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我跟你说,那两个女孩是一对。”大学物理课课间的时候,向岍戳了戳我的胳膊,低声耳语。她特别喜欢到我的课堂上旁听,美其名曰学习,其实就是无聊,想多和年轻人交朋友。
      
      我抬眼望去,看见教室角落里两个女孩牵着手,在面对面聊天。“女生这样不挺正常的吗?”
      
      “你看眼神啊。”向岍神秘兮兮地说,“错不了。”
      
      话音刚落,其中一个女孩挽住另一个女孩的胳膊,抬手勾了勾对方的下巴。
      
      我轻咳一声,目光转向眼前的作业本。向岍乐呵呵地看着我,难掩激动的神色:“我说吧?”
      
      “向岍,我们现在在教室里,注意一下言行。”我扫视了一圈讲台下,龇牙咧嘴地掩饰自己的口型,“小女孩之间举止更亲密的都有,这算什么。”
      
      “那怎样才算?”
      
      “不知道。”我老实回答。
      
      懵懂的年纪里,女孩之间的感情界限本来就模糊。亲密到什么程度才算越出朋友的界限,我还真不太清楚。
      
      我只知道我和洛唯高中那会儿肯定不止友谊就是了。没人捅破那层窗户纸,却亲密得如同早恋。
      
      真不知道这算好事还是坏事。
      
      “好吧,老古板。”向岍耸了耸肩,“怎么不见你和谁这么亲密?”
      
      “什么亲密?”许曦突然凑过来,眼里充满了好奇。她是我组里的研究生,也是这门课的助教。
      
      “没什么。”向岍一本正经地说,“小孩子不要听这些。”
      
      许曦撇撇嘴,以一种你们俩又开黄腔的表情看了我们一眼,一溜烟跑开了。
      
      我感觉自己人名教师的光辉形象又要崩塌了。明明我什么都没有说,在向岍的影响下,学生居然对我有这样的认识。
      
      我忿忿地剜了向岍一眼,考虑着以后不能让她和许曦多待。这家伙逗起小姑娘总是一套一套的,真不让人省心。
      
      上完物理课后,走在学院楼里,我还在思考着刚才两个女生的事。我突然觉得向岍说得有点道理。眼神确实能说明问题,可我要怎样才能看懂眼神呢?
      
      当下我脑海里有三个样本,不对,应该是四个。那两个女生互相对视的眼神,向岍看她前女友小萱的眼神,以及洛唯以前看我的眼神……我细细琢磨着她们的相似之处,直到眼前出现一双休闲裤下细长的腿。
      
      “岑老师。”熟悉的嗓音飘进我的耳朵。
      
      我一个激灵抬起头,一脸惊诧地对上了洛唯的眼睛。
      
      细长的眼眸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带着一丝冷冽,与我脑海中的印象截然不同。意识到自己突兀的反应,我如芒在背,尴尬得说不出话来。
      
      “秋渝,你不舒服吗?”洛唯扶了扶眼镜,眼神霎时间温和了不少。她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直发披肩,斯文优雅地伫立着,漂亮到让人挪不开眼睛。
      
      “没什么。”我无力地摇摇头。
      
      “回去休息一下吧。”她温柔地说。
      
      “嗯……谢谢。”我点点头,最后像落荒而逃一样离开了。
      
      逃离办公室区域,我直接跑去了实验室。屋子里黑漆漆的,扫描隧道显微镜的不锈钢外壳在暗光中泛着淡淡的金属光泽,熟悉的场景让我心情难得平复了一点点。
      
      可当室内灯光亮起,显微镜腔体横七竖八连接着的线路和各式零部件映入眼帘,它们包裹在金属箔纵横交错的褶皱里,混乱得如同我现在的大脑一样。
      
      我本以为无力的尴尬与羞耻感会占据我的内心,没想到此时此刻,我的眼前只有洛唯的一颦一笑,耳边只有她温柔到发腻的嗓音,轻轻地念了一声我的名字。
      
      她真的很好看,比以往更好看了。柳眉凤目,五官清淡柔和,是我喜欢的古典美长相。
      
      我美滋滋地想着,很快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甚至不是她的普通朋友。
      
      正在我垂头丧气之时,向岍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冷不丁地,我突然来了一句:“向岍,你现在见到小萱还会尴尬吗?”
      
      “你干嘛?”向岍音量猛地拔高,身子跟着向后退了一步。她左顾右盼,再三确认房间里没人后,小心翼翼地问,“她来找你了?”
      
      看着向岍剧烈的反应,我瞬间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答案。哎,我居然天真地以为她们好聚好散,会接着做普通朋友的。
      
      “没有,”我说,“我就是单纯地想要吓吓你。”
      
      松了口气后,向岍眯起了眼睛:“岑秋渝,你是不是讨打。”
      
      “你来打啊。”我平静地说。
      
      “你还当真了,”向岍翻了个白眼,“活该你单身这么多年,一点也不会哄人。”
      
      我扬了扬眉毛。
      
      向岍总说我不懂得怜香惜玉,不会讨女孩子的欢心。自打第一次见面,她默认了我喜欢女孩子,哪怕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否认。
      
      对此我并不排斥,甚至在心里阴暗地觉得这样挺好的——用不着出柜,还意外跟着向岍享受了出柜才能拥有的交际圈——尽管这样意味着不诚实。
      
      “我干嘛要学会哄人?”我对向岍说。
      
      “那你单身吧。”向岍戴上手套准备做实验,嫌弃地说道,“反正我看你也很习惯。”
      
      “是啊。”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
      
      下午,我代宋老师的班去给本科生的科技项目答辩做评委。宋老师正好有事出差,系里有空的年轻老师就我一个,于是这差事便理所当然地落在了我的头上。
      
      走到答辩指定的教室,第一排的桌子上放着给评委准备的水果。我挑了一个座位刚坐下,水果还没进嘴,教室里便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讨论声。
      
      我抬头望去,手里刚叉起的西瓜差点掉在了地上。
      
      洛唯拿着笔记本从后门款款走来,气质有点冷,浑身上下散发着浓厚的书卷气。恍惚之中,她自然而然走到我的身边,在评委席的另一头坐了下来。
      
      她怎么跑这儿来了,我有点蒙。
      
      洛唯放下笔记本,快速打开答辩资料扫了扫。看着她认真熟练的模样,我很快明白了过来。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这是一个偏理论方向的课题答辩,洛唯研究理论物理,自然是要请她来的。走错片场的应该是我这个代班的人。
      
      宋老师真是坑死我了……
      
      “岑老师,下午好。”洛唯低声说。
      
      “你好。”我叉起一块苹果冷静了一下。鼻尖传来熟悉的淡淡香味,我用余光扫了眼身旁美如画的人,脑子瞬间转不动了。
      
      我坐立难安,裸露在外的手臂皮肤上仿佛多了一股浅浅的阻力。一定是我们距离太近了,我想。根据原子间相互作用曲线,远距离的原子相互吸引,而太近的原子间距离则会导致排斥。
      
      我挪了挪身子,将我们的距离从十公分增加到四十公分。
      
      其实我本来打算挪到五十公分的,但洛唯突然转头看了我一眼,我立马就停了下了动作。
      
      也许感受到了我的尴尬,直到答辩开始,她都没有再和我说话。等我再次听见她的声音,已经到了第一个答辩小组的提问环节。
      
      “我有几个小建议。”洛唯放下笔,面无表情地说,“首先,你在文献综述部分提到了实验观测马约拉纳费米子出现半整数量子化平台,后面多次提到马约拉纳费米子被发现,这种说法不严谨。如今所有的实验都只是发现了符合性质的激发态……”
      
      “然后你们报告里关于能带结构的讨论有问题,我希望你们可以认真了解一下狄拉克锥形成定量的判据,而不是直接引用别人文献的解释……”
      
      我仔细聆听,手指在掌心里攥得紧紧的。一开始我还有点担心她作为新老师,不太适应当评委,结果几个建议下来,我高兴地发现自己的担心有点多余。
      
      也是,十多年了,人是会长大的。我对她的印象不应该停留在高中那一阵子。
      
      悬着的心放下来,于是趁着她专注的功夫,我大大方方地端详着她的侧颜。一反平日里的温声细语,此时的她条理清晰,说话严肃直接。我莫名觉得,认真的科学家真的特别有魅力。
      
      可学生们显然没有这么想。几个建议讲完后,台上的学生耷拉着脑袋,根本无力反驳。
      
      有点严格,但这是一个科学家的优秀品质。我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看她的滤镜估计有几十米厚。
      
      “岑老师,您有什么建议?”答辩主持人问。
      
      “嗯?”我这才反应过来,轮到我提问了。
      
      台下几十双眼睛望过来,我看见洛唯不由自主地歪了歪脑袋,好奇地打量着我。此刻的她,斯文瘦弱的外表下一股灵动气质流淌出来,淡漠的表情里倏然多了不常见的烟火气。
      
      我轻咳一声:“很不错的报告,我提一个简单的问题,你们做的课题得到了很好的理论数据,可应用在实验上会有相同的效果吗?离应用还有多远?”
      
      这是一个万能问题,每当我问不出问题,就会提应用。
      
      ——哎,我当然问不出问题了,刚才光顾着想别的,我什么也没听进去。
      
      话音刚落,我下意识看了看身旁的洛唯,惊讶地发现她的眼神更生动了,仿佛充满了对我的审视与怀疑。
      
      我明白了,我那个充满了实验气息的“好问题”,在理论物理的片场只是赤/裸裸的挑衅。
      
      我来砸场子了。
      
      学生磕磕绊绊地回答完后,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决定沉默寡言。于是答辩结束前,我在胃里填满了西瓜。
      
      “岑老师,去食堂吃晚饭吗?”洛唯微笑看着我,看到我腿软。
      
      “不了,我不饿。”我笑着回答。
      
      洛唯唇角勾起的弧度淡了一分。她瞥了眼我桌上空空如也的水果盒,轻轻说道:“岑老师很喜欢吃水果吗?”
      
      “还行。”
      
      她微不可觉地点点头,眼里再次露出审视的光芒。“给你吃。”她把自己那盒没开封的果盒递给我,随后扬长而去。
      
      目送她的背影离开,我唇角抽搐。
      
      我一个老师觊觎会议上的果盒,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小气鬼,还特别幼稚。
      
      剑拔弩张了那么几秒,我忿忿不平地离开,以为这件事情会就这么过去。没想到几天后,学院公众号发了一则关于答辩现场的最新推送。
      
      研究生办公室里,向岍捂着肚子哈哈大笑,眼泪都快出来了。“岑秋渝,你真的不喜欢洛老师吗?”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一股事情败露的恐慌油然而生。夺过向岍的手机,我看见上面是我和洛唯的合照,应该是提问环节时被抓拍的。
      
      “你怎么像个小媳妇儿似的坐在洛老师身边,还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滚。”我恼羞成怒地说。
      
      谁知向岍不依不饶,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了关爱:“这可不是我说的,你自己看吧。”
      
      “什么?” 我惶恐地低下头,看见推送下的评论写满了乱七八糟的话,简直亮瞎了我的眼。
      
      “岑老师看向洛老师的眼睛里好像有爱情?”
      
      “天哪,老岑居然有如此小鸟依人的一面……”
      
      ……
      
      一世英明毁于一旦。
      
      我惊了,学生会的公众号不都做做样子的吗,居然真的有人看,还发表评论?
      
      我有些生气,甩下手机就往办公室门外走去。
      
      “诶,岑老师!去哪儿呢?”向岍追上我。
      
      “我去找学生会。”我被气得冲昏了头脑,气呼呼地说,“我要删照片!”
      
      “别啊,岑老师,”向岍扯着我的胳膊,“你要控制你自己,不能滥用老师的权力!再说了,我也想粉你和洛老师这对……”
      
      “向岍。”我扫了她一记眼刀。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希望你们能合作。”
      
      见我冷静了一秒,她立马笑嘻嘻地接着调侃我:“想不到你真的在意啊,心虚了?”
      
      我愣了一下:“……我没有。”
      
      “好,你没有。”她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转而又说,“岑老师,我们真的不能和洛老师合作吗?她理论做得那么好,我们应该去抱大腿啊。”
      
      “报什么大腿,你能不能有点出息?”我平复了一下情绪,轻嗤道。
      
      “我有啊,可我还是想发nature。”
      
      发什么发。这家伙明摆着嫌我科研做得不够好,跟着我没前途。
      
      “想发nature就好好做实验。”我拍了她一下,拽着她往实验室的方向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