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景宝络走进竹林的时候,突然开始感谢那沙雕作者超级水字数的过分精细描述了。
      
      温泉四周鸦雀无声,禁制甚至隔绝了远处的溪流声。
      徐徐的微风吹在身上,偶尔落下几瓣寒冬的红梅。
      红梅映雪,绿竹成荫,泉水氤氲,她伸出足尖试试,温度正好。
      
      世外桃源。
      完美。
      
      温泉水暖洗凝脂,这感觉着实不错,景宝络顺便将自己的头发也放下来洗一洗。
      只是眼睁睁看着乳白的水渐渐变了颜色,她面上也有几分讪讪。
      
      洗净之后靠在白玉石池边,太舒服,天然无污染,得天独厚的灵泉啊。泡了这么一会身体暖和了,便觉得腹中有几分饿了,若是这时候有点什么吃的,或者一壶小酒搁在水上温热,那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想要这短暂的休假人生继续这么舒服下去,她略略捋了捋思路,按照狗系统方才的意思。
      一是不能掉马甲。其次是世界不崩。
      
      马甲这件事,除了自己恐怕根本没人想到原主竟然能复生归来,倒是安全。
      【呵呵】
      
      景宝络:你笑什么?
      系统没吭声。
      
      景宝络继续想,所以,现在她只要调理好身体,多积累些经验值,顺利冲破结丹障碍,重新走上人生巅峰也不是不可能。呵,那时候,就算掉了马甲,就凭着她的武力值,谁还能奈她何?谁还敢BB一句?
      【呵呵】
      
      景宝络:脑子有坑?
      系统没吭声。
      
      景宝络等了两秒,谨慎最后下了结论,若她恢复巅峰实力,男主又是她亲手带出来的好徒儿,向来乖巧听话,她到时候先帮他清理掉那N多情敌,再叫他乖乖提前娶了女主,这世界自然也崩不得。
      
      逻辑没问题。方向很正确。等了一会,系统也没吭声。  
      景宝络松了口气,表示比较满意。
      
      现在正是中午,阳光晒得雪峰明晃晃,估摸着时间,她洗得也差不多了准备起身。不得不说,书里烂大街肤如凝脂,柔嫩细滑的描述落到实处后,还是挺动人的,景宝络摸了摸香软胸,啧,现在这身皮囊看上去着实不错,洗去污泥,如同剥了一层皮,她爱不释手捏了捏柔软的胸,顺便在肩膀手腕上也摸了摸,表示很满意。
      冲着这身皮囊回去也要给这本书补个三分。
      
      不过怎么胸口正中有个不大不小的胎记,她微微皱眉,这胎记看上去淡淡的粉,形状像是一把锁。
      不过景宝络很快又释然了。
      瑕不掩瑜,不影响美貌,反正穿上衣服谁也看不到。
      
      她伸手出去勾了衣裳,天玑门的正式弟子都是淡蓝或者青色的长衫,而像她这样刚刚进来还没正式拜师的新弟子,都是一身朴素的白衣。
      只是这两年负责采购的大概油水捞得过分,衣服质量越来越差。她瞧着这几把就可以撕烂的料子,着实有些无语。
      等到穿上以后,就更加无语了。
      瞧着还勉强算光亮,根本一点都不抗寒好吗?
      
      出水不到一刻钟,就开始觉得有几分冷。
      就在她迟疑是再进去水池暖暖脚还是直接狂奔回栖霜阁的时候,突然竹林微微震了一下。
      无数的竹叶晃动纷纷扰扰落了一地。
      景宝络顿时一僵,很快再次传来一声猛烈的震动,声音在山谷来回震动,仿佛哪里的雪还是山突然崩了。
      
      地震?!
      这回她没迟疑,胡乱一穿拎起裙摆直接狂奔出了竹林。
      禁制于她毫无作用,但是禁制外的寒风着实让她打了两个大喷嚏。
      
      实在太……太太他么……冷了。
      
      跑出来一看,还好,似乎只是一声惊雷,远远看上去各个山头并无异样。
      景宝络稍稍松了口气。
      她一路跑回破旧的栖霜阁,就看见满脸焦急的临川正在原地跺着脚走来走去,一看见她回来,连忙跑过来,待看清她模样,顿时一愣,有些惊艳的模样,然后又想起什么,犹豫再三,有些焦躁的搓了搓手。
      
      景宝络下意识拉紧衣襟。剧本没有卖身选项的。
      景宝络:【系统!他想做什么?】
      
      【韩临川衷情梳痴殿珏夫人三弟子皆梦,单相思深度煎熬中,想计划让你帮他去偷取定情丹】
      
      原来是这样,单身狗的相思病啊,景宝络同情看了临川一眼。
      却发现临川在更加同情的看着她。
      
      “小师妹,刚刚传来消息,本次收入门弟子,掌门新出了规矩,入门手续办理有变。”
      景宝络无奈:“师兄,我给了钱的。”
      
      临川欲言又止。
      景宝络再叹气:“我真的没有银子了。”
      
      临川也有些迟疑,他抿嘴想了想,咬咬牙下定决心,这铤而走险的样子让景宝络心头有些警惕。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景宝络抬眉。
      
      “方才天玑峰突然雪动,还情殿侧丹房露出一角,小师妹可否愿意帮师兄跑一趟?”
      他说到这里,面色有几分藏不住的羞赧:“在藏书楼储丹房里有一丹药,叫定情丹,劳烦小师妹取来给我。”
      
      果真如此。景宝络眯了眯眼睛。
      临川又简单介绍。
      这天玑山不同位置共有五座大殿,主峰最上为还情殿,为天玑门藏书楼、丹药库、洗髓池所在,也是历代天玑门修为在清净境以上供奉级高手的居所。
      主峰往下四殿排名不分先后,梳痴殿、炬嗔殿、蔽贪殿,绝欲殿。
      
      自供奉大佬茹斯兰江闭关不出参悟天玑剑,整个还情殿便如同空城。可惜,即便如此,还情殿藏书楼中和储丹房中的大把宝贝天玑门的人还是只能看得到摸不到,心如刀绞。
      无他,因为整个还情殿当年大战设下的护殿禁制,现在整个天玑门无一人可破。
      也幸亏无人可破,否则以现在掌门风格,只怕连房顶的符箓雕刻都刮下去偷偷卖了。
      
      景宝络就问:“定情丹?”这临川真是豁出去了。
      “嗯。浅白瓷瓶,丹丸赤色,味甘,嗅之有异香。”临川仔细回忆关于这丹药搜集的所有记载。
      
      景宝络心中笑了笑,什么定情丹,不过是某一任大能留下的丹药残次品,那前辈一心向武,追求断情绝欲,偏生自己心生魔障,于是想要通过炼绝情丹来断情绝爱,谁知最后走火入魔自毁于丹房,仅仅留下两颗丹药,一颗残次品定情丹,一颗解药绝情丹。
      因丹药中残留大量修为,虽有违人伦,还是都留存保管下来。
      又因够格住在还情殿的都是清净境以上有头有脸的高人,怎会对这些有兴趣,故而这两颗丹药恐怕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蒙尘呢。
      
      此事倒是不难。
      
      景宝络想了想打断临川道:“师兄要我以此作交换,但是天玑门知我偷药,又如何会留我在此?”
      “师兄讲话,你不要插嘴。怕什么,这天玑峰顶无人,只要能进去,又有谁人知道,就算日后发现,只当是当年大战被魔人盗走。”智商洼地的大师兄继续怂恿,“小师妹,你别管这些有的没的,先把药偷来与我,那拜师学艺的的入门费我便退你,直接帮你记名在我师父门下,再额外送你一本入门心法如何。” 
      
      见景宝络还在迟疑沉吟,他直接将名册拿出来:“喏,你要不信,我现在便帮你添上。多出的银子我都替你给。”
      
      景宝络看他写完名字,心中一定,扬起嘴角微微一笑,她转头看了看那孤零零的高峰,天玑峰在天玑山最高处,一路向上,禁制无数,大半都是当年她所设定,按照刚刚进竹林温泉的情况,她的身体穿梭禁制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一来一回,最多半天。
      如此此事便算是定下了。
      
      临川擦了擦汗,殷切又热情将自己身上的一点干粮和一小壶驱寒的热酒一并给了她。
      “那我就等小师妹的好消息了。”他转头看了看山间,目力之外隐隐可以看到下面隐约移动的人影,“趁着现在大家都在集合,小师妹速去速回吧。”
      景宝络搓了搓手:“师兄,山顶实在太冷了。可否将你的斗篷借来一用。”
      
      这破衣服,她的手指现在都快没有知觉了。
      再说,不拿个凭证,到时候万一临川翻脸可说不清楚。
      作为最近连续背锅的社畜,景宝络对这样的事情简直是本能的警惕。
      
      临川犹豫了一下,还是解下斗篷递给她,景宝络裹上,舒服眯了眯眼睛,暖和了不少。
      临川看她这个模样,又愣了愣。
      
      她将东西收好,然后向临川摆摆手。
      “师兄便回去等我好消息吧。”
      
      看着景宝络离开的身影,临川犹豫了两下,到底没开口唤住她提醒她偷药的时候小心点。
      
      方才不知为何天玑峰秘境突然天门洞~开,这代表着那位还有两年才闭关功成的大能茹斯兰江突然提前出关,整个天玑门为之震动。
      作为上一任还情殿主唯一的弟子,茹斯兰江性情果决,杀伐无常,更逞论那些令人心悸的魔道大战传言,是天玑门讳莫如深的不可说。
      
      眼下,估计代理掌门顾清明正屁颠颠带着各殿子弟等候在山下,恭迎出山的茹斯兰江一起商议要事。
      
      对临川来说,茹斯兰江提前出关,如果现在再趁着他下山这个最后机会不动手,那再无可能拿到定情丹。
      但此事若告诉小师妹,她到底年轻,要是知道了,只怕畏手畏脚反而坏事。
      临川咬咬牙,闭嘴回炬嗔殿去了。
      
      其实景宝络并不排斥这个任务,随着身体角色的融合,她现在的身体残留了原主部分记忆,加上之前模糊的看书印象,勉强可以应付。
      
      这新身体不知何故,三魂不正,七魄不调,根本无法梳理经脉进行入门功法的修行。
      如果可以回去故地得一二调理丹药再顺手助人为乐,正好。
      
      上山的路并不难走,因为禁制的原因,通往天玑峰的前街石阶上面没有落下一片雪也没有生一颗青苔。
      就是如今她这个身体太弱,走了这许多山路,实在是有些吃不消。
      
      一路上,山花在道路两侧开放,仿佛是在欢迎主人的回归,气温也正适宜,缥缈的云混着雪花飞舞,落在身上,意外的并不冷,她走了这一会,出了薄薄一层汗。眼前终于看到了还情殿的轮廓。
      
      琼台玉宇一如当年她离开时的模样,高楼巍峨,巧夺天工,山顶的天池水顺着一方十数米见方的平缓小池渠缓缓流下山,水面平稳,夜晚倒映漫天繁星,如梦如幻,现在白日四下静谧如同死地,没有一点动静。
      她左右一看,确认了方向,向还情殿旁的藏书阁走去。
      储丹室就在藏书楼一楼。
      
      天玑门兴盛之时,声势浩大,何其壮哉,如今四大家族当日不过是天玑门下的小喽啰,如今竟然也抖起来了,各大门殿如同四姓的后花园,其他外门姓氏想要进来,要么天资实在出众要么出的银子实在不错。
      而无权无势的就算进来了,也只能成为外门弟子,管理严苛,杂务甚多,还学不了什么东西。
      ——本事不大,脾气不小。
      
      景宝络想能把一个昔日龙头大派管理成这样不成器的样子也真是种本事。
      
      藏书楼共计七层高,越向上,所藏的书和要求的境界修为越高。
      景宝络伸出手按在藏书楼门扉下,门便开了。
      又没关门?
      当日和那小徒儿说了多少次,随手关门、随手关门,又没有听进去。她微微叹口气,走进了储丹室。
      
      储丹室基本都是各类丹药,时隔多年,里面的布局丝毫未变,整洁干净,一如当日。
      她看到此,不由微微点头。
      
      下意识做完这两个动作,景宝络不由一怔,都怪原主角色和她意识融合的太完美,仿佛她就是那位大佬,那个大佬就是她,不对,大佬本来就是她,哼。
      
      她看了一会,转身先去取了两瓶顺经丸,又取了两瓶提息丹。这才一路走到后面的木架旁。
      从这里进去,新置办了不少新的桁架,上面整整齐齐放着不同颜色的丹药瓶子。
      
      定情丹,定情丹。
      她凭借零星的记忆搜寻位置,终于看到了。
      应该是这个。
      浅白瓷瓶,打开,丹丸赤色,味甘,嗅之有异香。
      稍稍嗅了一下,只觉这味道仿佛在哪里闻过,略略有些熟悉。
      
      再仔细一看,景宝络的眼睛定了一下。
      转弯的这一排的木桁架上,整整齐齐不知几百瓶,都是一模一样的药瓶。
      打开一看。
      靠。
      几百瓶的定情丹。
      
      她看了这丹药琢磨一会,突然眯起眼睛,这个颜色。
      啊,是了,她那小徒儿曾经每日都会奉上的蜜花羹,可不就是这个颜色吗?
      取出一颗,伸出粉红的小~舌头微微舔~了一口。
      可不就是这个味道吗?
      
      景宝络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
      这个孽徒,为了他那个超级白莲玛丽苏女主,竟然敢用师父来试药。
      
      她正腹诽中,忽然听得一声。
      “姑娘。”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