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徐鹤娘(二) ...

  •   无尘不能动,他也不敢动。
      一旁的夫妇二人红着眼看着那口棺材,呜咽声断断续续的往无尘耳朵里钻。
      只要他一有动作,很快就会被他们二人发现。
      
      无尘看着近在咫尺的李家小姐,强自镇定着吟诵完了剩下了经文。
      紧接着立刻后退一步,同眼前这位小姐拉开了距离。
      
      “二位节哀,贫僧告辞。”
      他微微颔首,语速比平时稍快了些许,紧接着还不待另外二人反应,便果断转身离去。
      
      屋外是一片空地,热辣的阳光兜头洒下,不多时便能照的人出了一身汗。
      但是无尘站在屋外,却觉得自己从里到外都好像活过来了一般。
      
      他松了口气,往前走了几步,却在恍惚间忆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钱没拿。
      不是他的钱,而是他欠的陈老三的钱,当然,若是减去他欠的二十文,剩下的十文刚好够他三天的开销。
      
      为了别人,为了自己。
      
      无尘看着那跟着他往前走了一段,此时应当倚靠在门边的李家小姐。
      艰难的往大门的方向迈出了一步。
      
      “两位施主,三十文。”
      他平静的说道,拂过的微风扬起他的灰色僧袍,显得他如竹如松,清矍有神。
      与他口中的三十文不甚相配。
      
      李叔愣了一下,然后马上掏出钱袋,数出了三十文,放到了无尘手里。
      
      “师傅你再点一遍。”
      他哑着嗓子道,声音有点发闷。
      
      “不用了。”
      无尘摇了摇头,双手合十道了声佛号,随即立刻转身离去,离去之时还时不时的往后看一眼,见李家小姐还好好的站在原处,才算是真正松懈下来,快步走开。
      
      夏日正午,炙热的阳光兜头洒下,照的地上的石砖亮的发白。
      
      街道中央行人稀少,只有无尘一个大喇喇的漫步在阳光中,不多时额头便出了一阵薄汗。
      
      “传说在五百年前,有一位暴君名曰启辰,荒淫无度、暴虐无常,又于泰山祭天之时醉酒斩断了拴天链,打开了关押无数厉鬼的牢门!一时间,孤魂野鬼叫嚣不去,每逢夜里,阴风阵阵,鬼哭狼嚎!不过短短数年,便人间大乱,鬼魅横行!”
      
      “直至九年之后!”
      
      “太zu携斩鬼剑出世!先是杀了盘踞于杞榆蔚山的厉鬼饶满,还了杞榆百姓安宁,紧接着又……”
      
      街道旁的茶馆里说书人日复一日的说着太zu斩鬼的传奇故事。
      那高亢激昂的话语排着队挨个飘进了无尘的左耳,又顺畅的从右耳出去。
      他低着头步履匆匆不做反应,几乎像是幽灵一般从热闹的茶馆前走过。
      
      横死者为厉。
      但凡死于非命的,大概率会变为厉鬼,向人索命。
      
      但这并不是他的工作。
      他不过是个穷和尚,与常人的不同之处也不过是一双能看得到鬼的眼睛,除此之外,既不能抓鬼也不能降妖,全身上下唯一能仰仗的只有一张嘴。
      
      但是若是厉鬼能听得进你说话就不叫厉鬼了。
      
      专业的事自然要让专业的人来做。
      
      无尘绕到陈氏面馆,趁着陈老三不注意,将二十枚铜板放到了他平日里放钱的瓦罐里。
      接着小跑着,穿过半个镇子,来到郊外,在太阳下山前回到了自己的破庙中。
      
      说书人的说的添油加醋慷慨激昂,但五百年前厉鬼乱世的事情却并非空穴来风。
      如今民间能捉鬼驱邪的道士和尚不少,号称有大神通的零散能人也有不少。
      
      但若是说道捉鬼驱邪,最负盛名的还是那三个门派:一为“丹旸”,二曰“裂山”,三号“纵尸”。
      他们统称“三门”。
      
      不知是在什么时候成立的。
      但是据他们所说,门派历史应当相当久远。
      
      裂山七百年,纵尸九百年。
      
      丹旸的历史就更长了。
      ——一千五百年。
      
      但是不论他们年龄几何,真正来到世人面前,为人所熟知,也不过是五百年前。
      
      无尘心不在焉的想着李家小姐的事,手中的葫芦抖了一抖,些许米洒出了灶台。
      他立刻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将洒出的米笼在一起,洗了洗,一起扔进去煮了锅粥。
      
      以前在超度时被亡魂缠上、或者遇到厉鬼的事也不是没有。
      虽然那姑娘神智尚在,并没有要化为厉鬼的迹象,而且自己也念经超度了她。
      
      但是无尘心中仍旧有着隐隐的不安。
      他觉得这事还没完。
      
      丹旸、裂山,纵尸……
      作为最负盛名、门下弟子也最多的三个门派,衙门里是有专职的联系方式的。
      
      不过鉴于厉鬼往往在犯了事之后才会被发现,等三门的人到了,多半已经有不少人命丧黄泉了。
      
      无尘抿了抿唇,突然转身向门外走去,却又突然停住了脚步。
      
      不行,现在天应当已经暗了,不能出去。
      鬼魂惧光,入夜之时行动最为猖獗,厉鬼尤甚。
      更何况如今呢?
      
      戌时三刻,哪怕如今是夏日天也应当已经黑了。
      更何况最近添了几桩惨案,受害人均是在夜里遇害,分别没了身体的一部分,怎么看都不是常人所为。
      
      踏出的脚默默收了回来。
      
      无尘心神不宁的躺到床上,一阵微风穿堂而过,吹的床头的一串佛珠叮当作响。
      他闭着眼睛,这座庙偏远的连鬼魂都不愿意来,因此他眼前一片漆黑。
      
      穿堂风越刮越大,破烂的门板发出两声剧烈的声响,又转瞬平静下来。
      但是那股风却没有停。
      
      无尘觉得有一股轻柔的风拂过自己的面庞,带着彻骨的寒意,恍惚间像是冰凉的蛇在肌肤上游走。
      
      一股白色的烟气在他面庞上晃了一圈,最后停在床头,聚集,收拢。
      从里面探出一只惨白的、涂着丹蔻的手来。
      “施主。”
      
      无尘微微侧头,抬手挡住了她。
      
      李家小姐动作顿了顿,下一刻烟雾转瞬聚成人形,那苍白的手径直伸了过去,穿过无尘抬起的手臂,虚虚抚在他的眼上。
      “师傅你这眼睛好生奇怪,你这到底算是盲人……还是不是盲人……”
      
      “施主此来,不知所为何事?”
      无尘起身同李家小姐拉开距离,声音显得有点生硬。
      
      “我想求你帮我一个忙。”
      李家小姐坐在床沿,语气习惯性的带着点骄纵,声音却颤抖着,流露出几分不安来。
      
      她想必曾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无尘想着,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残忍的拒绝了她。
      
      “到如今我已经连续喝了十一天稀饭,好一点也不过是一碟咸菜下饭,手无缚鸡之力,若施主要我去帮你报仇——怕是无能为力。”
      
      李家小姐一噎,口中的话一时间堵在了喉咙里。
      眼前之人的确瘦,僧袍穿在他身上空空荡荡,活像是竹竿上套了个袋子,若是他的脸再瘦一点,憔悴一点,怕是走在街上都会有人忍不住给他钱。
      
      “施主可以去找三门的人,最近镇子里发生了不少疑似厉鬼伤人的案子,莫大人发了函,已经将三门的人请来了。”
      无尘仰着一张稍显清俊的脸,好心补充道。
      
      “不行!”
      谁料她听罢突然惊慌起来,猛地凑近,冻的无尘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他们会杀了我的!你也不是不知道他们的作风,想我这种死于非命的人,怕是还未近前就被他们给杀了!”
      
      “我也不要师傅你做什么,我知道是谁害的我,你帮帮我,帮我去衙门伸个冤,接下来让县太爷来审就好了。”
      李家小姐软下了声音。带着些恳求。
      
      “害你的人是谁?”
      无尘拖过一旁的薄被,将自己裹成了一个蚕蛹。
      
      闻言李小姐一愣,最后整张脸猛的扭曲起来,如墨的黑色瞬间自瞳孔扩散开来,转瞬间占据了整个眼睛,甚至隐隐的泛着猩红。
      
      “裴涅……”
      她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刹那间阴风大作,脆弱的木门早已承受不住狂风的摧残,前后摇摆几下,最后“吱呀”一声,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无尘此时心里淌的血比李小姐胸口的那个洞更多。
      
      一听这声他便知道这门多半是坏了。
      想来上一次门坏也是因为相似的原因。
      
      眼前的女鬼双目猩红,煞气冲天,胸口破了碗大一个洞,裸露的血管跳动着,滴滴答答往外淌着血液。
      快要化厉了。
      
      对一个惨死的人来说,那几遍《大悲咒》果然是杯水车薪。
      
      无尘将身上的被子推远了点,下一刻,挂在床头的佛珠突然化为一道金光,将眼前的厉鬼牢牢锁住。
      厉鬼长啸一声,尖锐的声音仿佛锐器划过耳膜,带来刺骨的疼。
      
      无尘只觉得右耳嗡嗡的响,伸手一摸,却是觉出了些许湿润,想必是流血了。
      
      心中泛起一股苦涩的悲伤。
      看大夫要花不少钱,也不知道这耳朵放着不管会不会自己好。
      
      无尘忍不住叹了口气,从地上揪起几棵野草团在一起,塞入了耳朵,也算是聊胜于无。
      紧接着他双手合十,低声念起了经文。
      
      无尘的声音清冽,不疾不徐的诵经声如玉盘走珠,回荡在这破旧森冷的庙宇中,竟然带上了几分庄重。
      
      挣扎的女鬼愣了一下,眼中猩红渐消,但是很快便再次长啸一声,大睁的眼眶中直直淌下两行血泪来,挣扎的愈发厉害了。
      
      无尘盘腿坐下,低声诵念。
      即便那锋锐的指甲戳上了他的眼睛,也依然八风不动,定若磐石。
      
      不甘越多,所化的厉鬼便越厉害。
      
      无尘念了一晚上,哑了嗓子,终于在三个时辰后,李家小姐略略恢复了神智。
      
      此时天边露出了一抹鱼肚白。
      
      无尘起身上前一步,抄起一旁的竹伞打开,恰好挡住了从窗户中斜斜照进来的第一抹阳光。
      
      “施主,我们动身吧。”
      “此时天色尚早,你若受不了阳光,便躲到我的影子里。”
      
      他执伞而立,站在门前挡住了大半阳光。
      
      李小姐看着他,原本乱成一团的脑子显出了一点清明。
      她发现自己之前的描述有失偏颇。
      
      眼前之人的确是瘦,但并非竹竿此等干瘪之物,而是翠竹悬了玉带,自有一番风骨。
      

  • 作者有话要说:  诶呀昨天收到好多留言好开心
    谢谢各位读者老爷!
    以后不出意外应该正午十二点更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