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嫂为妻》玉沉墨白 ^第27章^ 最新更新:2019-06-08 23:51: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第二十七章 ...

  •   “少夫人,您真的要给二小姐腾位置吗?”小玉忧心忡忡,心里着急却不敢高声。
      
      “是啊少夫人,婚姻可不是儿戏,您都嫁给了大公子,如何还能让?再说这婚事也不是让就能圆满的不是?您要不要再考虑考虑?”明笙也觉得奇怪,连家大公子虽不是四肢健全的人,可对于大多数女子来说,看在连家家财万贯的份上也断然不会嫌弃离开,苏元娘如今毫不犹豫地同意了二小姐,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方才在饭厅里,苏吴娘斩钉截铁说出那令人惊讶的话,所有人都惊呆了,只有苏元娘缓缓回了她一个好字。
      
      “这门婚事本就是错误的,如今妹妹想通,我也不能阻碍你的前程,离开就是。”
      
      她言语间轻松,轻松的好似根本不在意,甚至还带了几分解脱的意思在里头,不得不让人意味深长。
      
      说完这话,苏朗瞪眼就想要狠狠斥责苏元娘一番,可连银却道众人还是冷静些时候再谈比较好,还是袁氏脑子反应快,赶紧命人半拉半挟持地将苏吴娘架着回了院子。
      
      苏元娘慢慢品茶,想起午时用餐时发生的事,长叹一口气,却是舒心备至:“我本就是被强拉去的,如今二妹妹想通了,我怎好阻拦她?还不如回归原位,一切顺遂的好。”
      
      小玉替苏元娘觉得委屈,明明是二小姐不愿意,非得让老爷夫人将少夫人接回来塞给连家冲抵,可如今看到少夫人日子过的顺遂,二小姐就眼热起来,见不得少夫人过好日子(虽然这也不算什么好日子),可二小姐这番反复无常的小人行径,简直让她这个丫鬟都觉得很不齿。
      
      正想着,又听到苏元娘道:“明笙是连家的人,此次你就跟着庄主回去就是,至于小玉——我是不会再去连家了,我念着你我主仆一场,要是愿意跟着我我自然不会拒绝,要是想跟着去连家或者继续留在苏家,我也不会有二话。”
      
      这就想着以后的事了?明笙愣愣问道:“少夫人这是要去哪儿?”
      
      苏元娘移开视线,看着厢房外头的一株绿植,微笑着道:“去找一个青山绿水的地方,风景宜人,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岂不是比在苏家或者连家顺心许?不用担心我,只要有手有脚,怎么都不会饿死的。”
      
      小玉扁嘴,毫不犹豫跪下来:“少夫人待奴婢好,奴婢感恩,只要您不嫌弃我愚笨,我愿意跟着夫人!”
      
      言罢,还郑重地磕了个头。
      
      苏元娘将她扶起来,拍了拍她的手表示欣慰。
      
      *
      “不孝女,你还不给我跪下!”
      
      苏家另一头的祠堂里,苏朗气急败坏地给了苏吴娘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得所有人都愣住了。
      
      苏吴娘神情呆滞地扑通跪下,纤细的身姿愈发娇弱,跪在那儿惹人怜惜。
      
      袁氏哭泣着上前抱着苏吴娘,向着苏朗求情:“老爷,吴娘可是你的亲骨肉,如何这般打的?您要怪就怪妾身,是妾身管教不严,您连妾身一起罚了吧!”
      
      苏朗指着她的手指气的直颤抖,另一只手捂着胸口急火攻心,还是强压着喉头传来的腥气,咬牙切齿:“是,的确是你没有管教好,明明大好的婚事不等着,非要上赶着去做一个商贾家的寡妇,那人还是个瘫子,难不成是失心疯了不成?!”
      
      这是苏吴娘这么大以来,苏朗头一次打她,也是头一次这样气急败坏地斥责她。
      
      苏吴娘痴愣愣地抬头看他,倔强着不肯低头,梗着脖子道:“父亲说那是大好的婚事,可女儿觉得,那婚事不过是父亲一厢情愿罢了,根本不是什么好婚事,父亲就别在诓骗女儿了!”
      
      “你说,你说什么?!”苏朗不敢置信地盯着她。
      
      袁氏赶紧拿帕子要捂住她的嘴,“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什么?吴家那样的婚事还不是好婚事,那什么才是?你父亲一心为你,为何说出这样违心的话!”
      
      “我都听外头人说了,母亲还想解释什么?!”苏吴娘眼泪如掉线珠子一样唰唰往下掉,可语气却是格外强硬,一点儿也没有要服软的意思,“那吴家早已有了嫡出的长子,连长孙都有了!吴三不过是家里庶出的儿子,文才武略又有什么用,不过是个背着京官其名的空壳子!这样的人家在父亲眼里也算是好婚事?!”
      
      苏朗被她这一通给气的不行,气的浑身颤抖不止,上前就是‘啪啪’左右两个大耳光打在苏吴娘的脸上,袁氏急的不行,抱着苏吴娘泪流满面:“我的儿,你这是魔怔了不成?是被什么魇住了?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别哭了!这种孽障我不要也罢!”
      
      苏朗没心思与她继续说下去,甩袖子一走了之。
      
      “老爷!”袁氏回头,却是浑身无力地跪软下去,抱着苏吴娘失声痛哭,“你到底是怎么了!”
      
      苏吴娘挨了巴掌,却没有退缩,反而露出一个骄横的笑容,“娘,您别伤心,连家那样的境况,远远比吴家来的好的多,你等着看吧,女儿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
      苏吴娘被罚跪在祠堂,苏朗发话不许任何人去看望她,也不准送水与吃食,还命两个婆子守在门口,谁要是进去就同罪并罚,一时间弄的苏家上下都人人噤若寒蝉,说话走路都不敢高声半点。
      
      袁氏对于发生的事如梦如幻,一直不敢相信一向乖巧懂事的女儿为何会忽然这般执拗,跟往常简直是判若两人,她被气的病倒了,躺在床上头一阵一阵的痛,想起床去求苏朗,可一身酸软根本使不上劲,有心无力。
      
      连银没有留宿苏家,而是离开不知所踪,明笙送了信给苏元娘,说庄主就在外面的客栈暂时安置。
      
      苏元娘并不想知道这些,她如今气色倒恢复了不少,毕竟即将要离开这些人事以及连家,有空就想象之后的自在生活,倒也心情不错。
      
      苏朗心里交瘁,心里对苏吴娘是又心疼又气恼,此回却是下了决心要断了她的念头,因此一直没有去祠堂看望的打算,即便如此,守在书房里也想着女儿如今如何,根本是心不在焉。
      
      直到守门的婆子急匆匆跑进来,大叫:“老爷不好了,二小姐晕厥过去了!”
      
      苏朗心头一惊,手里的笔直直掉了下去,起身冲了出去。
      
      大夫诊治好半天,才松口气道:“小姐没什么大碍,只是久未进水米体虚才晕倒,给她开一副养元补气的药,等她醒来喂些温和清淡的稠粥即可。”
      
      苏朗命人送走了大夫,看着苏吴娘虚弱的小脸,心里是长叹一口气,在床沿边上坐了下来。
      
      半晌后苏吴娘悠悠转醒,见了苏朗眼睛一红,鼻子一酸,侧过脸去:“爹爹不是要打我吗,为何如今还要来看女儿?”
      
      苏朗叹气无奈道:“你这又是何苦呢?吴家虽说如今落魄,可京都中分极两派,你别看他如今落魄,可将来新皇登基,吴家就是前途无量的家族,万不能目光短浅——再说若不是他吴家暂时暗淡,咱们还搭不上这层关系,我给你挑的自然是经得起事的,你怎么能只想着眼前的事?”
      
      苏吴娘挣扎着强行半撑着坐起来,口中坚定道:“女儿不知道父亲的筹谋,也不想知道您的筹谋,您说的那些都是许多年后的事了,女儿只晓得吴家三子与连家家世比起来,还是连家要得眼的多!”
      
      苏朗看着她,已经没了与她争辩的心思,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你不知道,连家从前与我·······”说到后头却又不知为何忍住了。
      
      “父亲想说什么?”苏吴娘狐疑问道。
      
      “罢了罢了!”看元娘在连家过的还算不错,说不定······苏朗摆了摆手,终究软和了语气,却透着几分无奈,“既然你意已决,我再如何阻拦也是让苏家丢脸面的事,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才是。”
      
      苏吴娘见他首肯,欣喜不已,动作迟缓着跪在床上行礼,“女儿谢过父亲成全!”
      
      苏朗走出去,看着晃眼 刺目的眼光,头一次觉得心凉:难不成这世上真有因果轮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