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夺奴 ...

  •   夺奴
      
      路过一家卜卦的摊位时,黎玲突然拽住了薇拉:“他家的平安符特别灵。薇拉,你去求一个吧。”
      
      “平安符啊——”薇拉其实对这类东西还是挺抗拒的,倒不是说她不信邪什么的,而是她对麻烦事都懒得去尝试。
      
      “可以给亲人求一个。”卫楚说,他这话一下子就勾起了九穆图的心。
      
      “社长!去看看,我想给哥哥求一个!”
      
      “就知道买买!花花花!挣钱没有你,花钱可痛快了!”薇拉说这话时就像陪老婆逛街的老公一样,劈啪啦的倒豆语速惊了众人,这些一三诗社的新人旧人才惊觉他们社长对金钱执念是如此深。
      
      本来还打算要求薇拉买点鱼罐头的薰,和想吃冰激凌的黎玲都乖乖沉默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身体却诚实的来到卜卦摊,往那一站,随手拿起一个平安符瞧了瞧:“这个怎么卖啊?”
      
      “一三诗社的大社长不知道这个吗?”昙密出声,就算孤陋寡闻如他都听说过这个平安符。
      
      昙密的话成功引起旁边一个男子的注意。那男子一直在挑选平安符,看得很仔细,听见两人的对话,转过了头。
      
      那一转头,薇拉正对着男子,她第一时间看清这人长相——这时候一个形容词都想不起来,好看、美丽这种词语放在这人身上都太空乏。眼睛的弧度如弯月,眼里好似汇集了夜空最亮的星星,飞挑直入的眉毛,留着半长不短的发掖在耳后,但是一点都不女气。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衫,牛仔裤,唯一有些不协调的是刘海稍微厚重了些。有一个词语形容会更贴切——神采奕奕,他这样的人如果长久注视一具尸体都能让尸体复活。
      
      “平安符要说——请。”男子说着,笑不离嘴角。
      
      趴在九穆图肩上的猫立即睁开眼,跳下地,变成人形:“死凤凰!”
      
      “小猫!”男子露出一股少年人的天真。
      
      “你怎么在这儿?!”
      
      “随便走走。”男子低下头:“也不知道该去哪儿好。”他扫视这几人,看见末尾不动声色的卫楚吃了一惊,但是他表现的不明显,赶快把头转了回来。
      
      薇拉颜控的病又犯了:“薰,是你朋友吗?介绍一下啊。”
      
      “迦南,以前在古舍的邻居。”薰一句话带过。
      
      “只是邻居吗?不是朋友死党什么的吗,闺蜜也好。”迦南亲密的搂过薰肩膀。
      
      “走开!”嘴上这么说着,却没推开迦南。
      
      “我叫薇拉,是薰的上司。”薇拉伸出手,打算和美男来一次亲密接触。
      
      迦南握住薇拉的手:“我知道你,一三诗社的社长。”
      
      “我也是个医生,有病找我打八折。”一想到可以光明正大的为这样的男子宽衣解带,薇拉就有点小兴奋。
      
      “她这是遇到喜欢的类型了。”薰嫌弃的说道。
      
      “原来社长喜欢这种类型啊。”昙密说道,面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薰!你今天话好多!”在一三诗社,薰话少是出了名的,连九穆图都发现了:“你是不是见到老朋友很开心?”
      
      “哪里看出来我开心!”薰立即反驳。
      
      “你承认你们是朋友咯!”九穆图这人的关注点永远冷门,偶尔抖一下机灵也挺精准。
      
      “我们不是!”
      
      “真好。”
      
      “什么真好?”
      
      “你能遇到他们真好。”迦南笑了,他的笑让在场的所有人同时想到一个词——光芒万丈,就像全场的灯光都打到了他一个人身上。
      
      这种人,天生就被厚待的——
      
      “你现在有工作吗?来我这儿——”话还没说完,薰就立即打断了社长:“你别想!他不适合!”
      
      “谁说不适合,我现在是无业游民诶,做什么都可以,我很能干的。”迦南倒是对薇拉的邀请很感兴趣,努力推销自己的样子有点令人忍俊不禁。
      
      “你一只死凤凰能做什么?!”
      
      “我什么都行的,你看这些多有意思,卖卖水果卖卖蔬菜多好玩啊。”
      
      “你是不知道我们是干嘛的吧!”
      
      “承认别人是你朋友就有这么难吗——”薇拉话还没说完。
      
      突然传来马蹄声,一队骑着白马的骑兵冲进了集市,原本拥挤的人群立即分成两排,有些来不及跑的,被卷进马蹄下,打翻的水果摊,苹果香蕉撒了一地。
      
      “训奴司的人!”人群中有人认出坐骑上挂着的金边蓝白旗,那是训奴司的标识。人群中最惊恐的是古舍人,因为训奴司抓奴,一般都会对古舍人下手。
      
      一个沉不住气得古舍人兽变成天鹅正欲飞走,被领头的人一个长鞭甩出去打中翅膀,掉在地上。领头的人摘掉头盔,薇拉认出是她的师父——丹徒。丹徒跳下马,一脚踩在天鹅脖子上,狠狠一碾,那古舍人立刻吐血而亡。
      
      “跑什么!又不是抓你!”丹徒朝人群喊话:“领主的奴隶逃跑了,有线报说他躲到这里!今天训奴司不抓别的奴隶,只要谁见到这个奴隶,马上举报有赏。”说着,丹徒举起一张放大的照片。
      
      那照片不是别人,正是迦南。
      
      薰迅速把迦南拉到自己身后。
      
      随即一个轿子慢悠悠抬了过来,一只白到透明的手撩开幕帘,露出一张风华绝代的脸,虽然相貌无可挑剔,眉宇间却带着病弱的样子。
      
      迦南握紧了拳头。
      
      昙密知道那位领主,是比昆国主的弟弟——幽耶仑,据说从小体弱多病,很少见人,外界也不知道具体的样貌。他也就是在祭司大典上瞄过两眼,因为别人都是站着,就算是比昆国主都没有例外,唯独就这位领主弄个椅子坐着,所以印象深点。
      
      丹徒走到轿子前,单膝跪地,低头听男子说了什么,点了点头。
      
      “迦南!领主大人让你自己走出来,否则我们训奴司今天要抓走所有的古舍人!”
      
      现场气氛一度紧张了起来——
      
      迦南想要走出去,薰拉住了他,低声道:“放心,我们都能护住你。”
      
      薇拉从背包里拿出帽子递给薰,薰把帽子直接扣在迦南头上,她低声道:“咱撤!”
      
      如果说薰想救眼前这个男子,昙密可以理解,毕竟他们俩应该是相识多年有些交情,但是薇拉跑来凑热闹就难以理解了,因为这个男子招惹得可是比昆国的大人物,就算再怎么迷恋美色,危险当前,以他对薇拉的了解,她应该不会冒险。
      
      其他人都没有异议,大约男子实在是魅力太大,沦陷了一三诗社,黎玲和卫楚乖乖跟在后面悄悄移动,而九穆图原地不动作为掩护。
      
      人群开始骚动,都彼此互相看,想从身边找出这个让他们深陷危机的人。
      
      那位领主环顾四周,九穆图的巨大身形在这些人里格外引人注目,他很自然的被吸引去了目光,然后看见了几个正在快速移动的人,正当中就有他要的,幽耶仑并不急着揭穿,打开轿门自己走了出来。
      
      现在虽然临近夏的末尾,天气也还是炎热,这位领主却穿着羊绒坎肩,罩在衬衫外面,衬衫扣到第三颗,领口露出大半片雪白肌肤,更显病弱,身形虽瘦,个子却不矮,刚出轿门还咳嗽了两声,就算是女人都觉得他惹人怜惜。
      
      他盯着迦南,死死的:“迦南,你想连累这些同胞吗?如果你今天逃跑了,现场所有的人我都要杀尽。”他说话语速很慢,因为气短的缘故听着并不浑厚,却别有一番威慑在里面。
      
      迦南站住了。
      
      薇拉见迦南迟疑,心里开始研究对手的实力,假如和他师父对打自己能胜算多少——训奴司加上领主的侍卫大约有五十人之多,她带着一个女孩一个伤员,看这位迦南也不像是有战斗力的,实际情况只有她和薰、巨人能一战吧。以三敌五十,九穆图可以解决一些小兵,大头的难啃的骨头肯定是她和薰的。如果求胜负,几率几乎为零,但是如果只求一条生路,在这样人流密集的地方,也不是不可以。估算完这些,薇拉拿出了枪,她在心里早已经盘算好了一切进退的策略。
      
      昙密心里起了不好的预感,他从不认为薇拉会是一个为了陌生人而莽撞的人,他瞟了眼她身边的薰。
      
      薰已经抽出了自己的长刀——
      
      就在她打算举枪放弹,引发慌乱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枪,转过头,是迦南。
      
      “你们护我做什么?古舍人的血不能因为我一个人流。”他声音悠扬、清亮,有种稳定人心的力量。
      
      一阵风吹来,拂起他的刘海,薰看清迦南额头上刻着一个仑字,在比昆国,奴隶都要刻上主人的名字,薰眼睛顿时转为幽暗:“你是古舍人的上尊者,怎么能沦为比昆人的奴隶?!”
      
      “我出去,顶多是被关起来,不出去,古舍人就会有危险。”迦南语气坚定,心里早已下定了决心。
      
      “你是凤凰,怎么能做囚鸟。”许久没发言的卫楚张口说道,他神情严肃:“我们古舍人再悲惨也不至于沦落如此。”
      
      他这两句话说到了薰的心坎里,薰稀有的多看了卫楚两眼。卫楚气息平稳,也没有发火,却让人感到不怒自威四个字。
      
      卫楚的气势镇住了迦南,但是他坚持己见:“我不想让任何人为我犯险。”按下薰手里的长刀,拍了下他的肩膀:“领主待我极好,我没事的,放心。”
      
      薰哪信他的话,要去拉他,却抓个空。
      
      拨开前面的人,迦南连头都没回的朝领主走去,人们回头看他,然后都纷纷让开路。见迦南离自己愈来愈近,幽耶仑嘴角翘起的弧度越来越大,原本没什么精神气的眼眸愈发幽亮。
      
      迦南回头,对薇拉说道:“约于夜,诺于明,别忘了我的委托。”
      
      薰吃惊的看向薇拉,薇拉冲迦南点头。
      
      “他有委托你吗?”薰问道。
      
      “幺奶奶有收到他的信封——”
      
      迦南的脚步没有迟疑,反而加快,在幽耶仑面前站定,两人距离很近,一臂之遥,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项链一类的什么挂饰,朝领主伸出手。
      
      幽耶仑嘴角还挂着笑呢,手里的剑直接穿透了迦南腹部,从后面看雪白的衬衫被红色慢慢铺展开。迦南并没有因为中剑而停下动作,他把手里的东西挂在了领主的脖子上,随后手下落,把那个东西正了正,这才看清是一个平安符,刚刚他在摊位上认真挑了半天的。
      
      薰眼睛都红了,正要冲上去,被薇拉一把拉住:“你忘了吗?他是凤凰,死不了。”
      
      回身问薇拉,语气带着颤音:“他委托了你什么?”
      
      卫楚也投来询问的目光。
      
      血从迦南嘴里涌出,源源不断的,他再也站不住倒了下去,领主立即伸手接住了,却有些力量不济。旁边的侍卫连忙扶住要摔倒的两人,有随从把迦南抬进了轿子里。而那位领主大人站在轿子外,翻来覆去的看着那个平安符。
      
      “你知道委托咱们的人往往都是求生。”薇拉看着薰,缓缓说道:“他求的是死——”
      
      

  • 作者有话要说:  虐心虐身副CP上线~~~~~~~~~~~耽美~~~BL还是我擅长的啊~~~哎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