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游医和巡访 ...

  •   游医和巡访
      
      一只黑猫跃上墙头,瞧了她一眼,转身跃入院子里。
      
      她站了一会,按响门铃,始终没人开门,透过栅栏,她看见院子里,围绕在祭司院四周的蔷薇花早已经败了,蔷薇们萎靡不堪的忘了自己曾经盛开过。枝条已经干枯,有些泛黑的叶子还沾粘在上面,只等着雨点砸的狠心一些,可以摔在地上粉身碎骨。
      
      有一支蔷薇长出了栅栏,在薇拉面前摇曳了两下。鬼使神差的,她想要摘下一朵,手指刚要落在茎叶上,被刺扎了一下,血滴在花瓣上。惊奇的事发生了——原本干枯的蔷薇突然像蜕皮一样,脱掉了已经死掉的外衣,鲜艳新鲜的花活了过来。传染一样,一丛连着一丛,慢慢的,灰败的枯花蜕变成新的枝叶,所有的干花都盛开了新的。薇拉张口结舌的看着这一切,觉得自己闯了祸,赶紧去按门铃。
      
      “有人吗?!”确定门铃无用,薇拉喊了两声。过了一会,有一个身影犹豫的走了出来,这司女看起来年纪不大,十岁左右的样子,除了双手和脸蛋,全身被白色衣裙包裹严实,尽管这样也不能遮掩少女的甜美可爱,让人一眼就喜欢上的那种。
      
      “我叫薇拉,是出诊的医生。”薇拉不自觉的放柔了声音,把刚才的怒气压了下去。
      
      “哦!请进。”小司女拉开大门。
      
      “病人在哪里?”
      
      “跟我来。”
      
      薇拉看着小司女的裙摆蘸着水洼,那些洇湿的边缘让今天格外抑郁,心里说不清的情绪却越来越明朗,好像在黑暗的房间徘徊很久突然有人打开一扇窗放进阳光,告诉她这是哪里。
      
      也许,她知道这是哪里,尽管这是第一次拜访。
      
      小司女用力拉开大门,吱嘎一声,有什么突然在一刹那涌进脑海,似乎是图像又有一些文字还有语言,她还来不及整理,它们就失了踪影。
      
      ‘我好像来过这里’——这样的念头刚出头就被她按了回去,在她心里,拒绝比接受更容易。
      
      走入正厅,阴雨绵绵加上近黄昏,室内有些阴暗,吊灯摇曳着,第一眼入目的是斑驳的壁画,隐约只能看见两个拿着长剑的一男一女,旧得只能分清性别。
      
      侧头才发现不远处有一个人也在看着画。那人转过头,两人四目相对,男子穿着白色西服,没有一丝褶皱,中短发,眼睛亮得像星辰大海,美得不像话,气质很有古典韵味。薇拉觉得这人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那人眉眼含笑,冲她微微点头。
      
      薇拉也想对这人回以微笑,但这又不是她擅长的,只能点头敷衍一下。
      
      那人也不生气,脸又转回画上,看得异常认真。
      
      “这边走。”小司女见薇拉在画前驻足,喊了她一声。
      
      薇拉几步跟着上了螺旋楼梯,虽然祭司院外表看着陈旧,但里面倒是一尘不染,打扫得很干净。
      
      偶尔会有几个司女与她擦肩而过,面上全是冷漠至极的神情,就像打字机在作业——冰冷敲打来的目光。在薇拉的印象里,祭司院只是一个每到节日会聚集很多信众的地方,像她这种凡夫俗子并不能体会清高者的思维方式。以前零星遇到过几个信众雇主,说话的语气和态度都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麻木,就好像他们的境界必须用这种表情才能表达,而他们的生活方式更像机器人一样模式化。如果这样算是对祭司院的一些了解,那她还挺了解他们的,而且她觉得再怎么说这儿是女祭司院,应该在相处方面会更轻松些。所以这趟任务,除了对爬山不满以外,其它的都觉得还可以接受。
      
      上了三楼,是一间比一楼还要宽阔的大堂,中央矗立着一座女人的雕像。走近时,小司女很虔诚的双手合十,食指顶着鼻尖闭目念了一句:“斯者生,逝者安宁。”
      
      小司女肉肉的鼻尖被指头压得变了形,薇拉觉得好玩,伸手拨了一下少女的鼻子。
      
      还以为会吓她一跳,少女幽幽的睁开眼:“到了。”
      
      眼前的墙慢慢向上滑动,露出一扇大门,大门缓缓开启。
      
      “请吧。”
      
      薇拉和雅述不同,对信仰一无所知。在她眼里,这种神秘主义的举动有点搞笑,她微微咧了咧嘴,表示不屑,转过头正巧与小司女对视上了。她尴尬的加快脚步,直接与对面的人撞个正着。
      
      揉着鼻子抬起头,她才发现自己只到对方胸口,她看对方,对方也在打量她。
      
      谁都没张口说句对不起。
      
      薇拉这才发现这男子是刚才在画像前遇见的那个,没想到动作这么快。
      
      见薇拉一脸懵的样子,男子倒也没觉得多失礼,笑笑:“你是薇拉医生吧,我们在火车上见过——《楼兰新娘》。”伸出了手。
      
      提到《楼兰新娘》,薇拉稍微有些记忆,接住了他的手。
      
      “我叫昙密,圣骑士团的巡访。”
      
      薇拉手不自觉的握紧,她心里明白,圣骑士团不是她能招惹的麻烦,尤其像她们这种灰色身份的。
      
      昙密吃痛,面上没有任何不悦,率先松开手。
      
      “医生请进。”小司女的声音适时插进来,缓解了尴尬。
      
      里面要比外面多一点活气,至少能感觉到是人居住的地方,虽然有点冰冷无情。巨大圆弧的穹顶夸大了室内面积,毫无血色的白石灰墙面,就像停工很久的烂尾楼,如果没有摆放床。这里就是司女们的宿舍,床很整齐的排列成行,看数量大概能有三四十人那么多。
      
      床上正躺着十几个司女,面色灰白,双目紧闭。几个年长的司女忧心忡忡,看见薇拉进来,立刻投去求救般的眼神。直接省略客套寒暄的话,薇拉打开行李箱,里面听诊器血压器针管一应俱全。
      
      昙密看着弯腰给司女测量血压的薇拉,不得不佩服她的效率。就这个注视让他发现薇拉有几缕碎发掉出来,垂在她眼前,他顺手把它们都拢到她耳后,这个动作做得极其自然,以至于薇拉根本没发觉,其他几个司女也没注意到。
      
      这是他第二次仔细的看她。从这个角度看,头发掖到耳后的薇拉有种别样的女人味,脸部轮廓很温柔。薇拉的长相属于非惊艳型,如果偏要归到哪一类就是禁欲脸,眉眼间都是拒绝的样子,不笑就是这样,如果笑呢?
      
      “贫血,轻度。”她探到女孩脖颈处,把头拨向一边,两个血洞赫然出现。
      
      年龄最大的司女捂住嘴:“这是什么!”
      
      “失血症。”
      
      听薇拉说完,年长的司女特意看了一眼昙密的反应。
      
      昙密表情没有任何起伏,他声音很低,还有点脆,但是这话说出来有种镇场的感觉:“以前有发生过同类的事吗? ”
      
      年长司女摇头:“第一次。”
      
      薇拉看见小司女在偷偷抹泪,站起身刮了下她的鼻子:“没事,喝点红糖水,吃点枣就好了。”大概是觉得自己这话说得太轻松随意,完全淡化了自己的医生形象,薇拉又补了一句:“我先开点补血的药。”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打诊断书,随便抽出一张交给了最年长的司女。
      
      年长的司女拿着薇拉开的单子“药在哪儿买?”薇拉看了一眼这个穿着蓝袍的司女,可以确认她是这儿的管事人,也就是蓝衫祭司。
      
      “我这就有。”薇拉打开行李箱,掏出一包药递给小司女:“五千昂司一包,可以吃五天,五天一个疗程,不够我可以包邮。”
      
      看着一切的昙密微微挑了下眉头。
      
      其实这药薇拉一般卖五百昂司,但是祭司院有钱,这时候不敲点竹杠,什么时候敲,这种活可遇不可求。转念一想,又觉得爱哭穷的祭司院会这么容易答应自己吗?
      
      意料之外的,蓝衫祭司特别痛快。点完钞票,薇拉就打算撤了,这么简单粗暴的活——,希望天天都有。这么想着,她拉起行李箱准备走人,和圣骑士团的这位呆的越久她就越觉得难受,而这位巡访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过自己,如芒刺背。
      
      “医生,天也不早了,在这住一晚再走吧。”蓝衫祭司出声。
      
      的确,这钱没那么好挣,她心里是有思想准备的。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文就是各种变态,虐身虐心,各种羞耻PLAy,囚禁啥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