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童年篇:我们永远都要在一起 ...

  •   赛罗做了个梦,他牵着一个女孩的手,在大街上幸福地走着,那女孩时不时扭头看他,对他笑,他不记得她叫什么名字了,但是,他很在乎她。
      梦见紫罗兰哭了,整个天空都在哭,大雨倾泻,每滴雨珠沉重的像石头,天空无法承受它的重量,嚎啕大哭~。到底是紫罗兰在哭,还是天空在哭?不,都在哭。赛罗他们看着远去的梦比优斯,女孩担忧地看着紫罗兰,扭头对赛罗说:“赛罗酱,你需要安慰你的妹妹。”妹妹……才想起,他已经认紫罗兰当妹妹了,一直都当亲生妹妹般疼爱着。赛罗叹气,看着在电线杆旁边嚎啕大哭的紫罗兰,心开始难受,是别人也会心疼她的。
      赛罗轻步走过去,轻轻的拍了下她的肩膀,“紫罗兰桑,你怎么哭了?”
      紫罗兰红着眼,没理赛罗,继续往前走。“喂,你别走啊!”赛罗和女孩想要追上去,却被人群给挡住了。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赛罗的心开始麻痹,是一种触电般的痛,说不出的痛。
      “紫罗兰……”等赛罗醒来时不见她人,他才想起紫罗兰去地球历劫了。
      “原来是场梦啊。”赛罗低呼一声,惊讶刚才的梦如此让人痛心。
      紫罗兰不会又添了什么麻烦吧?那个闯祸精,没人拦得住她作死的。想想,赛罗起身走出房间,看到维克特利正在做饭,“早啊,维克特利。”赛罗笑嘻嘻的打了个招呼,维克特利把食材加热,拿出食谱研究起来,看着那几行字:韭菜炒蛋,或者,番茄炒蛋,“早哇。”他也是笑嘻嘻地对赛罗笑。
      “紫罗兰离开的第一天,想她。”希瑶看着地上的纸屑,想起紫罗兰已经去地球磨练了。雷修娜拍拍她的肩膀,“那个谁,蛋糕要糊了。”希瑶才想起烤箱里还在烤着蛋糕,她赶紧起身关掉电源,打开烤箱,拿出巧克力蛋糕,松了口气,“我的蛋糕啊,还好,还好没糊。”梅普特闻到蛋糕味,笑希瑶道:“我就知道,没有紫罗兰你做什么都不顺心。”嘿嘿,希瑶,我太了解你了,之前我叫你去拦着她,你不肯,现在你可吃不到她做的蛋糕了。
      “你少瞎逼逼,说不准,待会她就回来了。”希瑶瞪了梅普特一眼,可可西里问:“话说回来,梅普特,你到底是男是女?”扎心了吧?老铁。
      梅普特尴尬了,仍然保持微笑,“废话,我当然是女的啦。”不就是长得帅一点吗?我怎么就成了男人婆?
      “别互怼了,想想待会去上学的事。”雷修娜手里拿着新生报名单,听说,白启学院又招新生了,趁这个机会,把眼前三位送去上学,正好可以解决她们互怼的事。
      大家很快安静下来了,“上学?”“嗯,没错,高材生专进的学院,一般人可进不去。”
      “维克特利,你去吗?”梅普特问正在做菜的维克特利,如果他去的话,我也去。梅普特想着,他会去吗?
      “当然,他不去也会被他妹妹维多利亚拖着去。”可可西里看看角落里正在睡觉的维多利亚,维克特利皱起眉头,不爽地瞪了她们一眼,女孩子真的很麻烦哎,但是看在梅普特的份上,我可以考虑一下要不要去。“别提我妹妹,简直是我的噩梦啊~。”自从维克特利认回自己亲人后,他就发现,维多利亚有严重的公主病,令他难以接受。
      紫罗兰大概还不知道维多利亚的存在,并且她的房间已经被维多利亚霸占,就因为房间壁纸上画的是紫罗兰的肖像,可没办法,紫罗兰像个拟人娃娃,画出来还是看着都好看。
      维克特利甚至可以想象到紫罗兰回到家里第一反应:紫罗兰背着星际背包,疲惫地从地球回到光之国,回到家里,会先进房间,看见房间被霸占,可能会火冒三丈,可能会无话可话。除非,维多利亚对紫罗兰霸道地说:“你的房间本公主住定了。”这时紫罗兰会大发雷霆,甚至动手揍人(事实上,她没打过人,每次说揍人都只是嘴上说说的,大家都知道,她脾气好,有些软萌,好欺负。)也有可能,她会哭,到时候,护短的奥就会揍人了(比如某些奥),房子就会被泪水淹没……
      “所以当初我叫你三思而后行,再把维多利亚带进来。”梅普特知道维克特利的想法,却在心里想:她说过,她要回家了,也许不打算回光之国了。
      “我觉得我不需要去白启学院。”维克特利想了很久,白启学院收的都是高材生,有那么多人报名,只收五百个学生,五百个学生中有两百名将近淘汰,淘汰完第一批,接着招第二批学生。
      这个学院,他是真的不需要。麦克斯老大哥最近在科技局里做侦查,兴许,他可以带希瑶去看看,希瑶的科技水平足以进科技局了。在希瑶八岁的时候,希瑶进了科技学院学习,现在算算,可以让她进科技局了。关键是过了希卡利那关。
      “那我们到时候再说吧。”梅普特有些失望,原来维克特利不去啊,他怎么想的,其实我很想他和我一起去白启学院上学的……想着,梅普特转身回到房间里,只剩下在厨房里商量事情的几个小奥。
      “希瑶,我带你去看看科技局吧。”维克特利起身,希瑶愣了愣,看见维多利亚还没醒,和他出去了。
      为什么?这不是我的愿望吗?我从小到大一直想进入科技局,可是我现在怎么高兴不起来,我总觉得科技局里有我害怕见到的人,让我感到隐隐不安。
      科技局里一路都是花花草草,再多一些就是高楼大厦,虽然很moden,但是有些辣眼睛,这里的景观让希瑶看起来很不舒服。
      等到进了科技所时,希瑶转身打算走了,这时她撞到一个高大威猛帅气的男奥,希瑶抬头一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弱弱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面前的男奥有些金色耀眼的装饰物在身上,其中一个是科技所探长。
      惨了,希瑶,你一定是惹了大人物。
      “希瑶,你长大了。”面前的男奥没有计较希瑶撞到他的事,而是一眼认出了她。希瑶有些惊讶,“你怎么会知道我叫希瑶?”虽然她在科技学院名声很高,但不至于连科技所的大人物也认识她吧?
      希瑶忽然看见了男奥衣服上的徽章写着他的名字——MAX(麦克斯)。
      我应该庆幸我不认识你。希瑶咽了咽喉咙,麦克斯温柔的笑了笑,“你的名字比较好记。”在一旁的杰诺笑了,心里想:我记得大哥最近在研究西药书籍,希瑶等于西药。
      希瑶的表情给杰诺发出了警告:“你千万别在心里想希瑶是西药。”
      的确挺像的,艾克斯也笑了,却没有把任何想法透露出来,因为他知道希瑶会读心术。艾克斯咳了几声,打破这尴尬的气氛,“新人,你好哇。”
      进了试验场后,再出来就可以通过试验了。也就是说,她可以成为科技局的一员了。不过,这有些艰难。
      维克特利在场外看着希瑶造出了各种化学试验品,最后再看着她从试验场里出来,他真的是为希瑶感到开心了。
      “恭喜你通过考验了。”艾克斯看着被弄得满身灰头土脸的希瑶,欣慰地笑了,希瑶确实是个执着的孩子,坚持了这么久,一直都在为她的梦想努力,哪怕是差一点点,艾克斯这种欣赏执着精神的人一定会让她过关的。“我果然没看错人。”艾克斯在心里赞叹道,希瑶伸手摸摸头上的灰,开心地笑了。
      “虽然你已经进了科技局,但由于你年龄较小,暂时不能从事科学研究。”这是杰诺给她的建议,希瑶愣了愣,怎么好像还少了一个人对她的评价?是MAX?不对啊,看麦克斯那样子,希瑶已经得到了他的认可了。哦 想起来了,就差那个偏执狂希卡利了。
      “别惊讶这个人是谁。这个人就是无比高冷的希卡利。”麦克斯终于告诉希瑶那个人是谁了,其实希瑶已经猜到了,来的时候,维克特利就已经告诉她希卡利的相关信息了。希瑶看了看在一旁的维克特利,嘴角上扬,却不是笑,是一种很奇怪的表情。希卡利,熟悉的名字,他是谁?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这个人曾经在我的世界里出现过,只是我忘记了,他出现的时间和出现后发生的故事……
      杰诺递给她一个笔记本,“回家以后,好好研究一下这本书。”这本书的封面太奇怪了,不是很唯美,也不是很丑,上面有一些宝石钻石装饰的一把锁,旁边有一些钥匙,里面装了什么,希瑶不知道,杰诺说这是书,但这书很沉,到底有什么只有回家看了才知道。“我不明白,一本书,为何要用锁锁着?”希瑶忍不住问杰诺,杰诺耐心地说:“这是MAX送你的见面礼,好好珍藏吧。还有在时机未到之前,你只能跟着我们,哪也不要去,什么也别乱做。”希瑶没再多问,和他们告别后回家休息了。
      “大哥,那本书记了梦比优斯他们的事,你为什么要给希瑶?”杰诺看着希瑶和维特克利远去的背影,不解地问道。麦克斯却早已想好原因,简单地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
      “关于考验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希卡利?”杰诺再次问道,希卡利他真的不知道吗?还是麦克斯不打算让这个偏执狂来考验希瑶(希卡利的考验,有人能通过是天下第一奇迹啊)?
      麦克斯放下茶杯,淡定的回答道:“他们现在还不能见面,能把他们见面的时间拖得有多远就多远,尽量别让他们见面。”
      希瑶,我守护不了你,因为你身边有人了,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就是不让你那么快遇见希卡利。
      希瑶在回家的路上,听见了一句话在耳边响起:希瑶,在你未成年之前,你永远都见不到希卡利。
      这似乎命运性的安排,这些年来,她一直都没见过希卡利,不管是真人,还是报纸、杂志、新闻,她都没看到希卡利。就好像,这个人从未出现,给她带来了一场梦。
      “嘀嘀嘀。”希瑶口袋里的通讯器响了起来,希瑶愣了愣,紫罗兰回到光之国了?那么快?
      不是电话,这只是一条短信,短信上写着:回家别急着开锁,先想想这本书是什么东西。
      又是那本书……这本书有这么重要吗?算了,先回家再看看。
      而另一边——
      地球正是中午的时候,大家吃了午饭,都去上班了(上班族的生活)。梦比优斯太困了,在床上睡着了。
      醒来了发现紫罗兰不见了,梦比优斯感到很奇怪,刚才她还在这里画画,现在去哪里了?
      想着,他就起身离开房间,出去找她。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人群嘈杂喧闹,听店主说,紫罗兰去公园那里了。
      他就往公园走去,到了公园,梦比优斯看见瘦小的紫罗兰在秋千旁发呆,他走过去,“紫罗兰,你出来怎么不带我?”紫罗兰抬头看他,傻傻地笑了,“我见你睡得那么香,舍不得吵醒你,所以就自己来了。”
      梦比优斯听了,心情才好一些,他走到她后面,“我推秋千吧。”
      他和紫罗兰荡了会儿秋千,紫罗兰累了,他们就躺在草地上休息,两个人紧紧靠在一起,温暖的阳光晒在身上,“这是属于我们的记忆。”梦比优斯笑道,伸手抓住她的小手,“和你在一起,有家的感觉。”紫罗兰微微眯开眼,转身面对着他,“你和我想的一样呢。”
      等到回家的时候,梦比优斯他们在街上停留了一会儿。
      忽然就不往前走了,紫罗兰觉得有些奇怪,“梦酱,你怎么了?”梦比优斯想起泰罗教官,才发现自己在地球和紫罗兰待了快一年了,相当于光之国的一天。“紫罗兰,你想回光之国吗?梦比优斯有些担心光之国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她觉得梦比优斯问的问题有些奇怪,回答道:“有点想,毕竟我是偷偷溜出来的,再不回去,哥哥姐姐要担心了。”
      “那过几天我们再回去吧。”梦比优斯看出了紫罗兰的内心想法,她一定是在想我和泰罗教官该怎么和好。
      “哦,我知道了。”紫罗兰闻言,有些愣,不知道希瑶她们会给她安排什么计划?是上学?还是去修学?
      梦比优斯犹豫了好久,内心终于有了勇气,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金色怀表,戴在她脖子上,害羞的笑道:“你打开看看。”
      莫名其妙地转移话题,有点让人头大,紫罗兰苦笑不言,打开怀表一看,
      里面是她和梦比优斯的合照。“为什么要拍我们的照片?”紫罗兰感到疑惑,看到梦比优斯脸红了,有些不好意思,“梦酱,你怎么脸红了?”
      “如果你将来想要见我了,就带它来找我吧。”梦比优斯想了很久,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这么说了。紫罗兰忽然笑了,“你能保证你将来还能这么可爱?”等他长大了,他会变,会变高,变帅,变酷,但是可爱就不保证了。大家都会长高,都会变,不一定还会像照片上的人一样傻气。
      梦比优斯尴尬地咳了几声,“没关系,我将来能认得你就行了。”认得我?“等你将来娶了媳妇,你就会忘记你曾经非常要好的朋友。”紫罗兰说着说着就戳中了自己的心,自己的心开始难受起来,她在心里安慰自己,自己什么都没想。
      “怎么会?我可没想着要娶老婆,你一个七岁小孩想什么呢?”梦比优斯有些被气得发笑,伸手敲敲紫罗兰的脑袋。
      紫罗兰:拜托,我已经八岁了。
      她忽然又不说话了,朝他吐吐舌头,调皮地跑向前面,梦比优斯无奈地笑了,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啊。
      紫罗兰,你刚才可是接了我的怀表了,说好的,将来我们要在一起,你可不准毁约,这是我们的约定,我们永远都要在一起。
      永远都要在一起。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