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8、安普莎的嫁衣 ...

  •   安普莎的嫁衣
      
      派玟去调查帛犹昔,昙密并没有动身去亲自跟踪帛犹昔。他有另外的捷径,晃悠悠的走去帛犹昔家的方向,路过了西奈婚纱店,他驻足在橱窗前,里面正展示着比昆国后的婚纱,看着婚纱,一个女孩穿着嫁衣朝自己款款走来的影像毫无预警的钻入脑海里。
      
      女孩似嗔似笑把脸贴近他的视线前:‘好看么?’在他的笑容里,她转了一个圈,拖地的婚裙绕着鞋跟转着,如把他的心也转了进去。
      
      由衷的说道:‘很美。’
      
      但是女孩并不满意,拉起他的手:‘换个词吧,这个太笼统了。’
      
      他绞尽脑汁想了半天,很努力的笨拙想着,终还是那句:‘真的很美。’
      
      女孩笑得前仰后合,他才发现自己被捉弄了,她跑远,正要去追,才发现自己刚刚只是幻觉,眼前除了冰冷的橱窗,就是里面没有表情的人形模特,他终于呢喃出那个名字:“安普莎——”
      
      五千年他没有机会为她穿上婚纱,走入礼堂,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开一家远近闻名的婚纱店,等待着有一天她会回来再次穿上,做他的新娘。西奈婚纱店的幕后老板正是昙密。不过西奈婚纱店的店员并不知道这位走进店里的英俊男人正是她们的老板,昙密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这家店开了这么久,他一次没来过,今天还是头一次进来,突然就很想参观参观。店长桀派正在盘点,见到昙密明显吃了一惊,他是整个店里唯一认识老板的人。外表看,桀派年近六十,实际年龄远远大于六十,他器宇轩昂,并不像一个婚纱店的小小店长那么简单,总是挺直的腰板,和自信的微笑是他的招牌。
      
      “殿下您怎么来了?”
      
      昙密食指压在唇上,作出一个噤声的动作:“嘘——”在员工面前,他还想继续保持一个幕后老板的低调。
      
      店里的婚纱各式各样,颜色也是从红到黑,黑纱是最近刚流行起来的,昙密唯独只站在一个白纱前,那件白纱是他们和一个知名品牌设计师的合作款。
      
      “这是今天刚到的,也是合作款。”桀派向老板解释着。
      
      “可以多合作几次,这个设计师很不错。”
      
      婚纱本是复杂的,但是这件白色婚纱却简单到吝啬了,几乎是一块白纱用到始终,没有任何赘述。
      
      两人说着话走进了贵宾室,桀派关上门,问道:“殿下,我听说您的人形印被鲛人的准新君修补好了。”桀派昙密原本当王子时的管家,多年来一直忠心耿耿的侍奉在他左右。
      
      “不必担心,人形印的副作用已经不能威胁到我了。族内怎么样了?”
      
      “一切如常。”
      
      “有你在我是放心的。桀派啊,我已经找到芙蕾雅的坟墓了。”
      
      桀派一惊,要知道为了找到芙蕾雅的坟墓,昙密已经无数次的寻访过米诺斯,现在终于找到也是了却了一桩心事:“她的坟墓在哪?”
      
      “米诺斯森林里最粗的树下。你派人把她的棺材给我挖出来,把她的尸骨给我烧成灰带来。”说这话时,昙密的眼神尽是恨意,上下后槽牙紧密的咬着。
      
      桀派赶紧领命:“遵命!我这就去办。”正要离开,想到了什么,大约是觉得话说出来会有什么不妥,迟疑半天。
      
      昙密见管家还在那里没动地方,猜到他的迟疑是因为什么,于是刻意的忽视掉了:“怎么还不去?”
      
      “您最近还常梦见安普莎公主吗?”这世界唯一可以在昙密面前提起安普莎的人只有这位老管家了——桀派是昙密最忠心的仆人,他对这位殿下的感情如父亲一般,他几乎是看着昙密长大的,也同时见证了一个阳光开朗的青年是怎么成了今天这样一个内心布满阴霾的复仇者。所以昙密在别人面前需要隐藏的东西,在这位老管家面前从不掩饰。五千年来,桀派很清楚自己主人的目的,他虽然从旁协助但并不赞同,每每想要阻止却也清楚自己的言微。他对昙密的所作所为一直是忧心忡忡的。
      
      “我与她,也就能在梦里相见了。”昙密说出这话时,整个人陷入了无止境的悲伤,从不在人前展露的脆弱让老管家心生不忍。
      
      “桀派,你知道,我有多爱安普莎,就有多恨芙蕾雅。”
      
      “当年,芙蕾雅大人她——”
      
      “你想为她说什么!她杀了我的至爱!在我们大婚的前一天!”昙密忽的站起身,踹飞椅子,椅子从老管家的头顶越过,撞到墙上,这把椅子看起来普通,却是从高岭国进口的高级木料制作而成,坚固程度可想而知,现在已经碎了一地。
      
      老管家吓得立即跪在地上:“殿下息怒!”
      
      已经过了五千年,这么久的时间,就算是石头也早已被磨掉了棱角,就算是再深再炙热的感情也会被冲淡,昙密的怒火却有增无减。发泄过后,他拽过另一把椅子,坐了回去。他尽力平复自己的内心,却在这个过程中发现,自己的怒火根本不是针对桀派,甚至也不是芙蕾雅,这些应该是这几日积攒下的,想到那个罪魁祸首,咬了咬后槽牙。
      
      虽然被主人的爆发惊了一身冷汗,但是以对昙密的了解来说,这位殿下并不是一个易怒的人,就算是当年殿下见到安普莎的尸体也没有发这么大的火。昙密的行为令老管家不解。
      
      “殿下——”桀派还想说什么,被昙密打断:“别说了,我都知道。先去给我弄把□□。”
      
      桀派知道自己多说也是无益,开门走了出去。
      
      揉着眼眶,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觉得仅仅发了个脾气就让自己疲惫了。趁着他放松警惕,女孩身影再次出现,这次安普莎是真的有些不开心了:‘为什么你给我选的嫁衣都是白色的?我并不喜欢穿白色。’
      
      ‘我第一次见你就是穿的白裙,现在怎么又不喜欢了?’
      
      ‘好吧,你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因为我爱你。’安普莎走过来拥抱住了他。
      
      女孩的体温给了他安定心神的作用,他喜欢安普莎,喜欢这个温暖如春的女孩,因为他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她都能给自己。安普莎的身上有一种淡淡的清香,他细细闻去,是花园里蔷薇的味道,着魔一般搂得更紧了些。
      
      昙密张开怀抱,才发现自己的怀里空空荡荡。他第一次见安普莎,少女穿着白色的裙子背对着自己站在花园的蔷薇丛中。那天正是他和安普莎订婚的日子,起初他百般抗拒,直到他见到花园里那个白裙少女后——
      
      他搂住自己,仿佛安普莎的体温还在怀里一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