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6、保护 ...

  •   保护
      
      雨停后的夜色越来越深,如同一个正在下坠入井的水桶,愈往下愈是漆黑。
      
      倚靠在车窗下的薇拉拿出手机,开始扫荡冰饮录,正好落在娜蓿的冰饮录上,手指就不再下滑了,最新的一条内容是一张随手拍,照片是一个薰衣草干花,她从那个桌布上辨认出地点,是那家贵得离谱的餐厅,文字写着:它一定是高岭的薰衣草,干了,枯了,也曾在高岭盛放过。文字稀松平常,没有哀怨没有悲伤没有痛苦,读起来竟然是带着希望的。
      
      “喂!你的情绪都影响到九穆图了。”雅述在她旁边挤出一块空地坐了下来。
      
      “我没什么——”
      
      “从眉毛到鼻子到嘴角,都在说着我不高兴,还没什么?”
      
      “只是觉得这种心境有些似曾相识,我正在努力回想自己的前半生。”
      
      “想到了吗?你因为没能保护谁,而失去了那个人——”
      
      震惊二字立即明晃晃的刻在了薇拉的脸上,她难以置信的看着雅述的脸,好像这家伙把蛔虫从她的肚子里拉了出来暴露在阳光之下,但她只看到后者的一派坦然。
      
      “你只有遇到生死才会犹豫。”
      
      “我每天都在与生死为伍。”
      
      “也是,你应该习惯了。”
      
      大概是楼下太吵,小女巫从楼上走了下来,头发披散着,揉着睡眼:“还没睡吗?”
      
      “快了。”
      
      “你怎么睡到楼上去了——”薇拉话还没问完,衔月拿出一个鱼鳞放在社长眼前,晃了晃:“从你衣服里洗出来的,还要吗?”
      
      黎玲眼睛瞬间亮了。她警惕的注视着薇拉。
      
      薇拉拿过鱼鳞放进内兜,然后拍了拍:“怎么会不要?一片鳞一处伤。她送给我这个,也是忍了很大的痛。”然后歉意的瞧了瞧小女巫,小女巫耸耸肩表示不介意她曾经对自己撒谎。
      
      黎玲眼神柔和了下来,也坐到了薇拉旁边,雅述赶忙让开了,洁癖不允许他离人太近。
      
      昙密进到车里时,正看到一三诗社的人都围着薇拉,连觉都不睡了,正听着她在讲那本捡来的书。衔月在给黎玲扎头发,莎乐美睁着大眼睛躺在衔月的腿上望着天花板。
      
      夜深人静,入耳的只有她的声音,再没有任何杂音,她声线不婉转也不动听,和衔月那种低柔比不了,更不敌内奥米的甜美嗓音,稍微有点低沉还带着点鼻音,听在耳朵里是闷闷的,却很动人,能打动人的那种,瞬间就把人带入故事里,这也是九穆图喜欢听她讲睡前故事的原因。
      
      这声音会催眠——
      
      但他并不想睡着,此刻他需要清醒的头脑,很多事都需要他去整理。
      
      犹哲的死让他把目标转移到了帛犹昔身上——
      
      幽耶仑的进谏虽在计划里,但是贵族们的分化是始料未及的——
      
      突然,车门被敲得山响,雅述赶紧去看,是他酒吧的经理。
      
      经理惊慌失措的:“老板!巡访司的人来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