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6、冰饮录 ...

  •   冰饮录
      
      “如果是你每天都在注视这样的女生,你会爱上她吗?”
      
      发现最近BOSS总爱问这种挖坑类的问题,雅述也不知道自己该说实话还是谎话。这种问题,怎么回答都是错,幸好薇拉不是他的女朋友。
      
      “把家收拾的一尘不染的女人谁不爱?”帛犹昔呢,外表干净体面的,家却跟猪窝一样,对比一下娜蓿收拾前收拾后,答案呼之欲出,再想想他们邋遢的BOSS——在雅述这种洁癖狂眼里,爱情是与整洁直接挂钩的。
      
      “就算是一幅画长久注视都会爱上,何况是真人呢。”薇拉这话说得小声,并不打算让雅述听到,雅述也配合的装作没听见。
      
      娜蓿打扫完,就往微醺酒吧走,赶场一样。
      
      “明星的行程也没她安排的满吧?”
      
      “你可能没见过明星,她这不算什么。”
      
      “诶!别说,咱这些活里还真有一个明星的委托。”
      
      “哪个明星?”
      
      “额~等我回去再看看的,好像有。”想破脑袋一三诗社的大社长也想不起来那一摞子的委托信里的人名。
      
      “米盖亚吧。”
      
      “对对对!”薇拉连连点头。
      
      雅述无奈:“BOSS!米盖亚这么火的明星你都记不住你还能记住什么!”
      
      “我不看新闻的!”薇拉算是人类中的奇葩了,不看电视不打游戏不爱玩手机,爱吃但是不精通,工作狂一枚,最大的爱好就是装修她那辆破房车,隔三差五的给墙面换个颜色啊,摆盆花啊,弄个小挂饰放在床头,或者把健身房和卧室换个位置,移动移动床啊,搬搬桌子啊什么的。这种人不认识一两个明星也是正常的。
      
      “BOSS咱是不是应该抓紧脚步,把所有积压的委托都做了?”
      
      “着什么急?让他们候着!”薇拉略一细想:“等结束了这个,我就按原来的分组把活都分出去。那能快点吧,是吧?”
      
      是的——雅述在心里回答,脸上嫌弃没少。他盯着BOSS,发现这家伙对这个活格外的热衷,格外的认真,也不知道是帛犹昔还是娜蓿深深吸引了她。
      
      两人继续跟踪,全程不忘用吐槽闲聊解闷。
      
      因为常年在画廊上班,娜蓿养成了挺拔的身姿,走路也是抬头挺胸的,算是有些气质。
      
      薇拉盯了一会娜蓿的背影后,问雅述:“你觉得娜蓿是什么性格?”
      
      “任劳任怨,好员工。”从老板的角度雅述只能看到这些。
      
      忽略掉雅述的评价,薇拉指着娜蓿说道:“你看她的走路姿势,双手在两边摆动,幅度不大,说明她一定是一个做事很有主见的人;她步子很急很快,看起来有些内向不爱说话,她也是内心单纯没有什么坏心眼;身体笔直,没有前倾后仰,总爱低头,她有点小自卑不是很自信。”
      
      雅述想吹一波她的技能,一想到如果夸多了她一定骄傲,就换成别的:“职业养成的才能。”
      
      前面的娜蓿正好赶上一个红灯,她站在路边等着绿灯,从始到终她面前的马路没有一辆车通过,有几个行人已经强行跑过去了,只有她一个人站在原地等着绿灯。
      
      “她倒是很遵守交通规则,看起来就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雅述趁薇拉还没发表言论时,抢先一步进行了人设猜测,说完瞅瞅薇拉想让她给自己的观察打个分。
      
      “也许她只是怕死——”
      
      这话让雅述的脸瞬间垮掉,歪眼瞪着BOSS。
      
      “你看她的冰饮录——”薇拉递给雅述手机。
      
      冰饮录,在网上发言的地方,可以发一些自己的生活照,写一些自己的情绪啊,故事啊,分享自己的每一天,不管是旅游吃饭聚会还是跟朋友同事家人什么的都可以发表在上面,所谓冰饮录就是无病呻吟的谐音。现在已经成了炫富、造谣、销售的重灾区。
      
      “喂!你什么时候加的她‘寥寥’?!”
      
      寥寥是一个聊天系统,只有彼此加了寥寥才能互相成为好友,才能看到对方的冰饮录。这项技术虽然开发了很久,但是真正投入到现实生活中还是最近几年的事,没想到刚一进入市场就被疯狂的推广,已经成为很多人的重要沟通方式,甚至代替了手机电话。像薇拉这种连手机都不怎么用的人,也是前阵子才建立了自己的寥寥账号,当发现这玩意的好用时,一发不可收拾。
      
      “刚才买画的时候啊。”薇拉不无得意的飞起一边的眉毛:“她通过了。”
      
      “如果是陌生人她肯定不会。”
      
      “我是她的买主耶!”压抑不住的小兴奋,薇拉开始翻娜蓿的冰饮录给雅述看:“她的生活挺平淡的,没有晒奢侈品没有旅游照没有美妆教程,网上卖东西都不做的。就是记录一些生活的小片段,很好玩,你看这是她养的狗,可爱不?”
      
      他现在在意的不是这个新服务生的冰饮录和她的生活,而是他的老板有点过分热忱。雅述拿过手机,大概的扫了一眼,尽管就一眼,他还是被这个女人的冰饮录吸引了,最新一条配图是帛犹昔家的花盆,里面的那颗杂草给了个特写,文字是:想了很久,还是不忍心剪,它这么辛苦的让自己有了开始,我又怎么能轻易的结束呢。文字有点淡淡的悲伤,语气微弱,却有分量。这是一个对身边花花草草都倾注感情的人,这种人,对生活的热爱可想而知。
      
      雅述么,他的冰饮录都设置了三天可见,其实他很少发东西,所谓的三天可见也就是没有。他不太能理解发冰饮录的人,无非就是想让人了解自己,有的内容是给陌生人看得,有的是给朋友看得,有的是给亲人看得,有的是给一个永远不会回应自己的人看得,而他么,没有那样想让人了解的闲心,也没有那么一个人能够让他用暴露自己的方式去取悦。像他这种连自己的冰饮录都不经营,更不用说去研究别人的。
      
      然后他顺手翻了翻老板的冰饮录,不翻不知道一翻吓一跳,有一条最近的,还是刚刚在车里发的:工作好辛苦。然后从上往下翻都是这样的内容:‘累’‘饿’‘中午没吃饭,迷糊。’‘晚上没吃饭要昏厥。’‘早上中午没吃饭,要挂。’‘队伍不好带,没人爱。’‘工作太多,瘦了。’吓得雅述差点把手机扔了,这种冰饮录简直有毒啊。
      
      你哪顿饭落下了?你哪瘦了?——雅述正想这么严厉的谴责一下不实报道,见自己老板正在摸口袋,寻思着如果没找到吃的,估计这家伙又会发冰饮录了:工作忙碌饿了一天。赶紧把自备的饼干献了上去。
      
      薇拉笑眯眯的接过饼干:“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趣?”
      
      嗯,看和谁比吧——
      
      转念一想,光看BOSS发冰饮录,没见有人评论和点赞啊,他们一三诗社的人都在她寥寥里,起初有几个衔月的点赞和关心的评论,后来估计连衔月小天使都烦了,点赞都没了。这样一想又有点同情她了,也开始理解她发那些东西的缘起——
      
      自作自受呗,还能怎样——
      
      薇拉哪能知道自己身边搭档的想法,她美滋滋的嚼着饼干,享受着下属对她的关爱,尾随着娜蓿就快到微醺酒吧了。
      
      娜蓿走的是后面的员工通道,薇拉和雅述从正门进去。迎面站着一个女孩,面容精致,梳着可爱的齐刘海,但是有一种冰冷的气质,女孩神情有些不对,薇拉禁不住多看了两眼,心里觉得熟悉却又说不来在哪见过。
      
      就在这时,昙密从胡同走了出来,他的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一扫多日以来的病容。他向两人打着招呼,和雅述客套了几句。如薇拉这般大条的,都感觉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不太和谐。
      
      莎乐美踩着高跟鞋,背着MS包,穿着KV连衣裙,美得惊艳无比,从酒吧走出来,看眼神就知道她这是要去寻找猎物了。瞧见昙密,给他抛了个媚眼,因为是吸血鬼所以对健康和颜值高的人类有好感,像初来时受伤的昙密她是一眼都不会瞧的,颜值再高也不能引起她的注意,现在好了,病也痊愈了,颜值在线加上身强体壮的,莎乐美不禁多看了几眼。
      
      雅述现学现用的朝莎乐美努努嘴:“喂!BOSS!你说的MS女孩!现成的!”
      
      “诶!诶!你干嘛去!”
      
      被薇拉抓住现行的莎乐美,刚伸出招出租车的小手赶紧放下了。
      
      “今天有两个初拥的活你去!”
      
      “又是我?!”
      
      “你便宜不是你是谁!反正都是喝血,喝谁的不是喝!”
      
      “超过四十五岁的不行!”
      
      “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食!”薇拉把信封塞进莎乐美的手里,招了一辆出租车,把人家大美女往车里一塞,也不管人家三万多昂司的连衣裙有没有压出褶子。
      
      雅述在旁边随手拍了一张照片,他突然找到了发冰饮录的乐趣,总算有点懂那些无病呻吟者的快感在哪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