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3、小时工 ...

  •   小时工
      
      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手握在门把上犹豫片刻,默默祈祷着——希望主人不在家。待她开门,先注意了一下门口有没有男鞋,无论是鞋架还是哪里,那双男士拖鞋都好好的摆放在原位,根本没有男鞋的踪影,这才把担心收了回去。
      
      她在这家做了近五年小时工,起初有近三年多的时间与这家主人没怎么打过照面,偶尔会碰到,但是也仅仅是他取个东西或者呆一小会就离开了,绝不会多逗留,但是最近情况有些特殊。上次她来家政,竟然遇到了他领回一个女人在家过夜。她是个拘谨而又保守的人,在听到那些面红耳赤的叫声时,差点把擦的盘子打碎了,听到响动,那人从楼上走了下来,只在腰部围了一条浴巾,走进厨房站在了她的身后。
      
      她能清楚的闻到男人身上的荷尔蒙气味,身体紧张的缩成一团,头都不敢回连对不起都说不出口,能感受到自己每一块肌肉都是绷直的,甚至拿着盘子的手都在抖。然后她听见那人朝自己走近了两步,她的后背已经快挨上他的胸口。她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眼睛不小心扫到了他什么都没穿的双腿上,惊得手一滑,盘子掉了下来。
      
      那人几步走过来正好接住了盘子,他是越过娜蓿去接的,这个动作让她整个人像是在背后被这个男人拥抱一样全部陷入了他的怀里:“小心点,我的盘子都是高岭国进口的奢侈品,你赔不起的。”
      
      不知道这人是用什么样的表情说得这句话,娜蓿转过身想要道歉,却与这个人面面相对了。娜蓿有着脸盲症一般的视力障碍,就算见过这人多少次,其实她都没记住这个人的长相,然而此时——薄唇、嘴角微微的不自觉上扬、眼睛不大但是斜长、高挺小巧的鼻子,眉毛粗平直,平时头发都是梳上去的今天却都掉了下来,长相清秀却充满了侵略性。这张脸很深刻的印在她的心里,甚至让她怎样都忘不掉。抬起头,她的脸直接抵在了他的胸肌上。男人低下头看她,锊了一下刘海,嘴角的弧度加大:“怎么?你在害怕吗?”
      
      “对不起。”声如蚊鸣,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就快要跃出胸口了。
      
      他很邪恶的弯下腰,嘴巴坏心眼的贴在她的耳垂边说道:“第一次见没穿衣服的男人?”
      
      “对不起!对不起!”娜蓿连忙转过身,她刚才都感受到了男子的唇似乎碰到了自己的耳边。她原本就白皙,脸一红就特别明显,男子看到她红到后脖颈,眼神开始暗沉,伸出手想要抓住她的胳膊阻止她的逃避,却在胳膊行驶到一半的时候叫住了。他胸口剧烈的浮动,强抑着排山倒海的欲望,这种强烈的气息让娜蓿也感觉到了。
      
      手抖开始了,这是三年前开始的症状,娜蓿自己也不清楚这种情况是因为什么,以前抖得轻微,现在越来越严重了,就像常年酗酒的人一样,幸运的是,她这个状况会有暂停的时候。
      
      男人看出娜蓿的手抖,他把盘子放回沥水架,什么都没说的上了楼,然后就传来了脸红心跳的喊叫声。
      
      也许是这人太高,给她的压迫感太强烈,也许是她在和异性接触方面经验太少,总之,那是一个漫长而又难熬的下午,不堪回首。
      
      屋子还是乱七八糟的,她想不明白那样一个斯文清秀的男人怎么会把家里弄这样乱,有一盆她带来的花被推到了,虽然这不是她的家,但是已经家政了五年的房子,除了自己的房子最熟悉的就是这里,有时她把这里当成第二个家,经常从家里带一些多肉啊或者盆栽啊放在这里养,主人并没有什么异议,她就更加大胆的腌了一些咸菜,或者在这儿酿葡萄酒。原本是空地的院子也被她充分利用了起来,今年好不容易弄到薰衣草的种子种了进去。
      
      有两本书掉在地上,她弯腰拾起,小心的拍掉上面的灰尘。因为父母早逝,娜蓿十三岁就辍学了,因为实在没有钱供读书,她又是孤儿,所以工作得比一般人早。像她这种人,对读书学习都有一股子执著,五年前自己考下了一个学历,所以才能在画廊里工作,没有学历也就能做一些保姆或者短暂的打工。娜蓿对这家主人知之甚少,就见过男主人,女主人没见过,除了每天都换的床伴,对这个男主人唯一知道的是他的职业是医生。但是在书架上很少看到这类证明,偶尔几本医学书也是类似于教材的,最多的是漫画书。娜蓿没看过动漫,对那些带人的图,连从左往右读还是从右往左都弄不明白。但是只有一本漫画书她看过,就是《蔷薇女祭》,有时候她打扫完了,坐下来休息就捧起这本书来看,毕竟在这个房间她唯一能看的书只有这个,内容和人物都深深吸引着她,如果遇到不认识的字她就记下来等回家查查字典。这本漫画书她已经看完一大半了,在自己看到的那一页偷偷夹了书签。
      
      上了楼,卧室满地的衣服,还有女生的内衣内裤,凌乱的卫生纸散落一地,娜蓿脸红的清扫了整个房间。做完这些,汗已经湿透了她的T恤,最近几年开始,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力不从心,都说人上了岁数会身体不复从前,但是她才三十岁出点头而已,她怀疑是自己年少的时候不爱惜身体没日没夜工作落下的病根。以前的她可以在工地搬砖头一天都不会累的,现在的她仅仅就是清扫房间,腿就开始疼上了,汗量也出的惊人,只能干一会活歇一会,庆幸的是男主人并不在家,否则看到这样的自己会被辞退吧。有一次她躺在地板上,醒过来才反应到是她昏倒了,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了,次数多了她也担心如果自己昏倒在画廊或者酒吧会丢掉工作,于是很难得的昨天去了医院做检查。
      
      她内心是很抗拒医院的,医院留给她的都是伤心的回忆——十二岁时,她在医院送走了自己挚爱的亲人,那种体验是撕心裂肺的。
      
      一个人排队挂号时,她见到了对面和她一样一个人来医院看病的患者,那人看完诊一个人坐在外面挂点滴,换药的时候只能推着点滴架去喊护士。娜蓿想到自己如果被查出病也要这样凄凉时,暗自祈祷希望自己是健康的。
      
      这间房子很大,有两层,除了地下室不允许进入以外,所有能看见的地方都被她整理了一遍,黄瓜也腌好了,最后给花浇了水,浇水时看见一盆多肉下面压着一张纸条,是男主人留下的,他长得斯文,字写得却很狂狷,简单一句话:我想吃红烧肉,热乎的。做饭并不在她的工作范畴之内,但如果碰到下午吃饭时间,而他又恰好在家,就会做一些,有一次她做了红烧肉,他问她菜名,吃的时候也没见他称赞,原来是喜欢的。
      
      娜蓿把纸条收起来,心情好了很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