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初元年春》寒江落 ^第64章^ 最新更新:2019-08-04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4、术同源 ...

  •   苏崇翰手腕翻转,挥动秋水,试图将锁链扫开。但并没有砍中了什么东西的感觉,斜劈的力道便消散在空气中,链条兜头围裹上来,在女郎的驱使下竟然柔软似绢帛,将剑身圈圈缠绕,又一路向下,把他持剑的手也一并捆住。
      
      黑色斗篷跃起,俯冲而至的身形在苏崇翰眼前放大,屈指成爪压在剑尖上,不但前进不了分毫,反而令剑身在强力下渐渐弯折。
      
      韦守忠本来拦在谢承音和朱颜身前警戒,此刻也出刀向女郎砍去。
      
      “不行!”谢承音连忙把他拉住:“那锁链附着了法力,寻常兵器没有用。苏公子的佩剑上没有皇家术师的锲印,应该也抵挡不了多久,请朱颜姑娘相助。”
      
      她一边说,一边拿出竹笛。
      
      女郎看着身形纤细,却很有力气。苏崇翰被她压得后退了一步,心下万分懊恼,这已经是第二次穿错衣服了,宽袖长袍在对敌时极不便利,刚刚他本来可以避开,也因为不小心踩住袍角,才令对手有可乘之机。
      
      秋水终于受不住压力,寸寸崩断,苏崇翰倒吸一口冷气,扔掉剑柄,掌背遍布黑红色的血痕。劲风已到跟前,即将抽打上他的那一刹,有什么东西从背后迅疾掠过。
      
      手臂粗细的长藤,布满倒生的尖刺,与铁链纠缠绞合。
      
      朱颜的半身已经完全化出本体,又催动咒语,缠绕幽冥死气的尖刺便在女郎头顶上方密织成网,蓄势待发。
      
      “去!”她轻呵,尖刺落下,炸开了花。
      
      女郎竟然不躲,生受了这一击,风帽被炸得破破烂烂,爆炸带起的气流将布料掀开,里面竟是一头斑驳泛灰的长发。但第二道寒光很快从她袖口中激射出来,带着迅捷而凌厉的气势,擦过谢承音的脸颊,卷住朱颜维持成人形的那只手中的彼岸花。
      
      朱颜惊呼,缩回手想护住姐姐,可锁链还与长藤绞合在一起。她情急之下,自断臂膀,合身将彼岸花拢在怀中,半身顿时血流如注,看着触目惊心。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尽管韦守忠及时地从后面拉了谢承音一把,她的脸颊依然被气流震伤。溽热的血液顺着伤痕滴落,她却顾不上擦拭,而是伸手捏住锁链往反方向拉扯,加入胶着的态势中。
      
      红光从另一端游走而来,眼看就要刺入谢承音身体里,手背上的朱符亮起,幻化为符号护卫在她身前,堪堪阻挡了红光的蔓延。
      
      “小七,”谢承音松了口气,她刚刚一直试图召唤小七出来,但猫儿全无回应,不由有些担心。
      
      苏崇翰和韦守忠再也忍不住,身形一动,双双朝女郎扑去。哪知女郎动作更快,趁着二人在空中不及翻腾躲闪,锁链舞作寒光,裹挟着千钧之势将他们击落,又扬手一扯,借着另一条锁链伸缩的势头,眨眼功夫已移至谢承音面前。
      
      “你究竟是什么人?”她说出了今夜连番变故来的第一句话,嗓音有些难听的暗哑,“为什么能用与我同源的法术?”
      
      “三小姐!”韦守忠大急,要是让娄思夜和谢夫人知道,他在旁看顾着阿音还能让她两次落入陷境,简直颜面扫地。
      
      “你究竟是什么人?”女郎捏住谢承音的下巴,语气开始变得危险而不耐,那冰冷的手指持续用力,简直要掐进骨头里,谢承音疼的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只是这问题要怎么回答,她一直追问的所谓“同源法术”究竟是什么意思,是指和云哥哥学琴的事情吗?
      
      还没等谢承音开口,眼前突然出现一把刀,错金螭龙纹的刀格,裹挟着金色清光的刀身狠狠打在女郎的手腕上,下一刻她只觉腹部疼痛,整个人被一脚向后踹开。她皱了皱眉,想催动锁链攻击这个不知从哪出现的短发少年,手一动,就停住了。
      
      凤凰的纤影化为数把利剑,悬浮在空中,围绕女郎连成一圈,剑尖向地面倾斜,隐生奔雷电光,以她站立的地方为中心,布下灵力强大的天雷阵法。
      
      是百里清言的禁咒之剑,紧接着,便响起秘阁郎中标志性的略带气声的嗓音:“别动哦,会痛的。”
      
      娄思夜将女郎踢开后,就放心地把对敌任务交托给了百里清言,现下正在给谢承音涂抹清凉化瘀的药膏,还要处理伤口,闻言头也不抬,很不满地喊:“你什么时候转成怜香惜玉的性格了?快点下手。”
      
      他看着少女青红一片的下巴皮肤,伤口自脸颊横斜到嘴角,还好血色鲜红,看样子没有毒,有些煞不住火气,扭头冷冰冰地盯着韦守忠:“回去后自己领军罚,三等。”
      
      “不怪韦公子,他的武器上又没有锲印……”谢承音想解释,娄思夜手上一使力,将她的脸扭向自己,后面的话就被截断了。
      
      “三小姐,”李三同志本来站在圈外捏着小钱袋看戏,因想起了沈州的教唆之恩,此刻也凑过来,见缝插针地给同僚穿小鞋,“一码归一码,三等军罚也不重,后边还有两级呢。”
      
      骗子,不要脸。
      
      苏崇翰朝天翻了个白眼,心下腹诽。羽林军虽然号称共计五等军罚,但至今他也就见娄思夜和叶濂惩罚下属到第三等——单挑整个十六卫的中郎将三十二人。豹韬卫、鹰扬卫那几个将军,年近三十,个个都是武艺高强的好手,所以虽名曰“单挑”,其实也就是受罚人主动上门被三十二个人轮番揍一遍。
      
      其中尤以面前这个人揍起来最欢快。
      
      娄思夜给谢承音处理完伤口,没有着急将装药膏的青玉瓷瓶收进怀中。百里清言出现后,彼岸花被夺走的危机暂时解除,朱颜也力竭一般跌坐下来,被刚好站在旁边的赵鲤接住。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冲朱颜晃了晃瓶子:“姑娘的伤口,寻常药膏能够治疗吗?”
      
      见朱颜摇头,他又环视现场剩余几人,目光在苏崇翰身上停驻得格外久一些,忽然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迅速把药瓶塞回怀中,还自言自语:“看来没有别的人需要了。”
      
      剩下苏家五郎举着血污横流的手掌在风中凌乱。
      
      那边的对峙看着到了尾声,百里清言只是持着凤翼长剑,施施然地站在以血雾漫天的柳园为背景铺开的幻境之中,唇边含着一抹闲雅的笑意,看不出进攻的征兆,却有着无懈可击的武者之姿。
      
      分明还有余力,女郎却扔掉锁链,举起手,做出休战的示意。百里清言的态度出乎意料地平和,没有气恼,似乎也不见敌意,浅浅收回目光,作势要解除阵法。
      
      云韶上前阻止。
      
      绘卷画成,风止云歇后,他们被传送到了另一处地方,根据地形和市坊的排列能够确认是在长夏门外,与铜驼坊几乎呈横贯洛阳之势,回城时又几次在雾气中迷失方向。百里清言不敢强用术法破阵,害怕造成幻境不稳定,他们只能一路向内城狂奔。
      
      这可苦了云韶,他又不是娄思夜那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武将!
      
      还好娄思夜心系谢承音的安危,没顾得上出言调笑,不然一定会再次领略云韶真正发怒的样子。
      
      对,就是娄小公子念念不忘,把皇家首席术师百里大人摁在地上点胭脂那种怒气。
      
      他们好不容易找回铜驼坊,就看见阿音被女郎掐着脖子质问的一幕。
      
      “同源的法术”五个字令云韶心头微微一震,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因此而更加迷茫,他并没有传授任何云家的法术给谢承音呐!她指的是自己吗?她为什么能够驱使昆仑山的精魅?为什么知道生死卷的禁制松动?为什么在宜春院相助,又在此刻出手伤人?
      
      一个又一个问题来回翻腾着,他最终拦住百里清言,表情郑重地提问:“你究竟是敌是友?”
      
      这问题可笑吗?他并不觉得。可众人都听到女郎曳袖捂嘴,发出一声很轻的嗤笑,说话也带上几分厉色:“宜春院初遇后过去那么久,你都没想明白这个问题?”
      
      娄思夜早就看她不顺眼,闻言像被踩了尾巴一样跳起来反击:“你拢共就在我们面前出现过两次,一次是友,一次是敌,让云韶怎么想明白?再说了——”
      
      他张了张嘴,又闭上,偷偷瞟了云韶一眼,把后半句话悉数吞回了喉咙里。其实去年年末,云韶曾拜托他调飞骑营探查女郎的来历,被他……给忘到脑后了……
      
      百里清言此时救星般开了口,饶有兴致地看着女郎:“你认识他们?”
      
      她避而不答:“今日我认输,百里大人何妨高抬贵手,放我离开?”
      
      云韶若有所思地看着百里清言挥袖消弭掉法阵上的灵气,目送女郎离去,之后又转过头来,以一个堪称风流倜傥举世无双的姿势朝众人挥手,一边挥一边得意洋洋地喊:“令各位受惊了,我百里清言出马,必定手到擒来药到病除。谢三小姐不要对我过于倾慕哦,这都是秘阁局分内之事。”
      
      他问的可是“你认识他们”,而不是“你认识我们”。
      
      云韶挑了挑嘴角,表情忽然带上一些猫科动物般的狡黠,百里清言这个人真是有趣,太有趣了,他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透露给自己的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