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9、忘形 ...

  •   忘形
      
      雨停了——四处都是潮湿的味道,整个镇子被冲刷的一干二净,连同那些血腥的残暴,也一并掩盖了。
      
      酒吧的生意越是夜深,越会热闹。雅述杯子擦了一半,就突然上来了一波顾客,吵吵闹闹的,雅述赶紧拉起酒鬼莎乐美,踢了踢屁股沉重的冉冉:“快帮忙!上客了!”昙密趁着人多没人注意自己,离开了微醺。沿着街边朝帛犹昔的家走去,刚走到婚纱店前,桀派端着一个礼盒,静候多时的样子,看到了他,立即跪在了面前:“大人,您要的——”
      
      昙密接过礼盒,拍了拍。
      
      “大人,为什么您又让我把它找回来呢?”
      
      “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撤掉它吗?”
      
      老管家跟随昙密五千多年,再不想了解,多多少少也能知晓一些主人的秉性和爱好。芙蕾雅大祭司就是以蔷薇为标志的,她家的院子里种满了蔷薇,这其中的关联,不用胡乱猜测也能明白,但是在昙密面前,他不敢太过张扬,摇了摇头:“小的不知。”
      
      “粉红色的蔷薇,太碍眼了。”
      
      那为什么又——
      
      借他十个胆,桀派也不敢问出口的,这位昔日的王子,面色已经凝重了,他是不敢在这样的眼色下造次的。
      
      瞥了一眼老管家,瞧他欲言又止,昙密猜出他想问自己什么:“遵循着恨意的人,往往需要不断的加强记忆,否则就会淡忘,和难忘相比,人类是一种更容易健忘的动物。”
      
      “您说得是帛犹家的公子?大人,为什么您对他特别重视呢?”
      
      “与其说是重视,不如说是偏爱。”昙密抚摸着礼盒:“我这个学生,尽管笨拙,但不乏灵气。”
      
      这已经是从这个人嘴里得到的最好评价了,在桀派的印象中,昙密的评价是吝啬的。
      
      “其实今天有个女子想要买——”桀派话刚说了一半,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这女子不会是帛犹家公子一直暗恋的对象吧?”
      
      “暗恋?”这个字眼成功激活了昙密的眼界,他眼眸一闪:“你怎么会这么想?”
      
      “听玟的描述,感觉就是这样啊,我说错了吗?”桀派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因为他的主人的表情开始狰狞了。
      
      “不可能的!爱上仇人,多荒谬!”说这话时,昙密的表情好似下一秒就要吃了自己的老管家。
      
      但是这种表情并没有吓退老管家,以他对昙密的了解,这个神情仅仅是个纸老虎而已,吓唬人还行:“十年的监视,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昙密并没有回答,不回答不代表他对答案没兴趣。
      
      桀派也没有期望能等到他的回应:“意味着,帛犹昔注视了这个女人有十年,足足十年,好的坏的,优点缺点,他都知道。”他走近了昙密几步,用逼退昙密的目光说道:“如果您注视薇拉十年,会怎么样呢?”
      
      昙密本能的躲开了桀派的视线和他的问题。
      
      我会——
      
      这个答案,令他避之唯恐不及。
      
      “桀派,你逾越了。”他低着嗓音训斥道。
      
      桀派赶紧跪了下去:“小的忘形了!”
      
      昙密什么都没说,他站在桀派的面前,看着自己老管家的头顶,吸血鬼的头发不会变白,但是五千年的岁月,它们改变的是心灵,那些乌黑的发丝里白丝早已经铸成了芯。他再一次的拍了拍礼盒,似乎盒子里装的不是娜蓿的婚纱,而是另一个人的,另一个寄托了他某种意念的人。
      
      老管家恭恭敬敬的目送自己的主人离开,再没敢多说一句,他觉得今天的自己已经勇敢得足够了。
      
      昙密沿着街道的边角走着,犹如锊着帛犹昔的情感路线,当那条线快要要搭上娜蓿时,他立即在节点上叫停了,及时地止损,停在原地,抬起头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帛犹昔的家门口。
      
      

  • 作者有话要说:  这可能是此文最后一次上榜了~~~~~~~~我要好好更新好好珍惜~~~~~~~~~哭唧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