,我理论学得可扎实了。”
      
      “好好好,你扎实。”向岍咧嘴笑了,“我过来也没别的事,就是听说你和洛老师的恋情有了实锤,想过来确认一下。”
      
      “再说一句我就捶你。”
      
      “岑老师你别喷火,我们有话好好说,”向岍向后退了一步,“你要是真喜欢洛老师,我可以帮你追啊。”
      
      我抬起视线,罕见地迟疑了数秒。我要不要跟向岍说实话,和她讲讲我和洛唯的往事?向岍虽然平时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严肃起来却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我相信她不会把我的秘密告诉别人。
      
      有些事情压在心底太久了,仿佛只要不说出来,它就从未发生过。我习惯了忽略它,却又不甘心就此删掉我的过去。
      
      更何况,我或许还对洛唯心存幻想……
      
      “岑秋渝?”
      
      我回过神,瞬间被自己几乎喷薄而出的倾诉欲望吓了一跳。我是怎么了,向岍不是心理医生,更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连自己都想不明白的事情,为什么要让她知道,让她来帮我做决定?
      
      藏匿了数年的秘密刚悄悄探出头,立马又瑟缩了回去,回到心底那块安全的阴暗角落。
      
      我凝视着向岍的眼睛,面上毫无波澜:“我和洛老师没什么,你别瞎想。”
      
      “好嘞,我不想。”向岍朝我做了个鬼脸。
      
      -
      
      找乔嘉澍吃晚饭前,我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深邃的五官,深棕色的长卷发,我左看右看,对眼眶下越来越深的黑眼圈非常厌恶。
      
      我心情很低落,却又不以为然。从很小开始,莫名其妙的低落与空虚就是我的常态,我已经习惯了。
      
      冲厕所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门锁拉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镜子里。
      
      “岑老师。”洛唯温柔一笑。
      
      “洛老师,好久不见。”我在镜子里看着她,笑得有些疲惫,却头一次无比地真诚。
      
      身姿妙曼,优雅文静,她轮廓清晰地站在我的身后。我看得入了迷,心情难得平静了许多。
      
      她会邀请我吃晚饭吗?我突然想。
      
      洛唯走到我身旁的洗手台,往手心里挤了点泡沫,空气里瞬间多了股甜丝丝的香味。
      
      “你今晚有空吗?”她目视前方,平淡地问。
      
      我嘴唇张合了几下,正欲回答,她又再次开口:“我看了你五月份发表在《纳米快报》上的论文,其中的理论解释我不敢苟同,有空讨论一下吗?”
      
      啊?我立马震惊了,以一种仿佛听见有人说我家孩子傻的表情看着她。
      
      她不以为然地垂下头洗手,唇角勾起浅浅的笑。
      
      我顿时明白了。她猜准了我会在意论文的事情,尤其在意她的看法,甚至还会因为没有及时讨论而感到惴惴不安。
      
      此时的我仿佛被上膛的□□抵住后背,进退两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