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2、风落 ...

  •   北国年末的飞雪晶莹的飞舞在天际,而南方天气十分朗润,山明水秀。
      清晨的阳光闪闪亮亮的照在苏靖歌的脸上,照的他格外的温柔,脸上的绒毛也使得他显得格外的可爱。
      屠清可站在他身后的阴影里面,显得冷冷清清,两个人站在一起相得益彰。
      苏靖歌拉着行李箱,时不时的偷看一眼他身边的屠清可,笑容里是谁都看不懂的秘密。
      “去布鲁塞尔的话需不需要再买一个大衣,我记得那边可冷了。”在机场大厅苏靖歌就像是一个没出过门的孩子,坐立不安。
      也许是因为起得太早,也许是因为太兴奋,他总觉得没由来的慌乱。
      不知怎么,他突然回忆起这几个月的种种:他带着一箱行李,阔别了家乡来到了那个人的城市,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那个人照料。
      那一年,他们更像是一起长大的一对竹马竹马,相互包容时光温和。
      他和陪着他度过最艰难的人——清歌,就是屠清可。
      果然如他所想的一般,虚无残梦之中若有人带他走出,他想一定是屠清可。
      也许是两个人相处太久,太过于默契,屠清可在第一时间接收到了苏靖歌的情绪,他看了一眼时间,距离两人登机还有一会。
      “哎,歌儿,最近出新番了,看吗?”屠清可拿出手机贱兮兮的靠了过去。
      苏靖歌眨巴眨巴眼睛,点了点头。
      他靠在屠清可的肩膀上,两颗毛茸茸的脑袋靠在一起,看着屏幕上精彩纷呈的动画。
      两个人的颜值都很能打,时不时的总会有人刻意无意的往这边看几眼。
      两人习以为常,倒是谁也没有搭理。
      就是这样子苏靖歌忽略了一个他曾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所以当苏向南站在苏靖歌面前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他。
      屏幕上的故事正演绎着生死,故事情节十分的吸引人,以至于两个人都分不出精力来留意周边的事物。
      苏向南就这么在原地站了大概一分钟的样子,才忍不住拉了苏靖歌一把。
      这一把拉的苏靖歌重心不稳,苏靖歌几乎是下意识的抓住了屠清可的衣袖,两人一起抬起了头。
      看到来人的时候,苏靖歌深色有那么一瞬间恍惚,他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什么,却又很快闭上了。
      那一刻苏靖歌得眼神瞬间开始降温,逐渐结冰,他问:“你来干什么,舅舅?”
      似乎是刻意的加重了后两个字,显得苏靖歌有一些咬牙切齿。
      苏向南愣了一下,继而质问道:“你说呢?苏靖歌你自己说,你离开苏家多久了,嗯?”
      苏向南说着便要去抓苏靖歌的手:“堂堂苏家少爷,就这么寄人篱下的活着?传出去都给我苏家丢人。”
      一直站在旁边的屠清可这个时候倒是反应快,他一把拉住苏靖歌,把他挡在了身后。
      “苏先生,您对他客气点。”屠清可不咸不淡的说着,眼睛里面却弥漫着煞气。
      至此苏向南彻底被激怒了,他推了屠清可的肩膀一下,厉声质问:“怎么的,姓屠的,苏家的事你管不着。”
      曾经一向风度翩翩的一个人,突然变成了一副癫狂的样子,如果仔细的看看甚至还能看到这人眼底的血丝,不知怎么这人衣着华贵,却显得风尘仆仆,有些好笑。
      但是周围围观的人群大都礼貌的忍住了,实在忍不住的,也咬着下唇生生憋住了。
      唯独苏向南对面的两只大佬,一个比一个笑的冷。
      苏靖歌的笑甚至近似于残忍,他当然看出来苏向南那一副过劳的样子了,但是又能如何,亲手推开他,给了他一刀子的人始终是苏向南。
      从前信任苏向南的苏靖歌已经被苏向南亲手杀死了。
      形式一时间诡异到凝固,屠清可到底还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拉了一下苏靖歌,示意他先不要说话。
      苏靖歌沉默了一下,看着他点了点头。
      屠清可站在了苏靖歌的面前他依旧风度翩翩,倒是显得苏向南更加的不堪。
      “苏先生,这里人多口杂,传出去点什么咱们面子上都不好看。”
      屠清可一边说一边机场负责人也发现这边的闹剧了,正火速赶来。
      巧的就是香港这个地界儿,屠大少爷还真是倍儿有面儿,负责人一看是屠清可当即笑了,问道:“屠大少这是怎么了。”
      来的人屠清可有些眼熟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了,就随意用了个您给糊弄过去了:“您看,这情况,能不能把您VIP借来用用?”
      负责人笑出了一脸褶子,赶紧吩咐人把VIP清空了,把几位爷让了进去。
      苏向南似乎恢复了一点点的理智,他试图把苏靖歌拉过去,未果倒也没生气就是那样看着苏靖歌,目光如果能显示弹幕,那么苏靖歌应该能看见一屏幕的悔不当初。
      苏向南看起来小心翼翼的:“知道你走了之后我就没安心过,之前是我不好,我畜生,我混蛋,靖歌我给你道歉,你跟我回去吧,好吗?”
      苏靖歌任由屠清可拉着他的手把他挡在身后,不为所动的听着苏向南说话。
      苏向南的眼睛几乎锁定了屠清可的手,他还在继续说:“我找了你很久,到后来每每午夜梦回,都因梦到你出事了惊醒,真的你离开之后我就知道我之前给你的打击多大。我后悔了,你给我个机会,我把你的都还给你,我只要你行吗?”
      苏靖歌终于还是动了,他站在了苏向南的面前,也是这个时候苏向南才发现少年已经比他高大了,苏靖歌用眼角看着他,唇边是几近残忍的冷笑,他说:“舅舅,您知道当年我多希望你说这么一句话吗?
      可是路是自己选的,无论是怎么样代价都要自己来负吧。”
      说完他似乎有点着急的看了看表,又拉了拉屠清可的袖子:“还有一个半小时,吃点东西去?”
      屠清可点可点头,拉着苏靖歌就要走。
      苏向南则是彻底被苏靖歌冷漠的态度逼疯了,他失控的大吼:“苏靖歌你就这么贱,人家随口说一句要娶你你就喜欢上了?还这么上赶着送过来?”
      几个人都知道,苏向南说的是屠清可十几岁生日的那次,说非苏靖歌不娶的事。
      虽知道他这么随口一说,苏靖歌却泄了气一般低下了头,苏向南见状更加气急,“真喜欢上了?你是不是……”
      苏靖歌却像是爆发了他大喊了一句:“对,我喜欢他。”像是在给自己壮胆。
      然后苏靖歌清楚的感觉到屠清可身子一愣,他自嘲的勾了下唇角。
      他猜到了,他本就该是一个人现在偷来的温柔,本就不该留下;他们本就是对立的,是英雄相惜,可是他却可耻的喜欢上了这个人。
      苏向南也急了,他崩溃的吼着“你说句话,屠清可,你也傻了?”
      显然,屠清可没有,“靖歌,我………………是直的。”说出口,他才发现自己的语气干的可怕。
      苏靖歌没想到自己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痛不欲生,他突然觉得自己呆在这里就是个笑话,这不是他想要的,他得离开。
      对!离开!
      苏靖歌捕捉到了自己大脑里最真实的最能够算得上有所作为的想法,然后立刻跑了出去。
      他觉得他的脑子是疼的,完全没有给他去思考的机会。
      苏靖歌在下一刻推开门跑了出去,这天刚好是七夕,几乎整个香港国际机场都是牵着手的情侣,陌生的面孔上浮现的幸福和爱恋深深地刺激着苏靖歌。
      没有人在乎,他是多余的,不该存在,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嚎叫。
      苏靖歌低着头快速穿梭在人群里,周围的嬉闹在他耳中确实催命的魔音,很快他跑到了马路上。
      有汽车鸣笛的声音,好像隔着什么,苏靖歌听不真实,紧接着他感觉周身一轻,整个人腾空而起。
      “靖歌”他听见了屠清可的声音,嘶哑的叫着他的名字,,苏向南的最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他想也好,在曾经对自己最重要的人面前离开。
      尚有一丝意识的苏靖歌喃喃:“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只妄想你带我走。”
      刺目的腥红漫过柏油马路,周遭混乱中只能听到两个男人的哭嚎声音……

  •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啦啦我来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