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8、困惑 ...

  •   困惑
      
      回到酒吧一条街,离老远的就能看到微醺酒吧门口树立的转灯,黎玲正坐在门口玩魔方,转灯的灯光都打在小女巫的脸上,每换一种颜色仿佛她就换了一个表情,看见薇拉回来了,立即站了起来:“医生!”似乎就是在等她。
      
      “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小女巫嘟着嘴,她是第一次向薇拉示好。
      
      社长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和新成员增进感情的机会,揉了揉她的脑袋:“我给你换张柔软的床吧。”
      
      “又不是因为床,才睡不着的。”她小声嘀咕,跟着薇拉进了酒吧。
      
      雅述还在废寝忘食的擦着酒杯,一三诗社的人都在酒吧里,除了作息时间严苛的衔月和一沾枕头就睡的九穆图。莎乐美的桌子前已经摆满了空酒瓶,冉冉看到薇拉眼睛一亮:“薇薇!你终于回来了,好无聊哦。”
      
      “无聊可以去帮幺奶奶包饺子。”
      
      冉冉立即耷拉脑袋坐了回去,泄愤的拿手指戳冰块。
      
      酒吧老板不动声色的瞄了瞄自己的BOSS,见她失魂落魄的,猜到了个大概的结局:“喝点什么吗?”
      
      “咖啡,不加糖,谢谢。”
      
      雅述刚想怼她两句,那边的莎乐美不乐意了:“来酒吧喝什么咖啡!神经病!”看来她还没醉,思维敏捷,逻辑严谨。
      
      砰!莎乐美把一杯被称为“末日狂欢”的烈酒拍在了薇拉面前:“喝!咖啡不能让你快乐,酒可以!”
      
      薇拉被说动了,酒醉的莎乐美比清醒的的时候头脑更清晰,她正要拿起酒杯,被昙密捂住了杯口:“社长,你忘了咱们明早还有工作呢吗?”
      
      “四十一镇的活不是都干完了吗?还有什么工作?”雅述问道。
      
      “我又接了新活。”
      
      “BOSS!活积压了不少呢!咱是不是要把旧的清理完,再接新的啊?”对于薇拉的任性,雅述也是无奈的。他转过脸,看到了昙密,他觉得昙密的反应有点不太对劲,突然就理顺了:“你不会是要继续跟踪帛犹昔和娜蓿吧?”
      
      薇拉把酒杯放了回去,雅述惊讶于BOSS竟然这么听一个新成员的话,不禁多看了昙密两眼。
      
      一三诗社的大社长点了点头:“我想看看后续。”
      
      “帛犹昔和娜蓿的事,已经超出你的能力范畴了。”雅述叹口气:“你不该把重任往自己身上揽,那时我应该阻止你的。”
      
      雅述说得“那时”,昙密不知道是哪个“那时”,是去帛犹昔家还是去米诺斯时?
      
      但是薇拉知道他的所指:“我太过固执,你也知道。”
      
      “医生。”黎玲举着塔罗牌走了过来。
      
      “要我抽哪张?”薇拉笑着应她。
      
      “我送你一张吧。”黎玲抽出一张放在了她的手心上:“这张塔罗牌会告诉你——”
      
      “别多管闲事!”莎乐美抽冷子来了一句,但是这句话却充满了非常占理,她属于酒醉的时候比清醒时脑子更灵活的类型。
      
      “你爱上娜蓿了?”雅述抽冷子来了这么一句,遭受到社长一记白眼。
      
      冉冉听了,立即过来抱住薇拉胳膊:“薇薇你不可以爱别人,你只能爱我。”
      
      “你怎么了?为什么对娜蓿这么偏执呢?”雅述问道。又是买人家的画,又是乐此不彼的跟踪人家,还反跟踪雇主,种种迹象表明,如果这都不算爱——
      
      这个原因,在场的,只有昙密知道答案。
      
      “她让我既熟悉又愧疚。”
      
      他看到社长的脸上浮现出连她自己也解释不清的困惑:“仅仅如此?”
      
      薇拉并没有回答,陷入了自我的沉默。
      
      “医生,你去了,只是亲眼见证生死而已——生与死在你眼里,是不是太重了?”黎玲拿回牌,并没有给薇拉细看的机会。
      
      生与死——薇拉在两个字之间徘徊着,轻声言语:“当它们同时摆放在眼前,让我怎么看轻?”她问小女巫,其实是在问自己,辗转了一会,继续说道:“尤其是这个人对于我来说,是特别的存在。如果有一天,我的生死我没得选择,我就不选,但如果是——,我想给她最好的选择。”
      
      “还有别的原因吗?”雅述在旁边,用穿透她内心的审视抛出一个问题。
      
      昙密立即把脸转向了她,试图在她答案出来之前,抢先获得一些蛛丝马迹。
      
      一三诗社的人被燃起了八卦之心,向他们的社长大人投去了好奇的目光。
      
      仿佛,社长大人被众人推到中间,被他们注目着,窥探着内心,她烦躁的挥开这些烦人的视线:“赶紧休息吧,后天咱们就要出发了,今天明天养精蓄锐吧。”说完,扔下众人,一个人走出酒吧,奔着房车去了。
      
      “薇薇怎么了?”
      
      雅述继续擦他的杯子:“困惑是好事,又不是仙子,总要食点烟火。”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瞧了一眼昙密。
      
      黎玲翻看着那张牌,那是一个迷宫的图案,占卜的结果是——你将步入死局。不约而同的,她也把关注投入到了昙密身上,不安索绕了上来。
      
      而这位被关注者,完全没察觉到自己成了两个人的关注中心,他的眼睛始终落在薇拉的背影上,久久不散。
      
      小女巫把牌朝半空甩去,它打了一个飞转消失了踪影,塔罗牌的解释不仅仅一种,这张牌还有另一种解答——请君入瓮。
      
      昙密注意到那牌的飞走,他回头看了一眼黎玲,露出和蔼可亲的微笑,后者回了他一个没什么感情的眼神。
      
      那一刻,同盟达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