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徐鹤娘(九) ...

  •   那是发生在不久之前的事情,在南镇的勾栏瓦舍里,聚集着不少杂耍艺人,阿胜便是其中之一。
      相比起其他人,他的功夫显然不到家,看的人也不多。
      ——因为他没有双腿。
      但是虽然看的人不多,一天所得也勉强温饱。
      ——因为他没有双腿。
      
      一个没有双腿的杂耍艺人,即便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也是有人愿意看一下的。
      
      可是他老了,长期饥不果腹的生活消磨了他的形体。
      半个月前,顶缸时发生意外,硕大的水缸直直砸了下来。
      顿时,血肉模糊。
      
      “可是他并不是天生没腿的,”女鬼看着远处一片林立的酒楼,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听其他的游魂说,十年前北越犯我南楚时,阿胜被征召戍边,血战三年,却因为救战友而被敌人斩断了一双腿,因而回乡。”
      
      “但是当时战事吃紧,朝廷拿不出多余的银两来救济伤残士兵,那时的县令可没有如今的莫大人这么大方,肯自掏腰包。后来有了闲钱,却尽数被他的亲戚给瓜分了,无奈之下,只得去了勾栏瓦舍卖艺。”
      
      “那老板娘,你可知阿胜的下落?”
      “你叫我老板娘?你认识我?”
      女鬼有了动作,好奇的看向无尘,她死时应当在三十多岁,颜色姝丽,但是眉宇间却带着一股沉静,硬生生将这艳丽压了三分。
      
      “算了算了,”无尘还未回答,她便摆了摆手,“我看得出你很着急,你既然认得我,那也一定知道贤儿了,我人世的事情记不大清了,但是贤儿是我的儿子,你帮我去看看,他过的好不好?有没有考上功名?”
      
      无尘的神色一下子变的很为难,但是老板娘似乎并没有发现,她只是看着无尘,像是一各沙漠中的人渴求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绿洲。
      
      “我……好吧,明……不,后天,后天我来这儿告诉你。”
      老板娘笑了,神色一下子温柔了起来。
      “多谢。”
      “说实话我并不认识阿胜,但是你所说的那个有着奇怪身体的厉鬼……我倒是见过,我每次见到他,他都是前往裴府的方向。”
      
      “裴府?!”
      无尘突然发现这件事同他们预想的有极大的出入,当下也顾不得什么了,一把拉起岑百悦向裴府赶去。
      
      “你认识这个鬼?他是……”
      岑百悦话还未说完,就被无尘抓了一个踉跄。
      
      “她叫韩瑛,曾经是南镇西街上最大酒楼的老板娘,她幼时失怙,早年丧夫,为人干练但却有个极其混蛋的赌鬼儿子!“
      迎面走来一个书生打扮的鬼,无尘也顾不得了,直接拉着岑百悦穿了过去。
      寒意入髓,牙齿禁不住上下打颤。
      
      “我们猜错了,昨夜并不是那只鬼第一次去裴府,老板娘说她曾不止一次看到那只鬼前往裴府,裴府……压根就是那只鬼的落脚点!”
      
      “不对!”
      岑百悦突然反应过来某事,神情变的分外严肃。
      
      “躯干、四肢、头颅、脏器还有魂魄,一个人所具备的所有的东西那只鬼都拿到了,他昨夜取了裴涅的魂魄,就应当明白,今日被发现后定会有修士进入裴府,更何况还有我、薛潜还有卫无方,再托大也不会留在裴府坐以待毙。可是从昨晚看到那只鬼到今天早上太阳出来——”
      
      “我遍寻桃源县,却未曾寻到半分痕迹,即便他强大到能在阳光下行走,可是大白天带着一具拼接而成的躯体,未免也太显眼了些……”
      
      “他还待在裴府里。”
      岑百悦缓缓收紧身侧的拳头。
      “裴府里还有他要的东西……”
      
      闷热的夏夜,无尘平白无故出了一声鸡皮疙瘩,一股颤栗感从尾椎直直窜上天灵盖。
      他想起了那日柳书亭在义庄对他说的话。
      
      【第四具和第五具分别是青楼花魁和卖唱盲女的尸体……】
      
      “那个失去头颅的姑娘……是个瞎子。”
      他喃喃道,转过头。
      “他还差一双眼睛!”
      ……
      “春日芳菲住,低眉垂首花羞颜,云鬓微乱群芳妒。”
      “青葱乱弹,碎玉走珠,一曲红绡难数。”
      
      昏风飒飒,黑云压城。
      裴府的园林深处的一座小楼内,突然响起了一阵幽咽的歌声。
      窗边悬挂的雪白纸鹤被风拂起发出瑟瑟声响,扬起又落下,茂盛的杂草被压倒,屋后拐角,一个奇形怪状的躯壳自暗处走出。
      姣好的面容僵硬惨白,微陷的眼窝中,只余两个黑洞洞的伤口。
      
      “冬日芳菲尽,寒风飒飒乱嫣然,叶瘦花残影自怜。”
      “对镜梳妆,青丝覆雪,望断天涯梦魂远。旧颜换新颜。”
      
      那歌声越发的清晰了,像是冰凉的锁链缠住了心脏,散发着沁人骨髓的寒意。
      万籁俱寂中。
      轻巧的脚步声回荡在裴府的走廊。
      裴涅门前,一只苍白的手抚上了那硕大的铁锁。
      ……
      岑百悦发疯似的在屋脊上奔跑。
      他从未如此恨过有钱人。
      裴府的花园又大又复杂,且完美体现了武陵地区园林秀丽曲折的特点。
      其中有拱桥两座,亭台四座。
      同时有叫人数不尽的嶙峋怪石,迷宫般错落排列着。
      地上花草无数,零零星星点缀其间。
      
      岑百悦选了最近的一条路线,足尖如飞在假山上踏过,但是离裴涅的房间仍旧还有一段距离。
      无尘被岑百悦放置在临近的屋顶上,他听不到岑百悦急促的呼吸声。
      但是目之所及的黑暗中,厉鬼的身形格外清晰。
      
      而此时,这个亡魂正一点一旦消失在黑暗中。
      ——他要进房间了。
      
      无尘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岑百悦没有看到厉鬼进屋的动作,但是他看到了门口断裂的那三把锁,并在千钧一发之际,拦住了厉鬼伸向裴涅眼睛的手。
      只要一寸,只差一寸。
      那尖锐的指甲便可以划破眼皮,取出眼珠,不比取出一颗莲子更简单。
      
      窗外黯淡的月光斜斜的照进来。
      裴涅似乎被吵醒了,看着房间内对峙的一人一鬼怪笑着,鼓起了掌。
      “打、打起来。”
      “打他!打他!”
      
      岑百悦盯着眼前的躯体,一概平日里的嬉笑模样,目光是前所未有的狠厉。
      农夫的双腿,秀才的双臂,少年的躯干,盲女的头颅……
      岑百悦心中喃喃,手腕一翻摸出六张符纸,直直向厉鬼掷去。
      
      厉鬼像是笑了一下,以极其灵活的姿态躲过。
      黄色的符纸擦过四肢同躯干间的接缝。
      金红的火焰燃起,烧断了接缝中缝补的黑线。
      苍白的右臂带着赤色的焰尾掉到了地上。
      厉鬼发出一声悲鸣,尖锐刺耳的好像玻璃相互摩擦。
      
      原本静谧的裴府瞬间被惊动了。
      火把燃起,星星点点的聚拢过来,伴着逐渐响起的惊呼声。
      岑百悦向后瞥了一眼,不耐烦的“啧”了一声。
      紧闭的房门瞬间洞开,伴随着一声响彻天地的怒喝。
      “丹旸降鬼,闲人退避!”
      
      下一刻,一具怪异的躯壳被人从房门扔了出来,摔了个四分五裂。
      厉鬼弃了自己的身体,忙不迭的跑了出去,岑百悦紧随其后。
      一身赭衣几乎在黑暗中划过残影,像是赤红的火焰。
      
      裴涅的门前因为这一变故鸦雀无声。
      
      裴涅由自在屋内鼓着掌,嬉笑声在黑暗中荡出阵阵回声。
      门前众人惊骇的看着地上那具挡在门前是尸骸,竟无一人敢上前。
      个别小厮甚至捂着嘴,忍不住干呕起来。
      
      然而下一刻。
      裴涅的嬉笑声忽然停了,像是有什么人掐住了他的喉咙,周遭顿时雅雀无声。
      唯余凉风拂过,枝叶瑟瑟。
      
      周遭众人瑟瑟发抖,惊惧的盯着那扇洞开的大门,大气不敢出。
      就在这个鸦雀无声的时刻,一个年轻僧人突然从人群中走出。
      他一袭灰色僧袍,蒙眼执杖,从容的越过地上的尸体,向洞开的大门而去。
      他的身形很稳,如山上的青松,但是脚下步伐又快又急,不过片刻便已到了门前。
      
      “师、师傅,刚刚那厉鬼连丹旸的人都有点棘手,万一里面还有……你快点回来吧!”
      有人反应过来,忍不住喊道。
      
      “我知道。”
      他沉声道,转身关上了门,面色肃穆,如覆寒霜。
      
      岑百悦一路从裴府追到西街,三张黄符甩出,将厉鬼定住了一瞬,随后同他缠斗在了一起。
      可是越打他便越觉的不对劲,眼前的厉鬼披头散发,双目漆黑,下手狠厉但却杂乱无章,实在不像是有神智的样子。
      思及此,岑百悦的动作一顿,被厉鬼抓住破绽,一把掼在了地上,手指伸入他的眉心搅了搅,从里面扯出半缕魂魄来。
      
      不对!
      岑百悦看着面前狰狞的面容,心口不由的涌现出一股彻骨的寒意,叫他背脊发凉。
      电光石火之间,平日里一些不被注意的细节被串联在了一起。
      一个可怕的猜测浮现在他的脑海。
      
      六具尸体,有两具是在白天发现。
      杂乱且毫不和谐的躯壳,以及毫无章法的动作。
      眼前的这个厉鬼怎么都不像是有神智的样子!
      
      岑百悦的背后冒出一阵冷汗,他突然剧烈挣扎起来。
      不对!
      不对!
      一切都不对!
      一共有两只鬼!
      昨夜见到的厉鬼不是他!
      
      昨夜见到的那只厉鬼……
      此时还在裴府之内!
      

  • 作者有话要说:  来龙去脉下章解释
    感谢在2020-04-08 11:58:26~2020-04-09 11:51: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882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