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收徒 ...

  •   两人间一下子静了下来。
      房间外蝉鸣阵阵,枝叶婆娑。
      房间内气氛却凝滞的像是一片沼泽。
      
      就这么过了半晌。
      裴孽突然低笑出声,上前几步拉开一张凳子蹦跳着上前,一屁股坐下,双脚一晃一晃的。
      无尘眼中的黑衣少年也做出的相同的动作,一双猫儿似的眼睛带着笑意看着他。
      “我就知道瞒不过你。”
      
      他又站了起来,跑到无尘身边像是说悄悄话般说道:
      “那天晚上我全看见了。”
      一边说一边悄悄伸出手,想要趁机扯走无尘眼睛上的布条,却被他一把抓住。
      
      “那天晚上是你救的我吧。”
      无尘后撤一步同他拉开距离,语气笃定。
      
      对于前天夜里的记忆,无尘只停留在与徐鹤娘的对视中,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春秋大梦,醒来之后便见一切尘埃落定。
      他也曾怀疑过是否是因为自己的眼睛,但是这个猜测显然也站不住脚。
      而在他昏迷前的模糊记忆里,分明看到了骤然飘来的几片树叶。
      不过这样的话,便又产生了一个新的问题。
      
      “裴涅的魂魄是你扯走的?”
      见裴孽没有反对,他又问道,抓着裴孽的手紧了紧。
      可谁料这回裴孽反应出奇的大。
      “不是我!”
      
      “真不是我,”见无尘仍旧一言不发,他又忍不住撇撇嘴,“裴涅的魂是被那女鬼扯走的,她活了上百年了,不知吞了多少生魂,裴涅早就被她算计的明明白白,三魂取其二,留下一魂勉强维持生机,我就是恰巧捡了个便宜而已。”
      
      眼前的少年身量同裴涅差不多高,约莫也是十五的年岁,只到无尘肩膀处。
      但是与裴涅略显清贵的长相不同。
      他的眼睛略圆,瞳仁又黑又亮,脸颊上还有点婴儿肥,不笑时尚有几分威严,一旦微微勾起嘴角,那便是天然的一副无害模样。
      此时他正大睁这双眼睛看着无尘,流露出一点可怜巴巴的意味。
      
      明知眼前是不知活了多少年的鬼怪。
      可是在这种眼神下,无尘总觉的自己是在欺负什么小动物,很容易让他联想起很久之前,在路边捡到的一只流浪猫。
      不满三个月,瘦瘦小小的,身上的毛发被雨打湿,紧紧的贴在一处,叫声软软的,能让人的心也一起软乎起来。
      
      于是紧抓着裴孽的手松了松。
      连脸上的神情都柔和下来。
      虽然仍旧稍显冷淡,但却不似之前那么咄咄逼人。
      
      “真不是你?”
      无尘低声问道。
      “真不是。”
      裴孽眨了眨眼,却在无尘不注意时突然伸手,想趁机将布条扯开。
      然而还未碰到便被无尘紧紧抓住,反手按在桌上。
      
      “我就知道……”
      无尘手微一用力,身下那人顿时嗷嗷叫起来,声音高亢的几乎能掀飞天花板。
      “嘶——轻点,我就想看看你眼睛。”
      “眼睛有什么好看的……”
      无尘蹙眉道,若是可以的话,他宁愿自己不要这双眼睛,话虽如此,他还是松了松手,问道:“手红了?”
      
      “红了。”
      裴孽撇撇嘴,挣开无尘的手,转身坐了下来。
      无尘只是习惯与人保持距离,并非冷漠之人。
      此时见裴孽一时半会儿不说话,面上难得显得有些无措起来。
      他摸索着转身,从床头边的柜子里拿出一瓶药膏来,口中却仍是低声警告道:“你再动手,我就把岑百悦叫来。”
      
      “我救了你!”
      裴孽气急败坏。
      
      “我知道,若不是你救了我,我根本就不会带你进来……你自己涂吧。”
      闻言少年脸上的笑容一僵,原本想伸过去让无尘帮忙涂药的手默默缩了回来,转而接过了无尘手中的那瓶药。
      噗的一声。
      瓶塞打开,一股苦涩的药味渐渐弥漫开来。
      
      无尘看着眼前之人一脸无辜的样子,倒了杯茶,淡淡道:
      “你的实力同徐鹤娘不相上下,甚至还略胜她一筹,你既然救了我,那我便相信你并非狠辣恶毒之辈,只是你如今既然已经得到了裴涅的身体,又为何要想方设法拜我为师?”
      
      青色的茶盏被无尘放到了桌上,碧波在茶盏中随之一荡。
      “你来到这儿,并非全无企图吧?”
      
      “我的企图就是你啊。”
      
      无尘手一颤,险些将那茶盏给撂翻。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看你的眼睛?”
      黑衣少年嘴角勾了勾,又皱起眉毛状似不适的揉按着手腕,
      
      “我想找回我的记忆,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一双浅茶色的眼睛……”
      裴孽抬起头,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他。
      “师父,你可知道,就在前夜……你的眼睛变成了浅茶色,像是一碗澄碧的茶汤,同我记忆中的那双一模一样,所以我想,若我待在你身边……是否可以忆起往昔。”
      
      无尘抚上了自己的眼睛,没有说话。
      
      裴孽看着他,双眸一点一点的黯淡,便连声音也低落下来。
      “师父,我与别的亡魂不一样,我都不知道我到底算不算亡魂。”
      
      “他人亡魂若要存于世间,唯有吞吃生魂这一条路。人的躯壳无论是生是死都容纳不了其他的魂魄,可是只要体内存着哪怕一缕魄,我便可以占了别人的身体,而且同活人没有任何区别——靠着这个法子,我如今已经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
      
      他神情落寞,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抓住了无尘的袖子。
      “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活这么久有什么意思?我只想找回我自己的记忆,这么多年了,你是我找到的唯一线索。”
      无尘伸出手,在空中犹疑片刻,终究还是落到了眼前之人的背上。
      
      “总会想起来的……“
      他低声道,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
      
      其实过了这么久,儿时的很多记忆都已经模糊了。
      但唯有一个场景深深的刻在他脑海里。
      
      那是在一个古战场中,炎炎烈日烤的土地发出阵阵热浪,孤魂野鬼嚎哭不去。
      道信头戴斗笠,手持锡杖,另一只手紧紧牵着他。
      明明身材瘦弱,可偏偏如山如岳,将一切魑魅魍魉尽数阻挡在外。
      
      日月轮转,周遭景色一变再变,从边塞变为江南,从银杏飒飒变成春水潺潺。
      道信身形日渐佝偻,背影却从未改变
      二人相伴数载。
      直到有一天,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正午的集市熙熙攘攘。
      无尘行走其间,身旁无数行人擦肩而过,迎面走来的却是无数亡魂。
      有商人将手中精巧的斗笠递到他面前,他侧身避过。
      有亡魂好奇的看着他,他视而不见。
      
      那年他十九,却早已踏遍南楚半数山河,路过无数城镇,却从未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三个月的时间。
      不过万事总有例外。
      有时候一颗种子的发芽,仅始于峡缝中漏下的一滴水。
      
      “你手上还疼吗?”
      过了一会儿,无尘又问道。
      
      “疼……”
      见无尘没有反对,裴孽埋在他腰腹间,闷声闷气道。
      
      “我明明没用多大力气……”
      无尘低声喃喃,不过转念一想,兴许裴涅娇生惯养,皮肉比平常人娇贵些也并非不可能。
      
      见眼前人惨兮兮的抽泣。
      无尘心中难得有点愧疚,不知该怎么说,只能僵着身子任由眼前之人抱着。
      只是耐心的等了片刻,却仍不见裴孽有松手的趋势。
      
      “你……我想出去,你先放开好不好……”
      感受着腰间的手臂越收越紧,无尘轻轻拍了拍裴孽的背,无不尴尬的说道。
      
      “师父你不赶我了?”
      裴孽很大声的吸了下鼻子,闷闷的说道。
      
      “不赶了……”
      “你先放开我,还有,私下里……别叫我师父。”
      
      “那不行,要是叫习惯了改不了口,在裴老爷面前露馅了这么办?”
      “这倒也是……”
      无尘觉得有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出有哪里不对。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你肯定要叫我裴涅,我的名字有这么重要?”
      
      “不一样的,”无尘摇了摇头,“你是你,裴涅是裴涅。更何况这名字是你记得的唯二一样东西,若你告诉我……”
      “那我也可以帮你记着了。”
      
      裴孽一怔,然后突然笑了起来,他松开了手,理了理衣领,如同自我介绍般无比郑重的说道:
      “那你可得记住了。”
      “我叫裴孽。”
      “不是涅槃的涅。”
      “而是罪孽的孽。”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渣渣,码完之后开始改文,改完一看十二点半
    不说了不说了,以后不说十二点更新了
    一点,一点更新
    总之日更
    三魂:胎光,爽灵,幽精。
    胎光为元神,是先天之真性;爽灵是识神,是后天思考所用的思维心智;幽精主性趣趋向,包括心怡对象的形象等。
    其实就我国古代的地府传说跟当时的社会制度以及盛行的儒家学说有很大的关系
    像地府的有关传说中,一个人死后从审判到入轮回最多要经历三年时间,反映到现实中便是儒家的守孝三年
    有关信息喜欢的可以自己去了解
    B站有个叫钱丢丢的up专门做这类视频,地府篇已经做完了,现在在做巫祝篇
    看完之后你会发现,中国的神系很乱,非常乱,尤其是同佛教融合后就更乱了
    之前我国认为掌管灵魂的应该是泰山府君,也就是东岳大帝,
    像十殿阎罗、轮回之类的概念,其实是后来才出现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