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毛的她,炸毛的她1》Jelllyfish ^第86章^ 最新更新:2019-08-10 19: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6、黑暗(第一部完结) ...

  •   孟惊蛰收工了。
      
      她开始想身体问题,最初是视觉丧失,不带意识牵引。最近面前漆黑时,意识也像飞走了。
      
      视力问题变成心理问题?精神问题?
      
      孟惊蛰不知道。
      
      她只是开始害怕。
      
      非常害怕。
      
      怕下一秒,自己就不存在了。
      
      难道她之前胡思乱想的是真的吗?那边的她其实快要死了。
      
      这些怪异的信号通常在电视剧里代表不祥,如果这样猜测,可能是对的。
      
      她的心脏突突地跳,考试都没跳过这么快。
      
      手机铃声吓了她一跳,冷汗都冒出来,心中仍然充满无助。
      
      她接了唐非的电话,清晰地听着他的声音,嗯啊地答应着,不知不觉中有剔透的液体从眼睛渗出。
      
      唐非约她在他那见面,今天电灯泡们都没通电,问她敢不敢去。
      
      他说要单独为她庆祝“出道”。
      
      孟惊蛰朝厕所喊一声:“宁宁我去找唐非!”
      
      狂奔一样慌乱地去找那个真实存在在电话那头的人。
      
      她想求救。
      
      唐非听到敲门声开门,迎孟惊蛰进去,见她哭了。
      
      唐非问:“怎么了?”
      
      “不知道、我不知道......”孟惊蛰只说了这两句,其他什么都说不出口。
      
      她知道这样会让唐非担心,但除此以外别无他法,她非常害怕,像幽闭恐惧症的患者被关在四面漆黑的房子里,又从外面被封上了门。
      
      唐非不问了,安静地搂着她,说:“别怕,我在呢,你是见鬼了吗?这家酒店不闹鬼啊。”
      
      孟惊蛰哭了一阵,从他胸前逃离开,“没事,我看电影看的。”
      
      唐非满脸问号,“你看什么电影能哭成这样?”
      
      “爱情故事呗。”
      
      “我不记得你是这么爱哭的丫头啊啊啊......”
      
      唐非被掐了,孟惊蛰不想他多问。
      
      “女生就是这么多愁善感,怎么了?”
      
      唐非:“你真没事吗?”
      
      “没事。”
      
      孟惊蛰不能说,在她消失以前,也做个高尚点的人吧,让他们最后的相伴充满快乐。
      
      两人坐到桌子边,照常说话,孟惊蛰听着唐非叭叭叭,嘴角挂着浅笑,告诉自己满足。
      
      菜很快送来,两人开了瓶红酒,孟惊蛰说:“祝你专辑大卖,敬你一杯。”
      
      唐非问:“什么时候成了交际孟了?”
      
      “现在。”
      
      两人碰杯,一干而净。
      
      唐非说:“我感觉你不是真正的快乐。”然后又正经地重说,“我觉得你不是真高兴。一个电影能对你产生这么大影响?”
      
      孟惊蛰见他不信,改口,“其实是做噩梦,觉得挺幼稚的,觉得有点丢人。”
      
      唐非:“你在我这丢人还少吗?说说吧。”
      
      “不了,这么高兴的时候。”
      
      唐非:“那就是你没说实话。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真没有。”
      
      唐非又犯了唠叨病,孟惊蛰在想怎么混过去。
      
      唐非将她拉过去,在她唇上吻一下,“你说不说?不说今天不让你走。反正屋里就俩人,我们也不是刚成年......”
      
      孟惊蛰听完,回吻过去,不想让所想一股脑涌出来,却猛然沾湿眼眶。
      
      唐非和她吻了两下,没见过她这么主动的时候,更觉反常。
      
      “你这样也只是告诉我你有事瞒我,和我说说吧,在我眼皮底下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有人对你做了什么?”
      
      孟惊蛰疾速摇头,“没有,都没有。”
      
      “那你说不说?别亲,给我好好回答。”唐非推开她。
      
      孟惊蛰沉默,不言也不看他,起码有三分钟。
      
      唐非看不下去,温柔地出声,“告诉我吧,我说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不会让你走的。”
      
      孟惊蛰双手握拳,缓缓开口,“......可能你觉得我幼稚、想太多......你还记得我说我眼前一黑的事吧?”
      
      “嗯,那不是起急了,很正常啊,你也说该多运动了。”
      
      孟惊蛰始终不敢抬头,“可是最近几天,更严重了,眼前黑的时候身边人说话也听不到了......”
      
      说着,眼前的人又不见了,在意识模糊的边缘,朦朦胧胧地看见奇怪的场景——好像在医院,身边有很多穿白大褂的人,楼下有记者,像那边的身体给自己的感应。
      
      然后听见唐非喊她,意识又清晰起来。
      
      孟惊蛰又在流泪,看那场景就觉悲伤。
      
      唐非帮她擦眼泪,问她怎么走神了,像整个人不在他眼前一样。
      
      孟惊蛰把看见的东西对他描述一遍,期间哭个不停,“我是不是要死了?”
      
      唐非脑子里也有点乱,“我昨晚做梦好像梦到过这些。持续一段时间了,总共梦见过三四次。”
      
      “一样的?”
      
      “差不多。”
      
      “可我真的看见了,怎么回事?我是精神出了问题吗?”
      
      孟惊蛰没法止住哭泣。
      
      唐非把她按在胸口,“没事,明天带你去医院看看。你想想我们穿越的事都是真的,其他灵异事件也不稀奇了。”
      
      “可是,你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而我为什么大白天清清楚楚地看见?只能证明我看见的是我今后的遭遇,或者那边我的未来!”孟惊蛰哭得口齿不清,“难道我们在一起的这段经历,是对我早亡的补偿?可是我的愿望还没全部实现啊!”
      
      唐非抱着她,“不会的,你就是前一段时间太紧张了,紧绷的神经没缓过来,不要自己吓自己。”
      
      孟惊蛰哭喊道:“不是、不是的,一定是要收回我的现在了!还是你以为我得了精神病?”
      
      唐非也没有主意,“不会的,和你一起学习的那么多人都好好的,你之前可说过你是个乐观的人,怎么可能被这些小事打败?听我说,不要胡思乱想,等会儿回去好好睡觉,明天去看医生。”
      
      孟惊蛰哭着不肯听,一个劲儿说:“不是......”
      
      唐非捏她的肩膀拉开距离,托着她的后脑吻上去,用绵长的温柔化解着她的不安。
      
      孟惊蛰逐渐安静下来,回应他的吻,相触的双唇及被手臂拥抱的地方产生些许安全感,她知道理想在眼前,唐非就是她来这边的理想,他在支撑着自己,想尽办法让她脱离诡谲的煎熬。
      
      可是,还不够。
      
      吻着吻着,唐非的气息开始乱,可那迷恋的双唇依旧解不开,向更危险的地方出发。
      
      唐非的手扣上她的外套。
      
      她在空调房里总有一件外套。
      
      她知道唐非想干什么。
      
      唐非意识到眼前人有一瞬僵硬。
      
      “可以吗?”唐非以紊乱的气息问出口,静静等待漫长流逝的几秒。
      
      孟惊蛰大脑空白两秒,想了三秒,点了下头。
      
      假如她真的快不存在了,也要得到此刻的安心吧。
      
      唐非抱着她进了卧室,将她放在床上。
      
      孟惊蛰紧张得心脏乱跳,在感受到嘴唇的触感以后,安心地闭了眼睛。
      
      而后,又感受不到灯光了。
      
      她彻底坠入了那种黑暗。
      
      她在努力睁开眼睛......

  • 作者有话要说:  果然在写完以前,不知道后面怎么发展......
    以前文案上还有俩字母:HE。
    现在,消失好久了......
    这个不算结局的结局,一定会等到真正结局的到来。
    我果然不是个能写文案的人o(╥﹏╥)o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