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复生(一) ...

  •   “那个……”
      岑百悦试探的上前,抬头,恰好同坐在石狮子上的裴孽的目光撞在一起。
      “岑公子,”裴孽微微歪头,嘴角勾了勾,“我最近一段时间要住在这儿,我娘担心我住不惯,所以吩咐工人往里面搬了点东西。”
      
      “一点?”
      岑百悦目瞪口呆的看着院子,换掉的旧家具几乎已经快把院子堆满了。
      “你娘担心你住不惯……也不用把整座房子都重新翻修一遍吧?”
      岑百悦指着院子里的两张床,又看看裴涅。
      
      裴孽坐在石狮子上晃脚的动作突然一顿,面上显出些无奈,但是很快他便回忆起了自己的对外的身份来,嘴角一勾,变成了一脸的自得。
      
      “嘘——”
      他将食指压在唇间,然后从石狮子上跳了下来,下意识的看了眼无尘,然后凑近岑百悦,轻快的说道:“顺带的嘛,柳书亭这儿房间不够,我娘把他隔壁的房子也买了,到时候打通,重新装修一下,多空出几个房间以后也好招待客人,其余的地方推掉建个园林。”
      
      桃源首富……
      果然名不虚传。
      岑百悦扶了把自己的下巴,瞥了眼无尘,压低声音艰难的道:“可是无尘的眼睛……你若是修个园林,他保不准会一头撞上去。”
      “或者一个不小心栽到池塘里扑腾不起来。”
      “或者……”
      
      门外两人凑在一起叽叽喳喳。
      门内无尘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顿时像是被烫到一般站了起来,微微抿唇,肉眼可见的无措。
      
      今天早上他出去给李小姐的父母送那个木匣的时候天刚亮,回来的时候就觉的不对劲。
      房屋各处都是挪动家具的声音,问了裴孽裴孽跟他打哈哈,问了柳书亭,柳书亭闭着嘴巴一言不发。
      于是他找了个角落悄悄拉下布条,然后被眼前的景象震惊成了柳书亭的同款表情。
      
      这……这也太过了!
      
      他在原地来回踱步,打算跟裴孽商量一下。
      然而刚走出几步,便见视野中模糊出现了一个黄色光晕的人影。
      岑百悦!
      他一惊,当日施怜被发现的场景转瞬闪过脑海,索性连拐杖都没拿,直接跑了出去。
      
      从门口到台阶这条路他走了千万遍。
      若是平日,无尘即便没拿拐杖也不会出事。
      可偏生今日恰好有两个工人搬着旧衣柜走了出来。
      恰好他心中慌乱跑的又急又快,一个不慎便同衣柜的尖角撞在了一处。
      
      一声压抑的痛呼响起。
      那实木的衣柜摇摇欲坠。
      
      “师父!”
      裴孽瞳孔一缩,石阶上的野草突然开始疯长,在岑百悦看不见的角度暗暗托了那快要倒下的衣柜一把。
      他快步跑到了无尘身边想扶他一把,然而刚伸出手便被他一把拽过,反手挡在身后。
      
      “岑百悦,你到这儿来做什么?”
      无尘撑着台阶缓缓起身。
      声音清冷,神情寡淡,明明同平日里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可偏偏叫岑百悦心里打了个激灵。
      
      “我来蹭饭……”
      这话他说的小心翼翼又委委屈屈。
      搞不懂为什么自己只是来蹭个饭都会被凶。
      
      “不行吗……”
      “不行。”
      
      无尘将偷偷探出头来的裴孽给按回去,斩钉截铁的拒绝了岑百悦,又面无表情道:“厨房被拆了。”
      
      厨房的确被拆了,但是做饭的灶可没坏。
      裴孽忍不住笑了,他拍拍无尘的背,凑到他耳边小小声的说:“师父你放心,他发现不了我的。”
      之后便微微探出头去,笑眯眯的顺着无尘的话往下说。
      “岑公子,不若你来搭把手,早点将厨房装修完,就可以早点吃饭了。”
      “呃……好?”
      
      岑百悦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从一个蹭饭的人变成一个打下手的。
      总之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
      他已经挥着锤子,在柳书亭无比惊惧的眼神下,一锤砸穿了联通隔壁的那面墙。
      而在此之前,他已经在裴孽的指挥下搬了两个花瓶,三张桌子,甚至还修了两根房梁。
      
      自他到柳府开始,已经过了一个时辰,地上的影子渐渐变短,饭菜的香味自各家各户飘来。
      岑百悦放下了最后一根凳子,终于在太阳逐渐向西边倾斜的时候,就着咸菜啃了个馒头。
      
      “厨房里只有这个了……”
      柳书亭拿着个馒头有点抱歉的说道。
      岑百悦耷拉着脑袋摆了摆手,神色恹恹。
      
      “岑百悦,施怜怎么样了?”
      无尘从厨房里拿出一瓶红腐乳,开口问道。
      
      “她去她爹娘身边了。”
      岑百悦抬起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红腐乳,转瞬间想到了用腐乳上色的红烧肉,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可她不是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但是她似乎又想起来了,很奇怪,我明明能看见她,说明她至少是处于化厉的边缘的,可是整个人却日趋平和,没有丝毫厉鬼的攻击性。”
      
      他咬了一口馒头,鼓着脸颊笑了笑,由衷的感到高兴。
      “这很不寻常,但的确是件好事。”
      接着他又撑着脸颊小声喃喃道:“希望接下来也能碰到好事。”
      
      一晃半个月过去。
      似乎是前几日太阳出的太勤了,烈日炎炎,惹得镇上人们连连抱怨。
      于是随着一道惊雷炸响天空,桃源县突然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而且一下便是十天,或者早上或者下午亦或是下上一整天,直到今日都没有停。
      
      岑百悦也随着这连绵的大雨失了踪迹,唯有那偶尔出现在墙壁上的湿透的蓑衣彰显着他尚未离开桃源县。
      
      无尘提着一篮水果撑伞迈过门槛,走出了大门。
      面前有一个乞丐模样的鬼魂抬头看着他。
      街道尽头又有几个小孩子拿着灯笼嬉笑而过。
      连绵的雨丝穿过他们打在地上,小小的涟漪荡开。
      
      住在镇子里就这点不好。
      人多,鬼也多。
      有时候会飘进房间里,有时候会藏在影子里,像蘑菇似的探出个头来。
      不像在破庙的时候,荒芜人烟。
      即便往外走半柱香的时间都见不到半只鬼。
      
      外面的雨势很大,雨滴敲在伞面上叮叮当当的响,很快就打湿了无尘的布鞋和衣摆。
      半个月前裴孽带来的不只有家具和园林,还有无数的衣冠配饰,甚至还有辆马车用于出行,总之是衣食住行一应俱全。
      
      此时无尘便穿着一身水云缎的雪色僧袍,衣领袖口处绣有暗纹。
      更衬得他清雅俊秀,像是佛陀座下俏生生一株白玉兰,就是根部沾了点泥。
      无尘摸了摸衣摆被雨水沾湿的地方,叹了口气。
      今天这个天气,穿白色着实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可是今日他又有非穿不可的理由。
      
      南镇西街的第二十八家曾经是整个桃源县最大的酒楼,名为鸿运楼。
      鸿运楼里有两把算盘,一把是柜台上的算盘,是鸿运楼建立之初,曾经的东家从一个小摊上打折买回来的。
      另一把是把“铁算盘”,便是这儿的老板娘韩瑛。
      
      此时无尘恰好走到裴府附近,就在短短半个月前,他还在这儿从韩瑛嘴里问出了厉鬼的下落。
      只是如今,这儿却是空荡荡一片了。
      也许是白天有太阳,虽然今天因为下雨天空一直灰蒙蒙的,但是总归还是比晚上亮的。
      他想。
      在那儿驻足找寻了会儿,打算晚上再来一趟。
      
      韩瑛是个极漂亮的的女人。
      那年大雪,无尘初到桃源县时,化缘所得的第一碗饭就是老板娘给的。
      
      当年韩瑛大概三十八岁,可是看上去仍旧像是三十出头,一双桃花眼中精光熠熠。
      杀起价来寸步不让,锱铢必较。
      罚起人来也毫不含糊,上错一盘菜便要罚去半个月的薪水。
      同行的人都说她是掉到钱眼里的贼婆娘,便连走路都带着银子响儿。
      
      无尘走到边郊的一个林子前。
      此时雨已经小了,细细的雨丝像是丝线般在空中缠绕,风一吹便飘到人脸上。
      无尘索性收了伞。
      径直走入了林子。
      
      锋锐的野草随着他的走动咯吱作响。
      韩瑛的墓便在这片林子里。
      他要过去祭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