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2、半分光阴 ...

  •   
      半分光阴
      
      莎乐美走到窗户前,拉上了窗帘:“还有半个小时,天就要亮了——”
      
      这话让薰握紧了拳头,薇拉把目光移到他身上,伸手揽住了他肩头:“做选择的人是他,不是你。”
      
      “让我睡半个小时。”又折腾了一夜,薇拉已经累到不行,找了一个靠背椅,往上面一缩就入睡了。
      
      仿佛耳边响起的是——钟声?!
      
      索南堡唯一的钟已经停了啊。
      
      她清清楚楚记得自己应该在幽耶仑的索南堡里,眼前却是成片的树林,心念着迦南那边状况的薇拉拔腿往回跑,却在中途被一个人拦腰搂住了,那人从她背后抱住的,她想使力挣脱,发觉自己根本没有力气可用。
      
      她就任凭那个人抱住自己,紧得要把她揉碎在怀里。
      
      “你还记得吗?”那人张口道来,声音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她想回头看看这个人的长相,被一只手捂住了眼睛:“别看我,我现在这个样子很可笑。”
      
      “不知道你是谁我又怎么能回想以前的事。”
      
      那人摇了摇头,薇拉感到他的头发甩到了自己的手上。
      
      长发吗?根据那个长度,她唯一能想到的只有那个吸血鬼了。
      
      “还是别想起来了——”
      
      视觉受阻,人就会把注意力放在耳朵上,薇拉听出他情绪里的失落,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很想安慰他,尽管他们见面次数屈指可数,她却想捧起他的脸,好好的看看他面上的神情,然后揉揉他的头发,很想这样。
      
      “你以前见过我吗?”薇拉说道。
      
      这个问题一下子难住了他,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感受到他微微卸了力,薇拉趁机挣脱出来,面对着他。
      
      这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没有死角的好看,才几天不见而已,除了初见时的天真,现在却多了份哀伤。
      
      她当然不明白吸血鬼的哀伤的是什么:“该隐,你怎么在这儿?”
      
      听到她叫自己的名字,该隐瞪大眼睛,像是全身的兴奋都被唤醒了一样:“你都想起来了!”
      
      “想什么?”薇拉纳闷:“你确定没认错人吗?”
      
      “没有认错。”该隐语气坚定,转而又化为失落,杏仁一样的眼睛低垂,被长睫毛遮出了半分光阴。
      
      “现在的你什么都不懂。”该隐竟然说出了和昙密一样的话。
      
      明明是差不多的台词,为什么昙密说出来时她只觉得难懂,该隐说出来她却觉得心疼?
      
      薇拉伸出手,抚上该隐眉间挤出的皱纹:“你可以告诉我。”
      
      “如果说了你还是不懂,我不是更可怜?”该隐张开双臂,把薇拉搂进怀里,感到她没有挣扎,又搂紧了些。
      
      “薇拉,我喜欢你现在的名字,你叫我醒醒,我就叫你薇拉。”
      
      没去细究他的话意,薇拉只觉得这个人身上虽然清清凉凉的,自己却觉得心里很暖,很心安,被莫名的舒适包围着,慢慢合上眼睡了过去。
      
      等她睁开眼,昙密正从上往下盯着她:“做梦了吗?”
      
      她四下看去,发现自己还在房间里,卫楚已经找不到人了,薰盘腿坐在床上,莎乐美在一旁磨着指甲。
      
      树林、该隐早不见了,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做了一场梦,大概是梦境太过真实了,还有点迷迷糊糊的。
      
      “梦见了什么?”昙密两手支在椅子扶手上,把她围在了椅子里。
      
      薇拉被昙密居高临下的逼问吓到了,这是她第一次感到这人的气势,竟有些骇人。
      
      晃晃脑袋,扒拉开昙密的胳膊:“我睡了多久。”
      
      “快半个小时了。”莎乐美斜睨了她一眼。
      
      薇拉腾的站起:“迦南还在阳光大厅吗?!”
      
      昙密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你疯了吗!”说着,推门冲了出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