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8、不甘 ...

  •   不甘
      
      从毫无逻辑的梦里拽回意识,薇拉醒了过来,正好看见前方有一个便利店:“停车!”
      
      雅述翻了翻眼睛:“BOSS!先让我找地方加加油的吧。”
      
      开出了二百米左右,有个加油站,规模不大,也就能容纳两辆车同时加油。前面已经排了好几辆车。
      
      “我先下去买点吃的。”下车前,薇拉看了看身后,内奥米并不在座位上。她一惊,慌忙起身,见内奥米并不在一层,而昙密还好好的呆在一层床铺上。她走过去,用被把他的头盖住了。
      
      昙密没想到她会这么做,但是一想到她这么做的理由,嘴角不自觉的翘了起来。
      
      衔月读懂了社长的寻找目光,上了二层车厢。
      
      内奥米坐在椅子上喝红酒,看见衔月,举了举杯子:“来一杯啊。”
      
      任谁都想象不到向来高高在上的红衫祭司,竟然在这里偷喝酒。
      
      “您这合适吗?”
      
      “嘘!别让他们知道。”内奥米脸有点微微的红晕:“陪我喝一杯吧。”拿出一个空杯,倒了一半:“这酒肯定不是薇拉的,她不喝酒的。”
      
      确认酒是雅述的私藏,衔月也不好说什么,她可以想到雅述暴跳如雷的画面。
      
      “这应该是那家伙的吧。”内奥米口里的那家伙毫无疑问应该就是雅述了。
      
      尽管对他们三个人的关系很好奇,但是以她的身份也没有什么立场问出口。
      
      提到雅述,内奥米的眼神莫名低落了。如果说薇拉不喝酒,那么这位祭司平日应该也是滴酒不沾的,喝了一点就显出不胜酒力的实力。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红衫祭司手指着衔月,看起来已经醉了:“你和你弟弟是双生子,为什么他是圣子,而你就不是,用什么评定的?性别吗?”
      
      衔月的脸色立刻转为青白,眼神低了八度。内奥米的话像把刀,一下子挑开了她拼命想捂住的伤疤。
      
      就因为是女的,所以圣子不是她。
      
      同样的时间出声,而她还早了一点,但是她却只能当个凡人,而另一个要享受着万人敬仰的待遇。不管她怎么让自己学得淡然,怎么让自己学得温和,都不能抹去心里的那一点不甘。
      
      衔月平静的脸上裂开了一条缝,但她强作镇定,挤出一个和往常无异的贤良笑容:“啄日他比我更适合当圣子,我一个女人能做什么。”
      
      “我就当上红衫祭司了,以后我还要当大祭司,而且芙蕾雅大祭司曾经率领千军万马战胜了恶魔该隐,她也是女的。”
      
      现在衔月确定这人真的醉了,她走过去搀扶内奥米:“大人,您醉了。”
      
      当衔月一靠近,内奥米一把扯住了她衣领,力气之大差点让衔月摔倒,红衫祭司神情无比认真,在衔月脸上审视半天,终于说到:“衔月,你在怕什么?”说完,任她把自己扶到床上躺好。
      
      衔月做好这一切,才发觉自己的手在抖着,根本抑制不住。
      
      楼下车厢传来薇拉的声音:“我买了零食,你们分一分!甜糕别动!”接着是薇拉特有的上楼梯脚步声,又重又急。
      
      薇拉走到吧台,拿起酒瓶,端详了一下里面的容量,算了一下红衫祭司喝掉的数量。看了看瘫在床上的红衫祭司和有点无措的衔月,拍拍衔月说道:“下楼吧,我买了你爱吃的甜糕。”
      
      衔月瞅了瞅内奥米,又瞧了瞧社长,薇拉的脸上的神情是她第一次见到的——惆怅。心里不安,但是也没表露出来,听话的下了楼梯。
      
      等衔月的脚步声消失了之后,内奥米开始咳嗽起来,她努力的压抑着不让声音太大。薇拉走过去,把一个药丸塞进了她嘴里,过了一会,咳嗽没了,内奥米抬眼看着薇拉,两人都没开口,都在等着对方的第一句。
      
      “你这病不能喝酒的,而且你们不是有清规戒律吗?”
      
      “我只有在你这里才敢这样——”内奥米凝视薇拉:“你什么都不问我吗?”
      
      “你有想问我的吗?”薇拉反问。
      
      “你为什么有止我咳病的药?还随身带着。”
      
      大概这个提问不在薇拉的回答范围内,她并没有打算解释,给红衫祭司拉上被子盖好:“休息吧,一会到地方了叫你。”
      
      正要起身,一只手扯住了薇拉的衣角:“等我睡着再走行吗?”内奥米很少喝酒,一旦喝了酒就和平日稳重成熟的形象完全不同,好像酒能让红衫祭司现原形一样。薇拉了解内奥米,表面端庄文静,其实内里很任性,只不过这种任性只在她面前展现。
      
      尽管不愿意,她依旧无法拒绝,坐在了床边:“乖乖睡吧。”
      
      得逞了的内奥米朝薇拉这边蹭了蹭,像只小猫一样。
      
      出于医生的职业习惯,薇拉把手指搭在了她的脉搏处,脸色立即就阴沉了:“你都这样了还争什么大祭司!”
      
      “嘘!”内奥米生怕楼下的人听到,她合上眼,面上都是倦意:“我是大祭司的女儿。”
      
      薇拉还记得上一次这个人对自己说出这句话时的神情——骄傲的要让一切都踏在脚下的狂妄,十年后,再听到,已经物是人非。
      
      “是前任大祭司。”薇拉不会像以前一般劝导她,现在的她只能稍作提醒而已。
      
      “薇拉,你要相信,宿命如此,我们都没有办法。”
      
      “宿命于我,似烟灰;于你,似酒醉。”薇拉把这话当做笑话来说,听在内奥米心里又是另一番滋味。
      
      “我这双腿跪得久了,膝盖就会疼。”内奥米示弱的歪头瞧着薇拉,杏一样的大眼露出易碎的神情。
      
      就算再硬的心肠被这样的美人瞧着也没法强势下去,薇拉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放在老友的手心里:“从小落下的病根,想要根治不太可能,但是我这药可以缓解一下。”事实上,她是唯一几个了解内奥米病情的人。被扔进冷川泡了三天的人,能活下来都是奇迹,何况长寿?薇拉想起那封被自己撕碎的信,幺奶奶的话犹在耳边。
      
      巡视眼前的人,她是那种端庄秀美的女人——鹅蛋脸、杏眼、樱桃唇、小巧的鼻子,标准美人相,她这样的美人要是有什么闪失的确是男人们的一大损失。就算是为天下的男人着想吧,她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一下幺奶奶的提议?——被自己这样胡扯的借口弄笑了,薇拉略带苦涩的扯了扯嘴角。
      
      内奥米把药盒扔在一边,双手想要捧起薇拉的脸,指尖触到皮肤就退缩了:“好久没见你在我面前笑了。”
      
      薇拉把注意力放在了内奥米的唇上,已经苍白得没有了血色,和她红润的脸成了鲜明对比。
      
      看出了薇拉的犹豫,以内奥米的聪颖早已猜出了前因后果,认真的说道:“奶奶向你递交了委托信?”
      
      “信我撕了。”
      
      内奥米倒也没什么表情变化,点了点头:“哦。”抬眼望着老友:“你也不想我变成吸血怪物吧。”
      
      她刚刚把一个如沐阳光的男人变成了吸血鬼——
      
      “你的事跟我无关。”薇拉站起身:“睡一会酒劲就下去了。”正要离开,内奥米支起身体,问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愿意给我一个永生的机会吗?”
      
      她没转身,也没回头:“就算我不愿意,你也可以找东城的血族事务所,钱给够了就可以。”
      
      “你不会陪我的吧?”
      
      “永生即是孤独。何况你也知道我爸妈是怎么死的——”薇拉不再说什么,目光在红衫祭司身上盘旋了一会,转身走下楼。
      
      红衫祭司往后一仰,躺在床上,自言自语:“明明知道答案的,为什么还要问呢?内奥米。”醉意更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