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林木儿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5-05 13:18:3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与你同在(5) ...

  •   与你同在(5)
      “我能帮你。”林雨桐这么说,只是带着人的骨灰回她的老家,这个很容易。
      这女人马上欢喜起来,眼里便有了泪意:“谢谢……我没有什么能谢你的……”
      不用谢,能交换点信息就好。
      “我其实不是天师……”她说的很坦诚,“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能看见你。”这也是实话,见对方有些惊讶,就顺势问了一句:“你见过其他天师吗?”
      这女人摇摇头,“没有……没见过!不过是听对面公园的一个大叔说的,那大叔挺怕天师的。”
      又多出来一个大叔!
      “他……跟你是一样的?”她这么问。
      这女人愣了一下才点头:“是,他在这一片早了。不能出小区,最多就是在小区门口站了站。他倒是能去的地方有很多,偶尔会过来跟我聊聊。老叔是很好的人,要不是他,我说不定早被抓去了……”
      抓去?
      林雨桐又皱眉:“谁抓你?阴差?”
      她点头又摇头,“是会被阴差先带走,但头七是准我回来告辞的。本来想来看看小海,可他却将我安置在花园的花下,那我的家就在那里了……”
      林雨桐脊背一下子就凉了起来,照这个道理,这晚上去陵园,那里该是很热闹吧。
      不过也应该有各自的活动区域,比如这个女人,家在小区,她就走不出小区。那若是安葬在固定的地方,那他们要是想出来走走,陵园岂不是晚上成了真正的鬼市。不过好在,这些存在却走不出来陵园那片区域才对。
      她也不知道这种猜测对不对,但一时没有言语。因为这个女人她好像也不是很清楚。
      就听那女人道:“小区里阳气重,我这样的人呆在这里会很不舒服,过不了多久就会消失的,彻底的没有了。”
      很伤感的样子。
      林雨桐就有点理解这种心情了:这跟死了一次又死一次的感觉是一样的。而且,她知道,这次若是再‘死’了,那便真的什么也没有了。于是就问说:“那许多人家把骨灰放在家里……”
      “哦!”这女人点头:“那是受香火供奉的,自然是不怕的。我……要不是小海每年在忌日都会给我烧纸,我也留不到现在的。”
      这倒是说的通了。
      “那除了阴差,谁还抓你们?”林雨桐急切的又问了一声。
      这女人只摇头:“大叔不叫我问,也不告诉我,只说叫我乖乖的在小区里……是大叔护着我的……”
      大叔是对面公园里的老鬼。
      林雨桐问说:“那片公园早前是荒地,他的坟茔在那里?”
      这女人点头:“他说他住的地方偏僻,离大家都太远,以前没什么人过来,也还好,这些年成了公园,人来人往的,叫他很不舒服。好在晚上并没有什么人在公园,跟我这种不一样,白天晚上到处都是叫人不舒服的阳气……”
      明白了!
      这一点明白了,却还有不明白的,比如:“我为什么看不出你们跟活人有什么区别?”
      只是看影子吗?
      可如果只从影子分辨,也不太靠谱。也不是任何时候都能看到影子的。人若是一多,你能分辨谁有影子谁没影子?
      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差别吗?
      这女人明显愣了一下:“我们怕光,白天不太敢出去的。除非天气特别不好。”
      嗯!这算是一点吧。
      还有呢?
      还应该有什么差别吗?
      “普通人也看不到我们。看得到我们的也都不是一般人……”她就这么说,“看不出来的大概都是善鬼,看出来的应该都是恶鬼……”
      再具体的,她却也说不出来。只圈在小区里,见过的只有对面公园里的老鬼,终究是见识有限呀。
      但对于林雨桐来说,今晚也不是全无所得,因此也谈不上失望不失望。
      这么一想,林雨桐就难免的要设身处地的为她想:“我要是带你回去,贸贸然的,叫你家里知道了,他们只怕得问小海,到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这么一说,这女人就愣住了:“那……那就算了……”脸上露出几分苦涩来,“你还是个孩子……”
      这的确是个善良的人,也是个善良的鬼。哪怕有出尔反尔的嫌疑,她也先选择谅解。
      林雨桐便笑了,觉得这人也还不错。就道:“我是这么想的……刚才听你的意思,这受供奉与你们而言,是很要紧的事。我去惊动你家人会很麻烦,但若是不叫他们知道你回去了,你就会没有供奉,这与你又不好。倒不如叫小海送你回去。这与他与你,都好。”
      这女人黯然一笑:“你要告诉她我还在吗?”她摇头:“他都结婚了,她妻子怀孕了,你别说……叫他好好的……他好……我就觉得挺好……死了就是死了,死人干嘛打搅活人?”
      林雨桐伸手都想安稳她,但想想,也拍不到,就收回已经伸出去的手。然后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秦琴。”她笑了一下,露出几分欢喜来,好像又有人知道她的名字一般,这叫她很兴奋。
      “你等我半个月,我会把事情办妥当的。”说着,林雨桐就起身,“这半个月哪里也不要去了,在小区里找个角落呆着。”
      她点头如捣蒜,然后挥手说再见。
      林雨桐上了楼,林爸给开的门,“这会子冷了吧。”
      是啊!冷了!秦琴还在亭子里坐着,看着孤单又凄凉。
      她把伞靠在阳台上,收回视线,回过身来爹妈已经在沙发上坐了,表情有些严肃:“过来坐。”
      有正事要说?
      可林雨桐这会子脑子里全都不是所谓的‘正事’,她急着想去再梳理梳理这两天的见闻。
      林妈说:“我跟你爸商量了,这志愿就报考省内的,建大好不好?建大的建筑学和城乡规划专业都不错,我们商量了再商量,还是建议你学建筑学……如今就业压力大,学这个专业,成绩只要不太差,能顺利毕业,那你爸都能想办法,你爸现在好歹算是技术科里的老资格了,在科室里还能说的上话……哪怕不愿意在单位呆着,你爸还有好些同学,关系都不错,从事的也都是相关行业,像是……设计院,建筑公司……”
      “成!”林雨桐无所谓。这个还真没学过,学学也行。
      林妈反倒是愣住了:“……那……那就……就这么定了?”
      定了吧!
      但是哪天去报志愿来着?
      忘了!
      林雨桐干脆的很:“那让爸给我去报呗。”他跟班主任老师也挺熟的。
      “啊?”很惊讶,但在林妈戳了一下之后林爸马上点头:“好!我去。”
      孩子听话了,林妈就高兴,找钱包取出两千块来:“明儿找同学自己玩,顺便给你买个手机。”
      这可真是及时雨呀。
      所以,辗转反侧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一早胡乱的塞了早饭就出去了。林爸林妈都去上班了,这个白天没人管她的。
      确实是需要一部手机了,但这个时候的手机还不是智能的。刚刚流行出了翻盖的,但真用不着买那玩意。什么彩屏的什么翻盖的,统统舍弃,就买了一蓝屏的直板手机,皮实的很。顺便选了号码,给爹妈发了短信过去,告知他们手机买了,这是号码,且跟同学在外面玩一天。这才把剩下的一千多大洋装好,直奔古玩城。
      古玩城的生意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一路看路边摊过去的,都是赝品……说赝品都是客气话,那就是批量生产出来的东西,纯碎糊弄人的。
      想捡漏,在这里是没戏的。
      她一路走一路看,最后在古玩街的尽头拐角的地方,找到一个门脸只一米宽,却很深很深的一个店,就是香烛店。
      她走了进去,两米之后就是柜台,柜台后放着摇椅,躺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这老者的身后,乱七八糟的摆的东西很不少,除了留下一个仅容一人侧身而过的过道之外,摆的都是货。最里面没有灯光,暗沉沉的,一眼也看不到尽头。
      老者睁眼看了看,见是个小姑娘,就问:“买纸钱还是香烛?”
      林雨桐摇头:“我要笔墨、朱砂、黄纸……”
      嗯?
      老者眼神一闪:“买这个……小姑娘,这可不好玩。”
      “有卖的吗?”她不废话,直接问道。但心里却明白,这老者至少是个懂行的。
      见林雨桐没有多话,老者笑了一下:“有!”说着,就起身,侧着身朝后走去,好几分钟之后才出来,拿了一塑料兜的东西,“八百六。”
      比手机还贵!
      林雨桐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看了看里面的东西,倒也是好东西,她点点头,点了八百六出来递过去,然后拎着东西转身就走。
      老者忍不住问了一声:“姑娘,是给长辈捎带的吧。”
      林雨桐回头看了一眼,笑了一下,没言语便出去了。老者便有些嘀咕:“不该呀……这可不是糊弄那些江湖骗子的道具,是我给……特意留的……竟然还有识货的。”
      而离开的林雨桐一路疾走,回了家借着家里没人,赶紧画了几张符箓。成品率不太高,但总算是画成了。
      将这些玩意装好,想着下一步是不是先找那个公园的老鬼,谁知道家里的电话响了:“林雨桐,晚上的同学聚会你来不来……”
      高考完了,同学聚会……“去!一定到。”
      得看看男同学里,是不是有四爷……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收藏啦,收藏啦,赶紧收藏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