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很配你 ...

  • 作者有话要说:  改名~~~~~~~~~~~~决定了,再不改名估计会被吐槽吧~~~~~~~~哈哈
  •   很配你
      
      本以为这么酷帅的女孩是不会听薇拉的话,没想到后者很乖的把墨镜推到头发上,整张英气逼人的脸就这样露了出来——高挺的鼻梁、剑眉、薄唇,朗目,又精神又帅气。说起话来也是底气十足足,给人既自信又傲视的感觉。
      
      “她呢?”馥婪一昂头,马尾跟着一甩。
      
      “在楼上睡着了。”薇拉朝楼梯抬了抬下巴:“你现在接她走吗?”
      
      “先让她睡一会吧。”馥婪大咧咧的找了一个车椅就坐下了,二郎腿一翘,毫不在意周围一三诗社人的眼光。
      
      雅述把车往前开了开,终于轮到他们加油了。
      
      “你是干嘛的?”除了薇拉和衔月,莎乐美对女人有种天生的敌意。
      
      “别无礼!”雅述立即制止了莎乐美:“她是祭司庭的侍卫长!”
      
      莎乐美一慌,祭司庭的侍卫长!主要负责祭司庭各祭司的护卫工作,官衔不大不小,但是平头百姓不能随便冒犯。
      
      馥婪眼尾扫了一下莎乐美,不屑道:“你招的都是什么人啊!”
      
      薇拉拍拍莎乐美肩头,以示安慰:“没事,她就那样。”
      
      四下环顾,馥婪嗤之以鼻:“你这破车该换了。”
      
      一三诗社的人,包括猫头鹰都一致怒视她了。但是本尊依旧自我感觉良好,伸个懒腰,把椅子放平,躺下了:“给个枕头,连夜赶过来的,累死我了。”
      
      唯一好脾气的衔月找了一个抱枕塞进了馥婪的脑袋下,馥婪瞄了一下给自己拿枕头的人,吃惊的:“你怎么和圣子长得一模一样?”
      
      薇拉没好气的:“她和圣子是双胞胎好吗!”
      
      “长得一样,气质就差了很多。”
      
      一排黑线从薇拉的脑门冒了出来,这家伙这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没有,爱得罪人的嘴巴啊!
      
      衔月倒是没生气,笑笑:“啄日是圣子,我只是个普通人。”
      
      “傻大个呢?”馥婪说道,又看看四周:“把你那只胖猫抱来玩玩。”
      
      九穆图正在自己房间里睡大觉,让他听到这话估计会冲出来一脚踩死馥婪。
      
      薰已经把爪子伸出来了。
      
      “要不我去叫醒内奥米吧。”在众人面前,薇拉不好发作,毕竟要给侍卫长一点面子的。
      
      “没事,我等她一会。”馥婪还不知道自己正在惹起公愤的边缘疯狂试探:“冉冉,变只蝙蝠吧,我挺喜欢你变身后像只小耗子的。”
      
      “馥婪你这家伙!”冉冉已经爆发了,一个贵族哪能这么让人侮辱!雅述一看事情不妙,跑过来拉住了这位吸血鬼贵族。
      
      “馥婪你干嘛!跑这儿拉什么仇恨!”雅述怒喝,他可不在乎什么侍卫长不侍卫长,红衫祭司都照怼不误。
      
      “馥婪你又说什么了?”内奥米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侍卫长大人秒变乖宝宝,立刻从椅子上站起:“大人!我来接您了。”
      
      走到薇拉身前,内奥米口吻平静:“楼兰女尸就拜托你了。”然后发现薇拉的衣服,语气变得惊讶:“你这件衣服很好看呢!”
      
      薇拉只想赶紧送走两位瘟神:“谢谢您夸赞,那就慢走不送了。”
      
      “你不送我们吗?”馥婪挑高了眉毛。
      
      叹口气,薇拉无奈的跟着两人一起下了车。她看见不远处停靠的私人小飞机,祭司大人的跟班排成一个连,围站成圈。
      
      红衫祭司就是有排面啊!
      
      心里感叹一下,薇拉正要挥别两人,内奥米捻起她的新耳环:“很配你。”
      
      馥婪在一旁置气的说道:“你竟然为了那些人,抛弃了我和内奥米,我不会原谅你的,薇拉。”
      
      “这么多年,你也没少来一三诗社蹭吃蹭喝啊。”薇拉怼了她一句。
      
      馥婪哑口无言,嘟着嘴喃喃道:“那你也要来看看我们啊。”
      
      内奥米满怀期待的看着薇拉。
      
      尽管清楚自己不会这么做,但是薇拉依然点了头:“我会的。”
      
      红衫祭司心里清楚这话不过是句敷衍之词,听在馥婪耳朵里却是高兴的:“说话算话!”
      
      薇拉注视着内奥米,两人视线交汇,一三诗社社长的一丝丝担忧都被红衫祭司收入眼里。当初,薇拉把内奥米的安全托付给馥婪,现在她又把馥婪的安危托付给了内奥米。内奥米的健康承受不住红衫祭司的野心,而馥婪的单纯又承载不了侍卫长的高位。
      
      她俩都是不能让薇拉放心的人,但现在的她也的确无能为力。
      
      目送她们一起上了飞机,看着飞机在天空划出一条白线,那白线越拉越远,直到不见,她才回过神,手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耳环上的穗儿,那流线一样的触感让她心安了不少。
      
      拨开窗帘,透过车窗,昙密看着薇拉仰头站着。心里设置的弦,如同人形印一般,慢慢的,一个又一个的在绷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