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所谓暴富 ...

  •   无尘出门了。
      裴孽这名字取的不是很好,但是他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喃喃念了几遍,郑重道:“我记住了。”
      临走前带走了之前李婉交付给他的匣子。
      ——如今耽搁了好几天,这匣子也该送到她父母的手里了。
      
      房间里顿时剩下了裴孽一人。
      几缕阳光透过未关严的门缝来到了房间里,将裴孽分割成明暗两部分。
      他站在明暗交界线处,突然长长的松了口气。
      
      厚厚的一层药膏抹在手腕上,散发出苦涩的气味。
      但是那上面哪里有抓出的红痕?
      皮肤白净,一看便是养尊处优,便连个蚊子包都不曾有。
      裴孽敛去了之前可怜兮兮的表情,做贼似的看了一眼门外,然后强忍着药膏的油腻,狠狠的往手上抓了一把。
      “嘶——”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了几声敲门声。
      柳书亭打开门,却见发现外面站的是一个陌生男人。
      “您是……”
      “在下刘靖,是裴府的管家。想必这位就是柳公子了吧?“
      “我是……不知您……”
      柳书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刘靖微微一笑,恭敬道:“是这样,我们夫人心疼少爷,将少爷房间的东西都拿来了,不知方不方便……搬到少爷的住处去?”
      “啊,没事,我来帮你吧。”
      柳书亭笑着答道,却在探出头的一刹那,僵住了笑容。
      
      之间门外车马蜿蜒,上面的家具一看价值不菲,甚至有一个衣柜镶了满满的螺钿,精美非常。
      此时这些家具就这么放在马车中,自门口始,一眼望不到头。
      
      偏偏那管家还慢悠悠的道:“柳公子,我们夫人还置办了不少别的物件,感谢你们救下了少爷,现在已经在运来的路上了。麻烦你们等上一等。”
      
      此时无尘正顶着阳光走在大街上。
      地上的影子逐渐由短变长。
      他踩着即将落山的太阳,将李婉交付给他的匣子送回了她父母的手中。
      
      不过几日,原本正直壮年的夫妻二人便有了丝丝缕缕的白发。
      他们听到动静打开门,去发现屋外并没有人,只是地上放着一个不起眼的匣子。
      李氏打开。
      却发现匣子中放着一枚发簪,旁边的一张红纸皱皱巴巴,字迹被水泡的模糊不清,去依稀能辨别出来。
      ——生辰快乐。
      
      李氏捂住了嘴,瞬间红了眼眶。
      七月十三,她的生辰。
      但却是她女儿的头七。
      
      几天前的少女笑容明朗,那一段时间她神神秘秘的。
      她以为女儿有了心上人,但是少女只是笑,看着自己的母亲眉眼弯弯,温婉的眼中难得流露出几丝狡黠。
      
      木盒掉落在地。
      李氏攥着手中的发簪,埋进了身旁丈夫的怀里,先是小声抽泣,最后便是嚎啕大哭。
      躲在树木之后的无尘回转身子,人影消失在了茂盛的林木中。
      ***
      岑百悦此时正同卫无方在裴府里探查着。
      自徐鹤娘死后,之前一直被人刻意忽视的那间的房屋也撤去了掩藏,那间房屋在裴府的最东边,平日里一直空置无人使用。
      又因为周遭有竹林遮掩,甚少有人过来,里面堆的不知是多久之前的废弃物。
      然而当岑百悦到达这儿的时候,却发现这儿早已变成了女子的闺房。
      
      桌面上放着妆粉、胭脂、炭笔、胶水若干。
      一旁的窗户上挂着纸鹤做成的帘子。
      无数的画像挂在房屋中,风一吹便飒飒作响。
      岑百悦曾在这儿搜出了一堆画像,然而还来不及细细查探就因为施怜的事匆匆赶往了破庙。
      
      现在诸事皆定,他便拉着卫无方再次来查探。
      这回他们搜出了五十九张脸皮,其中有一半已经开始腐烂。
      但是其中并没有他们要找的东西。
      
      “卫无方,兴许这次的案子只是个意外而已,毕竟是临时接到的任务。”
      “再找找,自从三门出世,同南楚、西沙、北耀三国联合起来后,一旦出现厉鬼,便会迅速派人剿灭,如今已经有很久没有出现百岁以上的厉鬼了,更何况……还是在半年之内连续出现五个,算上徐鹤娘,已经是第六个了。”
      
      卫无方打开了柜子,却又见到了一堆腐烂的脸皮。
      于是黑着脸又把柜子关上。
      “明明是个姑娘家,怎么这么不爱干净。”
      
      “卫无方,这里!”
      岑百拿起一副画像晃了晃,忽然听得里面有些许响动,立刻眼睛一亮,扬声将卫无方叫了过来。
      
      “你这是哪儿发现的?”
      “在这个盒子里,藏得还挺隐蔽的,这是在这么多画像里唯一一副成年男性的画像。”
      岑百悦朝地上的那个精美的盒子努了努嘴,打开画轴倒了倒,突然从里面掉出圆滚滚一颗珠子来。
      卫无方立刻眼疾手快的接住。
      
      那颗珠子通体透明,里面装了红色的液体,一动便在珠子里晃来晃去。
      卫无方又从怀中拿出一个袋子,从里面倒出来十几颗同样的珠子。
      同那颗红色的珠子混在了一处,里面的液体随着珠子的滚动一晃一晃的。
      
      “‘训鸟人’果然来过这儿,这次的徐鹤娘也是他的手笔。”
      卫无方面色凝重的站了起来,手指在珠子上一划,便见上面出现了“徐鹤娘”的字样,同另一些珠子滚在了一处。
      
      “自今年两月份以来,武陵江沿岸的地区便陆续出现厉鬼作祟,还都是百岁以上的厉鬼,且都能从他们身上发现丹珠……”
      岑百悦在书桌上摊开了一张黄纸,先是在正面写了几行字,然后在背面画了一个符咒。
      
      “每次厉鬼出现的地方,都会有一个手执黄金鸟笼的白衣人牵着一只半人高的黑色野兽出现,从距离京城十里地的望临开始,一直到玉湖、任南、山丰……乃至于之前的成县——这是去往凤塘县的必经之路,按理说下一个出现百年厉鬼的地点应当是凤塘才对,为何会是桃源县?”
      
      岑百悦搁下笔,朝符纸上吹了吹,好让朱砂快点干。
      
      卫无方:“不过这次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他低头将那些珠子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没发现什么名堂,便将它们放回了玉佩,转身走到了门前。
      “先告诉薛掌门吧。”
      “了解。”
      岑百悦打了个响指,桌上的那张符纸突然燃烧了起来,转瞬成了灰烬。
      ……
      定阳岭,当归崖。
      陡峭的崖壁上,有无数血迹一路蔓延而上,这些血迹不知是何时产生的,到如今已经发黑发紫,近乎布满整个崖壁。
      崖顶桂花四季不败,金灿灿的像是一团又一团软软的云。
      
      而在金桂掩映之间,有一个巨大的炼丹炉。
      丹炉底下火焰熊熊,有一个约莫十七岁的红衣少女盘腿坐在一旁的蒲团上,拿着蒲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熊熊炉火。
      脸颊上被火燎黑了一块,头一点一点的,像是快要睡着了。
      
      就在这时。
      从那炉火中突然飘出一朵小火苗来,一张黄符从火中逐渐显现。
      少女猛的往前一倒,脚腕上的金玲随之发出清脆的声响。
      黄符自动飞到了她的手中。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黄符上的内容,眯起了眼睛。
      ——
      噗嗤一声。
      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小瓷瓶,岑百悦慌忙间伸手接住,打开看了看,眼睛一亮,扯了扯卫无方的袖子忍不住叫到:“卫无方,你看!续弦胶!姑姑把续弦胶给我了!”
      
      “她怕你死。”
      卫无方仍旧是一脸冷淡。
      在街边买了根糖葫芦,塞到了岑百悦嘴里。
      
      可是一根糖葫芦显然堵不住他的嘴。
      岑百悦轻哼一声,碰了碰他的手臂,一脸优越像是在攀比大人送的玩具的小朋友。
      “江一白给你什么了?”
      “掌门,”卫无方瘫着一张着脸纠正他的称呼,然后沉默了一会儿,看着他意有所指道:“同往常一样,叮嘱我见到厉鬼绝不能心慈手软。”
      
      “你们裂山的人,果然都是茅坑里的臭石头。”
      岑百悦打着马哈,连啃了一半的糖葫芦都不吃了,扬手扔到了一旁的树根底下。
      “你别乱扔。”
      “那你别乱说。”
      
      岑百悦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向他,明明脸上笑意不减,可一双眼睛却泛着冷意。
      “施怜当时本就没有化厉,而且手上无一条人命,你没有道理杀她。而且我在她身上下了道符,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万事总有例外……我们既然能看见她,那便是迟早的事,超度也好,做法事也好,不过是拖延一时半刻,横死之人终将会化为厉鬼……”
      卫无方低低叹息一声。
      “岑百悦,五百年那一战何等惨烈,你们还没有受够教训么……”
      
      “我不想跟你说话了。”
      岑百悦转过身径自离去。
      “你每次都这样,说不过我就走。”
      卫无方抓住了他的手,脸上显出一点无奈来。
      
      “我说不过你——笑话,”岑百悦抬头看他,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坏笑,露出了一颗小虎牙,“那我问你,你上次说你去那个挂着绿牌子的小巷子里抓鬼——里面谁最好看?”
      卫无方瞬间松开了手。
      “哈,”岑百悦把手枕在脑后,大摇大摆的向前走,“你找薛潜去,你俩有话聊,我就不奉陪了。”
      
      “你去哪儿?”。
      “吃饭。”
      “可是你一个时辰前刚吃过。”
      “我又饿了不行?”
      
      当然其实他不饿,不过又不是只有饿了才能吃饭。
      岑百悦闻着街上烧饼的香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步朝柳书亭家里走去。
      
      他想吃柳书亭做的雪菜笋丝面,上次趴在屋顶上偷听他和无尘说话的时候就想吃了。
      然而当他走进那条小巷的时候,却犹犹豫豫的停住了脚步。
      
      在一众白墙灰瓦之间,那两个威武的石狮子格外醒目。
      但是他发誓,短短三天前,这地方压根就没有石狮子。
      还有那新漆的大门,不断往里搬的名贵家具……
      
      岑百悦傻眼了,他上前几步探头看看。
      没错啊,是柳府啊。
      但是为什么……
      裴府的管家会站在门口指挥工人往里搬家具啊!
      
      他犹疑着上前,想问问是不是柳书亭欠了裴府钱把自己的祖宅抵押出去了。
      然而刚一探头,便看见两个工人抬着一张陈旧的床放到了院子里。
      另外两个迅速接上,抬进去了一张雕花的紫檀大床。
      紧接着便是嵌了螺钿的衣柜,铜制的烛台,粉彩的花瓶……
      
      而在院子一旁,柳书亭和无尘坐在黄花梨的太师椅上,背脊僵直,双手乖乖的放在膝盖上。
      肉眼可见的呆滞。
      拘谨僵硬的像是两颗待在黄金堆里的土鸡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