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徐鹤娘(三) ...

  •   武陵江东西走向,江边遍植桃树,是南楚极为重要的航道。
      
      桃源县不大,镇子周围有群山峻岭挡住了去路,道路不便,但是因为有武陵江贯穿而过,漕运极为发达,镇中商人络绎不绝,倒也算是繁华,而镇子也被这条河一分为二,成了南镇和北镇,中间由一座桥相连。
      
      此时天色尚早,众人还未起来,但是远远的已经有一艘船只顺着河流驶来,无尘执伞站在桥上,突然惊觉身后一片阴冷。
      是那位李小姐紧紧贴了上来,忍不住瑟瑟发抖着。
      
      “怎么了?”
      他问道,又很快反应了过来。
      “这下面可是一艘船?”
      他分明听到了船员的呼号声。
      
      “是。”
      李小姐咬牙道,畏惧的往后缩了缩,险些一脚踏出竹伞的范围。
      
      这便是了。
      无尘眼疾手快往后一侧,带着李小姐匆匆下了桥。
      
      货船连夜赶路,为了防止遇到不测,总是会雇几个能抓鬼的修士
      在船上贴几张能驱鬼的符咒。
      不过这符咒能让她这个在化厉边缘的鬼如此惧怕,也委实厉害了些……
      
      那艘大船荡着水波一路往前,最后停在了一处码头前。
      长长的□□放了下来。
      
      领头走出了三位青年,第一位白衣负剑,面色冷峻,第二位长了张讨喜的娃娃脸,第三位却是黑衣斗笠,手持招魂幡,看不清面貌。
      
      一个富商模样的人一脸谄媚的跑了下来,肚子上的肉一颤一颤的像个球,让人忍不住怀疑他会不会一脚踩空掉下去。
      
      “三位,顺着这条街一直走,见到‘八方客’右转一直走到底,那儿便是县衙,另外……诶嘿嘿……”
      富商搓了搓手。
      
      “从安沁到桃源,隔了一个省呢,这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小本生意,天天跑夜路,你看……”
      
      “拿去!”
      娃娃脸的青年直接拿出几张符咒塞到富商手里,又凑过去神秘兮兮的问道:“我还有一个问题。”
      “您说。”
      “这儿有什么好吃的?”
      
      “诶呦,这您可算是问对人了!”
      富商乐的一拍肚子。
      
      “嘿嘿,我就知道,您这样子一看就好此道啊!”
      
      “那是!看见没,那儿,就那儿,西街的陈氏面馆,那儿的葱油面可是我桃源县一绝啊!加把葱花,加个蛋,再加点肉丝儿……诶呀,那滋味!啧!”
      ……
      无尘总觉得那艘船不一般,或者说船上载着的人不一般。
      他心不在焉的想着,却突然觉出身旁那位停住了脚步。
      
      “你要带我去哪儿?”
      李小姐皱紧了眉头,她突然发现这并不是去县衙的路。
      
      “裴涅是裴员外家的独子,今年十五,生性顽劣,我们若再往前走一段路,便会看到一株柳树,柳树旁便是柳秀才的家,若是再等上一刻钟,你定会看到裴涅□□逃课——”
      
      说道这儿无尘顿了顿,又接着道:“说不定还会摔个狗啃泥。”
      
      “你不信我?”
      李小姐忍不住提高了一点音调,焦急的伸手想抓住无尘的衣袖,却直直的穿了过去。
      
      无尘摇了摇头,安抚似的将伞往她那儿侧了侧。
      
      “柳秀才是我的友人,这几天他天天向我抱怨,说是裴涅上课逃课、考试作弊、剃他眉毛……种种坏事一样不落,同以往并无差别,不像是被恶鬼附身的样子,而且他只是个十五的孩子,没有穿透胸骨的力气。”
      
      无尘说罢,看着眼前魂魄又长了一寸的指甲,双手合十念了段佛经。
      
      “但是当日我真的看到了他。”
      李小姐捂住耳朵,身体轻轻颤抖起来。
      
      “我知道,所以我来这儿看看,看看裴公子身上——到底有没有恶鬼附身。”
      此时无尘显的出奇的冷静,他手中的伞未曾放开,将李小姐牢牢的罩在里面,可是又同她保持了一段距离,浑身上下透着股礼貌的疏离。
      
      厉鬼为死者魂灵所化,却全无半分人类的怜悯心肠。
      
      无尘早年间跟着道信和尚四处化缘的时候,曾亲眼看见一个修为有成的厉鬼扮做刚刚枉死、尚有神智的魂灵,趁着修士轻敌的片刻,一把拽出他的生魂,吞吃下肚。
      
      自此之后。
      不论眼前鬼魂看着如何人畜无害,无尘心中都存了三分警惕。
      
      更何况……
      
      无尘意味不明的看了眼她胸口的伤口,拨动着手中的佛珠。
      
      下一刻,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痛呼,伴随着重物落地的沉闷声响。
      接着就是“哒哒哒哒”一连串轻快的脚步声。
      像是刚刚出笼撒欢的小羊。
      
      无尘白布下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出来了?”
      “出来了。”
      
      “是他?”
      “是他。”
      
      感受着身侧猛的冷下来的温度,无尘叹了口气,止住了手中的动作。
      “姑娘,我眼中并未看到任何东西,在这条街上,我能看见的只有你。”
      
      “不可能!一定是他!我死前看到的就是他!我……”
      “姑娘,”无尘打断了她,执伞绕到了墙后的一个隐蔽处,“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李小姐啊。”
      她显得有点无措。
      
      “名字。”
      “名字是……是……我想不起来了……”
      
      “是不是李婉?”
      “好像是……”
      白衣姑娘犹豫道。
      
      “爹娘的名字还记得吗?”
      “我……我不记得了。”
      
      “那你还记得你是怎么死的吗?”
      无尘步步逼近。
      
      “淹……淹死……”
      她回忆着李氏夫妇在灵堂前的哭诉,一低头,未尽的话语却卡在喉咙里。
      
      鲜血汩汩的流出,破碎血管,森白的骨头,以及那空荡荡的胸腔,好似一个莫大的讽刺。
      
      “我……”
      白衣姑娘茫然的抬起头。
      
      无尘叹了口气。
      “离了躯壳的魂魄时间一长就会消散在天地之间,随之一同消散的还有他们的记忆。”
      “李家小姐五天前落湖而死,捞上来时尸体已经胀的有原来的两倍大,躯体腐烂,已经完全看不出人样了。”
      
      他顿了顿,神色包容而平静。
      “但是你是被挖心而死。”
      
      她一时间愣住了,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口,又看看眼前之人相当笃定的神色,面上一片空白。
      “我……我不是李小姐。”
      “那……我是谁?”
      
      “这便要问问那位柳书生了。”
      
      话音刚落,便听得一声大门打开的声音,一个蓝袍身影惊慌失措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少了半截眉毛,发尾隐约有烧焦的痕迹。
      
      紧接着,几声嬉笑声从门内传出,几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年探出头来。
      领头一人身着黄杉,朝柳书亭做了个鬼脸,扬手扔出一个东西来。
      “夫子,你东西落下啦!”
      
      然而定睛一看,那哪是什么好物?
      分明是一只有成人拇指那么大的蟑螂!
      
      柳书亭瞳孔一缩,踉跄几步矮身躲过,眼见着那孩子还要再扔,他慌乱之间恰好看到了墙角旁一片灰色的打着补丁的衣袍,顿时像见到救星一般,跌跌撞撞扑了上去。
      
      “无尘救我!”
      
      他揪着无尘腰间的布料躲到他的身后,恰好同白衣女子站在了一处,顿时打了个激灵,不过此时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他见到了无尘,顿时像找到了靠山一般硬气起来,虽然仍旧躲在无尘身后,但是敢探出头去教训那帮混小子了。
      
      “小小年纪便如此顽劣,你们眼中可还有尊师重道四个字!”
      “我丢!”
      
      又一只毛毛虫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朝无尘袭来。
      无尘手中的伞微微一侧,那毛毛虫便打到了伞上。
      
      “瞎子和尚你护着那个胆小鬼做什么?”
      领头的人叉腰哈哈一笑,从腰间掏出了一个弹弓。
      
      “你给我举着。”
      无尘将伞塞到柳书亭的手里,依着白衣女子的指示上前将那黄衫少年的弹弓打落,接着又轻轻巧巧用树枝在他小腿一敲。
      趁着他身子不稳跌坐在地上之时,果断捡起毛毛虫扔进他的嘴里。
      
      清俊的脸上难得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唔!呕……!”
      黄杉少年顿时一个干呕,苦着脸将虫子吐了出来。
      “你……你!我叫我爹来!”
      他眼泪汪汪、委委屈屈的看着无尘,不敢再刚,抹着眼睛跑远了,溜得比兔子还快。
      
      一旁的柳书亭终于松了口气。
      
      “还好遇到你,裴涅调皮不说,连带着周边的几个孩子都调皮起来,书不好好读,天天想着抱团整人……你能不能把那只蟑螂踢远点?”
      
      无尘闻言照做,柳书亭终于不暗搓搓的看着那只蟑螂了,抹了把额头。
      
      “唉,人与人之间本就有所不同,只不过恰巧我害怕的他们都不怕,若是他们拿条蛇来,我就打个结再扔到他们头上去。”
      柳书亭一脸忿忿,下一刻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僵,僵硬的转过头看着身侧空荡荡的地方,又僵硬的转回来,求证似的看向无尘。
      
      “若只有我一个人我便戴斗笠了。”
      
      “你拿好了!”
      柳书亭立刻将无尘拽过来,把伞塞到了他的手中。
      
      “我就说你今天怎么会突然来带这儿,原来是因为……”
      他伸出的手一僵,胡乱在空中点了点,又凑过去问道:“那么你这回找我又是来查什么事的?”
      
      柳书亭是县衙里的书吏,因为中了秀才,虽然之后并未中举人但是文采也不错,于是便在家中开了学堂,权当贴补家用。
      整个桃源县,他怕是知道无尘秘密的唯一一个活人了。
      
      “我来是想请你帮个忙……”
      “好了好了,每次都是这句,我答的都烦了,”柳书亭笑着摆了摆手,面上突然显出些为难来,“只是不知道你着不着急,能不能等一会儿……”
      
      “怎么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柳书亭挠了挠头,瞥了眼不远处大开的房门,“那几个调皮的走了,但是家里还有几个孩子等着我去给他们上课,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他们的爹娘将他们送到我这儿来就是指望着我教他们点东西,我都答应了人家,总归要……”
      
      无尘看了那白衣女子一眼,见她并不反对,便转过头道:“我们倒是不着急,不过我还是想问问,衙门里最近可有收到一具被剖了心的白衣女尸?”
      
      “你怎么知道?”柳书亭面色一肃,压低了声音,“前天刚发现的,就在武陵江下游的一片灌木丛里,发现时脸皮都被人掀了,血肉模糊的,根本就辨不清相貌。”
      
      

  • 作者有话要说:  文名里不能出现鬼。。
    我……要不改成《两生两世之基友再爱我一次》?
    《我的床头半夜有人蹦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