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复生(三) ...

  •   起死回生的方法?
      自然是有的。
      无尘即便是回到住处时也仍在想这件事。
      
      起死回生有真假两种。
      第一种是因为意外暂时背过气去,后来又因为刺激而醒来,严格来说并不是起死回生。
      另一种则是魂魄回到躯壳中,虽然听起来不太可能,但的确是有办法做到的。
      
      岑百悦就在闲聊中提到过,一种叫续弦胶的胶水能将溢散的魂魄粘合起来,再辅以丹蚩的阵法将魂魄封入躯壳之中,便能使人“起死回生”。
      但是这有一个前提,那便是躯壳不能有关键部位的缺失和毁坏,另一方面,即便成功复生,时间也是有限的。
      
      灵魂依托于躯壳,当躯壳逐渐腐烂时,灵魂无处容身,便会重新离开,但是因为有续弦胶粘合,灵魂不会归于天地间,而是会一直存在下去。
      具体存在多久,无尘并不清楚。
      只是听岑百悦所言,他所知的唯一一位用完一瓶续弦胶的人,如今已经六百多岁了。
      
      可是王永的情况又与这几种不同,着实太过匪夷所思了。
      
      “我遇到了蒋贤,”茶楼内,王永坐在无尘面前,双手紧紧的握着茶杯,显的有点紧张,“不过不是二十四岁的,而是十八岁的。”
      “你确定没看错?”
      无尘的声音提高的些许,难得染上了一点惊讶。
      
      王永摇了摇头。
      “我也希望是我看错了,可是……”
      他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额头沁出一层薄汗。
      
      “无尘你也知道,在韩瑛死后,鸿运楼便被我买下了,改成了双鹤楼,那日我在柜台上查账,在大概午时的时候看到十八岁的蒋贤进来,先是在大堂左顾右盼,接着就到柜台来问我为什么鸿运楼变了名字……”
      
      “我当时也以为是恶作剧,可是无论从相貌、身高还是身材来说,都是十八岁的蒋贤,而且我问了他一些问题,他也一一答出了。”
      王永顿了顿,眉头皱的越发的紧了。
      
      “我跟他解释了一下韩瑛死后的这些年所发生的事,可是他非说是我诓骗他,还……还叫来了韩瑛!三十五岁的韩瑛!”
      “当时酒楼里人不少,也有不少人认识韩瑛的长相,我怕他们被别人注意到,又怕他们闹出事来,于是暂时收留在了酒楼里。”
      
      “无尘,”王永一口气将茶水喝完,又抖着手倒了一杯,“他们是活人,我敢确定他们是活人,可是……先不说年龄,其中一个……明明应该死了啊!”
      
      无尘收回了思绪。
      起死回生、返老还童这两件事的确匪夷所思。
      后者暂且不论。
      可是前者……
      要确定真假对无尘来说实在是在简单不过的一件事。
      
      此时他已经站在门口了。
      回来的路上再次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新漆的大门散发着淡淡的味道,被雨一冲便散的七零八落。
      门上的铜环缀着落下的雨珠,触手一片湿润寒凉。
      
      无尘伸手抓住了铜环,还不待动作便发觉门突然向里打开。
      他没来得及松手,猝不及防之下被带的往前走了几步,然后靠到了一个微凉的怀抱里。
      
      “师父我就知道是你。”
      黑衣金冠的少年突然出现在视野中,漆黑的双眸中满是笑意。
      
      “你功课做完了?”
      无尘着实不适应这样与人近距离接触,不自在的推开了他,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雨水。
      
      裴孽的脸一下子耷拉下来,垂头踹着地上的水坑,哗啦哗啦扬起一大片水花。
      “为什么我还要做功课?那又不是我的功课。”
      
      “可谁让你现在是裴涅,”无尘忍不住勾起了一个浅浅的笑,“你既然得了这个身份的好,自然也要连苦一并担着。”
      无尘走进房间,脱下了湿衣服,裴孽跟了进去,双手一撑坐到矮柜上,然后伸着胳臂从衣柜里拿了件衣服扔过去。
      
      无尘一摸那触感便忍不住抽了抽眉尖。
      “我记得之前衣柜里好像没这件?”
      
      “师父你记错了,这件衣服是我当日搬家具的时候一起拿进来的。”
      裴孽的眼珠子转了转,露出了一个无害的笑容。
      
      无尘不说话了,他定定的看着裴孽,良久,叹了一口气,淡淡道:
      “当日裴老爷一感谢我灭了厉鬼,二感谢我救了裴涅,三感谢我让裴涅迷途知返,可是你我清楚,除了第一件事我还发挥了点作用外,其余两件我一样都没做到,倘若这一切是因为裴老爷感谢我而默认你这么做的,那我实在受之有愧。”
      
      无论是人或鬼。
      无尘从来与其保持着恰当的距离。
      既然如此,那便不能太过亲近。
      一分一厘,无论什么都要分门别类,算的清清楚楚。
      
      无尘收下为徒的是名为裴孽的亡魂,并非是裴家的那个小少爷,既然如此,他同裴老爷的交情也应当是止步于那五百两黄金才是,实在是不适合有过多的牵扯。
      现如今如此热情……
      不论是因为什么,着实让人吃不消。
      
      “师父你这性格还真是没怎么变……”
      裴孽摸着手中的戒指低喃,低声嘟囔。
      无尘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只是微微蹙着眉。
      
      于是俊秀的少年头一歪,果断岔开了话题。
      “师父你听说过银伥吗?”
      “未曾。”
      
      “伥鬼中,银伥虽少,但也不是没有……”
      “若有人生前答应为盗贼看守银窖且被活埋在银窖处,死后便会化为银伥看守财宝。银伥不会找替身,但是其所在之处臭不可闻,若是有谁能度化他,那么他会将所有财宝给你作为报答。”
      “我们隔壁就有一只。”
      裴孽伸手指了指,他微微凑近,像是在说什么秘密一般,却被无尘下意识的推回了原位。
      
      “我听的清。”
      他瘫着一张脸。
      
      裴孽一噎,但是转眼就抹开了一个笑容,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勉强。
      “我本来担心你膈应不想跟你说的,不过若不将隔壁买下,便不能正大光明的去救那银伥。早在半个月前,那满银窖的财宝便进了我的口袋了。”
      “是么……”
      
      无尘半信半疑,见眼前之人点头如捣蒜,便沉默了一会儿,又柔下了神色开口问道:“你最近可有想起些什么?”
      “哪有这么快!”
      裴孽想也不想,一抬眼见眼前之人面有愧色,又张嘴支吾了半晌,眼神游移道:
      “……但是多少还是有一点的。”
      
      “你想起你的生平了?”
      “不,我……”裴孽憋红了脸,看着眼前一脸关切的人,眼一闭,心一横,豁出去道:“我想起我的心上人了!”
      “是么,恭喜。”
      无尘一愣,嘴角勾起了一个浅浅却又疏离的笑容。
      自己受裴孽关照良多,如今好在还算是有点用处。
      
      裴孽看着无尘真心实意的笑容也扯了扯嘴角,目送着无尘换了衣服出去后,他的嘴角立刻耷拉下来。
      面无表情的样子显的有几分凶。
      他低下头,无意识的转着手上的戒指。
      他在想事情的时候总是喜欢做这个动作。
      
      窗外雨停了。
      裴孽不知在这儿像个木桩子似的站了多久,久到开了太阳,浅淡的阳光自窗外照进来,照到他手上的戒指上时,他才猛的回过神来。
      
      红宝石的界面上,裂纹如蛛网般交错。
      可是细看之下里面又不只有裂纹。
      还有血。
      
      渗进去的血液浸润了每一处裂纹,使其看上去比宝石更红,更艳。
      在这稀薄的阳光下分外明显。
      裴孽宛如被刺伤一般挪开眼。
      门外传来了柳书亭开门关门的声音,伴随着无尘的寒暄声。
      他突然将戒指抓在手心,紧接着,裴孽的身躯突然倒下,一缕青烟自天灵盖中飞出,忽而向隔壁飞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