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3、眼睛怎么能说服内心 ...

  •   眼睛怎么能说服内心
      
      “我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娜蓿——”
      
      “在哪儿?”昙密紧紧的注视着薇拉。
      
      在哪儿?薇拉一时也解释不清:“在梦里。”
      
      停顿了一下,昙密笑出了鼻音。随即绷紧了神情——的确,芙蕾雅是不会那么轻易撒手自己记忆的,她是那种就算长眠也不会放松警惕的女人。
      
      但是弗里达不一样,这个侍女为了她而死,会不会这个侍女的转世能打开她心里一道缺口呢?
      
      雨开始浓重了,黏成一片一片的,从烂尾楼的无窗处争先恐后的灌入。
      
      薇拉往后退了一步。昙密却朝前近了一步,因为他看到帛犹昔已经发现手办丢了,他不自觉的把手插入口袋里,摸了摸帛犹昔的“挚爱”。他背对着薇拉,一三社长看不到自己社员的表情,他可以放心的露出迷一般的微笑,对自己的“杰作”倍感满意,满怀期待的等着大戏的上映,但是接下来的剧情却让他皱起了眉头。
      
      当看到帛犹昔把娜蓿拥入怀里的时候,他差点捏断了手办的胳膊,这不是他想看到的,他忙碌了半天,可不是想要这样一出狗血的玛丽苏偶像剧。
      
      “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你觉得帛犹昔和娜蓿是属于什么类型的?”昙密把表情调到面对薇拉的那个专有频道后,转过了身。
      
      薇拉探头看了两眼对面的二楼,男主正把头靠在了女主的胸口,这种情形还用说么:“都市情感剧吧,八点档,家庭主妇最爱看的那种。”
      
      社长大人后面的话让昙密黑了脸。
      
      昙密深刻的发现,自己作为导演的失职。
      
      至少应该是家庭伦理复仇剧啊——
      
      这种剧怎么能哄他开心。他开始反省自己对男主的不够了解,本以为他交给帛犹昔的是一把刀,到了帛犹昔那里却变成了一把糖。想了半天,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帛犹昔不会按他的剧本走——因为这个男人是爱着那个女人的。
      
      帛犹昔人是虚伪的,但是对娜蓿的感情却没有半点虚假。
      
      这种认知,让他恼怒得不行。
      
      明明娜蓿是害死帛犹昔母亲的元凶,明明是恨的——
      
      “我们不会在这里一直看到他们滚床单吧?”薇拉的话暂时打断了昙密。
      
      连薇拉都觉得帛犹昔不会对娜蓿有什么威胁了——
      
      “不再观察观察?”
      
      “观察什么?都是我涉足不了的领域。”
      
      爱情这种东西,是薇拉不能触碰的禁忌吧?心里暗自冷笑出声,面上一派善解人意:“雨越来越大了,等雨停的吧。”他还是有些不死心的,不是他对帛犹昔有信心,而是他不敢相信仇恨就能如此轻易的妥协。
      
      被害者和凶手相爱,多荒谬——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对面的书房窗户,仿佛驾船多年的老手触了礁,海水正冰冷的扑入船舱,他尝到的都是咸味和冰冷,寒意从雨水里汲取到他全身。
      
      薇拉也在看着对面,从她站得距离,看得并不是很真切,她想起了自己曾经下过的一个结论,用来说服自己,以解释现在帛犹昔和娜蓿的感情发展:“如果长久的注视一样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画,就会爱上。”
      
      昙密差点就用杀人的目光回敬她了,幸好他忍住了转身的冲动。薇拉并不知道昙密在心里有多少次的疯狂否认这句话,一遍又一遍的,反复说不,拼命的抗争着。
      
      “眼睛怎么能说服内心?”昙密刚想否认,猛地发现自己入戏太深,改了口:“你听谁说的?还挺哲理的。”
      
      “如果总是注视着一幅人像画,你会爱上那个画上的人吗?”
      
      “如果有那种可能,也应该是这个被画的人我早就认识。”
      
      昙密的完美逻辑,让薇拉点了点头。
      
      “你让娜蓿画了什么?”
      
      “我不认识的人。”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才知道自己上榜了,那就不好意思不更新了~~~~~~~哎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