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十七岁》叶莳萝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6-14 12:32: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奇怪的他【修】 ...

  •   此后,既做我的眼泪,也做我的湖。
      ——刺槐少女
      
      *
      
      暴雨过后,燥热的西城像从冰箱里走了一遭,降下温来。
      
      四中门前的樟树林荫道上,结束午休的学生陆续回校,明黄校裤短裙颜色鲜亮,纯白衬衫一角被风吹起,伴着脚踏车清脆的铃声、嬉闹笑语和哈欠连连,飘扬向夏日晴空。
      
      众多私家车从主干道一直堵到校门口,交警的哨声和家长急躁的喇叭此起彼伏,好似当街对骂,吵个不停。
      
      明亮火热的阳光从这个车顶跳跃到那边,最终在拐角处,被蓝白双拼迈巴赫的车尾拦住,折射散开。
      
      副驾驶上,妆容精致的经纪人看眼腕表,转身提醒后座的少女:“明天要为碳酸饮料拍摄广告,宝贝儿,记得请假。”
      
      “好。”夏轻轻乖巧答应,打开车门前,她不忘露出一个清甜笑容,“辛苦你了,小钟哥。”
      
      得到戛纳新晋影后的一个感谢,这让第一天上班的司机小钟受宠若惊。前任雇主是位唱跳男歌手,向来冷言冷语,笑脸奉欠,这使得小钟说服自己,也许大明星都行程匆忙,无暇对小人物礼貌。
      
      所以,当夏轻轻神情自然地向他道谢,似乎只是平常招呼,让小钟真实地惊讶了几秒,但很快,来不及涌上心间的酸涩被热切的愉悦替代,他忍不住提高音量,“傍晚放学,我按时来接您!”
      
      夏轻轻笑了笑,眼中灿烂。下车前,她拨弄了两下头发,从两侧的中分里整齐码出一层厚重的刘海,低头一瞬,鼻梁就多了副充满书呆子气的黑框眼镜。
      
      小钟一愣,这,这又是演哪出?女孩脚上的纯白匡威踩到地面,倾身走出去,原本婷婷挺直的腰背同时塌下,脖颈一缩,气息瞬间怯弱。她双手紧张地在百褶校服裙边握了握,随后挪到书包带上攥紧,脚步轻而急,纤细身影游鱼般汇入人群。
      
      小钟傻了,嘴因震惊而久久张大,柴琳掏出香烟,点燃后落下点车窗,无声笑了一下,“开车。”
      
      *
      
      “且说黛玉自那日弃舟登岸……”
      
      顶级催眠师许老太声线柔细,法力高强,寥寥数语,短短几分钟,就让瞌睡虫满班乱飞。窗外蝉鸣燥动,空调凉风嗡嗡,合奏成夏天的白噪音。
      
      昨夜刚回国的夏轻轻生物钟仍然停留在东一区,此时困得眼角泛泪,但为了照顾许老太的授课情绪,她强撑着精神,努力睁开沉重酸软的眼皮,望向黑板的方向,俨然一副好学生姿态。
      
      快下课了,她实在忍不住,才掩住嘴,偷偷打了个哈欠。“——黛玉葬花时,行动处似弱柳扶风。不明白什么意思的,可以看看我们班夏轻轻。”
      
      “……”哈欠卡住了,她原本困成蚊香的眼睛变成了问号,怎么又来…
      
      就上周,许老太讲到“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突然毫无预兆地拿她举例,由此来解释小蛮腰的典故。从那之后,只要从走廊经过,原本抱着胳膊,酷酷地倚靠在窗边耍帅的男生,就集体嗷嗷两声怪叫,用热情洋溢的口哨为她送行。
      
      估计今天过后,这群猪头中二少年们除了口哨,又会加一项当空扬花瓣儿,这么下去,迟早给她凑齐丧葬八件套。
      
      夏轻轻没有应声,敬业地扮演着 ‘内向害羞的普通高二女生’这一角色,众望所归地红了脸颊,任由教室里起哄嬉笑,窃窃私语。
      
      当然,有一些不那么好听。
      
      “瘦得骷髅一样,有什么好看的。” 、“对啊,她脸都不敢露出来,得丑成什么样儿啊。”、“哎,我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你们说她的刘海下面,会不会根本没有另外那半张脸…”嘻嘻闹闹乱七八糟全部灌入她的耳朵。
      
      夏轻轻险些笑了出来,谁说国产剧没有好编剧,高手在民间。
      
      同桌王孟璇忽然想到什么,眼睛眨巴两下,凑过来压低嗓子,“神秘的Y先生露面了没?知道是谁了吗?”
      
      哦?夏轻轻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她说什么。过去的半个月,每个早晨她的书桌里都莫名奇妙多出一排旺仔牛奶。上头贴着张便利贴,画了只歪歪扭扭的笑脸,署名是Y。
      
      非常校园的桥段,像少女们的白日梦成真的时刻。
      
      老套的剧情没能打动夏轻轻,却意外地让旁观者沉迷,当时王孟璇激动地捧着脸颊,眼睛发亮,“好浪漫哦。”她却只有担忧,唯恐是自己身份暴露,引来了粉丝,加之她不爱吃甜,所以全部转赠给王孟璇,难怪她记得比自己都清楚。
      
      忍不住笑了一下,夏轻轻摇头,小声说,“没有”,然后收起语文课本,去看贴在桌角的课表。王孟璇”啊”一声,似乎十分失望,“哎呀,他在怕什么啊。难得有人肯向你表白,你一定想都不想直接答应啊。真怂。”
      
      夏轻轻歪下头,看她一眼,笑了笑,往左耳里塞了只耳机,让《Gently Dreaming》的轻柔曲调冲淡外界的声音,包括那些用讥讽掩盖的羡慕,故作不屑的嫉妒…有的时候,少女之间的心思啊,微妙又可爱。
      
      数字和公式与夏轻轻八字犯冲,看到便头痛,于是她眼不见为净地为数学课本包上了淡绿色的书皮,手指摩挲过橘子汁图案,她忽然想起柴琳的叮嘱。
      
      历史组教师办公室在四楼,安静的空气里飘着股淡淡的檀香——每到高考季,总有高三的学生偷偷跑过来,往走廊绿油油的滴水观音花盆里插香,祷告神灵做法,让自己在考场上被诸位老师魂穿。
      
      夏轻轻踏上最后一级楼梯,班主任葛大爷嘹亮的嗓门儿便迫不及待地兜头泼来,“哈哈哈,良禽择木而栖,附中的重本进线率可被咱们甩了八条街有余。好小子,有眼光!欢迎你来四中哈哈哈哈——”
      
      葛新壮人如其名,张飞转世,李逵投胎,每次找他请假,没到门口,就能听到他气壮山河的雄劲笑声,果然,今天也不例外。
      
      忍着笑意,夏轻轻向下一层,拐进洗手间,摸出手机给小钟打了个电话,又请助理预约理疗师,最后站在镜子前,认真洗着染到指甲上的荧光笔痕迹。
      
      隔着淅沥的水流声,她听见里间有人提到她的名字。
      
      “对,就A班的夏轻轻,黑长直皮肤惨白,每天贞子似的飘来飘去。”、“你说她和季秋阳…不可能!”、“不信,李思妤那么漂亮,都被他拒绝…”、“可人家夏轻轻腰细呀,许老太都说她是黛玉——”、“呕,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结果脸先着地了吧。”
      
      夏轻轻的愣怔只有片刻,对于这些刻薄言论,她好像浑然不在意,眼睛里甚至漾起微小的笑意,用纸巾擦干指尖,潇洒走开。
      
      出门前,女孩们又换了新的话题。
      
      “你们看新一期的《InStyle》没?甜夏女神穿的那件淡绿纱裙太仙了!”、“废话。看我,昨儿熬了整一宿,才完美copy甜夏的编发。”
      
      回到四楼,敲了敲门。
      
      风从身后吹来,引得她很淡地向外扫了一眼,傍晚的天空从窗棂和树叶间显露,弥漫成火红的一角。
      
      无意间,一道瘦高的背影闯入眼帘,从楼梯拐角向下而行。
      
      男生穿着松绿T恤和纯白运动裤,肩膀平直,漆黑的头顶落了层阳光,脖颈白皙,整个人透出一种干净清爽的少年感。
      
      腿应该很长,几步就消失在视线里。
      
      咦?如果没看错,他身上穿的是隔壁附中的校服,怎么来这儿了…不等她细想,葛新壮已经在门内喊“请进”了。
      
      *
      
      J.W时尚杂志,A区1号摄影棚。
      
      绿幕背景已经搭起,配角广告演员正在站位彩排,副导演时不时从取景器后探出身子,指挥灯光组调整明暗。忽然,现场响起一阵激动的窸窣,“甜夏老师到了!”
      
      摄影师从分镜本里抬头,眼睛不由一亮,被簇拥在人群中的少女身披轻纱白裙,走到特效器中的海滩布景前,微笑俏立,恰如轻盈的浪花。
      
      灯光大开,冒充旖旎的夕阳。她浓密的黑发落满霞光,光洁白皙的额头被橘红沾染,戴了混血美瞳的杏眸介于绿色与蓝色之间,抬眼望过来时,像勾人魂魄的美艳山鬼。
      
      摄影不由有些炫目,一时看呆,脑海忽然蹦出一个词——“美色馥郁。”
      
      直到深夜,拍摄完成,躺回到保姆车,夏轻轻踢掉高跟鞋,面色痛苦捂着脚踝,整个人蜷缩起来,柴琳抬眼瞧她满脸困倦,安慰道:“理疗师在家里等着了。”
      
      “嗯。”她很困,全身疲乏,却还是摸出来一本《真题详解》,借着车厢的灯光订正答案,累得不想多说一个字。
      
      “过了这个月,就能好好休息了,十五号路演结束,就只有一档综艺的通告。”
      
      “好。”为着柴琳安慰的好意,夏轻轻翘起唇角笑了一下,“您也辛苦。”她半阖着眼,眼底浅浅阴影,不知是垂落的浓睫,还是熬夜带来的疲倦。
      
      小钟快速瞄了一眼,心中不解。她年纪轻轻,便已戛纳封后,大红大紫,荣耀加身…还苦兮兮做题干嘛,难不成还想考清华北大?
      
      像是印证他的遐想,等红灯的空档,英才集团的LOGO倒映进车窗,在辉煌的写字楼群中央灼灼闪耀,也许是霓虹刺目,夏轻轻抬头瞥了一眼。
      
      很快的,一抹似曾相识的松绿从明亮的大堂冲进了电梯。
      
      *
      
      清晨七点,四中校园广播站的音乐准时响起,和渐次热闹起来的人声交织在一起,拂过树梢,撞得绿叶簌簌作响。
      
      夏轻轻脱下书包,放进桌肚,忽然,手指顿了顿,摸出一本湿透的习题册——浓黏的液体洒满了她的书桌,几枚被捏扁的红色旺仔包装盒散落在脚边,发出甜腻的香。
      
      听到动静,靠窗看书的王孟璇支起课本,挡住夏轻轻疑问的目光,面色平平,没有说话,自习铃敲响,王孟璇举手报告,要求换座,到了下午,体育课回来之后,夏轻轻的文具盒不翼而飞,放学的时候,书包直接不见了。
      
      那是她拍第一部戏时,合作的前辈送给她的剑桥包,她很喜欢,并且,纪念意义非凡。
      
      偏偏这时候,早上已经停掉的雨,又淅淅沥沥下起来。很快,外面雾蒙蒙的,连成氤氲的一片。
      
      “那个…”斜后座的宁萌慢腾腾收拾完东西,手指把雨伞的搭扣摁合又解开,时不时用余光瞄她几眼,等教室里的人基本走光了,才犹豫再三,终于忍不住开口,“你的书包,被她们拿去湖边了。我去曹老师办公室抱卷子,替他去茶水间接热水时看见的。”
      
      夏轻轻一愣,安静两秒,“谢谢你。”
      
      “不…不用,你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就行。”
      
      教学楼和操场中间,有一片湖,浮着胭粉的荷花。
      
      夏轻轻找过去时,她的书包带在荷叶间浮沉,她低头算了下距离,犹豫少许,蹲下身去,伸长胳膊笨拙地去捞。可惜,还差一点点——
      
      这时,一只漂亮的手从身后伸来,利落地勾住书包带,向外一拽。夏轻轻讶然回头,隔着斜飞的雨丝,她看到张近在咫尺的脸。
      
      一眼惊鸿。
      
      尤其是那双眼睛,眸色溶溶,很浅的琥珀色,可能因为睫毛太过浓长的缘故,让他看人时,有种云遮月般朦胧。饶是夏轻轻见惯俊男靓女,此时也不由愕然,半晌回过神,她慌慌张张从他身前躲开,两颊居然发烫,“…谢谢。”
      
      男生嘴角一弯,笑起来有点慵懒的意味,校服松松垮垮,衬衫领口大咧咧敞开两颗扣,露出一点锁骨的阴影。他语气带笑,声音清润,淡淡低磁,“不客气。”
      
      夏轻轻点点头,抱着失而复得的书包转身要走,他却又忽然开口,“自我介绍一下——”
      
      闲适的语气令她莫名。此时细雨在飘,风也微凉,怎么看都不是社交的时机呀?
      
      “我是你未来的男朋友,刚从十年后穿越回来。嘶,小爷我记忆力真行,还记得你书包落水的日期。”
      
      这下,她彻底愣住:“诶?!”
      

  • 作者有话要说:  夏日小甜饼,
    希望老朋友新朋友喜欢~
    鞠躬致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