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徐鹤娘(八) ...

  •   “岑百悦!”
      烈日当空,艳阳高照。
      在腾腾热浪下,整个桃源县宛如在蒸笼里一般,散着热气,便连树上的蝉都哀鸣的有气无力。
      可或许是因为身处密林的缘故,袭来的微风竟然带着股寒意。
      而这种寒意在面对着面无表情的无尘时尤甚。
      
      雪白的布带下,一双丹凤眼微微睁开。
      些许红色纹路自眼尾处一路蔓延至布巾外,远远看去恍若脸上染了一滴血。
      
      “和……和尚!”
      施怜看着他,眸中血色褪去,伸出手想上前,可心中却被一种莫名的恐惧给攥住。
      这太奇怪了,眼前的和尚高高瘦瘦,看起来无害的紧,她不知道自己在恐惧些什么,可身体却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忍不住连连后退数步。
      
      与此同时,岑百悦腰间的葫芦突然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厉鬼尖锐的嘶吼响在他的耳畔。
      岑百悦猛的按住,上前一步大声道:“我可什么都没做!在我们来之前她已经要化厉了!”
      
      吹拂的寒风仿佛一下子停了下来。
      
      无尘的衣摆微微飘动,却软和的像是夏日岸边的芦苇。
      蔓延的血色纹路飞速消退,快的几乎要让岑百悦以为那是错觉。
      
      “她与我在一起的这些日子,神智尚且清醒。”
      无尘微微侧头,面向岑百悦的防线,语气平和。
      
      “施怜是三天前横死的,另外五具尸体,几乎在死亡的一刹那便化为了厉鬼,靠着一腔恨意四处游荡,在昨天被我们一起抓获,可是施怜……”
      
      岑百悦敛去了嬉笑的神色,定定的看着他。
      
      “同你在一起的鬼,是否从未化厉?”
      
      “你说笑了,”仿佛之前的一切从未发生过一般,无尘仍旧是那个穷和尚,他从容上前,将一直捂在怀中的匣子拿出,放在一旁,“兴许只是施姑娘意志坚韧罢了,万物总有例外的。”
      “好了,现在给我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天早上我们商量的时候……他趴在屋顶上……”
      柳书亭黑着一张脸,瞥了眼身旁的人,又补充道:“我当时气不过揍了他一拳,所以无尘你现在可以想象一下,他青了一只眼睛的样子。”
      
      原本面无表情的一张脸顿时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微笑,于是室内除了岑百悦之外的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岑百悦:……
      算了,我理亏。
      
      只是经过这一遭,三人之间的氛围倒是好了不少。
      岑百悦碰了碰自己眼眶的乌青,忍不住“嘶”了一声。
      “无尘师傅你可听说了裴家少爷的事情?”
      
      “裴老爷如今正在找修士解决此事,你若怀疑裴涅同此事有关,大可以自己去找裴老爷,想必他会很欢迎。”
      “咳,这事怎么说呢……”岑百悦显的有点尴尬,“其实他一早就找过我们,但是被拒绝了。”
      “嗯???”
      “因为那两个人毫无爱心、推卸责任!……”
      
      “好吧……其实我们另有要事在身,这次帮忙除鬼只是临时被派发的额外任务,另外两人记挂着原来的任务不想再管闲事,所以最后这些事情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岑百悦皮笑肉不笑。
      
      “难怪……”
      “之前我听你说‘我们’还觉得奇怪,三门愿意来桃源县的不多,往年大多是一个人来的。”
      此话说的何等心酸。
      柳书亭想起了今早莫千翼毫无愧疚的说“要陪小妾过生辰”,忍不住磨了磨牙。
      
      “你要知道,但凡有两把刷子的修士大多能看到鬼物,可是仅限于厉鬼,而且多是神志不清难以沟通的,不像你,无论何种亡魂都能看到……”
      
      说道这儿无尘微微侧头。
      这你也跟他说了?
      
      柳书亭叹了口气,眉毛顿时皱了起来。
      起先当然是誓死不说的,可是岑百悦狡猾的紧,三两下就把他诈了个干净。
      这下不说也不行了。
      想到这儿又是一声叹息。
      
      无尘听到了身旁的动静,心下了然,无奈的摇了摇头。
      算了。
      
      “县衙里六具尸体,所缺失的部分恰好可以拼成一个人形,这应当就是施怜姑娘当晚所看到的那个孩童一般的身体,因为双腿是孩童的,所以视觉上会显的很矮,这只鬼对身体极为执着,生前躯体极有可能有残缺。“
      “除此之外,这只鬼同裴家有很大的关系,不然也不会披着裴涅的画像,而且巧的是……昨夜我夜探裴府,恰巧看到了一只鬼。”
      
      无尘终于有了动静,布条下的眼睛动了动,神色明显的认真起来。
      
      “那只鬼修为不低,一瞬便消失不见,之后我再也没找到,”岑百悦轻声一叹,“三门的人,哪怕再厉害也会有缺陷。”
      
      “对于那些执念颇深刚刚化厉的厉鬼,我们尚能有一战之力,因为他们大多不懂得如何收敛自己的戾气;可是对于那些修为高深,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怪物,我们便有些捉襟见肘了——他们身前的记忆大多消散,神智崩溃后随着时间推移逐渐重塑,形成了一个厉鬼的人格——此时已经不能称之为鬼了,反倒称为鬼修比较恰当,他们大多阴险狠厉不知善恶,且狡诈非常,若是修为高深甚至可以白日行动。”
      
      “可是你不一样!”
      岑百悦的眼中猛的放出了光芒。
      
      “你能看得见那些普通的亡魂,他们或许记忆不清,混混沌沌,但是可以当你的耳朵、你的眼睛、你的嘴巴!只要你想,万事万物都可以知道!”
      “我知晓你不愿沾染太多鬼怪之事,所以我也不逼你,若你愿意,那我岑百悦欠你一个人情,今后上刀山下油锅,万死不辞,若你不愿,那我一人前往,若是不幸丧命,也定不会牵连到你半分。”
      
      破庙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两人一鬼都紧张的看着无尘。
      可是他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一个时辰,又似乎是一瞬。
      他开口了。
      
      “我不用你欠我人情。”
      岑百悦的神色稍稍黯淡。
      
      然而下一刻,稍显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
      “裴老爷允诺了五百两的报酬,你将那五百两的报酬全数给我,自此两不相欠。”
      “……我们何时动身?”
      ……
      今夜的裴府注定不平静。
      昨天夜里裴涅玩耍时不甚跌倒,头磕到了廊柱上晕了过去,醒来后便是一副痴傻疯癫的模样,明明是一堂堂男儿,却时不时做女儿家的姿态。
      裴老爷看的心惊胆战,忙不迭的将他锁进了房间。
      
      去请三门的人没请到,便花大价钱悬赏,一整个下午,各种修士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却没一个能让裴涅恢复正常的。
      如今月上柳梢,剩下的修士被安排在客房之内,已然进入了梦乡。
      
      紧闭的房门上了三把大锁。
      茂盛的枝丫在黯淡的月光下投出张牙舞爪的剪影,一切都静悄悄的。
      几只乌鸦扑扇着翅膀立在了屋檐,又转瞬扑扇着翅膀离去。
      一片云飞来,遮住了月亮。
      
      无尘同岑百悦走在街上。
      夜晚的大街空荡荡,便连打更人都没有,唯余风声呜咽。
      可是在无尘眼中,这一切却全然不同。
      
      一片黑暗中,无数亡魂于街上游荡。
      或披头散发蜷缩在墙角发出阵阵呜咽,或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窃窃私语。
      亦或是穿着血衣从街头荡到街角,或者不慎撞落了头,捂着汩汩冒血的脖子如无头苍蝇般乱窜着。
      诡异、有序、且平和。
      
      如同白日喧嚣的倒影。
      
      无尘恍惚间忆起当年。
      那时候师父尚在,偶尔赶路来不及,便会在太阳落山了才来到市镇上。
      那时战火未熄,战乱之地亡魂无数,夜晚街上远比今日来的热闹。
      
      无尘行走其间,看着眼前一片光怪陆离,恍惚间觉得自己仿佛是其中一员。
      
      “无尘。”
      岑百悦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
      
      “我知道了。”无尘看向一旁的立于墙下的女鬼,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步伐坚定而缓慢。
      十年
      十五年?
      无尘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主动跟亡魂搭话了。
      总之应当很久很久了,久到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但是在无尘很小的时候,却并非如此。
      
      那时道信和尚刚在他眼上刻下咒文。
      那些游魂在无尘眼中同活人没什么区别。
      他分不清人与鬼,便总会极其自然同他们交流。
      那些鬼记忆缺失,有时候总是颠来倒去反复说着同一件事。
      可是从来不会吝惜于同无尘说笑。
      
      无尘曾经从他们那儿拿到了很多东西。
      有糖果、豆酥,还有一个小女孩很宝贵的糖葫芦。
      他触碰不到他们,所以那些东西会从他的手掌中穿过,落在地上,然后消失不见。
      
      但是无尘从来不在意这些,他拢了拢手心,宝贝的往腰间一拂,好似拿到了一般。
      可是当他带着小女孩的手去见自己的另一些朋友时。
      得到的却只有惊声尖叫和谩骂。
      小孩子的心中藏不住事,很快,人尽皆知。
      
      想到这儿,无尘的脚步停住了,云遮住了半片月亮,柔和的月光洒不到他身上。
      
      世人叶公好龙,大抵如此。
      头七末七,祭祖扫墓中元节。
      期盼着祖先亡魂能回来。
      可是真正见到时,却又惧如蛇蝎。
      明明亡魂所为同常人一般无二,可是一旦跨过了那道生与死的界限,却好似跨过了天堑,落入污池一般。
      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黑。
      
      在那一刻,无尘恍然意识到。
      凡尘俗世,烟火红尘中,自己是真真正正不正常的那一个。
      同时他这才明白。
      为何师父度化亡魂无数,却除了安抚之语外,从不同他们多说一个字。
      
      然而……
      今时不同于往日。
      
      释然的一声叹息响起。
      微风拂过,层云散了些许。
      银色清辉洒下,显得无尘面如冠玉。
      他于一片月色中上前,单手成掌置于胸前,微微颔首,声音清朗如玉盘走珠。
      “姑娘,贫僧冒昧,想向你问件事情。”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4-07 11:38:26~2020-04-08 11:58: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鱼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