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1、爆发 ...

  •   一声轰鸣,囚牢的大门被人以巨大的力量一拳轰破,无数仍然戴着镣铐的囚徒疯狂地冲出了囚牢,向着四面八方涌去。在这样的混乱之中,罪魁祸首却缓缓收回了仍然包裹着微弱白光的手,朝着另一个方向去了。
      那里是狱卒的休息室。
      “虽然这样做有些对不起泽撒尼尔,但我想他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夏飞快地抽出了被藏休息室杂物之中的一只木箱,将其揭开。
      那是辛特兰军的服装与罩袍、少许金钱、肉干,还有并排放在一起的一柄银色刺剑和一柄古朴长剑。
      “在你告诉我之前,我没有丝毫察觉到他在帮我们。”凯赛尔飞快地披上罩袍,将阿兰兹雅交给他的“湖之哀愁”固定到腰带上,“我也没能想明白,他为什么要帮我们。”
      “以他现在的立场,你恐怕没有机会当面问出这个问题了。或许以后我们还会见面,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离开这里。”
      片刻,他们已经准备完毕,飞快地回到了囚牢入口。乔拉正躲在一处杂物堆后,见到两人,立即走了上来。
      “我们现在就离开。”凯赛尔对乔拉说道,“费恩有他自己的打算,你和我们一起走。我会保护你的。”
      “我可以保护我自己。”
      乔拉一掀自己的牧师长袍,露出了腰间的匕首、背后的箭袋,和手上提着的的短弓。刚才冲出去的囚犯即便手无寸铁、有些甚至戴着镣铐,但还是杀掉了不少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的士兵,这两件武器就是乔拉趁乱捡来的。她没作犹豫,扯起长袍的下摆。匕首猛地一划,长袍变成了只及腰的斗篷。
      “我们去找三匹马,然后一起冲出去。”她站得笔直,认真地说道。
      囚犯们虽然气势凶猛,但那也只是最后的一点疯狂。比起被拖到大军面前斩首、用来折杀敌人士气,或是在牢房里饥饿地去死,死在这样的暴动中对他们而言是最好的结局。当其余士兵们做出反应、纷纷拿起刀剑时,他们也就彻底沦为了人形的困兽。
      这股由囚犯组成的兽潮在向外冲锋,但也在飞快地减少、在利刃中倒下。眼看再过几分钟,他们就将彻底化为一地尸体——就在此时,马蹄的轰鸣自马厩的方向轰然响起。在那里,一团火焰升腾,虽然并没有多大威力,却足够让马匹惊慌暴动,数十匹战马冲出了被预先打开的马厩大门,发疯般沿着营地之间的道路冲去,其中三匹马背上还载着人,看上去像是辛特兰的士兵……和一个背着弓箭的牧师。
      一名小队长当即大吼——“拦住他们!!”
      拦不住!
      那本就是被驯服的野兽,在如此狂奔之中,没有预先做准备,根本不可能拦下!它们冲过了飞快躲避到两旁的战俘和士兵,混在其中的三名幸存魔族人借此机会突然腾空而起,攀上了马背,冲向营地外围。
      法师们都通过[传送]去了西部探查黑暗扩散的情况,而骑兵们才刚刚返回,原本还在收拾物资,根本来不及再次上马追击 !
      十几匹马,还有六个趁乱逃离的人,就这样一路冲撞,像是河流中的沙石汇入大海,冲出了营地,在荒原上疾奔,最终消失在地平线上。直到此时,泽撒尼尔才得到消息,前去查看情况。
      很多人都看到了那个牧师打扮的女孩从牧师营地离开,去了囚牢的方向。到现在他们才得知,那个女孩乘着泽撒尼尔返回时精神疲惫,偷走了最深处那个特殊囚牢的钥匙。他们只能后悔,因为她曾经展露的一点善意,就天真地认为她不会有什么危险,而没有人拦下她稍作盘问,才让那个该死的叛徒逃离,让这样的暴动发生。
      他们看不到,泽撒尼尔原本写满愤怒的脸,在回到自己的中央营帐、穿过门帘时,忽然露出了极其微弱的一丝浅笑。
      
      王都,又一只雪白的飞鸟在午夜抵达基纳的别馆。就像上次一般,他打开窗户,让鸟儿飞进屋子,在解下它脚上绑着的小巧卷轴后,任由它飞向墙边的灯架,与早些日子抵达的那只小鸟亲密地依靠在一起,彼此梳理着羽毛。
      他展开卷轴,读完了上面的文字,便立即将其丢入了火炉,烧成灰烬。
      “黑暗的蔓延……法师们前往调查……”
      他想起最近在王都调查得到的一些隐秘消息。基纳的目光略微压低,投向了还在桌面的另一叠纸张,又看了看一只靠在墙边的狭长柜子。
      “或许,真的有机会。”
      从前线到王都,就算骑快马昼夜不停地赶路,应该也要十几天。当然,或许乌罗塞尔身为刺客之王,会收藏有目的地是王都的传送卷轴……但他应该不会那么奢侈地直接以这种方式消耗。
      他拿起了那叠纸,没有多做犹豫,便将其也丢进了壁炉之中。火焰得到了最佳的食物,疯狂地舔舐着纸页。它们在火中蜷曲、发黑,不消片刻便已经全部化为灰烬。
      那是他派一名画家绘制的数十份复制了泽撒尼尔的信件中速写图、画有费恩人像的通告令,原本是要张贴到王都各处酒馆的公告板上,将费恩的消息散步,让乌罗塞尔看见。
      它们现在被付之一炬。
      基纳坐回桌前,摊开了一张新的信纸。鹅毛笔吸饱了墨水,漆黑的文字随着笔尖颤动开始飞快地出现——
      “尊敬的‘沼泽公爵’贝尔德阁下……”
      不久后,则是另一份信:“‘低语’的阿兰兹雅阁下,我们等待已久的时机,或许成熟了……”
      
      黑夜高原周边区域,黑暗笼罩之中。
      一行人穿着各式长袍,手中提着各自的魔杖。在最前方、白色胡须披挂的老人负手而行,一支长而古朴、只比人稍矮一些的法杖悬浮在他身边,随着他的步伐缓慢漂浮。
      这是以卡拉奥为首的十数名高位魔法师。
      通常,法师们并不会像这样集体行动。十数名高位魔法师,这已经是可以摧毁一座中型城市的力量。这次的事件发生得突然,加之他们都因为辛特兰皇室的要求而留在前线营地自己搭筑的临时法师塔内,都暂时没有别的事要做,因此才会出现这样一幕。
      随着他们的前进,不断有四周的事物像是被无形的力量牵引,漂浮到了法师们各自的面前。他们用各类微弱的魔法进行着各自的研究与尝试,观察着这片黑暗带来的影响。在他们身体周围,盘绕着微弱的法术光芒,其外形像是由盘旋的元素流形成的环形护盾。
      这是法师们通用法术护盾中相当高阶的一种,[元素防护]。
      卡拉奥身后紧随着的是黑色长袍、戴着外观像是瘪掉苹果的黑色帽子的“灼之光”提斯妮丝。他们此时都步行前进,在黑夜高原内进行由外向内的传送因为黑暗力量的干扰有一定危险。这片区域虽然在黑夜高原之外,但周围盘绕的力量、气息却十分相似,这就像是原本的高原区域向外生长、扩张了数倍。
      行走到一片树林前时,卡拉奥停下了脚步,后方的法师们也随之驻足。
      这片森林原本或许郁郁葱葱,但此时只留下了骨骼般的漆黑枝干,甚至还有微弱的变形,让它们看上去更加怪异、恐怖。若有若无的雾气阻隔了视线,法师们无法看清更深处的事物。
      卡拉奥缓缓抬起了手。那支古朴法杖随着他的动作漂浮到他的身前,开始缓缓聚集红色光芒,四周有无数层叠的法术符号浮现。片刻后,光芒一闪,虚幻的法术符号与线条似乎化为实质,如同一道圆形的门扉。火焰喷涌而出,在向前奔流的途中变幻形状,最终化为传说中巨龙之姿。纯粹火焰构成、共近十米宽度的巨大双翼猛地展开,随后极有力地一挥,火焰巨龙在一阵灼热的气流之下腾空而起,掠过前方的树林。
      那就像是神明用炽热的画笔挥过大地,巨龙穿越的区域顷刻间便熊熊燃烧起来,赤红的光焰几乎要撕开四周昏沉的黑暗。
      古怪的叫声随着火焰燃烧而在林中响起,无数阴影身披火焰,厉嚎着向林外冲来,显然是被火龙的俯冲点燃,正受到极大的痛苦。
      提斯妮丝迈出一步,略微吟唱后便挥出了短魔杖。一道刺眼的雷霆自她法杖的尖端亮起,刹那间击中了最前方的阴影。银白的电光下,法师们得以看清那阴影的真实面貌——那似乎是受到了黑暗诅咒,变得有些扭曲的山林狼。
      那道闪电并没有就此结束,而是在接触第一只狼后继续向后链接,舞蹈般在之后的每一匹受诅咒的狼身上跃动。等到闪电消失在树林深处,原本冲向法师们的无数魔狼此时已经只剩下一团又一团灰烬。
      “寻常的动物不可能在您的[火龙术]下还存活,即便那是牺牲伤害、提升覆盖范围的法术。”提斯妮丝皱着眉说道,“它们在黑暗的笼罩下,显然变得强大了不少,也疯狂了不少。”
      卡拉奥侧过头,看了一眼提斯妮丝。
      “你也应该察觉了。这里的元素环境已经开始缓慢向着黑夜高原的环境转化,或许再过数周,或是数月,黑暗就会永久固化,难以消除。黑夜高原上那些怪异的黑夜生物,很可能就是在黑暗的影响下,由普通生物扭曲、诅咒而成的,这一变化在初期尤为明显。”
      “而且,除了代表阴性的水元素,其他三种元素都在不断遭到排斥。”
      “阁下,您对黑暗蔓延的本质原因有猜测么?”
      “我们抵达时,扩张已经停止了。显然这不是无限制的。发生这样状况的最根本原因毫无疑问在黑夜高原深处。”
      卡拉奥微微压低了目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到此为止。诸位先行返回吧。”
      片刻后,他宣布道。
      法师们纷纷以自己的常用的信标开始构筑向外的传送,在光芒闪烁间带着自己收集的试验素材离开了。然而卡拉奥却始终没有动作,只是安静地看着。
      另一个始终没有使用传送的人,是他身边的提斯妮丝。
      卡拉奥没有看她,只是淡然问道:“你不走么?”
      “阁下,您还有什么计划?”
      “我会独自前往黑夜高原进行探索。这即便是对你们而言也会有一定危险,那里的环境几乎已经接近阴影位面。”
      “即便是我们这样远远逊色于您的法师,在探索中也能够提供不小的帮助。”
      卡拉奥微微虚了虚眼睛:“你是在质疑我?”
      提斯妮丝看着这位“诺斯拉尔的议员”,保持沉默,没有回答。
      “我只能告诉你……这件事与阴影位面有关。现在,你该离开了。”
      提斯妮丝依然沉默着,只是眼神似乎有些变化。许久,她才点了点头,构筑起[传送],在一道白色光芒中消失。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我一直觉得泽撒尼尔的形象应该是会去迎合体制,但会在保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倾向于做一些正面的或是照顾自己人的事情,因为爱情失了智除外。基纳则完全善于利用体制和权力为自己谋私,只在大方向上有一些良知。他出身很高,这应该还算合理。嗯,这两人狼狈为奸(?)还蛮合适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