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倒叙的回忆 ...

  • 作者有话要说:  开虐了,开虐了
  •   倒叙的回忆
      
      吊桥缓缓放下,昙密眼望薇拉抱着背包离自己越来越远,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那一刻就要呼之欲出,又被他按了回去。他为自己这瞬间的迷茫而嗤笑——她始终是“她”,干嘛要因为短暂的东西而犹豫?
      
      吊桥和地面平齐,正好搭在护城河上成了一座小桥。薇拉回过身,朝昙密挥手:“走哇!”他连忙加快脚步紧跟了上去。
      
      没想到那么阴暗的城堡,进入内部完全是另一种风格,首先是阳光大厅,晨光从玻璃上倾注而下,让人误以为自己还在户外,大厅中央是一个巨大的喷泉,喷泉造型是一朵蔷薇,蔷薇每一片花瓣上都放置着一个小水瓶,瓶口不大,往外吐着细细的水流。
      
      哗啦哗啦——
      
      昙密听见水声,循声望去,一个身穿红衣的人趴在喷泉的水池台阶边缘,一只手拨弄着水,阳光毫不吝惜的洒在那人身上,起了一层薄薄的微晕。薇拉比他眼睛快,他听见她低唤了一声:“迦南?”
      
      那人转过脸,满眼的茫然,喷泉水光粼粼,把五彩的颜色都映在他面上,如此绚烂的人,连他这个五官无可挑剔的男人都嫉妒。
      
      “你是应聘的医生吗?”迦南声线悠扬。
      
      薇拉吃了一惊,不知道他这样的生分是故意还是无意,立刻装成问路的样子:“是啊,请问应该怎么走?”
      
      “沿着回廊走到头就是了。”迦南的声音简直就像为了取悦别人耳朵而存在的。
      
      凤凰重生是忘记了吗?薇拉走入回廊,又看了一眼迦南。
      
      他依旧趴在水池边,也在回看她,目光里的茫然未褪。
      
      昙密惊讶于外观和内部的巨大差距,那么一个阴郁的城堡里面竟然这么明媚,谁能想到呢。回廊两侧的玻璃都是五颜六色的,透过阳光,折射出斑斓的光一同打在地上,形成一个又一个块状小路,走起来就像踩着石头路一样丰富有趣。
      
      是不是领主大人外表阴郁乖张,实际上内心很乐观开朗呢。他不禁事事往好处想,越想越觉得存活几率大。
      
      走廊尽头的门口站着两个守卫,见他俩走过来把门拉开。
      
      幽耶仑斜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托着下巴,很有兴致的看着进来的薇拉:“没想到我的招聘启事能把薇拉医生请来。”
      
      “我早应该来探望您的。”薇拉朝昙密使个眼色,他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带着小黄帽呢,赶紧摘了,两人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
      
      “我听过医生的盛名很久了,但医生是一个对名利不在意的人,无论母亲哥哥发了多少重金求医的告示,医生都没理会,您的这份高洁之气我是很佩服的。”
      
      对名可能真不在意,但是对利,怕领主大人是有什么误解。圣洁之气,最后一句差点让昙密喷了。
      
      薇拉心惊的看向幽耶仑,揣测他这话里危机有几重,如果跪地求饶还来不来得及。
      
      “大人,小的就是一个离职撒母耳的游医,平时不看新闻,很多机会都错过了还不知道。这次还是我这个小助手看到报纸告诉我的。”薇拉朝昙密撇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昙密立即把药箱放在地上:“医生,您说大人的夜盲症有办法治疗,我把东西都带来了。”
      
      幽耶仑似乎对这个好消息并不感兴趣,点点头:“我这个病多少个医生都没看好,看来薇拉医生的盛名不是吹的。”
      
      这时一个像是领主下属的白发男子走了进来:“大人!他醒了。”
      
      领主噌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哪还能看出刚刚那种病态,直接跑了出去。
      
      薇拉和昙密都心知那个醒的人是谁,也跟了出去。
      
      幽耶仑快步来到喷水池边,见迦南没心没肺的拨弄水玩,一把拽起:“你醒了?”迦南站起来,昙密才发现两人身高竟然差了这么多,迦南只到幽耶仑肩膀处,让这么高的人当病秧子的确委屈了些。
      
      迦南看着幽耶仑,疑惑的:“你是?”
      
      掐住他的脸颊,幽耶仑恶狠狠道:“快想起来,想一想你昨天是怎么死的!”
      
      昙密觉得这位领主已经不是恶劣了,而是残忍。
      
      推开迦南,任他捂着头,无意识的走着,似乎刚重生醒来会有一段短暂失忆状态。
      
      “我好像——流血,很多血,一直流一直流——”迦南指着地面:“那里有,那里也有,都是。”他回过身,看了眼喷泉旁的台阶:“我坐在了这里,没有力气再走路了。”大概是记起来需要耗费很多心力,他锤了锤头,又想起更远的事:“我中剑了,你把剑拔了,很多血涌了出来,很疼——,吐了很多血,把轿子都弄脏了,轿子脏了。”他喃喃着:“你在生气吗?生我的气?”迦南看了看幽耶仑想确认什么,幽耶仑笑笑并没有回应,他随即又进入自我的世界里:“我们回到了这里,我下轿子的时候手沾着血的,不小心碰到了轿帘,轿帘也被我弄脏了。”
      
      原来人死而复生,回忆都是倒叙的——
      
      迦南抬眼看了看幽耶仑:“你一直在问我什么。”
      
      幽耶仑逼近迦南,抵住他:“我问你什么?”
      
      他懵懂的迎视领主:“恨你吗?”
      
      “你恨我吗?”
      
      “平安符,你带着了吗?”迦南并没有回答幽耶仑的问题,他把记忆往更远的地方拖拽着,表情也不再像刚才那样痛苦,缓和了些:“我在集市里给你挑了一个平安符,选了半天。”
      
      “我要那种破烂做什么!还是——”幽耶仑冷笑:“你是给你自己挑的?就这么怕死?”
      
      低下头,迦南有点自嘲的:“我死不了的。”这句话说得仿佛发言的人已经丧失了所有生的希望。
      
      昙密转头看向薇拉,在她面上看不出任何惊涛,只有漠然,和所有看热闹的人一样,只看戏不入戏。
      
      这样的神情让昙密想起了那个人——
      
      “你在这儿慢慢想,你曾经每一次的死状都会回忆起来的。”幽耶仑说完离开了。
      
      每一次死状?昙密抓住重点,到底是多少次?他从没这样可怜过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曾让他嫉妒过——
      
      迦南默默的看向了薇拉,如果眼睛能说话,一定是哀求之声吧。
      
      薇拉暗暗的咬紧了牙关,指尖把手心都扎出了印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