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毛的她,炸毛的她1》Jelllyfish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5-02 19: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小孩你几岁? ...

  •   那时是夏天,天已经黑了。
      
      暑天的烦闷与燥热让每个人期待着晚自习结束,在回家的路上短暂吹风。
      
      只是时间稳稳地走,并不会顾及学生们的感想,甚至还有劝他们珍惜此刻的含义,每一秒都莫名漫长。
      
      学霸们与伪学霸们在唰唰地写题。有人也是为了早完成作业回家打游戏,才在这良好的氛围中努力一下。
      
      学渣们有的交头接耳;有的悄悄掏出手机;还有用一分钟在英语卷上盲选字母的,看起来让大家最头疼的英语作业,有时也最好写。
      
      孟惊蛰在认真学习。
      
      这时美术集训还没开始,对她来说反倒是比较闲暇的时光,因为据学姐说,集训时每天在画室一待就是十几小时,能坐到最后的人,通常也是走得远的人。
      
      老师出去倒水还没回来,教室中逐渐有了些许吵闹声,班长出声维持秩序,然后又剩下翻书声和写字声。
      
      突然,灯灭了。
      
      吱吱呀呀转着的电风扇也在几周毫无力气的惯性旋转下停了下来。
      
      当然,在灯灭掉的瞬间、它的声响已被各类吵闹声代替。
      
      大家在欢呼,期待提前放学。
      
      手机屏幕亮起的时候,有人起哄:“XX别亲了!”
      
      教室里总有不断沸腾的激情,散不掉的热气与烦闷全都化成一声盖过一声的起哄,几乎快把房顶炸了。
      
      老师还没回来。
      
      有人喊:“情侣一起亲,敢不敢?”
      
      立马有人响应:“有啥不敢的?老头老太太们管得那么严,老子都吃了警告不是还没断?”他起了个带头作用先拉起女友亲起来。
      
      “那没有情侣的呢?”
      
      “亲兄弟!”
      
      也有哥们儿几个作势闹起来,再互捶哈哈大笑。
      
      孟惊蛰在最后一排看着他们,对这种年轻的行为还是涌出了本能的悸动。然后眼光稍稍倾斜,看到了坐在身边的唐非。
      
      唐非当时的确是她同桌,大概是身高的缘分,最矮的女生与几乎最矮的男生坐在一起,时常开开小玩笑,也常被同学们起哄喊“一家人”。
      
      唐非也看向她了。
      
      孟惊蛰借着手机手电筒突兀的光,看出他的紧张。他放在桌上的手中没有笔,时而松开时而握拳。
      
      孟惊蛰发觉自己盯着他,在想如何自然地避开、还是说句什么,见他靠近了。
      
      她感觉他的右手放到了她的脑后,以相当果断的姿态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形成了一吻。
      
      孟惊蛰的脑袋就像炸开了。
      
      “唐非把孟惊蛰亲了!”
      
      “快看快看!”
      
      “木头开窍了!XX你什么时候跟我表白啊?”
      
      这些声音把孟惊蛰吓醒了。
      
      原来是梦啊。
      
      可梦中遗落的脸红心跳还在,孟惊蛰感觉脸在发烧。好久不曾感受到的青春的感情回来了,在心中形成一层又一层的狂妄浪潮,引人沉醉。
      
      她想到当年断电后,他们对视过,他对她尴尬地笑了一下。
      
      他似乎在犹豫些什么,却始终忧心忡忡没有出手。
      
      他在感情上比表演上内敛太多,她又更为胆小自持,是两个人的遗憾。
      
      ......
      
      听同事说,唐非在他们公司没待多久,不知什么时候离开的,反正孟惊蛰下班时已经上了热搜,说他现身某服装品牌大楼,有代言。
      
      孟惊蛰不是手机不离手的人,上车前拿出来看看,因为高中群响个不停。
      
      唐非莫名成了一群迷茫人的风向标,让他们重试对梦想的渴望。
      
      女同学们在里面犯花痴,说学生时代怎么就像个傻子似的整天只知道追已成的明星,都没对未来巨星要个独特的福利,要么现在咋也成粉丝会长了。
      
      当然这是一句调侃。
      
      唐非大火前还去了高中同学聚会,个头在男同学中依旧不显眼,但那张脸,只要一眼就能让人久久注视。
      
      他是长得好看的男孩子,五官线条与脸型都像量好的一般,没那么凌厉,甚至有股子甜劲儿。
      
      那时他已剪了成熟些的发型,在串吧借把吉他唱了首别人的歌,在柔和内敛的光里收起平日的脾性,身上的光开始亮了,有搭配的嗓音飘出来。
      
      有陌生人问是不是明星。
      
      他说不是,普通人的高中聚会而已。
      
      陌生美女们私下讨论:“素颜能长成这样的男生,进圈子也是佼佼者吧?”
      
      声音太大被他听见了,他来了句玩笑,“希望美女们多关注我的才华。”
      
      把全串吧的人逗乐了。
      
      相熟的几人问他发展,他说还在努力。没想到现在第二张专辑出完,已经大火了。
      
      估计当时串店的妹子们还在后悔没要签名吧。
      
      孟惊蛰看消息看得激动。同学间单纯的友谊没什么改变,也没有讨人嫌的人,来日方长,死党不会吝啬调侃,侃着侃着扯到采访内容上,扯到某个已知姓名,有人说:“真挺可惜的,唐非当时人气那么高,仍然能让所有人觉得萌妹子和他最配。”
      
      然后群里沉默了。
      
      如果说迷妹,孟惊蛰应该是他最早的一批,只在他上台表演时加上粉丝滤镜,连他整理衣服都觉得撩得要命。
      
      当然,滤镜在他下台后就散净了。
      
      他太皮了,根本是只皮皮虾。
      
      导致她到现在都想对他有个忠告:“这位偶像,请你离粉丝的生活远一点!”
      
      这话在她心里是声嘶力竭的喊法。
      
      孟惊蛰已经在车里坐了五分钟,看着他们的聊天凉了也没敢说话,似乎也不想收起手机开车回家。
      
      而后,看见唐非在群里说话了。
      
      “希望你们多关注我的才华。”
      
      男生集体:“臭不要脸!”
      
      女生集体:“在线脱粉。”
      
      孟惊蛰打算收起手机了。他大明星性子没变,但她小职员要安心生活。
      
      私人消息却来了。
      
      “我今天好像看见你了。”
      
      末尾加了很平淡的标点,类似很平淡的语气。
      
      孟惊蛰拿着手机的手抖了一下,还是激动得要命,却不知回点什么。
      
      还是希望你离粉丝的生活远一点吧,这样我不用每次欣喜若狂,也不会有体会现实的失落。
      
      孟惊蛰握手机的手出了汗,好在不是微信看不出对方进入输入模式。
      
      于是犯的孟惊蛰将手机放下了。
      
      到家有大把时间再回吧。
      
      先把车载广播打开,又是他的一首提神醒脑的歌。
      
      电子音乐果然是个神奇的东西。
      
      要不要告诉他自己以前把电子音乐称为嗨曲的事?
      
      孟惊蛰这样想着,启动车子上路了。
      
      可是真的挺嗨的。单说他是自己同学这件事,就挺嗨的。
      
      他还是自己同桌,哇塞,更嗨了!
      
      孟惊蛰跟着哼哼起来了。
      
      然而下一秒,她知道她或许没有回复消息的机会了。
      
      一辆面包车左转超速,直挺挺朝她撞了过来。
      
      她还在希望陪偶像继续走下去。
      
      她甚至希望回到高中时代。
      
      意识却渐渐模糊了。
      
      ......
      
      孟惊蛰再次醒来时似乎是早上。
      
      头顶不知谁的闹钟,响得极其大声。
      
      还有人在屋外喊:“丫头起床啦!快点,要迟到了,今天要去学校报到!”
      
      开门声袭来,孟惊蛰猛地睁眼。
      
      她觉得她做了个车祸的梦。
      
      不对,那不是梦,她的确已经二十五岁了,所以现在才是梦。
      
      难道她现在在过鬼门关,这是阎王让她回忆过往呢?还是孟婆汤入了喉,最后留恋一下前世?
      
      孟婆你行行好啊,好歹都是姓孟的啊,让我英年早逝你于心何忍啊?
      
      不对,生死不归孟婆管。
      
      孟惊蛰瞪着大眼睛盯天花板。
      
      母亲看她还不起,开始用语言轰炸。
      
      “想啥呢?军训报到要迟到了!”
      
      “军、军训?”
      
      那可真是噩梦。
      
      “废话,你是睡蒙了还是装傻呢?五分钟洗漱,要么你又吃不完猫食了。”
      
      大早上就被妈妈怼。
      
      “妈你先出去吧,我马上。”
      
      孟惊蛰觉得自己应该缓缓。
      
      母亲瞪她一眼嘱咐一句走了。
      
      孟惊蛰从被子里伸出小短腿蹦下床,在镜子前用手拍着自己的巴掌脸。
      
      怎么说呢,在梦里有时会被潜意识告知“疼”,所以她觉得打自己是没用的。
      
      那既来之则安之。
      
      “我十六岁?我十六岁耶!我找回青春啦!玩穿越啊?不能有点创意吗?就不能让我长高一丢丢吗......”
      
      来自矮子的资深怨念。
      
      母亲:“你在瞎喊啥呢?换衣服洗漱啊!”
      
      孟惊蛰看向一边挂好的成套迷彩服,开心得像个八十斤的小傻子。
      
      “来啦!”
      
      不管是真是假,年轻就是值得开心的事!
      
      那有什么事值得年轻时做呢?
      
      衣服穿到一半,孟惊蛰一拍和别人小腿差不多粗细的大腿:“历届彩票中奖号码是多少?怎么就没关注点正事呢?哎呦疼......”
      
      十六岁的孟惊蛰是个中二少女,心理比样貌还萌,看着桌上的面包牛奶有个更为中二的想法——学动漫女主咬着面包片跑出门,和男主来个世纪撞车!
      
      她拿着一片面包要出门,被妈妈拽回来了。
      
      “帽子、书包!”
      
      还是太二了,她现在又不是十六。
      
      孟惊蛰她狼吞虎咽地把面包塞进肚,要去享受美妙的高中生活了。
      
      在那里有她本命男神——唐伯虎!
      
      孟惊蛰太激动了,激动地迈着小短腿跑去了学校。
      
      到地方才发觉,自己跑到的是初中校园,又打车去了高中,找到班级集合的地方,发现没有一个认识的同学。
      
      身边的男生高耸入云,“小孩儿你走错学校了吧?”
      
      孟惊蛰抬头到80°,“请问这是哪一年?”
      
      “06年啊。你到底几岁?”
      
      完了,她还是初中生!
      
      她和唐非是高中同学,这意味着三年后才能遇见唐非,还是保证所念高中不变的情况下。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句没什么想说的有话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