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复生(二) ...

  •   平日里来这儿的人少,杂草丛生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
      可是从林子外到韩瑛墓前,却已经被踩出了一条小路。
      路上的青草是刚刚折断的,断口处的汁水还未干。
      无尘顺着小路一直走,果不其然,还未走进便闻到了一股檀香——已经有人提前到这儿上香了。
      
      八方客的老板王永一路迎了上来。
      “无尘,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当年受了老板娘的恩惠,我怎么可能不来?不过今日雨天路滑,废了点功夫。”
      无尘笑了笑,将手中的果篮放到坟前,双手合十拜了拜。
      
      “只有一碗饭也值得你记这么久?”
      悦来客栈的黄老板打趣道。
      “救命的饭,就是一口也得记的。”
      
      如非必要,韩瑛施舍人从来只施舍一次。
      当年她给了无尘堪称丰盛的一碗饭后,便直接告知他一句话——以后无钱莫进来。
      对于一个酒楼老板娘来说这本无可厚非,可是听起来却也太不近人情。
      后来无尘在桃源县待久了,便也多少知道了一点韩瑛的事。
      
      据说她是大灾之年涌入桃源县的难民。
      起先不过是鸿运楼里打杂的,后来当了酒楼里的厨娘。
      因为长的好看,她在一年后被鸿运楼的老板看上当了续弦。
      若是到这儿韩瑛尚且可以称得上是“麻雀变凤凰”。
      
      然而在第二年诞下一个儿子后,她的丈夫很快就染病离世。
      所有人都在等着鸿运楼分崩离析。
      韩瑛却是支撑着它越做越大,不过五年便成了桃源第一楼。
      
      这么想来。
      她许是不大看的上那些四肢健全、却好吃懒做的人的。
      
      雨下的越发大了,无尘撑伞上前,挡住了那几支只在雨中明明灭灭的檀香。
      韩瑛死的很突然,前一天还算账算到深夜,第二天便突然晕倒,之后便再没有醒来。
      当时她的儿子十八,因为赌博欠了一屁股债,在韩瑛去世不过三个月就卖了鸿运楼抵债,之后便消失不见。
      
      她的坟冢在桃源县最偏僻的一个小林子里。
      生前迎来送往无数,死后祭拜她的却是那些当年跟她吵的最凶的同行。
      还有当年被她施舍了一碗饭的穷和尚。
      想到这儿,无尘心中不由一阵唏嘘。
      
      雨下的越来越大了。
      檀香的烟灰掉到地上,又转瞬被雨水打湿。
      
      无尘静静的看着,他本就不是个多话的性子,同另外两人也是点头之交。
      平日里多是王黄二人在聊。
      可是今日不知怎么的,王永突然变的话少了起来。
      为了防止气氛尴尬,黄老板无奈之下只能找无尘说话。
      不过无尘最近风头正盛,倒也不怕没话聊。
      
      “无尘,想不到你能得裴少爷的青眼,他可是出了名的顽劣。”
      了解无尘不想引人注目的心思,徐鹤娘的事情对外都说是三门的人搞定的。
      但是他成了裴涅师父的事可没法藏。
      最近出门,遇到相熟的人都要回答一遍这个问题,接着表达对无尘和柳书亭的担忧。
      可见之前裴涅顽劣的形象在到底有多深入人心。
      
      想到这儿无尘便有点头疼。
      虽说里面已经换了个芯子,但是某种意义上却也没听话几分。
      甚至你还没有什么办法阻止。
      
      “还好吧,有时候……挺听话的。”
      无尘揉了揉太阳穴,半晌,慢吞吞道。
      
      “你这可不像是听话的语气。”
      黄老板一脸“我懂,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表情。
      
      “裴老爷为人谦和正直,彬彬有礼,可偏偏老来得子,又因为裴夫人生产时难产,差点一尸两命,所以对这个独子过分溺爱,谁料到蜜罐子里泡出了一个小魔头。”
      说罢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黄老板的表情扭曲了一下。
      
      “上次那小子瞒着他父母偷偷来我店里喝酒,喝醉了耍酒疯撞倒了我三对古董花瓶,事后裴老爷倒是亲自领他来道歉赔偿了,可架不住他第二次偷偷来,还呼朋引伴带了一帮人……”
      
      想必是那次损失真的大。
      无尘听着黄老板的声音都恹恹的。
      但是裴孽却是恰恰相反。
      特别喜欢送钱过来,先是一堆家具,最后再是一个园林。
      这种如火的热情,让无尘这种独来独往惯了、习惯与旁人保持距离的性子分外不自在。
      
      地上的灰烬越积越多,檀香已经快烧完了。
      无尘上前打算将墓碑前的东西略略收拾一下,却听得王永低声喃喃道:“也不知蒋贤这小子之后做了什么营生……”
      “你提他干嘛?”
      黄老板不悦。
      
      蒋贤便是韩瑛的儿子,若是他守着鸿运楼,即便生意不会像他娘那么多,但是温饱还是绰绰有余的。
      可是他却直接将酒楼卖了,还完赌债后带着钱财不知所踪。
      这是蠢货也干不出的行为。
      
      黄老板同韩瑛斗智斗勇好几年,自己花了大价钱都没能从韩瑛手里盘下来的酒楼就叫这小子轻轻松松的给贱卖了?
      黄老板在听闻这件事后气不打一处来,打心底里看不上他,也不喜欢听人提他。
      如今听到王永骤然提起,脸色不好看了几分。
      
      “若是他仍旧死性不改,过的多半不怎么样……王永,你今日怎么奇奇怪怪的?”
      “不,没什么,香灭了,我们收拾收拾回去吧。”
      王永笑笑,看上去有点勉强。
      
      雨渐渐的小了。
      三人总算不用再撑着伞。
      但是被雨浸湿的泥土又软又滑,着实不算好走。
      离去时王永故意落后了半个身位,小心翼翼的扶着无尘。
      而黄老板见他有人照顾,便加快了脚步,专心开道。
      
      此时两人间隔了一段距离。
      王永看看无尘,欲言又止。
      “王老板,有话不妨直说。”
      “我……”王永张了张嘴,微微凑近,压低了声音,“我听说你跟岑公子的交情不错,可否牵牵线,让我同他见一面,我有事求他。”
      
      “不巧,岑百悦最近似乎很忙,我这几日偶尔见他,身上的蓑衣永远都是湿的,总是吃了饭就走,话也说不了几句。”
      “那其余二人……”
      无尘摇了摇头。
      
      王永的神色一下子黯淡下来,左手不安的揉搓着袖子,整个人显的有些心不在焉。
      他不说,无尘也不问。
      走过了最陡峭的一段山路后,面前的道路平缓了起来。
      无尘松开了王永的手,感受着身侧的沉默,突然开口问道:“王老板,不知您遇到了什么事情,可否同我讲讲?”
      
      若是以往,他是绝对不会主动去掺和这种事的。
      但或许是家里来了个身份不明的鬼,还有认识岑百悦的缘故。
      无尘竟然一时间不再避讳这些。
      
      “我……”
      王永深吸一口气,似乎是憋的狠了,一把抓住无尘的手腕,嘴巴开开合合,艰难的吐出一句话来。
      “无尘,你觉得……有死而复生的可能性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