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闺中记事》君沧海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4-03 05:08:4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明嘲暗讽(捉虫) ...

  •   太太周氏育有一子二女,大少爷刘嘉翊十六岁,十三岁便已是童生,今年秋试后,又已中举,如今乃是举子头衔,这乃太太引以为傲自豪之喜事,大姐刘珍婉十七岁,嫁给安国公府嫡长子宋天华为妻,育有一子毅哥,还有一女便是坐在上首的三姐刘玫婉,今年刚满十三岁,刁蛮任性中略带一丝天真。
      
      大姨娘李氏原是太太贴身婢女,自太太生下大姐,便做主让其服侍刘仲修,直至太太生下大少爷,方停了她的避子汤,这才有了二少爷刘嘉仁及四姐刘玉婉,李姨娘即便升作妾氏,依旧如往日一般,尽心尽力服侍太太。
      
      太太待她很是亲厚,把她生下的二少爷同大少爷放在身边一同教养,两人同吃同睡,情分自是不一般,四姐却不似其母木讷呆板,反而能说会道,颇得太太欢喜。
      
      二姨娘文氏乃自小伺候刘仲修之贴身侍女,也是刘仲修成人后第一个女人,只不过生二姐时难产而亡,二姐刘佳婉越大容貌越似其姨娘,遂刘仲修看到年幼丧母的二姐,总是忍不住多怜惜她,但其心思却易于常人般恶毒,时常挑拨众姐妹吵架,她则笑意盈盈的站在一旁观战。
      
      三姨娘张氏乃良家女子,长得眉清目秀,一双眼睛甚是勾人,一次偶然机缘入了刘仲修的眼,被其带回府里,据说那时二人已珠胎暗结,太太虽愤恨不已,却还是允她入府为妾,后育有一子一女,三少爷刘嘉行十四岁,成日不务正业,调戏丫鬟,五姐刘思婉十二岁,是个炮仗脾气,时不时便被二姐挑唆,胡乱攀咬人。
      
      四姨娘赵氏乃刘仲修上峰所赐,并不受宠,育有一女刘芸婉,排行第七,今年刚满十岁,比刘湘婉晚出生两月,被其教导的胆小如鼠,唯唯诺诺不敢随意搭话。
      
      五姨娘黄氏乃刘湘琬生母,原是罪臣官宦之女,所有姨娘中才情容颜居首,甚得刘仲修喜爱,太太只偶见一面,便隐隐察觉此女日后有可能威胁她的地位,遂成亲以来,第一次不顾老爷的颜面,执意反对,最后竟闹的夫妻反目,夫妻情分险些一度支离破碎,最后还是心腹王妈妈为她分析利弊,迫于老爷的颜面与压力,她终是点头,刘仲修觅得佳人甚是开心,为了补偿太太一连半月睡在她房中,如今徘徊在生死边缘的便是黄姨娘,也不知她能不能熬过此劫……
      
      六姨娘沈氏乃太太所赐,只为与黄姨娘打擂台,分薄老爷对她的宠爱,如今育有四少爷刘嘉轩,年初满五岁,正是爱玩爱闹的年岁。
      
      七姨娘田氏乃清官,被刘仲修赎出纳入府中,不过在青楼为妓时被妈妈灌了绝子药,这辈子生不出孩子,得知原由后,太太十分痛快的点头让她入府,对她而言,田姨娘不过是一件玩物,听话时赏她三瓜两枣,忤逆时敲打她两下,让她晓得轻重。
      
      大约过了半刻钟,就见帘子一晃,一个穿着藏蓝色棉纱袄的嬷嬷扶着一位身材高挑,面容端庄的妇人缓缓走出,且她们身后跟着两个丫鬟,那面容和蔼的嬷嬷便是打理太太日常生活的王妈妈。
      
      “娘……”三姐笑着迎过去,扶住妇人另一只手臂,娇声娇气道。
      
      “你个泼猴,身子可还好些,若不舒服便不用过来,娘可以过去看你。”太太爱怜般轻拍女儿的手,一脸的宠溺喜爱。
      
      “娘,别听丫鬟们瞎说,女儿不过是昨晚看杂书晚睡些。”
      
      “你这孩子,行事还这般不知轻重,要是……”眼神环顾四周,见其他人亭亭玉立站在厅中,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三姐扶着她娘坐到上首,姐妹六人依次站好,行礼问安,太太满脸笑意的点头,回头对身后的王妈妈道:“这六个丫头真是一朵赛过一朵的娇美,让人瞧了欣喜不已。”话音一转,叹气道:“一转眼她们年岁越发大了,哎!再过几年便会一个又一个出嫁,真舍不得将花一样儿的她们嫁出去,想想便是在挖我的心头肉。”
      
      “都说闺女是娘的贴心小棉袄,太太这么多小棉袄,将来就不怕冷喽……”王妈妈嘴里满是奉承。
      
      “你这老婆子,说话还是这般不正经儿……”太太嘴上嗔怒,可眼里全是笑意。
      
      太太看到坐在下首文静自得的六姐,眼光一闪,似是想到什么,皱着眉头问:“五丫头,刚听丫鬟说,你和六丫头又在吵嘴?”
      
      五姐脸色一变,手指有些僵硬,眼神闪躲:“母亲,哪有这回事,也不知哪个不知死活的丫头到您面前胡乱掰扯。”到底畏惧太太的手段,怕因此遭惩戒,转头扯着嘴角,木木道:“六妹,我们可有吵架?”
      
      刘湘婉抬头,嘴角淡笑:“母亲,我和五姐只因女儿家的一些小事争执两句,都是些无伤大雅的琐碎事,不打紧。”
      
      太太适才舒展眉心,颔首:“你们姐妹一场,本就该和睦相处,再过几年你们年岁大了便会双双嫁人,这一出门便天南海北,天各一方,也不晓得今后还能不能再相见,遂不能因一些小事伤了姐妹之间的情分。”
      
      话虽是对她们二人说,实则却是说与屋中众人听,只见屋里静悄悄,在看几人既憧憬未来的夫君,又害怕遇人不淑,各自低下头红了脸颊,唯有刘湘婉惦记尚在生死攸关徘徊的黄姨娘,为了姨娘着想,也只能强装镇定,面容平静的陪众姐妹打趣。
      
      就连依偎在太太怀里的三姐也不禁低下头红了脸颊,太太搂着她,安抚般抚摸她的后背:“知晓你们脸皮薄,可总有一日会嫁人,到得那时方明白只有当姑娘时才最是自在。”
      
      想起往事,太太脸上浮现出一丝怅惘及怀念……
      
      刘湘婉虽心中暗暗打算着,身体却像一根紧绷着的弦,眸光时刻注意周围的动静,尤其是太太脸上的语气及神色,此时的她也不过刚满十岁,身体里却藏着一枚成熟的灵魂,虽不知因何穿越到这个朝代,但既然回不去只能安稳的呆在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宅子里,看太太与小妾们争风吃醋,兄弟姐妹间的明嘲暗讽,全当是一出自家自导的红楼梦。
      
      “娘……娘……女儿舍不得离开您……”想想再过一年她便满十四岁,及笈后便到了许人的年岁,想及此,三姐扭捏着身子,脸色通红的钻进她娘怀里。
      
      二姐在旁神色不免焦急,毕竟她比三妹还要大上一岁,按理太太也该带她出门见见世面,给各家太太相看一二,可太太始终不见任何动静,无奈之下唯有在闺房里干着急,每每提及三妹的亲事,太太总是故意转移话题,因此心里越发怨恨太太藏有私心。
      
      在看六妹一脸淡笑的看着太太与三妹亲昵,心里那股邪火更是憋得无处可发,语气既生硬又尖锐,咄咄逼人道:“母亲,女儿听说黄姨娘今儿早不小心摔了一跤,也不知严重不严重?”
      
      此言一出,屋里静的似掉根针都能听到,太太眼神淡淡瞥向她,冷着脸寒声道:“怎么?二丫头有何想法?”
      
      二姐身子颤了颤,硬着头皮道:“母亲,女儿只是替黄姨娘担心……”说着拿起丝帕点了点眼角:“也不晓得六妹为何如此镇定,脸上不见丝毫急色不说还与我等说笑打闹,要知黄姨娘此刻正在给她生弟弟,唉……”
      
      “为娘从不知我们二丫头如此有心,”太太眼神一厉,训斥道:“但你可知犯了口舌之争,这是闺阁大忌。”
      
      太太肃容地看着她,直至她承受不住,身子瑟瑟发抖,方转头看向刘湘婉:“六丫头,不用太过担心,为娘已让管家请了苏州最好的接生婆过府。”
      
      刘湘婉一直僵硬的后背慢慢的放松,心头压着的一块大石头缓缓落下,只见其神色难掩激动,上前一步跪下道:“女儿替姨娘谢过母亲。”
      
      太太瞥了二丫头一眼,只见其脸色发白,眼眶含泪身子更是摇摇欲坠,见火候差不多,缓了缓脸色,轻唤她上前,方伸出食指点了点她的额头,嗔怒道:“就你能干!在为娘面前也敢排揎你妹妹!还好你尚未出阁,传不出什么瞎话,若到了婆家说这般无理之言,定会认为我刘府家教不严,疏于管束子女的言行举止。”
      
      话里带着些许放纵的亲昵,虽不把太太的话当真,但二姐紧绷的心弦却是一松,语气亲昵的扯着太太的胳膊,撒娇道:“母亲,我就知您最是心疼女儿,”转头看向刘湘婉,皱眉道:“六妹,适才二姐不是那个意思,万不可因此误会我?”
      
      好像刚才发生的事全是一场误会,云淡风轻的飘过,刘湘婉不答,只是掩袖而笑。
      
      见此,二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四姐向来在众姐妹中左右逢源,能说会道,同样上前挽着太太的胳膊,眨眨眼睛,撒娇道:“母亲,您与女儿们说了这么多的体己话,是不是有些口渴?”
      
      “坏丫头,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四姐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嘿嘿一笑:“知女莫若母,其实女儿惦记您私藏的信阳毛尖许久,也不知母亲能否割爱,让女儿过过嘴瘾。”说着咽了咽下喉咙,做出一副惦记许久却始终没喝到的嘴馋模样。
      
      太太被她孩子气的话逗笑,拍拍她的手让其坐在左手边:“好,好,既然我们四丫头嘴馋,我这做娘的唯有忍痛割爱。”吩咐大丫鬟菱香:“用前几日清晨收集的露水泡茶给这只馋猫尝尝。”
      
      四姐喜不自禁的眯了眯眼,又说了几个笑话与太太听,逗的她笑意不断,不多会儿,菱香领着小丫鬟端茶进来,四姐起身端起一杯茶,放在鼻尖闻了闻,轻声道:“母亲,此茶的香味甚浓,一看就是茶中极品,女儿虽贪嘴,但好东西还得由您先品尝……”话音一转:“谁让您这般端庄美丽,温柔和善,嗯……为了日后能大饱口福,女儿须得常来您这蹭吃蹭喝,遂母亲万不可因此讨厌女儿……”
      
      太太笑意盈盈的哼哼两声,接过她的茶轻轻抿了抿。
      
      四姐又从菱香手中端过一杯递与三姐:“三姐,喝茶!”
      
      三姐淡笑接了。
      
      四姐依次将茶杯递与众人,方端起自己的那杯茶,轻抿了一口,果然香气扑鼻,清新中带着一股醇香:“果然是好茶,茶香入口后一直在嘴中回味不散。”说罢,又小心翼翼饮了几口,茶杯刚见底,便迫不及待又续了一杯。
      
      活像偷着香油的老鼠,看的众人捂嘴偷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