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7、一直都是她给予我 ...

  •   一直都是她给予我
      
      三个人一起进了酒吧,娜蓿早已经换好衣服在一旁准备工作。雅述和薇拉见到她很一致的同时低下了头,大概是跟了一天跟出了心虚,面对自己员工会感到心虚的老板,雅述恐怕是古今第一人。娜蓿见两人进来,应该是特意等待了很久的,赶紧拿着画走了过去。
      
      “您的画。”娜蓿拿出签收单:“您签一下名字。”把笔递给了薇拉,目光炯炯的盯着她,眼睛一闪一闪的。
      
      昙密根本不知道他们中间发生了什么,见那副画的包装上是歌罗西的标识,心里猜出了七八分,还是觉得惊讶。他的认知里,没有薇拉欣赏艺术这一栏。
      
      “这是第一次——”娜蓿很小声的说。
      
      “什么?”薇拉把注意力从签收单移到娜蓿的脸上,她与这位新服务生对视了一下,后者的眼睛里好像冒出了一个落水人突然遇到船只的希望之光,那光,薇拉是懂的,注意到这位买家的探询娜蓿马上逃跑似的挪开了视线。
      
      “第一次有人买她的画。”娜蓿快速的搓着手,加上不自觉的抖,激动的心情怎么都掩饰不掉。突然她向薇拉鞠了一躬,特别深的鞠躬,头快要磕到膝盖:“我替画家谢谢您!”
      
      “这不是需要感谢的事,画家让我享受到了美,我应该感谢她的。”薇拉扶起娜蓿,捏着笔,并不着急留名,眼神不时的瞟向这位默默无闻的幕后画家。
      
      一旁的雅述猜测她的心思,但是BOSS的跳跃性思维他肯定是跟不上的。
      
      签完字,娜蓿把签收单收好,正准备去干活,被薇拉叫住了。
      
      “我想见见这位画家,可以吗?”
      
      钉在原地,娜蓿半天没有动静,她回过身,脸上尽是惊慌:“您为什么要见她?”
      
      薇拉把刚刚自己酝酿好的台词说了一遍:“我想送我朋友一幅画,很喜欢这个画家的画风,想让画家来画。可以吗?”
      
      娜蓿惊喜交加的:“您很喜欢她的画风?”
      
      给了一个肯定的点头,鼓励的补充一句:“很喜欢。”薇拉伸出手,手指放在娜蓿的袖口,正好是颜料沾到的地方:“希望她能为我作画。”
      
      秘密就这样被薇拉掀开,措手不及的娜蓿低下头不敢直视薇拉的眼睛:“等我下班的,好吗?”说完匆匆跑开了。
      
      旁边的吃瓜群众雅述已经脑补出一部五十集的家庭伦理偶像剧:“我好像看到了某部偶像剧的情节。”
      
      薇拉把画拆开,比量着屋内:“挂哪儿好呢?”
      
      雅述弯下腰,在薇拉耳边恶狠狠的低语:“你觉得在我的酒吧挂前女友的画像合适吗?”
      
      昙密见他俩的亲密动作,装作若无其事的插入其中:“社长,你看,我应该做点什么?”
      
      社长压低声音说道:“明天跟一下帛犹昔。”她竟然准备了一份资料放在了昙密手里。
      
      “什么!”雅述和昙密都吃了一惊。
      
      尽量放低音量,雅述快要咆哮了:“跟踪委托人?你在想什么?!”
      
      “我想知道他每天监视娜蓿的目的是什么,就这么简单。”
      
      昙密尽管不解,但是并没有反驳:“收到,我现在就出发。”
      
      发觉昙密乖顺的异常,薇拉不禁多看了他两眼,从他出了酒吧到走向对面的街道才停下。
      
      “我现在有点搞不懂你,干嘛成天跟委托人过不去?”
      
      “谁让他和这个女人过不去呢,让她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生活不好吗?”薇拉抬眼,视线转了一圈,最终落在那个弯腰擦桌子的女人身上,雅述从她的眼里看到了怜惜:“她应该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目光锁在了娜蓿微微颤抖的手上。
      
      “你想让她画什么?”
      
      “我想送尼修夫人一幅新画。”
      
      “新画代替旧画?不可能的。”一想到尼修夫人对那副画的珍视,雅述就怕薇拉会好心办坏事。
      
      摇摇头,无奈以无以言表的方式传达了出来:“我从没有想过有那种可能,只是觉得娜蓿的画风和那副画有点像,画一个新的,她能看得更有希望些。”
      
      “笨蛋,希望可不是用这种方式就能给予的。”他用近乎宠溺的语气说出这句话,话一出口,雅述就发觉不对劲了,咳嗽一声:“你脑回路什么时候能正常点!”
      
      “一直都是她给予我。”薇拉找了个沙发,往上一摔:“waiter!来杯烈酒!”
      
      雅述很想把她从沙发上拎起来扔在地上踩两脚,陷进沙发里的那个人,看起来很小只很落寂,本想毒舌几句的嘴也没说什么,真去吧台给她要了杯酒,但是不烈。
      
      而此时的薇拉并不知道,在酒吧对面的街道上,有一个少女正透过窗户目不转睛的贪婪凝视着她。玟用目光梳理着薇拉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任何细微都不放过,尽力去找她与芙蕾雅的重合点,越是费力寻找越发觉两人的差距遥远。作为芙蕾雅的守卫侍女,玟除了一身好功夫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就是一个粗人,那些精小的东西不懂,但是玟能感觉出这个女人和大祭司的不一样,至少芙蕾雅是不会像此时的薇拉一般,如同丢了全世界的堆缩在沙发里,让她的落寂一览无余。
      
      芙蕾雅是一个从不暴露弱点的人——
      
      娜蓿端着酒走到了薇拉身边,玟瞥了一下这个新服务生,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确认没有看错,喃喃道:“是她?”
      
      不理睬汽车的快速穿梭,横穿马路,昙密大步走到对面的街道,走到玟的身后,双手按在她的双肩上,头低到她的脸颊旁:“见到前主人之后感觉怎么样?”
      
      “我的前主人已经死了。”
      
      昙密抬起身子,点着头,似乎很满意她的回答:“哦,是么。”
      
      “大人,有什么吩咐?”
      
      “调查一下这个人,前世今生都查明白了。”昙密从资料里抽出一张纸交给了她,上面除了帛犹昔的名字和年龄职业就没有多一句记录了,玟看了一眼并不觉得为难,领命变成蝙蝠飞入夜色里。
      
      离开时,玟再次回看了一下那个新服务生,看清那张熟悉的脸也确信了自己心里出现的名字——弗里达,是你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日更一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