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2、娜蓿的家 ...

  •   娜蓿的家
      
      这个居住环境——
      
      是不是太恶劣了些?
      
      难以想象就隔了一条街,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帛犹昔的房子如果用宫殿来形容,那么娜蓿住的肯定就是贫民窟。小二楼,这年代能看到砖瓦房也算是古董建筑了,这种建筑应该放在博物馆里展览参观,而不是让人安居乐业。楼梯裸露在外,可以看见有些住户把内衣内裤晾晒在外面,咸菜缸摆放在过道上,每一户的门口都堆砌着一些参不透的物件——什么充气娃娃啊、缝纫机、天文望远镜、轮椅、担架、狗笼、抓娃娃机等等。破败的墙面已经看不出原本的红砖颜色,铁质的扶手早已经生锈,有的地方都被雨水腐蚀得烂掉,离老远就能闻到散发的霉味。
      
      这样的地方要是让薇拉来住,她一定会发狂。一三诗社的大社长在衣食行方面没什么讲究的,唯独对住的地方一直是心之所向,属于那种就算睡在大马路,盖得报纸也必须是当天的,类似于这种的讲究怪。
      
      在这种房子下能有着什么样的室内,她已经放弃去想象了,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当打开娜蓿的房门,迎面扑过来的是一阵清新的风,很舒服,就和这个房屋主人一样的感觉。房间被收拾的很干净,没有一个垃圾在地上,没有一点浮灰挂在书柜旁。虽然装修简单,空间狭小,而且没有客厅,厨房和卧室连在一起,但是都被娜蓿充分的利用了起来,用绿植作为两个房间的隔断,一点也不突兀。卧室举架有点矮,薇拉进来都需要低着头,于是壁纸用的仿真竖向木板,把房间拉高了。乳白色的地毯放在橘棕色的地板块上,显得又轻盈又有暖意。被罩和被单都是白色碎花,薇拉第一眼就爱上了,恨不得和娜蓿要购买的链接。无处不在的绿植,多肉和绿萝几乎霸占了大部分的空白面积。没有华丽的装修,没有奢侈的家具,甚至橱柜都掉漆掉的露出原木色,这个房间虽朴素却让人喜爱得想住下来。
      
      “我去给你倒杯酸梅汤。”
      
      趁着娜蓿去厨房之际,薇拉赶紧拍了几张照片作为日后装修房子的参考。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相框,是小时候的娜蓿和父母的照片,相框的四周都被擦得掉了色,可以想象娜蓿有多珍视。照片上的娜蓿年龄也就在七八岁左右,被爸爸妈妈一左一右的拥抱着,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幸福的模样让了解她的人心里酸楚。
      
      酸梅汤从冰箱里拿了出来,放在桌上的时候还冒着冷气,薇拉赶忙尝了一口,那一刻她仿佛拥有了全世界,透心的凉爽,酸甜的口感,淡淡的梅子味,然后三口并做两口的喝了个干净。
      
      打了一个满意的嗝,薇拉看着娜蓿的眼睛充满了爱意。完全把每天兢兢业业做饭的大厨师衔月抛之脑后。
      
      娜蓿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还喝吗?”
      
      连连点头,速度之快生怕提议的人反悔。
      
      “你没吃晚饭吧,我再做点饭吃吧。”
      
      “有腌黄瓜吗?”如果这张表情被雅述看到,一定毒舌的说她丢了一三诗社的脸。
      
      在美食面前,要脸做什么?夹菜吗?
      
      “您打算让我画什么?”
      
      赞叹着腌黄瓜的薇拉,吃着蛋花鸡肉的她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嘴塞得满满的,薇拉因这句话差点噎到,咀嚼了一会说道:“我想让你帮我复原一幅画。”说着,她拿出一张照片,正是尼修夫人那幅看不清脸的画。
      
      “复原?我不是很会。”
      
      “照着画一个也行,也不一定要一模一样的。”薇拉把照片递给了娜蓿。
      
      娜蓿仔细的看着画,面上的表情开始逐渐的变化,由好奇到吃惊再到沉思。
      
      “怎么了?”感到娜蓿的不寻常,薇拉问道。
      
      “这幅画让我心里产生很怪的感觉。”
      
      “什么感觉?”
      
      “熟悉,又感怀。”
      
      我见你也有这种感觉——薇拉在心里说道。
      
      “价钱么,就按照先前那幅画的双倍来算。”薇拉这人向来小气,这次反而出手大方。之所以这样,其实她也是很希望娜蓿能有一天如愿以偿的穿上那件婚纱,毕竟那个婚纱店的婚纱穿一次都是天价。
      
      “不不!太多了,那个价钱也是画廊后加的,不用那么多的。”娜蓿被这样的高价吓到了。
      
      “你值得这样的价钱。”薇拉很认真的说道,目光看着娜蓿,满是真挚:“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娜蓿低下头,搓着裤子:“你是第一个对我说这些话的人。”
      
      “红衫祭司没说过吗?”虽然不可置信,不过按照内奥米的性格,除非是对她有利的人,否则让她赞美一个人的优秀比登天还难。
      
      “你说内奥米吗?你认识她?”娜蓿不禁多看了两眼薇拉,看到薇拉的耳环,似乎有些眼熟,想起是内奥米身边侍卫长常戴的那个。
      
      不想承认和内奥米曾经的过往,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薇拉很不情愿的点了点头:“算是认识吧。”
      
      “内奥米是我的表妹。”
      
      现在轮到薇拉吃惊了:“你俩是亲属?我怎么从没听她提起过?”
      
      “我们也是不久前相认的,她一定以为我也和族人一起消失了。”
      
      内奥米的族人去了哪里?为什么会一夜之间都消失了,这的确是比昆国仅次于列维案的最大迷案了。
      
      知道薇拉要问什么,娜蓿提前回答了她:“那件事,在我们这些幸存者心里是个不可说的秘密,那时候我七岁,爸爸妈妈并没有告诉我实情,只记得深夜爸妈开车带着我离开了这里,现在我又回来了。”
      
      娜蓿不像是一个会撒谎的人,也不是一个善于隐瞒的人,薇拉清楚,也就没再追问。
      
      “内奥米从不和我说起分开的这些年她都在做什么。”
      
      “她进了怜子院,然后又去了祭司院。”
      
      “真有本事,年纪轻轻就能在祭司院做到红衫祭司的位置。”
      
      薇拉冷哼一声,并没有搭话,转移了话题:“你只看一个模糊的照片就可以吗?”
      
      “最好有参照的人物,这个人像已经辨认不出原貌了。”
      
      可以参考一下内奥米的脸——转念一想内奥米的脸有点太端庄,想到尼修夫人也许都已经忘记了人像的样子,就试图蒙混过关:“那你照着我的脸画吧。”
      
      娜蓿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您可真能——”
      
      我好像见过这个笑——薇拉这么想着,也跟着笑了。
      
      千祖用嘴巴啄窗户,薇拉拉开纱窗把它放了进来,猫头鹰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它不知为何围着娜蓿又转了一圈,扑腾两下翅膀站在了桌子上,薇拉把绑在它脚腕上的纸条拿了下来,看到上面罗初君的笔迹心也跟着内容安定了不少。
      
      看来,卫楚暂时没什么大动作——
      
      “这是你的宠物吗?”娜蓿问道。
      
      “啊!”薇拉这才想到娜蓿也许会怕千祖:“我这就把它放出去。”
      
      “我家有只狗,怕它会——”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挠门声和狗叫。
      
      千祖警惕的飞到薇拉肩头上,薇拉对千祖说道:“小祖宗你快跑吧。”
      
      但是这个小东西傲娇的把脸扭到了一边,一副我是老大我会怕狗的表情,薇拉仿佛读到了它的内心独白:我千祖大人,天不怕地不怕,一只笨狗能乃我何!
      
      可惜它越抓越紧的小爪子暴露了内心的真实想法。薇拉无奈的抱起千祖钻出窗户:“我走咯!”
      
      娜蓿赶紧打开门,把狗放了进来,跑到窗户往外看去,哪里还有薇拉的人影。
      
      

  • 作者有话要说:  不用等着更新,慢慢写,我不会弃坑,放心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