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8、寂寥与哀伤 ...

  •   寂寥与哀伤
      
      她算是有些名气的医生,但是她并不愿意以这种方式来验证自己的实力。手里攥着娜蓿的诊断书复印件,她看着眼前空旷的草地,一眼望去,看不到头和尾,天地之间的人和物都被清退了一般,只有那个背影孤零零的站着。
      
      这次跟踪,她叫上了昙密,雅述满脸的不情愿她已经看够了。但是现在她又后悔了,还不如叫冉冉那个吵闹鬼来呢,两人一路无话,大概是上次因为幽耶仑的事,他俩的“余毒”未清,见了面总失不了尴尬。
      
      在盯梢方面,当巡访的人自然比他们这些医生转行的人强,昙密先根据娜蓿的日程安排了一下跟踪路线,然后又研究了地形,找到最佳的观察点。此时他们把车横在了医院的院子里,车窗正好对着娜蓿就诊的房间,在医界,没有薇拉搞不定的事。薇拉举着望远镜,看了十分钟面无表情的娜蓿,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听着医生说话,如果不知道内容会以为是被训话的学生,那张清淡的脸没有一丝波动,就像听着别人的故事。那时薇拉已经猜到一个医生会对一个患上了萨麦尔病的晚期患者说些什么,到了末尾娜蓿竟然微笑的点了点头,和医生友好的握了握手。薇拉开始怀疑是不是误诊了,多次确认诊断书复印件上的名字是娜蓿。
      
      娜蓿轻飘飘的走出了医院,脚下无根一样,晃着的站在院子中央,足足站了有十五分钟,时间也似乎因为她这一站而停止了。
      
      “怎么会这样?”昙密对娜蓿的印象是刚刚开始的,这个女人身材瘦小,相貌平凡,除了白皙的皮肤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颜值。他对娜蓿的好奇,来自于帛犹昔。
      
      薇拉并没有答话,这种问题她也没法回答,两人又陷入了尴尬境地。
      
      “帛犹昔知道吗?”昙密并未打算放弃。
      
      终于,薇拉从娜蓿的情绪中转了出来,语气尽是怨愤:“他也是医生。”医生对疾病的敏感,就如先知对灾难的预测一样,虽然不能说百分之百准确,也不可能是一无所知的。
      
      “他这个跟踪快结束了吧?”昙密给薇拉交差的资料就一张,是帛犹昔的个人简介,其实也没多什么内容,就因为这个资料,他还被社长大大的表扬了一番,作为模范,对在场的一三诗社社员们进行了一个小小的工作态度总结会。可以想象大家看他的眼神有多凶残了——
      
      “帛犹昔是不会守株待兔的,那不是他的风格,被他怨恨的人下场会很惨,我能想象到。”毕竟共事多年,薇拉对帛犹昔这种道貌岸然的人还是有些了解的。帛犹昔待人接物方面游刃有余,让任何人都感到心满意足,和他接触过的人只会夸奖他,薇拉承认他的确情商智商高得出奇,但是背地里,这家伙手段不少。她可是和他竞争过好几年撒母耳医院首席的人,吃过N多次亏,当然心里明镜的。
      
      对薇拉这个回答,昙密在心里表示满意,如果这么结束了可就不好玩了——
      
      一只手伸到薇拉面前,拿走了望远镜:“你觉得他对娜蓿是什么样的感情?”
      
      “除了恨,还有别的吗?”薇拉转过身,瞧见举着望远镜不知在看什么的昙密。
      
      是啊,这就是薇拉的标准回答,以她的性格还能问出第二个答案吗?昙密在心里嗤笑自己。
      
      “娜蓿这样的女孩,不应该被伤害——”薇拉向远处那个背影投去目光,昙密顺着她的视线往前看去,那个脊背挺直的女人依旧在原地,谁也不知娜蓿在想什么,他俩都看着这个女人,她看到的是寂寥,而他看到的是哀伤。
      
      “她还有多久的寿命?三年?一年?半年还是三个月?”
      
      “也许更短。”
      
      放下望远镜,昙密丢给薇拉一个问题:“如果你是娜蓿,你会怎么办?”
      
      “有选项吗?”
      
      “等死,或者,长生。”
      
      想都不想的回答:“去高岭。”
      
      “去高岭干嘛?”
      
      “买房子。”
      
      猝不及防的回答让昙密笑弯腰:“都没命了,还买什么房子?”昙密发现,和薇拉一本正经的聊天总能被一些沙雕的想法给半路截胡了。
      
      “海景房,四面环海,听说马上就要开盘了。”
      
      盯着薇拉有一会,找不出她开玩笑的迹象,昙密才继续了话题:“为什么不选长生?这不是人人都想要的吗?”
      
      “肯定有人不想要。”薇拉望着远处的娜蓿说道。
      
      别人如获至宝,而你却弃之如敝屣。
      
      “怎么?我这个梦想不好吗?”
      
      “女生不都是希望结婚嫁人么,你竟然是想买房子。”
      
      “居无定所的人,当然会渴望有自己的房子。你呢?蜜儿?”反问昙密,后者被问得一愣。
      
      问一个吸血鬼会不会选长生?嗯——这个提问有些尖锐了。
      
      “如果可以,我想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直到最后一刻。”脑中浮现了安普莎的脸,想到了试穿婚纱的未婚妻带着娇羞的问他好不好看,那一瞬间他仿佛能看到他们不远的将来——生儿育女,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说笑。想到这些,昙密的心软化了些,他俩都没注意跑题了:“和心爱的人,过最平凡简单的生活,这是最好的。”
      
      和安普莎么?薇拉想到这个名字,心底升起同情,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手抵达昙密肩头想拍一拍,停在半空又放下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要发完了,···········发完之后会卡一段时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