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2、跟踪 ...

  •   跟踪
      
      “喂!咱俩她都认识!这怎么跟啊!”雅述说道。
      
      “没事,自然点。”似乎社长并不在意被发现这件事,她对这个女人的生活轨迹更感兴趣一点。雅述从BOSS的眼中看到了类似跟踪狂一类的快感,心中暗叫不好。
      
      这条街算是整个四十一镇最繁华最上档次的街道,两边是各种服饰品牌专卖店、价位较高的餐厅、装修有品位的咖啡厅,虽然是个鱼龙混珠的镇子,发展得却不亚于比昆任何一个城市。娜蓿每天都会从这条街走过,她从那些华丽的店面前走过,没有一丝一毫的注目,匆匆的路过,也许偶尔会瞥去目光,被某一家店橱窗里的裙子吸引,视线停留绝不会超过半秒。
      
      跟在她后面的两位就不好受了。
      
      “她速度是不是有点太快了。”雅述边加快脚步边抱怨。
      
      刚看了资料的薇拉清楚娜蓿是在赶场,她要在规定时间内到雇主那里打扫房间,小时工如果迟到了,会被扣双倍价钱。
      
      “明天你别跟了,换人!哪那么多废话!”
      
      雅述在心里小小的庆祝了一下,对这种掉身价的工作他其实是很抗拒的。
      
      娜蓿突然放慢了脚步,前面有一家门脸并不富丽堂皇,不管是牌匾还是外墙都是紫色的,门口摆放了两个大花盆,花盆都是紫色的薰衣草,透过橱窗看进去,奶白色的墙面配着淡紫色的壁纸,温柔的灯光,方格白色桌面,每张桌子上都摆放着一盆薰衣草,温馨又不失浪漫,朴素又不失典雅。她微微的转头去看了很多次,薇拉无聊数了一下大概有五次那么多。
      
      “她不会是想进去吃点吧?”
      
      “我看想吃的是你!”雅述双手插兜,踢着石头,跟踪这活已经快消耗掉他所有电量了。
      
      “这家餐厅一看就不好吃。”薇拉摆摆手,表示拒绝。
      
      “何以见得?”
      
      “你看牌匾上有四国文字,像这种文字种类越多的越代表他家的菜系越杂,没有招牌菜,为了符合各国人民的口味肯定不会在味道上下功夫,注定平庸,没有追求的餐厅老板是没有灵魂的。”
      
      薇拉噼里啪啦讲了一堆,雅述越听越觉得似乎有点道理,作为酒吧老板他也吸取了一些。心里虽然认同,嘴上不饶人:“你那张嘴还有味觉吗?”
      
      薇拉是一个嚼着馒头都会把自己香死的物种,要说是吃货绝对侮辱了吃货,吃货指的是有选择的有思想的品尝美味,她不是,不管多难吃的放在她嘴里都能吃出珍馐美味的错觉。
      
      “我只是不挑食好么!”赏给雅述一记大白眼。
      
      雅述提问:“你觉得这样的餐厅价位应该在多少?”
      
      “人均消费在十五昂司吧,不能再多了。”
      
      “孤陋寡闻了吧,这条街的餐厅人均消费最低一百五十昂司,这家最贵,三千五百昂司!”
      
      听完雅述的话,薇拉差点没惊掉下巴:“你好像在逗我!”
      
      “别管他家有没有招牌菜,反正你是吃不起的,一顿饭是工薪族三个月的工资。”眉毛上挑,露出挑衅的神情。
      
      社长大人很想在那张欠揍的脸上来一拳:“你吃过?”
      
      “我是不屑吃的。”雅述甩了一下脑袋,似乎他的每根头发都跟着骄傲了起来。
      
      握紧拳头,压制住怒火,薇拉心里默念——你是在工作,别跟钱过不去。催眠了半天,才跟上娜蓿的速度。
      
      他们与被跟踪对象相隔大约一百米远,娜蓿绝对想象不到自己身后有两个随时低声吐槽她的家伙。
      
      四十一镇有三个出名的地方,一个是集市、一个是酒吧一条街,还有就是这条街上的西奈婚纱店,这家婚纱店有百年历史了,所有婚纱都是纯手工缝制,他家的婚纱连比昆国主大婚都穿过。
      
      这家婚纱店的外面装修超豪华,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墙面贴的都是纯金打造的金砖,据说老板是为了亡妻而开了这家婚纱店。这种地方,如果兜里钱包不够鼓都不好意思往里面迈腿。
      
      现在摆放在橱窗里的,正是比昆国主印尚君大婚时,国后穿的那件婚纱,虽是非卖品,但是这么随意的就可以任人观赏,可见老板是个相当不拘小节的人。
      
      娜蓿停下脚步,站在橱窗前,她看得并不是那件国后嫁衣,而是旁边那件比较朴素一些的,尽管和国后嫁衣一比较,有些简单了,但是价位也绝对可观,毕竟能摆在橱窗里的婚纱都不简单。
      
      她看着那件婚纱,粉红色的纱面料,款式还算保守,是高领长袖的,上面没有一颗珍珠钻石,编成蔷薇花瓣形状的丝带从前胸垂到底部。她看着,橱窗映出她的满是期盼的脸,也映出了此时服饰窘迫的她,她下身穿着一条发白的淡蓝色牛仔裤,上身是一件白色T恤,已经洗出了球,白色帆布鞋泛黄,头发披散着,和那件婚纱比起来,简直是自惭形秽。她低下头快步走开了。
      
      “你说她拼命挣钱,钱都花哪儿了呢?”薇拉百思不得其解:“也不吃好吃的,也不穿好看的。”
      
      “水彩颜料也需要钱。”雅述倒不觉得这算是一个问题,毕竟画家也是个消耗品。
      
      “那才几个钱,就她这挣钱不要命的样子,肯定有很多富余。”
      
      “是不是攒钱准备结婚呢?你们女人都期盼穿婚纱吗?”雅述问薇拉。
      
      薇拉看着娜蓿出神,被问到时啊了一声。
      
      “你也是?!”雅述震惊的后退了一步:“你也算是女人?你知道我刚才问什么了吗?”
      
      这才注意到雅述的问题:“如果和自己结婚的人是她深爱的对象,那她一定希望自己穿得美美的,在婚礼上。”薇拉的目光追随着娜蓿直到她离开橱窗前。
      
      路过婚纱店时,薇拉对雅述说道:“这婚纱真的很美——”
      
      雅述沿着她的视线看去,橱窗里一共七件婚纱,也不清楚她看得是哪件,大手罩在她的头顶上,强行把她的脸掰回前方:“放弃吧,反正你是不可能穿上的。”突然想到自己下车时忘了戴手套,嫌弃的想把手在她衣服上擦了擦,见到她那身红色的新小褂打住了。
      
      “不知道娜蓿有没有可能。”
      
      “资料上说她是单身啊。”雅述撇给她又一个‘你没看资料’的神情。
      
      薇拉撅起嘴:“太长了,看不进去。”
      
      “我发现你好像心不在焉的,跟钱过不去吗?帛犹昔可是两大家族的唯一继承人,有钱着呢!”
      
      不敢反驳,连连点头表示赞同,趁雅述转身把注意力放在娜蓿身上时,偷偷的吐口气,她的确想跟钱过不去——
      
      因为这个女人看起来,如此的让人不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