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9、黎玲君 ...

  •   黎玲君
      
      昙密睁眼,已经是中午,酒吧还没开业,老板早就不知所踪,员工也不在,一三诗社的人各个没了影,他抬头,正瞧见黑猫趴在酒柜上,一双大眼盯着自己,然后又深感无趣的把脸扭向另一边。
      
      他想问薰——人都哪去了,一想到薰的性格,估计问了也不会有什么回答,就作罢了。捂着脸,仰躺回沙发,刚才梦最后的画面还没让他完全出戏,就如同那画面很快让他入戏了一样。他想抹掉芙蕾雅插在安普莎心脏上的那把剑;他想抹掉惨死的安普莎;他想抹掉那个血腥的场景,却怎么做都是徒劳无功,越是想忘记越是深刻无比。他再次去看自己的双手,上面明明什么都没有的,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刚才的血也许是假的,他五千年的那场经历也是假的,刚才的梦也是假的。
      
      如果都是假的就好了——那他就真的可以心安理得的躺在这个沙发上。
      
      如果她不是“她”的转世——
      
      这个假设让昙密从心底里颤抖了一下。
      
      突然地面有了震颤感,九穆图抱着黎玲站在昙密旁边,巨人伸手拍了怕昙密,昙密还没发现他俩的到来,被这一拍,一下子坐了起来。
      
      巨人被他的动作吓得差点扔了黎玲。黎玲从巨人的手上跳下,她趴在沙发背上,弯腰去看昙密,她那双似乎可以透视的眼睛让昙密萌生退意。
      
      黎玲突然伸手按住了昙密的手腕,正好就在人形印的位置,他想抽回手,却发觉有一股力量从黎玲的指尖传递到了昙密的手腕上,那些疼痛在渐渐消失。他吃惊的抬眼,与小女巫四目相对,聪明人之间,不需要任何解释。
      
      “昙密哥哥,我给你算一卦吧。”黎玲拽起昙密:“咱俩找个安静地方。”
      
      昙密没有抗拒,他大概心里也猜到小女巫要和自己聊什么。
      
      九穆图还不明所以的喊:“黎玲!你不吃午饭了吗?”
      
      酒柜上的猫儿睁开眼,环视了下四周,又合上了。
      
      小女巫领着昙密来到外面,在一个胡同里停下。
      
      “他们干嘛去了?”
      
      “医生和雅述去跟踪娜蓿了。莎乐美在睡觉,冉冉又失踪了,衔月在后厨帮忙做午餐。”说完,少女摊开手:“您现在打算和我说了吗?”
      
      “说什么?”昙密还打算挣扎一下。
      
      “你为什么有人形印?你是谁?加入一三诗社有什么目的?!”黎玲眼神锐利。
      
      真想不到这是一个十来岁小女孩的眼神。昙密在掉马甲和不掉之间徘徊了一下,就想到了反击的点:“人形印是鲛人族的秘法,你怎么知道鲛人族的秘法?我记得你是诫兰人。”
      
      “我是女巫,当然都要学一些。”
      
      “据我所知,巫术,巫和术两种法术,女巫只能学一种,你刚才是不是缓解了人形印的副作用?鲛人善巫,旅人善术,你呢?两样都擅长?”
      
      黎玲被问得哑口无言。
      
      昙密弯下腰,尽量做到与黎玲视线平齐:“你呢,又是谁?”
      
      空气凝固般的停滞了一段时间。
      
      两个同样隐藏着秘密的人,都不肯退让。昙密微微一笑:“我听说忒罗国的公主失踪了,她的姑姑也跟着失踪了。她的这位姑姑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如果老国主一死,她就是新君,你说这位准新君去哪儿了呢?为了找自己的侄女吗?”
      
      昙密的话让黎玲冷汗淋漓,她感到了危机,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你是谁?”
      
      “你和我之间其实不需要有什么秘密,因为我们都是有秘密的人。我会在你找到侄女之前保守它,希望你能为我重新加盖人形印,准新君的人形印自然是比一般的印要强,可以让我维持更久的时间。”
      
      本以为是自己抓住了先机,没想到是昙密早已布好了陷阱,就等她往里面跳了。准新君意识到这人的可怕,但是也不甘于被牵着鼻子走:“我不必那么麻烦。”说着,黎玲拿出自己的塔罗牌,往空中一洒,牌连成一个长叉,小女巫接起长叉往地上一杵,顿时火光四溅。
      
      “孩子,你杀不了我。”昙密一招手,一只蝙蝠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黎玲横起长叉作出战斗准备。
      
      “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昙密手往前一甩,蝙蝠直接冲向了黎玲,冲到黎玲面前变成一个少女,那少女一身白衣,长发高高束成麻花辫,速度快到黎玲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夺走了长叉,那少女把长叉架在黎玲的颈项处,几乎就是电光石火之间,连给黎玲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玟!不得无礼!”昙密喝到,少女收回长叉,回到昙密身边。
      
      昙密双手抱胸,露出顽皮的笑容,面上无害嘴却狠毒:“鲛人擅巫,战斗方面就差了许多,否则五千年前也不会被赶回海里。”把长叉接过来,放在小女巫的手里:“我们需要的是合作,黎玲君。”
      
      “别这么叫我!我才不想继承王位呢!”
      
      昙密人畜无害的笑出声:“这么说你是喜欢呆在一三诗社了。”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你想找到侄女是为了逃避继承王位么?你是第一顺位,她是第二顺位,你把座椅让给侄女倒也合理。”
      
      就算是黎玲这样伶牙俐齿的女孩,现在都嘴拙了。
      
      昙密一只手按在黎玲的肩头:“我可以帮你找到你的侄女,你呢,答应我的请求就好。”嘴上说得是请求,手的力量加重了几分。
      
      突然痛感袭来,人形印的副作用又开始发作,昙密松开小女巫,黎玲问他:“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昙密艰难抬头,汗已经钻出皮肤,密密麻麻的布了一层在额头上:“我和你一样,有不能说的苦衷,放心,我不会对一三诗社不利。”
      
      犹豫片刻,黎玲终于反握住他的手腕,说道:“答应我,别告诉医生——”
      
      说完,黎玲催动咒语,食指和中指按在人形印的位置上,一会,原本的红印犹如镀金了一般,被金色裹住了,现在红点成了金点。
      
      昙密感觉身心舒畅,原本的痛感消失殆尽,他抬头想说感谢,却发现小女巫满头是汗:“你没事吧?”
      
      “没事,我给你上的人形印是最高级的,会耗些体力,最多可维持一个月左右。”黎玲再次强调:“别对医生说。”撂下话,有些踉跄的往酒吧走去。
      
      看着少女有些蹒跚的步伐,昙密淡淡说道:“一三诗社真是个好地方,是吧?玟。”
      
      玟一脸冷峻,过了许久才点头:“是。”冰雕般的脸上像没有灵魂一样。
      
      “也是该让你见见过去的主人了。”昙密笑着对玟说,那笑让少女打了一个寒颤。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