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4、这一生的眼泪 ...

  •   这一生的眼泪
      
      等待了许久,娜蓿都没开口,帛犹昔发现自己想要这个女人向自己坦诚太过艰难了。
      
      “你内疚吗?”他问她。
      
      娜蓿闭紧了嘴巴,有些话,积攒了很多年,她之所以会积攒不是为了倾诉,更不求有那么一个倾听者。
      
      她始终觉得——说了,会苍白。她举起自己打颤的双手,此时此刻的她已经得到了惩罚,再忏悔,已经多余了。
      
      帛犹昔听到娜蓿的心跳开始加快了:“它替你回答了。”
      
      她很想把手放在了帛犹昔的头发上,手伸了出来,却没落到实处,只是从他的发丝边划了过去。
      
      帛犹昔瞥到她的手,一种身心剧创的痛席卷了他:“你不该搬走的。”
      
      娜蓿没听懂的看向帛犹昔,她看到了一个用微笑掩饰自己的男孩,帛犹昔拿出自己所有的纯良摆放在脸面上:“蓿姐姐,我想原谅你。”
      
      这话如同浇筑在冰块上的热水,她感受到了炙热,却没办法用相同的温度回应,她沉默着,紧紧的把守住自己的双唇,咬紧牙关让内心的触动不要喷涌出来,她狠狠的掐住那些冒上来的热气,直到它们退散,她缓缓的张了张嘴,话从她涂红的唇瓣间运送出来:“先生,饭菜要凉了。”
      
      这种结局,多么的廉价——
      
      对面的废弃楼里,昙密面露不齿,这种结局太让人失望了,类似于观众被欺骗的愤怒——明明在前奏铺垫了那么多,观众们用期待捧高一部剧,到最后却发现,男女主人公用一个法式长吻戛然而止了。他气愤的不是这种狗血,而是帛犹昔的浪费。
      
      “帛犹昔了解娜蓿吗?”身后的薇拉抛过来这么一个没头没尾的疑问。
      
      “跟踪了这么久,多多少少也该——”
      
      “私生饭了解自己的偶像吗?”所谓的私生饭就是成天围追堵截自己偶像的狂热粉丝,常用手段跟踪偷拍偷窥,和帛犹昔一个路子。
      
      “不了解吗?”
      
      “如果了解,就不会成为私生饭了。”
      
      “你了解娜蓿吗?”如果站在眼前的是芙蕾雅,昙密一定会用另一个名字来质问她。
      
      薇拉被这一问弄愣了,她想了半天,才不确定的吐了两个字:“也许。”
      
      对人,往往不求甚解,这是薇拉的一大特征,就算那个人对她来说特别重要,她也不愿意花心思去了解一下。她的了解来自于直觉,这种野兽派的作风,让她省了不少事。
      
      “你一定不了解娜蓿,也不了解帛犹昔。”所以很多事,她都是从自己的主观臆断出来的。
      
      “我只是想救她。”
      
      “所以,你对他俩都不了解。”——唯一能救赎他们的,只有彼此。后面这句,昙密并没有说出来,相对于从他的口中温柔的说出,他更喜欢让薇拉在痛苦中领悟,那样,记得会更深。
      
      人都有这种怪癖,痛比乐更加的印象深刻,所以越重的伤疤会越明显——
      
      昙密回过头,与薇拉四目相对,他们同时想到了迦南和幽耶仑。他们又很有默契的同时没有再提起,那种回忆,反复纠缠就会变了味道,他们都懂。
      
      两人在这边热烈的讨论着对面的屋主和他的女计时工,而这位屋主依旧在一无所知的扮演着自己的白莲花圣母。
      
      娜蓿的话让帛犹昔倒吸一口冷气,他预想中的重逢的没有出现,那种大团结的,热泪盈眶的场景没在这里上演,娜蓿还是刚刚的那个钟点工,她没因为自己是小昔而柔情一些,也没因为她曾经的所作所为而愧疚更多,她只是在重复自己昨天的前天的、、、的那些工作,而已。
      
      想要利用过去挽救原本的娜蓿失败了,他的蓿姐姐永远不会回来了,当他意识到这一点,心底开始升腾起一股恶意,无处发泄的恶意。
      
      娜蓿把掉在地上的馒头捡了起来,放在了桌子边,然后又拿起一个新馒头,举到帛犹昔的面前:“快吃吧,这回不烫了。”馒头仿佛寄托了她的某种信念,这信念如此强烈,让伸手接住的帛犹昔都感到馒头变重了。他知道,现在的自己提什么样的要求,女人都不会拒绝的。
      
      把馒头皮撕了下来塞进嘴里,馒头是一种最普通的食粮,没有华丽的味道,嚼在嘴里会越来越甜而已,这种手艺早失传很多年了,他妈妈会做馒头,也是跟一个诫兰国的外乡人学得,娜蓿怎么会的,他不知道,只是他说他想吃了,她就会做。
      
      “好吃吗?”娜蓿认真的看着他,帛犹昔这才觉察到她是用怎样的目光看自己吃饭,以前没有注意到,这次他看得仔细,他没法形容这种目光,如同——,他迅速的搜索了一下形容词,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或者说他不太懂这种目光。
      
      “蓿姐姐和我一起吃吧。”
      
      娜蓿楞了一下,没想到会被邀约,如果是以前一定会拒绝的,这一次她没有,把刚才掉在地上的馒头拿了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就吃了。
      
      帛犹昔没说什么,这五年,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娜蓿,他见过把客人剩菜打包回家吃的娜蓿,也见过一个饭团吃三顿的娜蓿,这个举动已经是最轻微的了。
      
      她已经完全放任了自己,不去约束自己。如果是健康的娜蓿,一定不会这样自然的坐在帛犹昔的餐桌前陪他一起吃饭,健康的娜蓿是不敢的,但是患病的她就选择了截然不同的道路。她不在意吃的是什么,此时的她眼里都是帛犹昔,她的目光越来越专注,这种目光让帛犹昔都慌了。
      
      帛犹昔赶紧夹了一块肉放在娜蓿的馒头上:“吃点菜吧,馒头太干。”
      
      雇主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越界的,但是在钟点工的眼里,这样的举动,让她心里轻轻的一动,然后开始剧烈的震,就是心有所想的事突然实现了那种恍惚和难以置信。
      
      她奢侈的许愿,希望现在时间能停下——
      
      她如此欣悦的喜欢现在的他们。
      
      她甚至开始回味刚才的那个吻——
      
      帛犹昔并没有从娜蓿的脸上看出什么反常,只是她咀嚼馒头的速度快了。然后,很突然的,她夹起一块咸菜,飞快的放进了帛犹昔的碗里,帛犹昔愣了许久。她低着头,不敢看帛犹昔的表情,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一举动引起了帛犹昔什么感情。
      
      这女人无动于衷的令人心寒——
      
      从她的行为上,看不出曾经发生过什么,谁能想到她是一个害死别人妈妈的杀人犯?
      
      哪怕有一点点自责也好,她甚至不去承认发生过什么——
      
      还这样的,像彼此相亲相爱的互相夹着菜。
      
      他无比愤恨着这个女人——
      
      娜蓿并没有从帛犹昔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她只是觉得吃在嘴里的馒头有点腥味,帛犹昔抬眼,瞄到娜蓿鼻子流下的血掉在了馒头上,连忙按住她还在往嘴里塞馒头的手,她不明所以的看向帛犹昔:“怎么了?”
      
      “你没感觉到吗?”
      
      她低下头,看到自己的白馒头已经漂染成了红馒头,这把她猛地拉入了现实,她突然的就想到了自己处境,久久的凝固住了,等她再抬起头,刚才的喜悦早已湮灭,只剩一把死灰,还有几粒火星子在垂死挣扎。
      
      毫无预警的,娜蓿瘫坐在那里,握着半块血馒头半天回不过来神,等她清醒过来时,已经泪流满面,她从不落泪的,父母离世也没有,但是现在她好像把这一生的眼泪都留在了此时。
      
      让一个人平静面对死亡的最好办法就是断了她的妄想,而娜蓿,刚刚才获得这份礼物。
      
      

  • 作者有话要说:  啥也别说了,更新吧,比卡丘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