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3、风起风落 ...

  •   苏靖歌坐在客房的大床上,愣愣地听着和自己有关的那些曾经,没有任何归属感,直到他听见屠清可说他曾拒绝自己的时候,心脏里一丝丝的疼痛开始上涌。
      慢慢地占据了他的心脏,他已经不再是少年人了,即使再难受,表面上还是一派的冷静,冷静的有些无情。
      屠清可甚至在他的神色之中体会到了当年苏向南的无奈,细细想来他们确实没什么太大的差别,还真的都是自己作得。
      到最后,屠清可还是有些不甘心,他看着苏靖歌,无不真实的问:“歌神,你好好想想吧,之前确实是我的错,会不会一错误终生就看你了。
      我不逼你,如果可以下半辈子我会用一切来补偿你。”
      屠清可最后还是推门出去了,他知道苏靖歌不可能一下子接受,更不可能现在做出抉择,他知道苏靖歌需要冷静。所以他也这么做了,他给苏靖歌时间,他让苏靖歌选择。
      轻微的关门声响起,苏靖歌突然抱住了头,他知道屠清可陈述之后的一切事情,他无法想象,当年的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心境。
      车祸之后他醒了,他应该是失去了屠清可所说的那一段记忆,不记得自己和屠清可曾惺惺相惜过。
      还莫名奇妙的对机场充满了恐惧。
      他的记忆中,他们一直都是对立的,而对屠清可的记忆也停在那个觥筹交错的宴会。
      而且,苏靖歌眯了眯眼睛,他会下意识的躲避屠清可有关的一切,就好像他会带来什么不好的东西。
      也是因此他相信他和屠清可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可是没人和他说,他也似乎不太想知道。
      他相信人大脑的自我保护机制,不会那么轻易的让他忘记什么。
      所以说,苏靖歌的失忆,和屠清可自己脱不开干系。
      而对待苏向南他虽然没有了那些记忆,却是从心底里恶心这个人,毕竟这是真真的打破自己假象的人,还是落井下石背后扎他刀子的人…………
      他大概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下意识的去躲避所有人,去拒绝别人的关心,他拒绝和任何人交心是因为他尝试过失去的痛苦,所以不想再次触碰。
      他知道了人心最容易变,他知道了变了质的感情会有多么的痛。
      可是他也没有错,他只是喜欢一个人,他只是想默默的呆在那个人的身边,为什么连这样都不行?
      为什么他都已经那么无欲无求了还是会有人阻挡他,为什么他还是会被推开,没有余地的,到底为什么?
      苏靖歌默默的抬手擦掉了眼角的泪水。
      他现在的思绪很混乱,像是心里压着一块大石头,没有理由的慌乱。
      他知道现在的屠清可很爱他,他也知道自己的心意,可是现在的自己还能算自己吗?
      他想不清楚,便很久没有声音,屠清可最开始怕他冲动还在苏靖歌的门口站了一段时间,但是久久没有动静,他也没再留。
      毕竟谁都不好受。
      陈泷看到屠清可下楼,目光里漏出了很浓烈的心疼,当年的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看似没什么的决策,到底对于两个当事人到底意味着什么。
      她温柔的拉住屠清可的饿瘦,似乎是想要解释些什么,但是屠清可很快抽回了自己的手,他说:“妈,你说我当年如果带他回来,结果会比现在更好吗?”
      陈泷没说话,但是两个人都知道结果是否定的。
      那个时候如果屠清可敢带苏靖歌回来说明一切,肯定不会落得好下场,他们还是会把两个人分开 。
      而当年的苏靖歌却是再不还能接受抛弃,现在的结局还是在幸运的情况下,因为一旦他们这么做了,很有可能会变得更糟。
      屠清可和陈泷都是聪明人,他知道陈泷了解了,所以开口:“所以,别怪自己了。每个选择都是错的。”
      他的声音看似平静,却带着一种阴沉沉的感觉,像是风雨欲来的天空,阴云密布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屠清可回房间了,陈泷却还在原地发呆。
      她听出来了,她知道屠清可在偷换概念,两条路都是绝路的境地的源头还是他们,还是他们强加在屠清可身上的思想。
      从他一出生,他们就在不断给他灌输所谓的家族利益,所谓的门当户对。
      所以很难想象,当年推开苏靖歌的屠清可,到底有多少不能接受,又有多少是因为他们。
      陈泷望着楼梯上下的两个房间陷入了沉默。天下本有三分苦,奈何十分伴身旁。
      这次他们或许真的要永远错过了,旁人真的无法挽留,更何况是身为始作俑者的旁者?
      
      “天空越暗,星星越亮?呵。”苏靖歌一个人坐在阳台的窗边,长腿搭着慵懒又丧。
      整个屋子里的灯全被他关掉了,远远的街灯明明暗暗,有几抹踏风尘而来的光在他脸上闪烁,带着点虚无缥缈的样子,如果被那群小姑娘见了,估计又是一阵尖叫。
      他指尖的火光时明时暗,看起来脆弱极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让人有种那支烟就是苏靖歌本人,易碎易消亡。
      烟飘渺着,苏靖歌就这样一下一下的抽着烟,看着窗外不甚明显的天空。
      如果他此刻张开双臂,是能有拥抱世界,还是能拥抱这安静到温柔的夜空?苏靖歌嘴角划过一抹微笑,在他昳丽的容颜映衬下,像是罂粟一般让人为之沉迷。
      第二天早饭的时候,屠清可还是硬着头皮去叫苏靖歌了,然而不论他怎么敲门里面都没有回应,大概五六分钟后,他慌了。
      几乎飞奔下楼拿了备用钥匙,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屠清可的呼吸几乎停了。
      提的心跳就像是雷动,很久才反应过来跑下楼梯,朝着门外去。

  •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啦,我来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