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1、缺席的人 ...

  •   缺席的人
      
      医院外面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犹氏家族的掌权人过世,这个新闻让所有人如同飞蛾一般从四面扑了上来,巡访司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医院里的人都跑出来维持秩序了,犹哲的主治医生被一群话筒围困了,无数的问题冰雹般的砸了过来。但是他们最想访问的人却不在这里,帛犹两大家族的唯一继承人——帛犹昔此时正站在停尸房里,看着外公的脸,静默着。
      
      他觉得自己应该更伤心一些,但是没有——就如同看着搁浅的鲸鱼,是来自无能为力的漠视。祖父说得唯一能救外公的人,他已经能猜到那个人是什么了。
      
      他厌恶的,鄙视的,却是唯一能救他至亲的——现在,他正全盘否认自己,质疑自己的职业、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很多很多。
      
      “你在和外公做最后的告别吗?”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帛犹昔回过头,看到了昙密的脸,正悠闲的斜靠在墙边,用肆无忌惮的目光打量着他。
      
      “你是谁?”
      
      “你知道我是谁。”他语气竟然是宠溺的,仿佛他正和一个自己欣赏备至的学生在聊天。
      
      “你来这儿做什么?”
      
      “就是想亲眼看一看你的表情,这是我的爱好,以及特长。”
      
      “不错的爱好。”帛犹昔把外公的白布盖了回去。
      
      “饰演一个有爱的人,很辛苦吧?”昙密的眼睛仿佛具有穿透力一般,轻轻扫了一下帛犹昔的面部。
      
      先是一惊,当他整理好情绪,开始认真的回视对方时,幻视的发现眼前这个吸血鬼手里如若捧着一面镜子,此刻正把他最真实的一面全部映照出来,帛犹昔并没有惊慌,而是笑了:“看来,你找到同类了。”
      
      昙密对帛犹昔的这种反应稍稍有些意外,但也更加满意:“仇恨可以让一个人更优秀,或者更虚伪,这没什么。我来呢,其实想通知你一件事,你的实验成功了。”
      
      终于,这话让帛犹昔恍惚了一下,心里没来由的慌了神,他并没有掩饰,因为在这个人面前,掩饰是无用的。
      
      “她病了——”昙密补了一句。
      
      这一句把帛犹昔拉到了那一天。那天娜蓿来家政,他带了一个女孩回家,以前他都会选择在娜蓿离开以后的,只有那天他提前了时间。那个女孩,蹬着安娜列的鞋,每天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把她收集的安娜列鞋拍照发在冰饮录里,他脱掉女孩的那双仿佛长在脚上的鞋,女孩以为他是在做前戏的工作。他做的事跟经常做的一样,拿出针管打算打在她的身上,但是那天,他差点失手了,也许理由只有一个,他也不想否认——娜蓿正在厨房里洗碗。
      
      女孩的尖叫,让厨房那头的娜蓿发出了声响,他绑住女孩,把她的嘴巴堵住,然后下了楼。
      
      他以为娜蓿是发觉了什么,当他看到娜蓿瞄到自己腰部的围巾时,他才知道,这个女人好像误解了什么。那一刻,紧张气氛都被破坏了,他很想笑,所以,坏心眼的逗弄了一下差点打碎盘子的家政服务人员。
      
      只是逗弄,却差点让自己陷了进去,连楼上那个身材好到喷血、脸蛋漂亮得不像话的女孩都没让他产生这种冲动。他什么都没做,回到楼上,拿开女孩嘴里塞的袜子,举起针管,伴随着尖叫,把针头插入了她的血管中,然后放平,在女孩还有意识的时候,他在她耳边轻言道:‘你病了——’
      
      那天,他听着霹雳乓啷的慌张声从楼下传来,透过窗户,那个女人在大夏天裹着自己缩着身子跑了出去,就算不去看,他也知道,她一定被红晕占领了身体。
      
      拉回思绪,帛犹昔注视着昙密,他虽然不懂眼前这个家伙的意图,但心里觉得这人不会影响自己的所作所为,能感到这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是竭力赞成的,甚至会鼎力相助。
      
      他越过昙密,打算离开这里。
      
      “也许有一天你会需要我——”
      
      没理睬昙密,帛犹昔现在想要做的只是想去找那个女人,因为仅仅是回忆一个小小的片段,就让他——热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什么打分啊,什么灌溉啊,什么那些都没有关于文的评论来的美妙啊~~~~有读后感吗?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