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鲛人之鳞 ...

  • 作者有话要说:  额~~~~~~其实文已经写了快十万字了,但是晋江更新审查有点慢,所以我更新得有点慢,这文很慢热,一定要慢慢去看,别急
  •   鲛人之鳞
      
      祭司院的晚餐比想象中要丰盛一些,头一次和祭司院的人打交道,她不知道自己该把手摆放在哪里,也不知道右手拿餐刀还是左手,而对面的那位巡访大人就自如多了,已经把牛排切成丁放进了嘴巴里。
      
      司女们统一着白色衣裙,头巾围得只留下一张脸,连吃饭都是听统一指令,而且没有一个人吃饭会发生响动,就算切牛排也不会餐刀碰到盘子,所有人就像一个生产线上出来的,就餐环境恶劣到薇拉一点胃口都没有。
      
      见薇拉半天没动,昙密好心的询问:“不合口味吗?”那语气就像这里的主人是他一样。
      
      在比昆国,圣骑士团的地位比地方的祭司院高很多。圣骑士团是国主幼年时培养的一只精锐,原本的任务是保护国主安全,后来发展成类似于专管治安案件的组织。近年来,由于圣骑士团发展迅速,已经威胁到中央祭司庭的位置,导致这两方常年不对付,派系斗争激烈,三年前的列维案就是这种产物,虽然最后被国主平息了,但是当年案子引发的后遗症到现在还没有消散。像她这种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不愿意惹祸上身,而她清楚,这种事,最后的牺牲品都是小人物。而她,薇拉,是连小人物都不配叫的。
      
      起初她一直不明白的是——这种小病为什么找她一个游医来看,而且花了大价钱,现在看来,这位小巡访应该是原因之一吧。
      
      但是现在他们看起来还挺和谐,祭司院的司女们对他格外客气,估计是刚才他们在司女宿舍达成了一致,蓝衫祭司给的答案令巡访很满意。
      
      给对面的人报以一个礼貌的微笑,薇拉艰难的拿起叉子扎了一片土豆塞进嘴里咀嚼,一点滋味都尝不出来。这屋子唯一不同的是,开门的小司女时不时的会偷看她,见她放下刀叉打算离席,立即跑到跟前:“医生,我给您带路。”
      
      “你们平时吃饭也这样吗?”还是说因为有外人,她们装装样子而已。
      “平时没有客人,我们吃的都很简朴。”薇拉这才发觉这个少女格外机灵。
      
      小司女带着薇拉走下楼,她们又路过了那副壁画。
      
      薇拉稍微的停了一下。
      
      “医生对这幅画感兴趣吗?”
      
      抿起嘴巴,薇拉笑笑。
      
      “据说,这幅画描绘的是五千年前的那场圣战。”
      
      大约又是关于宗教信仰什么的一类话题,薇拉在心里暗叫不好,小司女看出来薇拉兴趣缺缺并没有继续,立刻终止了聊天:“直走就是了。”
      
      让初来的客人住在一楼真的好么。薇拉沿着漆黑的走廊紧跟小司女,他们现在唯一的照明工具就是小司女手里的油灯。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在用油灯,祭司院有这么穷吗?心里翻江倒海的吐着槽,脸上她倒没什么表示。
      
      在走廊尽头,小司女终于停了下来,拿出钥匙打开了一扇门,按亮灯,像酒店服务生一样的介绍着:“卫生间在这里,这是电视机的遥控器,这是空调的。”
      
      被突然地明亮晃了一下,等她看清房间内景,薇拉松口气——还好,里面又干净又舒适。
      对待居住环境,她有着严苛的要求。不管不顾的直接扑上床,也不在意小司女离没离开。
      
      “我要累死了!”她这么一脱兔,有样东西从口袋掉了出来。
      
      小司女眼明手快的先捡了起来:“这是——鱼鳞?”
      
      薇拉坐起身,仔细去看,的确是珍女的鳞片,可能是在她喂鱼时不小心掉进了口袋里。
      
      “你看错了吧。”薇拉一把抢过来塞进口袋。
      
      “还有鱼腥味呢。”小司女闻了闻手指:“这么大的鱼鳞,好像鲛人的哦。”
      
      薇拉紧张的咽口吐沫,如果让人知道有一只鲛人在岸上,那么珍女只有死路一条。
      
      “你见过鲛人?”薇拉反问。
      
      “鲛人上岸,必有祸乱,我怎么能见过。”小司女笑了起来:“我刚才一定看错了。”
      
      稳了稳心智,薇拉把鱼鳞掏了出来:“这的确是鲛人鱼鳞,我花大价钱买的,别和其他人说哦,毕竟这种交易不是什么好事。”
      
      小司女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薇拉拿出五十昂司放在小司女手心上,然后把她五指卷上:“这是我们的秘密。”
      
      看小司女对钱没什么反应,薇拉低头问她:“你叫什么?”
      
      “黎玲。”
      
      勾了一下她的鼻头:“名字可爱,人也可爱。”薇拉长了一张禁欲脸,不笑的时候冷淡,笑了的时候却让人突然地心暖。她知道自己笑容有多大杀伤力,这时也没吝啬,嘴角上扬,眼睛成一个月牙,这样的笑配合这样的话,就算是女的,小司女脸也立刻红了。
      
      “您要是有什么事再叫我。”少女快步跑了出去,正好与斜靠在门框的昙密擦肩而过。
      
      “原来,医生喜欢这种类型的。”
      
      昙密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汗从薇拉额头噌的冒出,一直滑到下巴。
      
      和少女相比,昙密的难对付指数要高出很多。
      
      “房间很热吗?”昙密伸出手要去擦薇拉的汗,指头还未触到额头被她一个闪身躲开了。
      
      “大人有什么事吗?”
      
      “嗯——”昙密一屁股坐到床边,优雅的翘起二郎腿:“没什么事,我在隔壁,就是向邻居打声招呼。”按照常理来说,巡访这类工作一般都是一线工作者,衣着打扮不会太讲究,注重的是舒适方便,而这位就突出了——一身白色西服没有丝毫褶皱,蓝色衬衫领子外翻,有品又优品。
      
      “你好。”薇拉伸出手朝昙密抓了抓。
      
      昙密怔愣了一下,随后气笑了:“知道了。”起身真离开了。
      
      薇拉直接把门关上,朝吊灯看了一眼:“快下来吧,灯可禁不住你。”一个身影从吊灯翩翩落下,掉在她面前,一个身材消瘦的苍白少年就这样完全占了薇拉的所有眼。
      
      “你刚才打招呼的手势像只猫。”少年幽幽的说道。
      
      被一只猫这么说,薇拉差点笑出声:“好久没听你讲这么长的句子了。”
      
      抬眼打量眼前的少年,五年的时间,他已经长高不少,原本稍微有些稚嫩的脸部轮廓也开始硬朗了起来,剑眉、浓目、睫毛长得能夹死蚊虫,唯一万年不变的的阴郁脸没个晴的时候,各种不开心、各种生人勿进的拒绝。可是呢,这张脸啊,真的很好看,美而不媚的好看,如果不是一直瘦就好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皮毛是黑色的,所以他也喜欢穿黑的,这张阴霾笼罩的脸加上黑衣黑裤,整个人的感觉特别不祥,如果没有特殊原因一般人都离他远远的。
      
      被薇拉盯得发毛,薰撇开脸,注意力转到她手里的鱼鳞上。
      
      薇拉拿起鱼鳞,透过灯光,鳞片散发出七种色彩:“我得送珍女回去了,岸上太不安全。”鲛人用鳞片颜色区别阶级,鳞片有一种色的是下等鲛人,只能做苦力;三种的是二等鲛人,可以从事教师医生一些职业来做;五种的是贵族,会有一些封地,而七种就生在皇家了,她的这只小人鱼竟然身份如此高贵。
      
      薰扫了一眼薇拉手里的鳞片,面上没什么表情,他对薇拉的这条鱼没什么兴趣,反正又不让吃。
      
      “爱财如你,鲛人一身鳞片拔了也能卖上十万昂司。”
      
      “她会疼。”薇拉立即斩钉截铁否定。
      
      少年眼里的光闪了闪,没说什么,恢复本体模样——黑猫,跃上窗台没理睬她。
      
      “看来晚上有得忙了。”薇拉再次躺回床上,盯着天花板,不一会就睡着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