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徐鹤娘(六) ...

  •   无尘不禁攥住了放在桌上的手,一片漆黑中,除了那明黄的光晕他什么也看不到。
      下一刻,那身影动了动,紧接着,一阵刺耳的拖拽声响起。
      ——岑百悦将凳子拖了过来,坐到了无尘身边。
      
      “这位师傅,你看上去像我的一位故人。”
      岑百悦托腮双眸带笑,目光落到了无尘身旁的竹伞上,然后又看了无尘一眼,突然猛的往右一倒,直接探头看去。
      施怜捂住了嘴,压下了口中的那一声尖叫,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绕到了另一侧。
      
      “您顺着这条街直走,右拐,然后进到一条挂着绿牌子的巷子里。“
      无尘淡淡道,起身打开了伞,老旧的伞面划过岑百悦的眼前,施怜趁机的躲到了伞面之下——他视线的死角处。
      
      “等、等等,你不继续吃了?浪费啊!”
      岑百悦一下子被他的动作弄懵了。
      
      “……饱了。”
      无尘动作一顿,语气中透着一丝艰难。
      接着他转过身,伞面不着痕迹的微微向前倾,迅速离去,手中的树枝在地上胡乱的点着。
      
      “不是,你说的那个挂绿牌子的是什么地方?”
      毫无回应。
      
      岑百悦正兀自烦恼着呢,突然觉出右肩被人拿剑鞘拍了几下。
      转过头,一黑一白两人站在他身旁。
      “你看什么,连面都不吃了。”
      卫无方本来想质问他为什么丢下工作跑来吃面的,但是岑百悦忽视美食的样子实在是难得一见,不由的让他起了一点好奇心。
      
      “没什么,看到一点有趣的东西,”
      岑百悦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面已经放到了桌上。
      他挑起面吸溜了一口,然后有点可惜的皱起了眉。
      “这面有点凉了。”
      
      他又咬了口荷包蛋,糖心的蛋黄滴滴答答流下,岑百悦拿起勺子,连蛋黄带汤一起舀了进去,然后塞点肉丝加点面,一口吃下,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对了,我来的路上听说裴员外家闹鬼,这事你们知不知道?”
      
      “县衙的事还没搞定你就想管这些?”
      卫无方瞥了他一眼。
      
      “诶呀,我就问问嘛,大户人家乱七八糟的事多了,有些事情不瞒到最后一刻都不说的。是吧,薛潜,你招魂幡里的那些厉鬼不都是从一些地方的乡绅家里逮来的吗?”
      岑百悦笑嘻嘻的扭头看向一旁的黑衣人。
      
      “先赶紧把正事给办了,我们现在可没时间浪费”
      黑衣人终于开口了,声音嘶哑像是砂纸磨过一般。
      
      “好吧……“
      岑百悦咕咚咕咚将汤喝干,一抹嘴,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诶,对了,你们知不知道……直走,右拐,一个挂绿牌子的巷子是什么地方啊?”
      
      卫无方看他的眼神顿时奇怪起来,有点不自在的说道:
      “花柳巷,挂红牌的是妓院,挂绿牌的是……咳,小倌馆。“
      
      岑百悦:“……”
      
      我这是被看做登徒子了?
      
      等等!
      
      “你怎么这么清楚?!”
      岑百悦的一双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混杂着兴奋震惊还有一点小八卦。
      
      “死过人,去抓鬼,”卫无方板着一张脸将岑百悦拎了起来,拎小鸡仔似的往县衙走去,“别浪费时间了。”
      “我没浪费时间啊,边走边说怎么能叫浪费时间呢?你去的是红牌还是绿牌?”
      
      卫无方:“……”
      “你这个时候话怎么又少了!”
      ……
      无尘走的又急又快,到后来几乎是执伞一路狂奔,直接回了自己的破庙。
      看这地方的装潢,之前应当是一个极其繁盛的地方,前院后院,占地不小,但是如今已然颓败,周围杂草丛生,碧绿的青苔攀上了屋脊,茂盛的野草遮蔽了曾经通往这里的小路——外来人一般很难找到这儿,当年无尘也是意外发现的。
      
      “我觉得他好像发现我了……”
      破庙内,施怜揪着衣角,不安的看向窗外的斜阳。
      “要不我……”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然而刚说出两个字就被无尘打断了。
      “来不及了。”
      
      “什么?”
      “来不及送东西了,”无尘拿出那个木匣,低声叹了口气,“我原本想着,在太阳下山前把这木匣送还给李叔的,现在估计只能等到第二天早上了……你刚刚想说什么?”
      
      “不,没什么。”
      施怜张了张嘴,最后却是泄气似的坐到了一旁。
      
      庙中顿时一片沉闷,火红的夕阳仿佛烧了半片天空,沉沉的压了下来,一只黑鸦掠过天空,留下一连串鸟鸣。
      
      无尘生了堆火,明灭的火光在他脸上跳动着,半明半暗之间,勾勒出了他略显清俊的轮廓。
      
      他面无表情的用树枝扒拉着眼前的火堆,半晌,突然出声道: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这事你应该有所耳闻,但是知道的不一定详细。”
      
      他侧头看了施怜一眼,见她无甚反应,也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本县的县令莫子谦莫大人你应当知道,他当年殿试第三,然而极其不擅刑讼之事,一些查不出的案子经常会写信叫三门的人来,好直接招魂问出事情始末,有时候一个月能叫上两三次,”说到这儿,无尘顿了顿,“起初三门的人都会接,后来,只有丹旸的人会来了……”
      
      施怜睫毛微颤,睁开了眼,侧头看向不远处的无尘。
      
      这事她是知道的,毕竟莫子谦也是这一带的名人了——只可惜不是什么好名。
      
      殿试之后,为了锻炼新科进士,朝廷往往会将他们下放到地方,之后再慢慢升迁,与莫子谦同一届的前十名中,如今最次的也是府尹了。
      唯有他,在这小地方当了六年县令,如今眼看着就要做第七年了。
      
      “我要跟你说的事情,大概是发生在一年前的。南镇有一个书生被入室盗窃的窃贼杀死,莫大人找不到凶手,便写信去请三门的人,然而人还没到呢,书生的亡魂便先是索了盗贼的命,一时间人心惶惶。”
      
      “当时有一丹旸门人路过,发现书生在报仇之后便日日陪伴在他的妻子身边,见状心生不忍,恰好那书生肉身完整,他便用秘法将那书生的魂魄封入了自身躯体内,让那书生又陪伴了他妻子七日,直至肉身腐烂,魂魄方才脱身而出,可是此时那书生已经戾气尽消,不会再化为厉鬼了。”
      
      “所以你也不必如此担心,我观那人虽然言行轻佻,但也并非蛮不讲理之辈。”
      见施怜没有反应,无尘沉默了一会儿,又干巴巴的继续道。
      
      “师傅啊……”
      施怜叹了口气,整个人像是卸了某个重担,突然放松下来。
      
      然而还未等她说什么,迟迟等不到施怜回话的无尘又开口了。
      “虽然你终究逃不过一个魂飞魄散的结局,但是在此之前,你定能亲眼看着害你的那只鬼魂飞魄散。”
      
      施怜:“……”
      
      施怜:“和尚啊,我六岁的时候我爹陪我娘去买簪子,我娘看中了一支鎏金的簪子,我爹觉的不好看,诚心诚意的推荐道:‘娘子,你试试那支白玉的吧,你带着这支不如别人带着好看’。”
      
      “其实他大可不必说后面那句的,”施怜忍不住叹了口气,一双眼睛幽幽的看着无尘:“也省的让自己打了三天的地铺。”
      
      “你说的有理,”无尘认同的点了点头,手一扒拉,火苗猛的向上一窜,“可是我是个和尚,男女情爱之事,本就不必考虑。”
      
      施怜:……
      她现在想睡觉了——哪怕身为一只鬼实际上并不需要睡眠,但是这回无论无尘如何叫她,她都不想回应一字半句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