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0、黑暗 ...

  •   早晨,迷雾丛林边缘,属于两国的军队都在默契地向后撤退,彼此远离着。
      奥拉的中央军已经在辛特兰法师与骑兵的合作突袭中显露颓势、远离了中心战场,虽然国王已经派出了几位特殊强者,挽回了一些局面,但左右两军相对变得孤立,必须尽快后撤,重整阵势。
      而辛特兰第一军团的撤退,则是为了从中央进行最终进攻。在奥拉恢复姿态之前,他们想要抓住机会,趁着他们还未完全适应突然加入的法师力量,与第二军团聚拢进攻,借此将其一举击溃。
      两个国家彼此都清楚对方的想法,只看哪一方更快,更坚决。若是辛特兰先完成准备,那么这场战争大概率就会以奥拉的失败结束;否则,就会在高阶武力的参战下,升级为更惨烈的拉锯。
      第一军的最前方,弗洛德骑着黑色战马,指挥军官、发布命令。辎重都已经由随军的后勤士兵整理完毕、搬上马车,其余人马也都已经准备完成。
      天气阴沉,没有阳光,虽然让人有些心情忧郁,但正适合行军。
      他点了点头,转向一旁的副官,准备发布命令。
      他看到副官的神情带着些惊讶,目光越过他,望向更远处:“弗洛德将军,那是……”
      弗洛德回头望去,在他视线的尽头,模糊的黑暗正自极远处的山脉悄悄向外蔓延,覆盖了大片天空。那就如同是浑浊的污水被倒入清泉,污秽、浑浊的黑色缓慢地扩散开,取代了原本虽然遍布乌云,但依然算得上明亮的天穹。这黑色的污染在向着迷雾森林延伸的方向似乎格外迅速,已经有小片森林被笼罩在黑暗之中。
      这一幕的出现没有任何征兆,那片天空突然就变得黑暗了。
      “现在出发!”弗洛德高声命令。
      如果他没记错,那些高山是辛特兰国境内的禁区之一,黑夜高原的一部分。
      黑暗笼罩的区域仍然在不断扩大。在那些黑暗的雾气下方,被覆盖的树木正在不断变得怪异、扭曲,草地失去颜色,来不及逃离的飞鸟像是遭到法术的麻痹,陡然一折,自空中笔直落下。
      那片黑暗实在太过显眼,已经有不少士兵注意到正在发生的变化。行进之中,不停有人向着侧后方张望。军队移动的速度不算慢,但那诡异的黑暗显然更快,就像是放慢百倍的潮水缓缓涌上沙滩,追逐着误入其中、来不及逃离的成群蚂蚁。
      他们几乎已经能用自己的眼睛看到黑暗笼罩之下正在发生的变化。这让他们的神色自疑惑,慢慢变为惊惶,士兵之间低声交谈,缓解着不断累积的压力。
      但按照目前的速度,再有半天,那片黑暗就会吞没正在向着东部转移的第一军。弗洛德压低了目光,看向军队的后方正在马车拖曳下缓慢移动的物资马车。
      “砍断运马的绳子。” 弗洛德朝着副将说道,“把物资的马车留下,让随军体力较差的的后备人员和治疗者骑上那些马跟着队伍前进。”
      他顿了顿,又道:“这里发生的情况必须尽快告知第二军。让斥候把消息送出去。特别是,告诉后方的法师们。”
      这异常景象的出现太过突然,不像是奥拉的某种阴谋。弗洛德也从未听说过有魔法能制造如此恐怖的景象。被黑暗笼罩后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其危险程度、本质,一概不知。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尽快避开那片愈发昏暗,且在不断蔓延的区域。
      
      傍晚,辛特兰第二军的战场囚牢。囚犯们无所事事地各自打发时间,或是什么也不做,单纯发呆。最深处的囚牢中,凯赛尔安静地坐着,尝试着进入夏所说的“冥想”之中。
      但他听到身旁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低吟。他马上睁开眼,转头看向身旁的夏。他此时似乎正经历一场噩梦,牙关紧咬,额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渗出细密汗珠。
      凯赛尔猛地一挣扎,镣铐相互碰撞,发出剧烈的金属交错声响。他被锁链扯住,无法更靠近夏。他只能担忧地出声询问:
      “你怎么了?还好么?”
      他看到夏猛地睁开眼,盯着他,胸口不断起伏,喘着粗气。
      “你……在冥想中,做噩梦了吗?是因为乔拉那天和我们说的话?”
      “不……精灵们似乎出事了。”
      “精灵?”
      凯赛尔疑惑地皱眉,“发生什么了?”
      “他们用某种方法向我传递了幻像。这就像,强行被拖入到梦境里。”夏解释道,“那些幻影非常混乱,我只能大致解读出,是某种强大而黑暗、污秽的力量在向着他们蔓延,腐蚀着他们赖以生存的古树。”
      “他们现在似乎是以某种防护魔法抵抗着侵蚀,但用不了多久就会失效。”
      “他们认为你能够用传送立即赶去帮助他们,所以才用幻象来向你请求帮助,但你现在……”
      “我现在失去了储存魔力的能力,没办法直接使用魔法。”夏看向凯赛尔,“即便我们现在就逃离囚牢赶去,也绝不可能来得及。”
      “你是否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
      夏摇了摇头。
      “我只能感觉到,那与黑夜高原徘徊着的诡异力量有些相似。
      “现在我们还不能离开。泽撒尼尔将我们“擒”回这里,监牢也是特别打造的,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我们还能突然脱逃,他必然会受到怀疑。基纳或许会一定程度上包庇他,但阿林瑟和拉克希罗不会。一旦被他们得知、察觉其中不对的地方,这会令他陷入危险。”
      “而且,辛特兰来的法师们现在就在这座营地附近。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对你也不感兴趣,所以没有来过这里……但是如果我们现在逃离,马上就会遭到他们的追击。即便是我全盛时,也不一定能敌得过卡拉奥……”
      “还要等待,保持耐心。”
      
      与此同时,泽撒尼尔的营帐。
      那名斥候奔袭百里,载着他来的马在他跃下的瞬间便嘶鸣一声倒在地上,虽然还喘着气,但显然已经活不了多久了。腹部有无数细密的擦伤。那是他不停夹紧马腹、催逼战马用尽最后一点潜力,用它最快的速度赶来所致。
      斥候看上去也憔悴疲惫,但还是单膝跪在泽撒尼尔的副官维契斯面前,将位于西部的第一军所遭遇之事详细快速地告诉了他。
      “你说那片黑暗是从黑夜高原蔓延开的?”
      “是的!”斥候咬着牙道,“黑暗蔓延得很快,弗洛德将军派我来传达消息时,已经下令将所有载着辎重的马车抛弃,用最快的速度离开。”
      维契斯的面色愈发灰暗。
      前天午夜,泽撒尼尔便已经率领骑兵和超过一半的步兵士兵离开了营地去包围、剿灭孤立无援的魔族游击军,到现在也还没有回来。东南部的荒原辽阔无比,按维契斯的估计,怎么也得消耗三四天时间。
      一旁的一名士兵已经记下了斥候描述的情况,飞奔去法师们的临时高塔了。应对这样诡异的意外,应该也只有那些法师能探查清楚这黑暗出现的原因和特性。
      “第一军还有多久能抵达这里?”
      “大约两天……不,应该一天半就够了。”
      维契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先去休息。”
      斥候喘着气离开后,他才有些焦急地踱了几步,握紧了拳头。
      不知道奥拉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如果他们发现辛特兰军队在黑暗蔓延之下疲于奔走,会不会趁此机会集结军队略微绕道东部,借助黑暗夹击他们?泽撒尼尔此前说过,奥拉的军队中也出现了能够抗衡法师们的高阶武力,想必是南方皇室已经做出了应对……如果是这样,那么此时还在东部的泽撒尼尔就危险了……
      当然,这可能性不大。毕竟如果斥候所说的黑暗其蔓延没有限制,那么奥拉在趁火打劫后来不及撤退,迟早会被吞没。在这样的威胁下,他们更有可能只是保持观望。
      总之,当务之急是做出应对,并尽快告知泽撒尼尔,还有位于王都的皇室。维契斯有些慌忙地离开中央营帐,掀开帘子便快步向前走去——而后“砰”地撞上了一个高大的人影。
      “怎么了?”
      他抬起头,见到熟悉的英俊面孔、灰棕色短发,一时震惊,又惊喜又焦急。
      泽撒尼尔只比斥候到得稍晚了几分钟。四周响起马蹄的嘈杂声音,比歌声更动听。
      “泽撒尼尔大人……没想到你现在就已经回来了!”
      “魔族军似乎提前闻到了风声。我们围剿时发现的营地中,大多篝火还有余温,帐篷也没来得及带走,但却空无一人。”
      “但奥拉的间谍发回的情报不是说,魔族人生性桀骜,不大听从奥拉的指挥么?即便他们提前得到了消息,应该也会先自己证实然后才撤离……”
      “不知道。也许他们之中出现了某个一呼百应的人物。”泽撒尼尔皱了皱眉,“如此,再继续围捕也不会有结果,就尽快返回了。比起这个……这是怎么回事?”
      他指了指瘫倒在地的战马,“看样子有人带来了相当紧急的消息。”
      维契斯点了点头,精简地将消息传达给泽撒尼尔。每多听一个字,泽撒尼尔的神色就阴沉一分,当听到黑暗是从黑夜高原蔓延开时,已经几乎像是要滴出水来。
      “我已经让人去通知后方的法师大人了,还有这次和您一起回来的另外几位。”
      泽撒尼尔看了他一眼:“你尽快让士兵把重要的军备与粮草搬上马车,准备好随时能出发行进,离开这里,此外,把这个消息写成书信,用飞鸟送去王都。那片黑暗的蔓延不是无限制的,但我们还是要做好准备。”
      “是!”维契斯点了点头,飞奔去了下一级士官们的营帐。在他身后,泽撒尼尔沉默了片刻,也迈开步伐——然而却是朝着牧师营帐。
      稍后,一个穿着男装的年轻女孩悄悄离开了牧师营帐。她披着牧师斗篷,这让她并没有遭到阻拦,一些士兵也只是好奇地看着,毕竟有些人还接受过她虽然速度较慢,但尚算有效的治疗,对她略有好感。
      她一路穿行,直到最后抵达营地的囚牢附近。从这时开始,她就像变了一个人,动作突然变得敏捷,借助营地的杂物遮掩着自己,在几乎没有被注意的情况下溜了进去。
      她已经来过一次这里了。那些囚犯们见到这样一个短发的清秀女孩走进囚牢,纷纷躁动起来,出言轻薄,大咧着嘴,朝她调笑着。这些她只当没有看到,径自向前走去。
      今日看守囚牢的狱卒不是费恩,而是另外两个陌生士兵。但他们此时却都不在这里——因为泽撒尼尔的副官维契斯所下的命令已经从他们的长官那里传递到了他们头上,他们此时正忙着在自己的营地收拾东西。女孩未受阻拦,一直走到了囚牢的最深处,关押凯赛尔和夏的特殊囚室。
      凯赛尔听闻声响,睁开眼睛,惊讶地见到乔拉正站在他们面前。女孩抿着嘴,神色也有些颤动,看了看凯赛尔,又看了看同样正沉默地望着她的夏。
      她声音微弱却坚定地说道:“我来救你们了。”
      “泽撒尼尔已经和我做了约定,只要我把这句话传达给你们,他就会放你们出来。”
      夏微微虚了虚眼,没有说话。
      “——一个女孩趁着足够巨大的混乱偷走了钥匙,打开了牢笼。”
      悄然间,一抹微笑出现在夏的脸上。
      这就是他们所必须等待的时机,这句话,就是真正能够让他们离开的钥匙。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卷应该会直接到主线末尾。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