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徐鹤娘(十一) ...

  •   那道裂纹越扩越大,转瞬间便如蛛网般遍布整颗佛珠。
      紧接着便是一声脆响,佛珠顿时四分五裂。
      没了束缚的徐鹤娘瞬间挣脱开来。
      
      在佛珠碎裂的一刹那,之前掉在地上的伞突然浮了起来,伞上的纸鹤飞出,如一道道白色流星划过,像是箭矢一般将无尘钉在墙上。
      
      徐鹤娘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鬓发散乱,头上的金钗要掉不掉。
      她抬起头,露出满脸的烧伤,一双眼睛阴鸷狠厉,像是淬了毒般。
      没有多余的废话,徐鹤娘如一道残影般转瞬出现在无尘面前,五指成爪,直直朝无尘的心口而去。
      
      原本散落在地的佛珠突然在空中划过道道金光,齐齐挡在了无尘面前。
      同时,无尘身旁的纸鹤也纷纷动作,同袭来的佛珠撞在一起。
      
      一颗、两颗、三颗……
      佛珠纷纷碎裂。
      
      此时徐鹤娘的手距离无尘的心口仅一寸之遥。
      
      千钧一发之际,最后一颗佛珠在空中拐了个弯飞了过来,却在半道上被纸鹤拦住。
      二者相撞,纸鹤在空中改变了方向。
      锋利的翅膀划过无尘眼角。
      雪白的布条落下,露出了后面将近布满整双眼睛的红色咒文。
      
      纤长的眼睫颤了颤,缓缓睁开。
      ——那是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然而下一刻,宛如一汪清泉注入其中,那琥珀色逐渐晕开、变淡,最后化为了浅绿色,剔透的像是初春新泡的一碗清茶。
      
      徐鹤娘看着那双眼睛。
      那里面什么都没有,她是活了将近百年的厉鬼,魂体凝实的连凡人都能触碰,也能在他人眼底留下自己的倒影。
      可是眼前这双眼睛里却什么都没有,像是罩了一层雾,朦朦胧胧的叫人看不分明。
      明明是生机勃勃的浅茶绿,可是却丝毫没有温暖的感觉,反倒是冷冰冰的叫人遍体生寒。
      
      徐鹤娘的心中突然被一种难以言明的恐惧攥住。
      像是行走于莽莽荒原,在无边黑暗中突然被掠食者盯上一般。
      她想退,可是此时指甲几乎已经碰触到了无尘胸口柔软的布料。
      再前进一寸,无尘肯定会死。
      
      可是徐鹤娘却觉得,再多待一秒,自己肯定会死!
      
      完蛋了!
      死定了!
      
      就在这时,突然传出一阵咔哒咔哒的声响。
      无数树枝藤蔓突然破开窗户蔓延进来,转瞬间遍布了半个房间。
      徐鹤娘保持着挖心的姿势,被横生的枝干架在半空,动弹不得。
      
      她循声看去,只见窗户大开,月光如水。
      而在这清凌凌的月光中,一只手突然斜斜伸出来,搭上了窗棱,大拇指上带着一个古朴的扳指,铜制的底座上嵌着一颗赤红的宝石,上面遍布着裂纹。
      徐鹤娘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窗棱旁,一个身着黑衣的人影渐渐显现。
      黑色的锦靴敲击着地板,发出“笃笃”的声响。
      然而下一刻,忽然有些许急匆匆的脚步声自室外传来。
      来人的脚步一顿,黑衣一荡突然化为了一缕青烟,撞开衣柜门“哧”的溜了进去。
      
      徐鹤娘来不及做出反应,便觉喉间一紧,随后便被脖颈间的藤蔓勒晕了过去。
      她被毫不留情的扔到了地上,那些藤蔓窸窸窣窣的缩了回去,还贴心的勾住窗户带上,转瞬便消失了个一干二净,像是从未到来过一般
      ——
      岑百悦同卫无方、薛潜一起赶到裴府时恰巧子时整。
      在外面围着不知如何是好的一干人立刻围了上来。
      “三位,你们看……”
      “诸位先回去吧,这儿交给我们。”
      岑百悦说道,步伐不停,拨开人群来到房门前,破开了徐鹤娘设下的阵法。
      
      房间内一片狼藉。
      桌椅翻倒在地,衣柜洞开着,无尘倒在墙边,满身的血。
      在距离他大约两丈远的地方,倒着一个陌生女子,怀中紧紧的抱着一把竹伞。
      
      在房间内唯一算的上安详的只有躺在床上的裴涅了。
      月光似缎,貌若冠玉。
      若不看这满地狼藉,倒真是一番岁月静好的模样。
      
      岑百悦立刻上前跑到无尘身边,见他还有呼吸,这才狠狠松了一口气。
      接着他又起身想去查看裴涅的情况,然而黑没走出几步,便听得身后一声凄惨的哀嚎。
      “薛潜!”
      岑百悦大惊,转身怒喝。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薛潜口中念念有声,手中的招魂幡无风自动,露出了其上狰狞的鬼面。
      数只鬼手自幡中伸出,抓住了徐鹤娘的四肢,几声骨骼错位的声音响起,徐鹤娘被鬼手扭成了一个极其诡异的姿势,死死的往招魂幡里拖。
      招魂幡内冒出了青白色的火焰,徐鹤娘脸上的皮肤被撩到,顿时发出了更加凄惨的声响。
      
      脚踝、腰、手……
      招魂幡上的万千鬼面中,逐渐出现了徐鹤娘的虚影。
      
      “伞啊……我的伞……”
      徐鹤娘看着不远处的拿把伞,伸出了手,眼泪混着血水自双颊滚下。
      岑百悦上前几步,想帮她拿起来。
      却见空中银光一闪,一把银剑穿胸而过。
      
      拉扯徐鹤娘的鬼手顿住了。她看着地上的只余下了三只纸鹤的伞,抬头祈求的看着岑百悦。
      岑百悦低叹一声,将伞放到了徐鹤娘手中。
      徐鹤娘的表情一下子平和下来,她抱着伞,可怖的面容上挂着淡淡的笑,像是姑娘拿回了自己最心爱的东西。
      
      一阵风吹过。
      徐鹤娘散做漫天光点,转瞬消逝。
      
      那把剑掉到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你为何拦我?”
      薛潜出声,带着隐隐的怒气,招魂幡上顿时万鬼嚎哭,昏风惨惨。
      “你都有这么多只鬼了,不差这一个。”
      卫无方拾起地上宝剑,冷冷的说道。
      
      “可是这上百年的厉鬼难得一见!能抵得上我这幡里多少鬼了!”
      “那便更该杀了,”卫无方看着他,眸中隐隐带着不悦,“上百年的鬼,你不一定能驾驭的了她。”
      “我们先把人带到医馆里去吧。”
      说罢不待薛潜反驳,他便出声截住了话头。
      
      裂山丹蚩成立近千年,唯有纵尸一门后来居上,它曾经是不入流的小门派,门派中人使的多是操控厉鬼的邪术,为人所不耻。
      这一情况却在五百年前得以改变。
      因为厉鬼横行,百姓不得不有求于他们,纵尸一门快速壮大,许多过于残忍的术法也弃之不用。
      但是门派手段却不是一朝一夕能改的。
      
      卫无方将薛潜当做自己的朋友,但是仍旧看不惯他的做法,
      
      门外哆哆嗦嗦的进来了几个小厮,一半去查看裴涅的情况。一半将昏迷的无尘扶了出来。
      房间内的人陆陆续续走了出去。
      卫无方在门前回头,看着房中蹙眉的那人。
      “岑百悦,走了。你在看什么?”
      
      “啊,没什么……”
      岑百悦心不在焉的答道,转身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头看看那被毁坏的窗户。
      是我的错觉吗?
      我总觉得……
      窗户外的那丛灌木附近,落叶好像有些多了。
      
      在他看不见的角落里,几片遗留的树叶无风自动,从打开的窗户里飘了出去,同那堆落叶归在一处。
      紧接着又是几声窸窣声响,宛如时间倒流一般,窗外断裂的枝叶飞起接在了断口处,恢复了原貌。
      
      灯火通明的房间内,裴涅缓缓睁开了双眼。
      屋内灯火昏黄。
      他一醒来,便见床上围了一圈的人。
      父母,丫鬟,大夫,均关切的看着他。
      
      此时见他苏醒,裴老爷立刻上前几步将大夫挤开,一张嘴巴,开开合合,激动的连话的说不出。
      说话颠三倒四、结结巴巴,说顺畅了之后又是一连串连珠炮似的发问。
      “凤儿你没事吧?你哪儿疼?饿了么想吃什么?你还记得我们是谁吗?”
      
      裴老爷话未说完便被一旁的大夫往后拉了拉。
      
      之前裴涅突发癔症,被人抱住挣扎之时便往裴老爷的手上狠狠咬了一口,至今还包着纱布。
      可是裴老爷却好似毫不介意似的,甩开了大夫的手,凑到裴涅身边担忧的看着他。
      裴涅没有说话,目光在他们之间梭巡了一圈,透着一股子陌生。
      
      “凤儿?”
      “啊,父亲,我想问一下,那个救我的师傅怎么样了?”
      裴涅好似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会儿才问道,目光清明,哪有一点疯癫的样子。
      
      “你……你再说一遍!”
      裴老爷突然激动起来。
      
      “呃……那个救我的师傅怎么样了?”
      “不是,前一句!”
      “我想问一……”
      话还未说完便被裴老爷突如其来的拥抱给打断了。
      “我的儿啊!你可算清醒了!你不但清醒了……你……你还……你还懂事了!”
      
      裴老爷看着他,目光感激又欣慰,眼中甚至泛着激动的泪花。
      “你之前可从来没有这么有礼貌过。”
      裴涅呆了一呆,紧接着生疏的安慰了几句,又忍不住问道。
      “那位师傅怎么样了?”
      “他没事,身上有点伤但是没有伤到要害,只是昏过去了而已。”
      裴老爷擦了擦眼角。
      “是他救的你?”
      
      明黄的烛光给裴孽的脸上镀上一层浅淡金芒。
      裴孽一愣,随即微微笑了起来,分外笃定道。
      “是。”
      “是他救的我。”
      “那个厉鬼掠去了我的魂魄,是他将我的魂魄救出,又送回这具身躯里……”
      “……父亲,我们可要好好感谢他。”

  • 作者有话要说:  出来了
    神隐了十章的cp终于出来了
    虽然他现在仍旧连个正脸也么得233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