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2、蜜儿你太甜了 ...

  •   蜜儿你太甜了
      
      索南堡的外观和他主人的秉性一样不那么好惹。漆黑的砖墙,尖锐的塔尖,中间是一个像花瓣绽开的镂空式大钟贴合着,现在已经早六点了,它却停在了十二点三十的位置上一动不动。整体来说建筑风格大气磅礴的,但是那些细微的雕刻和装饰物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能戳死人的细尖贴花体现在每一细节里,无论墙壁窗框还是大门,和略伽山上的祭司院那种圆润无棱角的风格完全相反。似乎这个城堡的主人在告诉全世界——我不开心我不快乐别惹我生气,我连外墙颜色都是黑色的,我连房子都建成刀尖状的。
      
      人家城堡主人都这么好心提醒你了,还指望什么呢——
      
      本以为幽耶仑那样的恶名,必然不会有不怕死的医生敢来应聘,没想到除了薇拉,门前已经排起了三十米远的长队。
      
      “社——医生!这人也太多了吧,咱什么时候能排上啊?”昙密一看这队伍就觉得自己还有活命的可能,也许薇拉会在排队时改变主意呢。
      
      “放心吧,不会很久。”薇拉把自己又重又沉的背包往地上一扔,冲昙密摆摆手:“你先排着,我坐会。”
      
      昙密乖乖的站在最后一个人身后,哀怨的瞪着薇拉,后者没用任何东西垫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薇拉虽然动作粗鲁,但是眼睛一直没离开城堡的城墙和大门,把城堡的外围情况看个透彻,还目测了一下大门的高度,想象着巨人如果站在下面是在哪个位置。
      
      突然天空一声长鸣。
      
      所有人抬头看向天空,一个火红色的球状物体从天坠落,冲破了寂静的早晨,一直掉进索南堡里。
      
      “没什么惊奇的,凤凰重生而已。”薇拉神情泰然,抽出一包辣条开始吃了起来。
      
      “迦南死了吗?”
      
      “现在又活了。”
      
      “你是应聘驻堡医吗?”排在昙密前面的男子回过头,和他攀谈起来。
      
      昙密本不想搭茬,一想到这漫长的等待和他们社长吃不完的零食,觉得聊天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消磨方式:“她是医生,我是她助手。”昙密朝薇拉努努下巴。
      
      “哦?”见薇拉盘腿坐地,不顾形象的吃着零食,男子难以置信的收回目光,那神情仿佛在说——这样的人也配当医生?
      
      被男子的眼神逗笑了,昙密觉得这人给自己解了气:“你也是来应聘的吗?”
      
      “是啊,我是永哲医院的,你们呢?”
      
      “撒母耳医院。”昙密信口胡诌了一个医院名字,以薇拉的品性来说,让她在一个医院上班是不可能的,反正都是不可能,随便编哪个医院都可以了。
      
      薇拉吃惊的看向昙密,昙密不知道她在吃惊什么。
      
      “撒母耳?!厉害啊,比昆最著名的医院了。”那人眼神立即变了,连带着看薇拉的眼神都多了一分敬意。
      
      “你知道咱们这回招进去的驻堡医主要干嘛吗?”
      
      “都说是治疗领主的夜盲症。”男子压低声音:“治不好就杀,都已经死好几个了。”
      
      昙密一听,心里一抖:“那你们怎么还来应聘呢?”
      
      “这不是报酬高么。”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
      
      话刚说完,城堡一个不起眼的小门开了,两个士兵抬着一个盖着白布的人出来了,众位排队的医生议论纷纷。有几个胆小的,嘀咕了两句,立即离开了队伍。他们前进了几步。
      
      昙密望着被抬走的尸体,眼里尽是凄凉。
      
      “谁是薇拉医生?”负责检查的人高喊。
      
      “我!”薇拉起身,拎着背包跑到跟前,双手递上自己的资料和证件。
      
      检查的人仔细看了一遍,毕恭毕敬的:“薇拉医生请!”
      
      “助手!来吧!”薇拉一挥手,昙密就这么张大着嘴巴,看薇拉从那些排队的苦逼大夫前大摇大摆的走进去。
      
      “啊!她是薇拉医生啊!”刚才纷纷投去不屑目光的人皆是震惊,包括那个排在末尾的男子。
      
      “你怎么可以不用排队呢?”
      
      “盛名在外呗。”说这话时,薇拉特意整理了一下领子:“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撒母耳医院任职呢?”
      
      昙密把话想圆满了说道:“您这么厉害只能在那种医院高就啊。”
      
      彩虹屁把薇拉拍的,立刻来了精神头:“蜜儿啊,你太甜了——”她嘴角和眼睛笑得快连接成一个大圈了。
      
      昙密第一次见她这样对自己笑,她那原本不苟言笑的面部,最常用的表情不是冷漠就是敷衍,像这种突然灵光闪现的真挚笑容吝啬得可怜。他突然把另一张脸放进脑海里,和眼前的这张脸重叠在一起,也许外貌严丝合缝,表情却相差十万八千里,那人是永远不会这么笑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