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毛的她,炸毛的她1》Jelllyfish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5-04 19: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苹果 ...

  •   军训中途的一天,中午吃饭,孟惊蛰已经在桌边坐好,一时手抖把筷子弄掉一支。
      
      筷子砸地蹦出几步远,摔在了一个人脚边,被他自然地捡起来了。
      
      那人将筷子递给她,“你怎么总在掉东西?”语气中似有似无带了一丝丝嫌弃。
      
      孟惊蛰听声识人,怼人上相当不甘示弱:“反正你捡东西又不费劲。”
      
      唐非对她怒目而视,不想把筷子给她了。
      
      教官看他们闹起来批评一句,唐非才安生把筷子放下,临走还要回怼。
      
      “小学生居然嫌我矮。”
      
      孟惊蛰对他伸舌头翻白眼做个鬼脸。
      
      唐非惊讶一下,低了头,在没人看见的时刻偷笑着,再抬头,嘴角还有一瞬不受控制地勾起。
      
      看来他们结梁子这点短期仍不会变。等到变了,也是埋藏心里、互不相告的程度。
      
      其实自然地走下去,也真没什么不好。
      
      随着面色暗沉度的增加,军训到了最后几天。
      
      孟惊蛰胜在皮肤好,多天防晒霜用得勤,白度在一群挖煤人的中央仍旧显眼,或者说基本晒不黑。
      
      可惜别人平视时看不见她这点不可能改变。
      
      然而还有悲伤的事——她最好的朋友卢月影,身高1米7,对她来说是个巨人,她挎人胳膊挎不着,和她小手牵大手,真的很像妈妈带着女儿。
      
      孟惊蛰陷入反省:怎么从小到大的朋友都是高个儿?自己的矮小能激发她们的母性本能吗?
      
      或许因为自己太闷了,找个活泼的玩伴免得冷清。
      
      卢月影有点男孩性格,和男生很合得来,所以每次带着孟惊蛰出现都要引来无尽调侃。
      
      可爱的女孩子都想逗一逗,其中不乏暗恋的,只是孟惊蛰比较乖,自小到大和男生说话少,没给他们什么机会,否则也不会二十五年都是单身......茶杯犬。
      
      在和唐非碰面时,他也学着邻居打招呼的样子,“哎呦带闺女来玩啊?”
      
      孟惊蛰此番扳回了一局:“唐非你老公呢?”
      
      唐非的哥们儿付欢比他高一截,最开始说“父子”效果不好,现在改成夫妻了。
      
      付欢就在他旁边,笑得矮了不少。
      
      唐非听了,无从接茬,小身板朝孟惊蛰欺压过来,直视她:“小丫头,记着啊!”
      
      这个幼稚的家伙,引他老公付欢和妈妈卢月影一阵叹息。
      
      情窦半开未开的傻子只懂得和萌妹子较真,两个情场老手都看得出唐非喜欢孟惊蛰。
      
      唐非这种傻直男是不怎么关注女生的,除了看见小矮人时和她呛两句外,都是和卢月影这种女汉子称兄道弟,人气是不错,就是情商迫使一般女生望而却步,感伤其腿短的同时又感伤他不解风情。
      
      而二十五岁的孟惊蛰,记得他在采访时玩笑中又带点深情的样子,已完全受不了十五岁的他。
      
      她白了他一眼,擦不着肩而过。
      
      军训十几天一晃而过,和男生的交集不多,少有的几次碰面也是互相嘲笑矮。
      
      这字根本是个魔咒,会伴随他们终生。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毕竟后来唐非都看开了,说矮是事实也不能捂人嘴不让说,但他的颜值还是无敌啊!
      
      呸呸呸!
      
      走神的孟惊蛰吐着空气,告诉卢月影她很正常。
      
      军训后一天是开学典礼,然后还有两天假期。
      
      进场落座自前门进,大个先占满后面在前面留下空排。
      
      孟惊蛰自己孤单把卢月影叫来陪她,到了一排正中。
      
      再一看同是矮子的唐非由另一侧进来,正好坐在她旁边。
      
      矮子们的聚会,当事人心里滋味微妙。
      
      孟惊蛰要和卢月影换位置,卢月影不同意。她这老母亲操碎了心,看孟惊蛰却没那意思,唐非又傻乎乎不开窍,叹气叹到肝疼。
      
      孟惊蛰看到了和女巨人交友的弊端——无法进行武力压制。
      
      其实换个身高差不多的,她基本也打不过。
      
      孟惊蛰被按在了座位上。
      
      唐非这家伙,居然没有换座的打算,倒让孟惊蛰很是惊讶。
      
      当然付欢也是不让的。唐非也打不过他。
      
      父母带着儿女听报告?不不不,双方父母带儿女相亲才对。
      
      老父母们可没有凑成一对的打算,据付欢所说他也喜欢小鸟依人型的,卢月影只能算鸵鸟欺人。
      
      这话不能让她听见,要么真来欺人了,付欢怕吃不了兜着走。
      
      学校为了扶贫、也为帮果农的忙,一次进了好多苹果。
      
      不得不说卖相的确不错,圆润规整,烂在地上确实可惜。
      
      此时给每个学生分了一个,上面贴了由1到全体人数的数字,听说的等会儿要抽奖。
      
      唐非那边递苹果过来,孟惊蛰接,唐非缩,孟惊蛰抢,唐非躲......如此多轮,没什么其他手法就靠这个没完没了。
      
      孟惊蛰向卢月影告状:“妈妈你看他啊!”
      
      卢月影:“你也不是一两岁的小孩了,该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了。”
      
      可不是,比你还大十岁呢。
      
      妈妈以前可不是这么冷漠的。
      
      物是人非,唉。
      
      孟惊蛰干脆不要了,装生气呗,和一个十五岁的小屁孩又不能真生气。
      
      “给你给你。”
      
      唐非抓她的手腕把苹果放在她手里。
      
      “握住啊。”
      
      孟惊蛰不想和他闹,没推诿,默默叹息一声。
      
      “还生气呢?”
      
      还知道她会生气。她出声怼:“别理我就不生气了。”
      
      唐非听了眼中有一瞬落寞与诧异,“啊......好。”
      
      开学典礼开始了,学生们不能玩手机,走神的走神、摸鱼的摸鱼,邻座开始小声交头接耳,聊的是某国产单机游戏。
      
      基本都是付欢在说,唐非偶尔附和两声,耳朵能明显分辨的低迷。
      
      他以前也是这样,真把她惹生气不会哄,被怼得太惨又委屈,表情、语气都带上落寞的样子,像盖了张隔离罩,变成了另一个人。
      
      像孟惊蛰欺负他了一样。
      
      孟惊蛰相当苦恼,他永远在和她闹,也知道关心她,只是后者的明了程度不如被惹恼的怒气来的厚重,于是他们那样相处了三年,她忽冷忽热,他患得患失。
      
      其实对于唐非这种开窍晚的,在那个年纪想像其他情侣那样相处,本身就是强人所难,对双方都是。
      
      他们处在不成熟的年纪,没办法静下心来沟通立场。她连他的女友都不是,又怎么耐心等他长大?
      
      所以即使对方再善良、再优秀,也终究会错过。
      
      然后现在,唐非还在一个不懂说也不懂做的年纪,他们的结局还是一样。
      
      算了吧,二十五岁的她和十五岁的他,原本也不可能。
      
      既然她不是十五岁了,不该与他有什么多余的进展,最好能和平相处,少给自己找气受,再努努力学着教会他如何好好地走向前方,自然不枉费这场平白无故的穿越。
      
      付欢在那边说着说着,偏头问孟惊蛰有没有玩过。
      
      “玩过。”只是太久远,内容记不得了。
      
      唐非顺口一句:“你还玩儿游戏呢?”
      
      孟惊蛰觉得他刚才那么失落了,再打击不好,“玩儿啊,无聊就玩儿,要么就画画。”
      
      唐非又顺口接上了,“你会画画?”
      
      “画点动漫人物。”
      
      “你也看动漫?”
      
      “看啊,我还当过coser。”
      
      唐非明显高兴了,语气不那么小心翼翼,“有适合你身高的衣服?”
      
      后悔理他。以前也是。
      
      这种打一巴掌给一甜枣的相处模式,唐非乐此不疲,只有孟惊蛰觉得累。这不理他两下他又蹦高了?有时候真想一掌拍他上墙,当个壁画用来欣赏也比真和他相处强。
      
      孟惊蛰不理他了。
      
      “你cos过谁啊?我一直想试试可惜没找到合伙人。”
      
      孟惊蛰:“cos一些衣服有合适尺码的。”她自黑就完了,免得让他以为他又得逞,没完没了。
      
      唐非果然没话搭了,笑说:“说正经的呢。”
      
      孟惊蛰半天才答:“小樱。”
      
      “没有魔法棒高吧?”
      
      孟惊蛰彻底不理他了。当年那么气鼓鼓,现在心中平和了,让他自己蹦跶吧。
      
      唐非又念叨几句,上面让安静就闭嘴了。
      
      报告最后有军训标兵上台领奖,也有苹果抽奖,主持人念了“34”,孟惊蛰看看自己的苹果,要举起来,被唐非抢了去。
      
      他直接得意地站起来,“我!”
      
      那副欠揍的样子,也激不起孟惊蛰的斗志。
      
      “你去吧,领完给你了。”
      
      孟惊蛰相当平和,倒让唐非犹豫了。
      
      “你真不要?”
      
      “你先上去吧,他们喊呢。”
      
      唐非迟疑地往上走,在台上感谢领导,领导把重量级奖品递给他,他手一脱力差点跪下。
      
      那是十斤苹果。台上那样子虽然是演的,也的确很重。
      
      他觉得台下的某人该感激他。
      
      孟惊蛰的确被他逗乐了。
      
      唐非在台上往固定方向飘一眼,脸上又没有迟疑了,高兴地下台把苹果还她。
      
      孟惊蛰盯着他假装陷入思考,迟迟不回答也不伸手接。
      
      唐非半天才反应过来:“你故意的是不?”
      
      孟惊蛰不能承认,“我在衡量利弊。”
      
      其实让她负重十斤,真的有点吃力,感觉要被压得更矮了。
      
      唐非不等她了,将苹果放在地上。
      
      孟惊蛰扳回一局,问:“所以你是想还我喽?”
      
      “你不要我就自行处置了。”
      
      “处置吧。”
      
      唐非在散会前给全班分了,这么重的苹果,他也不想拿。
      
      剩下个34号。
      
      唐非想了想,在手里盘了一阵,往上扔了几下,朝孟惊蛰递过去。

  • 作者有话要说:  为什么选34号?因为我的学号34。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